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綦彦臣:郑经不再 !—兼说清代台湾问题影响下的耿尚二系政治命运
请看博讯热点:新闻自由

(博讯2006年6月22日)
    綦彦臣更多文章请看綦彦臣专栏
    
     历史有简单的重复,但绝不是按后世“改史”者的“笔削”手法而重复!。重量级的政治人物可以有重大的相机抉择,而不会影响他们的历史地位(价值)。 (博讯 boxun.com)

    对于现在被高度“神化(话)”的施琅,各种不同见解不断交锋。然而,其中一个反思现代造神的切入点,大家却没能注意,即郑氏集团的腐败性是导致施琅成功的重大原因。而郑氏集团的政治腐败正是汉文化的痼疾所导致的,如其岳父冯锡范的擅权及其与新兴外戚陈少华势力的政治绞杀战,及此前“汉式政变”。
    “汉式政变”是指康熙元年(公元1662年)由郑成功的病故而导致的争权斗争。郑成功部将黄昭等人实施“兄终弟及”政策,奉成功之弟郑袭为“东都主”;郑经奋起反抗,从厦门率军回台湾,捕杀黄昭等重要将领,宣布承袭其父(南明封)延平郡王王位。
    毫无疑问,这次“汉式”内斗的直接政治后果有二:郑经本人虽为胜利者,但精神颇受打击,导致自我放纵、外戚专权的局面;其二,内部军事整合力受到极大削弱,康熙二年(公元1663年)十月郑袭的降清,即是明证。
    即便包括“郑袭出走”之前的一些零星出走(投降)事件,削弱郑军40万兵力的1/4,郑氏集团又在“腐败加抵抗”的模式中生存于20余年,至康熙二十二(公元1683)年,施琅才能作为了解本土政治的将领得以兵进台湾。而此前,因郑经死亡,权力核心再发内斗,另一外戚势力(陈少华系)坚挺,结果引发了旧派冯系的反击,岛内政治大乱。这才有了施琅之奏:“此端便是可破可剿之机。”
    现在的针对施琅的文学与艺术,实非文艺而是经文艺包装的政治宣传品,试图以简单历史类比来暗示将出现第二个施琅或曰现代版的施琅。这种妄附实在大谬不然,因为今天的台湾的民主政治机制已经不允许且也绝对不可能再产生“叔侄争位”、“外戚擅权”的局面。一句话,她已经消除了“汉式痼疾”的政治生理基础。
    难道台湾军方有人可从外岛突袭总统府,以为“今日之王”吗?难道台湾政治实力派系敢有人以暴力形式消灭对手,以成为议会多数派吗?不会!而最重要的是,台湾的民主政治绝对不会让腐败者久居其位,连一次供水跳票都“逼得”经济部长请辞,就不用说你有扯不清、说不明的其他经济瓜葛了。所以,劝那些受“施琅神化(话)”毒害的人们去细心读读历史,便可真地收到古今相鉴之效果。
    康熙政治在对台湾问题上,有很大的欺骗性,而这种欺骗性的选择也来自强硬政策失败的教训。
    郑成功时代,清朝实行海禁及内迁政策,令之峻刻、行之切急,但并没带来经济围堵所设想的效果。相反,引起了郑氏集团的强烈抵抗,称曰:“不薙发(剃头,改清式)、不登岸”,只象征性地给了大陆(清)政权一个面子即“称臣纳负”。所谓称臣纳贡的选择,是清朝版的“一国两制”。大陆(清)政权不接受,谈判破裂,实质问题不在于清版“一国两制”的名义性选择,而实在是“两不政策”大大地损伤了大陆(清)政权的自尊心,尤其是不剃发政策。从顺治十八(公元1661)年,谈判破裂,到康熙十五(公元1676)年三藩之乱,郑氏集团又维持了15年的独立政治经营。
    为了对郑氏集团产生暗示影响,三藩之中的耿尚两系被表面宽容即在放弃叛乱并转而击吴后,得“既往不咎,恢复王爵”的许诺。这个欺骗性政策收效十分明显,从康熙十五(1676)年,耿尚二系被“宽容”到康熙十九年(公元1680)年,重要归降事件发生30起,降清人数又有10余万人,是继康熙元年至三年之后的又一次高峰。
    但是,随着大陆(清)政权对台政策的日趋强硬并且军事准备充分,耿尚二系也受到了剪除。康熙十九(公元1680年),靖南王耿精忠遭诬陷并逮捕;两年后宣判(执行)凌迟死刑,其子显祚及集团核心成员曾养性、黄国瑞等23人亦被处死刑。平南王尚之信集团亦以同类方法被诬告,而尚之信案实无反据,仅称“纵酒行凶,口出狂言”而诬其罪并早于耿精忠被处死。毕竟这次重大政治谋杀是重大的道德亏欠行为,康熙四十一(公元1702)年不得不作出平反尚之信的决定。
    处死耿精忠的康熙二十一年(1682),正是施琅武力攻台奏折经争议而被确认的那一年。
    观乎今日两岸政治对话(及谈判机制),无论未来结局如何,倘使不再复有“台湾问题”即如今日为三百年前“互相为敌”翻版之状,不再成为子孙后代的难题及战争借口,就应当在现代政治文明框架内进行选项安排。“建立政治互信”实非妄言,而“建立政治互信”之必要条件就是大陆政治的民主化。
    现代政治文化并不推拒历史经验,但绝不能以篡删历史为能事。否则,不但与现代政治文明南辕北辙,更是再构悲剧于后人,也会对力量强势的大陆政权予以强力的道德解构。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綦彦臣:在自己的谎言中为别人而忍耐
  • “勿言革命”与阿瞒的心机/綦彦臣
  • 给自由一个尊贵的身份/綦彦臣
  • 关于本人侵吞綦彦臣先生捐款之争的来龙去脉/郭庆海
  • 沧州维权者郭起真再陷险境/綦彦臣
  • 郭庆海:有关传言本人侵吞了海外给綦彦臣捐款的声明
  • 綦彦臣:劳动维权的操作策略-以L案为例的说明
  • 綦彦臣:监狱里逼疯人的机制
  • 綦彦臣:没人出来为“错杀”道歉
  • 黄大川(辽宁)还有多少中国历史被误读?- 读綦彦臣新书《中国人的历史误读》
  • 郭起真坠塔事件至今未了/綦彦臣
  • 綦彦臣:村政败坏与被迫的民主
  • 綦彦臣:面对鲁迅的无奈
  • 綦彦臣:你没权反对庸俗化!
  • 綦彦臣:由师涛案想到湖西肃托事件
  • 綦彦臣:神化与丑化同样卑劣
  • 綦彦臣:郭飞熊的双重无知与支持焦国标
  • 綦彦臣:亚洲的日本与世界的日本——支持日本“入常”的个人立场
  • 綦彦臣:底层中国宗教观察随笔
  • 綦彦臣:关于退出中华绿党的函告及善后处理
  • 綦彦臣:与晓波讨论,圆满结局
  • 独立中文作家綦彦臣签名售书通告
  • 綦彦臣:被枪决吓蒙了的小伙子
  • 綦彦臣:幽静的山谷,丰硕的果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