[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民主就应该是包治百病的“万灵药”
(博讯2006年6月22日)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看到台湾有一位著名的政治评论家,最近就那里发生的一系列政治贪渎丑闻发表文章,认为民主不是万能的,尤其治不了官员的贪污腐败。这似乎为西方“民主”找到了一个冠冕堂皇的台阶,开脱了一向标榜为中国人楷模的台湾社会,因为民选总统陈水扁家族及其下属团队,都有份参与的贪渎丑闻案所面临的尴尬。反而让笔者对他们的处境生出些许怜悯、同情之心来,知道他们只不过是替人受过、顶罪的“凯子或冤大头”而已。因为真正的罪魁祸首,乃是有一百八十度方向性、原则性错误的现有社会理论,他们自己原来也是拜错庙、吃错药的受害者罢了! (博讯 boxun.com)

    
    其实这种说法和当初西方学者,承认他们自己的制度是“第二好”的说法如出一辙,都是为了掩饰自己所依赖的错误社会理论本身无能、所以难以自圆其说的借口或托词。这种没有出息的“甘当老二”心态,逻辑上根本经不起一驳,反而成了理论错误的把柄。证明这种像中国过去读书人总是挂在嘴上的“子曰诗云”,或巫婆神汉嘴里的符咒一样, 以为只要念念有词地说一遍『天灵灵、地灵灵,只要民主万事灵』就一切Ok了的“民主”理论自己,原来根本就还不知道“民主为何物”?只能互相以自己都莫名其妙的的昏昏、去使人似是而非地昭昭而已。难怪到了据说已经“文明了”的今天国际社会,本质上(指剥去物质外衣后),就好像还停留在中国两千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代!
    
    如果说当初(五四以前)中国人是因为被列强的坚船利炮打痛了身体、打懵了头,结果不管三七二十一地,见了捧着“赛先生(科学)、德先生(民主)”神主牌的,纳头就要拜师的迂腐行为还有情可原的话。那经过文革毛泽东的一段绝对称得上辉煌的成功实践证明,由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加工出来的中国人,要是还看不出西方社会理论的错误和破绽,就有点说不过去了(除非别有用心地故意忽略)。尤其是当用白话汉文字(不是难懂的甲骨文、希伯来或拉丁文)、以解压缩中国文化写就的科学“认识论”和“新人类社会学”理论系统(以下简称新理论)在网路上公开发表后, 如果又故意装作视而不见。那客观地看,笔者和对手,就只剩下“唐吉坷德”和“老二”这样两个非此即彼的地位可选择了,那对手愿意“甘当老二”吗(笔者是很乐意被“老二”们说成是“唐吉坷德”的)?为了证明新理论跟现有错误的社会理论根本不在同一个水平层次,现在就拿《民主就应该是包治百病的“万灵药”》作为命题来探讨一下。
    
    按照新理论,认为民主是自从人类走出丛林,开始进入自己靠集体分工合作,才得以创建的“人造”非自然生态环境(社会)以后出现的客观事实,就像空气般一直存在,而且再也没有失去过的本质特征。而西方“民主(Democracy)”这个词汇的出现,只不过是对这个客观概念的表象“追认”而已,完全不代表对其本质的真正认识。所以今天全世界都在热衷于谈论“民主”,却又出于利益的考量而只能各说各话的现象,就是最具典型的“(民主)瞎子摸象”--不知民主为何物的证据。只不过由于大家都被“主人”的桂冠吸引,要过一下自己说了算的“(大众)皇帝”瘾,真以为是上天送来的(天赋)“白吃午餐”,却忘记当皇帝必须同时要尽的义务,和为社会后果买单的责任!
    
    这也是有迹可寻的,因为现有的民主理论,根本不能站在“知其所以然”的层次上来认识到:这个社会的“主人”,已经不再是什么猴子一样的“高等动物(自然人)”,而是由不同的文化或传统习惯加工出来的,能够适合社会(而不是丛林)生活的“社会人”。正是他们根据自己的民族文化价值观和传统习惯,决定了今天世界上不同的国家和社会制度,以及政权淘汰更新的方式(选举或武力革命),并具有和人口数量相关联的惯性。中国社会历史的进程,就是有力的证明,那里历史上出现过多次诸如王安石、商鞅、直到光绪皇帝之类的变法,以及后来的 那个“五四运动”和文革,都是因为有一小部分人罔顾这种惯性的力量,想利用统治者的权力 、威望,或蛊惑人心的口号,来强行快速改变,却没有取得多数真正的“主人(大众皇帝)”出自内心的的认同、一起去自愿打破习惯势力的束缚,所以最后都必然地以彻底失败告终。而每一个接班政权,总是跳不出前人的宿命或下场,也都是因为作为社会主体的多数人并没有认同、接受,继而付诸于行动,使变革的企图得不到真正主人的有力支持,最后不得不向习惯势力(或曰“潜规则”)妥协、屈服、直至投降、同流合污的缘故。
    
