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鲁扬:关于“应对鲁迅狂徒”一文回复徐沛博士
(博讯2006年6月17日)
    徐沛更多文章请看徐沛专栏
    鲁扬更多文章请看鲁扬专栏
     徐沛博士好: (博讯 boxun.com)

    
    看了您的“应对鲁迅狂徒”,我相信,您所指的“有个要和鲁迅一起骂山东人”——是我“鲁西狂徒”没有错了。我认为是有些误会,这里我们有必要再说一下。
    
    首先我感到我们是在一个立场上的——那就是我们共同“反对专制,向往自由”。只是在观点和认识上不是同的。在您的《应对鲁迅狂徒》说道:
    
    如果他看不出收到我的邮件是同一封信的话,那么在我在给他的第二封信里也明确指出他之所谓的三封信是同一封信,然而他居然还是声称“收到徐沛君的三封信,其中重复的一句话。这让我觉得撒起谎来如说真话似乎是每个推崇鲁迅的大陆人之特色。
    
    事实上很早就收到的您头两封信,一直没回。原因我感到说服您太难,象我在那篇文章谈的,您毕竟是一位学习过八年多哲学理论知识的人。还有一个原因,主是我们没必要争论什么,只是认识问题,所以我没打算给您回复。后来又过了十多天吧,又收到您的一封信。我感到您是一个认真的人,于是决定给您回信。所以我说收到您的“三封信”——当然按您的意思是您一封信您发了三次的结果。但对我而言,就是您这“三封信”决定我与您对话的。我强调”三封信”——原因我确实因这您三次发信而有所动的。收您的第四封信——按您的意思是“第二封信”时(时间5月25日)——而我我已于5月22日把那篇文章修改后发了出去。
    
    如果想证实的话,我们可以让《自由圣火》信箱:[email protected] yahoo.com 给我们一个回复。您认为我“撒谎”,一是不对,再我也没必要撒谎。具体您扩大为“这让我觉得撒起谎来如说真话似乎是每个推崇鲁迅的大陆人之特色。”——这当然是您的误解。而且这样发言对一个致学的人来说是不负责任的。(象现在我给您发出这封说明信,您不也把那篇“应对鲁迅狂徒”发出去吗?我相信您是在我发出这说明前就发出了。)
    
    您对鲁迅的“恨”——使您认为所有推崇鲁迅的人都的毛病的,不正常,或不可信的。对不起,我依然反对您这种观点。现在我仍没什么可说服您的,我只能问我自己:我是不是一个反人类文明,与人民为敌人的人?是不是一个不坚持正义和不敢说真话的人?从我从事写作之日起到现在,除了因无知使我做出了错误的判断,而伤害过人外,还没有有心地去打击过谁。
    
    具体鲁迅——做为中国一个独立写作文人,在中国大部分写作者眼里,他是了不起的。他让很多写作者挺着身子,高昂头在专制暴政之下,为了自由而写作。起码我结识的这些爱鲁迅的人——他们是正直, 是善良的,勇敢的!
    
    另外,清水君对鲁迅批评建立在假命题上,他对鲁迅思想认识之浅显是相当可笑的,因出于对他民主行为敬重,没有在那个文章过多驳斥。
    
    这里给您一个提议:重新阅读鲁迅。不要把鲁迅看成一个敌人,而看做一位在专制下,在黑暗中努力抗争的勇士!
    
    再,我不赞成国民政府,同样也不赞共产党一党专政——理由在那信中一说过,它们都是“专制独裁”之下的产物——它们都没使中国成为一个民主自由的具有现代文明的国家。这里将重复一个意思,还是——不管什么样的文化,什么样的思想,什么样的人物——我们要“弘扬人类健康文化,倡导现代文明思想”。
    
    同时再重复一下:我们只是观点不同,但立场是相同——我们认为我们是“同道”。当然,这只是我个人认为。
    
     (此上内容已于6月11日给您回信,没见回复。而今天又见您在“自由圣火“与“博讯”发表与我相文字,所以我这封给您信也公平发表吧,还望见谅。)
    
    祝好!
    
    鲁扬
    2006/6/17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鲁扬:汲取人类健康的文化思想,理性地来走自由民主之路
  • 鲁扬:阻碍中华民族进步的最大障碍——“专制思想”
  • 鲁扬:“六四”是什么?——中华祭
  • 鲁扬:中国的“专制文化”是怎样形成的?
  • 鲁扬:没有健康的文化思想,中国走哪条路都是行不通的
  • 大陆著名诗人鲁扬抗议剥夺其著作发表自由的声明
  • 鲁扬:中国网络——逼我上梁山
  • 著名青年诗人,自由思想学者鲁扬,因拒删改其网上发布文章而被迫辞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