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政府吞噬民财以自肥的“圈地运动”/何清涟
(博讯2006年6月17日)
    何清涟更多文章请看何清涟专栏
     6月上旬,国土资源部连发几道禁令,先是公布禁止批地建造独门独院的别墅,继而又宣布中国土地开发违法事件面广量大,在城市地区的土地开发案中,至少有60%属于非法取得土地或非法利用土地,一些城市的违法用地甚至达90%以上。为了表示整治违法用地的决心,国土资源部甚至向各省下达了查办案件的数量。
     (博讯 boxun.com)

      与此同时,则是各地农民反抗征地的维权活动不断发生。就在6月8日,在因征地争议引发大规模警民冲突的广东省佛山市三山港,陈明彪等6名维权农民代表被当局以“涉嫌敲诈勒索”刑事拘留。
    
      这些事件突显了中国房地产市场的特殊性与政府的尴尬角色。与其他国家的房地产业不一样,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主角除了房地产开发商与买主两方之外,还牵涉到土地的原有主人(失去土地的农民与城市拆迁中失去住房的人)与掠夺原主人利益的地方政府。而地方政府的上级中央政府却成了几方利益的最终仲裁者。
    
      毫无疑问,上述几类角色当中,地方政府的角色至关重要。一方面,它是土地的买者,分散在农民手中的土地先由地方政府采用各种手段“征购”上来;另一方面,它又是卖者,房地产商要取得土地使用权,得从政府手中购买。没有地方政府居中一买一卖,这土地还无法“市场化”。
    
      而地方政府何以这么热衷于土地买卖?关键在于这一买一卖之间的巨大差价。于公来说,这是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主要来源――近5年来,出卖土地及来自房地产业的税收几乎占了各地政府财政收入的45-6 0%。就在6月初国土资源部表示要整顿土地市场之时,江苏北部某市负责官员还将该市房价在4年内上涨3倍作为当地政府的重大政绩津津乐道。据報道,这个城市的平均房价已达3000元/平方米,而该市居民的月工资收入大多在800元-1,500元,很多市民担心将来买不起住房。
    
      在地方政府眼中,既然房地产开发与房价上涨于公成了“政绩”,于私成了致富捷径,一个并无司法权限的国土资源部开一通会议又有何用?从90年代开始,哪年不开如此会议,哪年不叫嚷整治土地?在整治声中,房地产业还不是越来越兴旺?更何况于私而言,批地又是官员们私囊日胀的主要来路,国家审计署早就说过,近年来的贪官90%以上涉足批地。
    
      这一买一卖之间的差价到底有多大?这里聊举近日发生的一例:比如北京市六圈村被征用的土地紧邻北京市南四环主路,政府征地时,每平方米只付给农民117元,而转手拍卖,价格即高达6,750元,几乎等于“零成本征地”,若非政府手中执有权柄,又有谁能做如此强盗买卖?因此,国土资源部想借助地方政府整治土地违法案件,有如与虎谋皮,因为土地违法案件的主角之一就是地方政府。
    
      而为了保证地方政府财政收入以及贪官们私囊被迫做出“贡献”的至少有这么几方面人,第一是失去土地的六千多万农民。农民失去了赖以维持生计的土地,又无法另谋其他生路;而政府征地时,只象征性地付一点“征地费”给农民,失去土地后衣食无着的农民,又如何能够不闹事反抗?
    
      第二则是房产的购买者,许多贷款买下房子的中产者,被巨额房贷压得喘不过气来,因此他们自称为“房奴”,即房子的奴隶。许多房奴在网上发出悲叹,为沉重的生活压力痛苦不已。
        
    第三则是整个国家为地方政府一时之利透支资源。房地产业兴旺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中国耕地的日益减少,国土资源部刚公布的资料表明,中国10年间耕地共减少1.2亿亩。农业部则指出,目前耕地在不断减少,人口则不断增加,按目前趋势分析,到2020年,中国耕地缺口将达到1亿亩以上。
    
      中央政府并非不整治,几乎每年都要下达整治命令,但始终未能阻止地方政府违法批地。究其原因,是目前这种所有权归属集体的土地制度给了地方政府干预土地买卖的借口与由头。因此釜底抽薪的办法,莫过于让中国的农地私有,杜绝地方政府在土地买卖当中上下其手的谋利可能。
    
    华夏电子报总144期,2006年6月16日 _(博讯记者:蒙迪)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何清涟:争取私权利的维权活动与要求公权力的民主化运动
  • 抢救文革的历史记忆/何清涟
  • 吞噬民财以自肥的中国教育部门/何清涟
  • 何清涟:中共政权为什么改变银行业引资战略?
  • 何清涟:中产阶级能够改变中国吗?
  • 何清涟:一个将中国政府钉在耻辱柱上的国际“奖”
  • 何清涟:经济发展的双刃剑:廉价的“中国制造 ”
  • 何清涟:户口制度、工作机会与农民的生存困境
  • 何清涟:中共的寡头经济与政治垄断
  • 何清涟:建立和谐社会――是口号还是行动?
  • 从社会福利制度透视中国人的经济权利/何清涟
  • 王斌余事件 程晓农何清涟评论
  • 何清涟:中国海外并购为何难以成功
  • 朱健国:试论焦国标与何清涟的分野
  • 何清涟: 外国人染上“中国特色”之后
  • 何清涟: 西方人的东方梦(图)
  • 何清涟关于茉莉文章中涉及中国人权“利益冲突”之说明
  • 何清涟:依靠“廉政保证金”真能扼制腐败?
  • 何清涟:“金盾工程”能够拯救中国的威权政治?
  • 何清涟:从举報腐败者的悲惨遭遇看中国社会的堕落
  • 何清涟: 中共政府管理下的中国经济(图)
  • 何清涟:中国政府如何控制媒体
  • 何清涟:中国银行已达破产标准
  • 留美学生不自由 何清涟费城演讲一再受阻
  • 何清涟华府演讲:中国GDP神话如何造出来?(图)
  • 张清溪、何清涟同台演讲:中国经济现状与趋势(图)
  • 何清涟: 利益的冲突——倾听不同的声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