    如果从这样的认识出发,试想一下,要是社会的主人们真正都意识到自己的社会,其实就是一个所有利害都和自己休戚相关的大“家庭(国家是也)”。真正体会到,只要社会好了,自己就一定会好。反之,社会要是受到蛀虫损害,自己和所有家人(同胞)就都要一起为其“买单”,共同承担损失,赖都赖不掉。一旦这种真正主人公思想从内心精神上树立起来(而不是标语口号式 教条的外在表象宣传、灌输),并利用人性特有的羞耻感,在利害一致的共识基础上,建立起判断是非对错,及以是为荣、非为耻的、基本固定不变(即所谓天不变道亦不变是也)的“道德标准”和风气。再通过打一场非肉体恐怖暴力的“精神战争” ”手段,来改变千百年来在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层次上,由天性影响形成的习惯势力。那么在新的风气熏陶下成长起来的人,一旦进入社会之中,无论为官为民,在面对要做按“道德标准”确认要损害社会利益的事时,自己内心的荣辱“关”就已经很难通得过了。所以不要说贪赃枉法早已成不了气候,就是黄、赌、毒,缺诚少信、包括性开放在内的无限自由化趋势,甚至同性恋等、当前几乎束手无策的问题,一旦交到有这样民主观的社会主人手中,不仅有的问题根本不会产生,即使发生,也绝对开得出“药到病除”的方子的。
    
    这正是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为中国自然人“毛坯”(其实也是为全人类)设计的“加工工艺”,和合格成品(社会人)的“基本技术指标”(详细阐述请查阅拙文《文化的升级和统一是21世纪的当务之急》http://www.newmilestone.org/01/czl210523.html),以保证人类最终要“替天行道”、接管主宰地球生灵万物的重任时,有足够的责任心 和教养素质,具备使自己的地球王国永远繁荣昌盛的统治能力,不至于成为“亡国(地球)”的末代昏君!
    
    可惜今天的人类,在以“兽文化”(详细阐述请查阅拙文《羞耻感的表象和本质 》http://www.newmilestone.org/06/czl60521.html)基础上产生的错误社会理论误导下,恰恰呈现出这样的“末日”趋势(只要想想有良知的科学家,和社会有识之士,正在“不厌其烦”地反复提出的警告就知道了)。因为那种理论所鼓吹的所谓民主制度,本质上就是基于把社会当作由天性产生的“强盗、小偷”猫(当然也属于“高等动物”)们,自己一起共同看管的“鱼仓库”--只要有机会谁都想偷吃的理论设计出来的。再配合以鼓励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等于教唆自己的国民在看好自己的“鱼仓库”同时,可以自由到其它国家或社会中的“鱼仓库”中,或偷或骗或抢来吃。这不正是今天世界的现状吗?
    
    六年前的台湾,由于黑金政治导致的腐败引起民怨,被骨子里主张台独的国民党主席李登辉,里应外合地,利用选举让民进党上了台。当时有人就认为这是西方“民主制度”的优越性所在,以为找到消除腐败积习的有效办法。所以当大陆在社会经济改革上取得明显的成功,却同时产生严重的贪污腐败现象时,有相当一部分人,又想文过饰非地,将其归咎于“制度不民主”。不幸的是,现在台湾有人自己出来用那个社会产生的事实,来打鼓吹“民主万能论”者的耳光了。
    
    其实这是又一个典型矫枉过正的错误,恰恰证明现有社会理论对民主的本质认识不够,而在只知其然的层次上利用民主的结果。因为根据上述新理论的民主观,就只有社会主人认识不到、而没有解决不了的社会问题。因为社会真正的民主,就是在不断解决各种问题的过程中,自然形成的!
    
    所以可以认为,任何社会贪污腐败的泛滥,恰恰证明其病根是社会主人“集体受贿”的结果。是因为他们普遍吃了资本主义送来的物质、金钱上的“糖衣炮弹”,尝到开始的一点甜头后, 就不加思考、不求甚解、迫不及待地,去跟着西方洋和尚,念起他们自己也狡猾地承认是“第二好”、其实却是假冒伪劣的“民主歪经”,产生社会精神意识(风气)上的腐败,最后见怪不怪地染上普遍的“寡廉鲜耻”习惯,所导致的“上梁(社会主人)不正下梁(公仆官员)歪”的结果。只要主人们自己不“扪心自问”地想想,下一个“罪己诏”,真正由主人(而不是公仆)开始,从上而下地检讨纠正,就不要指望这种现象会有好转,反而必然地要“病入膏肓”!
    
    大众皇帝们:难道你们也要“讳疾忌医”吗?那就是咎由自取、而不要总是怨天尤人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一丁:台湾的现状是大陆未来民主的沙盘推演
  • 潘一丁:羞耻感的表象和本质
  • 潘一丁:文革是中国民主要吸取的教训
  • 潘一丁: 假得“理所当然”
  • 潘一丁:和人性八杆子打不着的母爱
  • 潘一丁:超女现象是“五四运动”的矫枉过正
  • 潘一丁:东郭先生和中山狼
  • 潘一丁:对世界而言没有双赢,要么全赢,要么全输
  • 潘一丁:佛教要带头以精神战争来创建和谐
  • 潘一丁:中国处在国际“红眼病”的包围中
  • 潘一丁:论文明
  • 潘一丁:秃子推销生发剂
  • 潘一丁声明
  • 潘一丁:媒体的角色-兼贺凤凰卫视十周年台庆
  • 潘一丁:丢掉幻想,准备行动
  • 潘一丁:揪出全球性“窝里斗”的罪魁祸首
  • 潘一丁:言论自由的表象和本质
  • 潘一丁:就在中国实行现有“民主制度”的质疑
  • 潘一丁:天才的夭折
  •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