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足球盲论门道/万生(图)
(博讯2006年6月14日)
    
足球盲论门道/万生

    
    关于球盲说球,先和网友分享一段据说是大嘴韩乔生的现场转播解说:“7号球员夏普分球,传给了9号队员,9号队员也叫夏普,他们可能是兄弟. 在足坛活跃着很多兄弟,比如荷兰的德波尔兄弟,爱尔兰的基恩兄弟. 好球,这个球传给10号传得非常好. 咦,10号怎么也叫夏普. 可能是这样的,外国球员印在球衣上的只是姓,这些球员都姓夏普,就像韩国有很多球员都姓朴. 漂亮,10号连过两名队员,破门得分,11号上前祝贺,11号是??夏普?(停顿好大一会)对不起,观众朋友,夏普是印在球衣上赞助商的名字.”
    
    眼疾手嘴快的网友会立即发现笔者的笔误,现场和转播连成词组好象有些相矛盾,可是在大陆的网友可能愿同意现场转播这个说词. 许多有心人证明,世界杯赛的转播声音和图象不是完全同步的. 现场解说员似乎有特异功能,总是能提早叫进球. 还有人比较电视镜头与世界杯官方网站的现场直文字播,竟悟出至少慢了90秒. 与其说是现场解说员,还不如称是在现场的演员,已经获知结果,却还要装出一脸兴奋惊讶状. 怪不得无法博得观众的共鸣,很多人宁愿关闭声音,只看图像. 但可别小看这延迟的一分来钟,其中却隐藏着政治杀手之玄机. 假使遇到突发性的敏感事件,中共可有足够时间来屏蔽和插播. 比如说王女士在全世界媒体聚焦下的对胡锦涛正义之吼,国内人就无法看到. 而如今与中共无关的世界杯足球赛,他们还是视若草木皆兵,可见中共脆弱得如惊弓之鸟.
    
    中共统治下的体育运动总是由政治挂帅,体育成果则是官员们的政绩体现. 受中共元老周恩来、陈毅的乒乓球外交建树的鼓舞,中国足球也提出了望梅止渴似的“冲出亚洲、走向世界”口号. 领导的嘱托牵累了球员的双足,“为国争光”是压在心上的重石,集体主义包袱使他们难以再承担“临门一脚”的责任. 体态上的表现是每逢国际大赛就“脚软”(射门脚软,踢人倒毒,一场轻松的世界杯友谊热身赛场,法国队一主将竟被中国队员踢为骨折),心理上又从此患了“恐韩症”(令人啼笑皆非的是,韩国可比中国的许多省还小). 近三十年的“止渴之梅”或已发霉成毒,口号变咒语,把国足圈固于其中. 反观他国的国际球星,简直可以说是“脚长志短”. 为寻求个人发展机会和经济利益,他们可以远离他乡,毫不犹豫地效命国外球队. 即使某日被召回国代表参赛,其个人英雄主义本性也丝毫不褪色.
    
    足球世界的拜金主义风行一时,超级球星的球艺无疑达到了艺术境界,只可惜要用金钱衡量. 要说中共体育界仅是些沽名钓誉之徒,无非抬高了他们. 之所以想进世界杯的中国火车只能停留在国内,中国足球的拜金国际接轨正好接反,他们以金钱交换舞弊. 有轰轰烈烈的“五鼠闹假B”,又出惊天动地的“黑哨满假A”,再到遐尔闻名的“刘建生吸毒案”,黑金果真是无孔不入. 主管体育界的中共高官也淹进黑金无一幸免,去年的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袁伟民被查与体育总局的整体腐败,亚运会的金钱诱惑牵出北京市委的一帮高官,被中共誉为“最清廉”的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最近又把主管奥运工程的北京副市长拉下马.
    
    “盲人说日”讲的是有个盲人想知道太阳为何物,不同的路人向他解说太阳,一说太阳的形状象铜盘,二道光线象蜡烛. 盲人则分别想象成鼓声和龠器,到此大家或许觉得盲人实在好笑. 盲人暂时得到的信息确实不能反映太阳的全貌,但只要继续求知,再通过思索和想象,倒会比那些仅凭肉眼看到的表面现象更接近本质和深刻. 因此说,球迷看热闹,球盲找门道.
    
    6月13日于巴黎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足球就是“东亚病夫”/王童
  • 浦志强:对《足球》报被王珀起诉诽谤案的法律思考
  • 短评:足球“造神”运动何时休
  • 批判一篇陈永苗盛赞近日中国足球“革命”的文章
  • 田晓明:让宪政的精神来指导足球联赛的改革
  • 田晓明:足球联赛、股市和虚拟炸弹
  • 林思云:中国足球为什么打不过日本?
  • 田晓明:谁把亚洲足球冠军杯送给了日本
  • 胡祈:吴仪来美、中国足球、中国色情的出路、美国最怕、陈水扁、也是奇才、国联
  • 胡祈短评: 中国足球有损心理健康,心理医生呼吁罢看球
  • 皇家马德里足球队访问昆明是另一种殖民侵略
  • 香港六四烛光晚会参加者满四足球场
  • 偃师县庞村镇非法占地事件引来跨世纪的“足球赛”
  • 北京闹剧:青红帮子弟兵铆上足球
  • 北京万名警力应付中日足球大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