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邵江: 两岸关系和问题---在台北“六四”十七周年纪念-海峡两岸经济发展与政治民主座谈会引言
(博讯2006年6月10日)
    讲演提及中华民国或台湾是一个指称,希望跨越统独。
    
     导言 (博讯 boxun.com)

    
    首先我要向这次会议的组织者表达我的谢意,使我有幸与大家交流两岸关系和发展的问题。非常感佩中华民国或台湾人民数十年的努力和牺牲,使中华民国或台湾摆脱了威权,建立了民主的体制。从中共执政以来,大陆民间抗争,民间启蒙和争取公民权,建立宪政民主制度的努力从来没有停止过,中共在六四镇压17年后的今天,仍然继续对和平行使言论自由和践行公民权利的公民进行迫害,维持极权体制。
    
    大陆和台湾不仅有共同的文化认同,更重要是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和非暴力行使公民权利是人类共同价值和生活不可分割的整体。极权体制的存在和维持,是依靠对敢于行使言论自由和践行公民权利的公民进行迫害为前提的。对任何一个行使言论自由和践行公民权利的公民进行迫害,就势必损害所有公民的权利,其结果导致每一个公民都生活在恐惧和危险之中。
    
    
    1. 1980年以来中华民国或台湾和大陆发展的不同模式
    
    中华民国或台湾经过威权到民主的过程,是数十年连续努力的结果,台湾社会逐渐经历了脱离威权意识形态,从自我启蒙,本土意识到形成集体共识。这种共识逐渐形成了主权在民,对统治者的批判和监督,本土文化认同,本土身份认同等价值。(当然社会各阶层和族裔对这些认同有不同理解和解释)。这种共识形成了一系列的社会运动,加上台湾国际地位的危机和国际的压力,导致威权体制的变化,解除戒严、开放党禁、报禁、国会全面改选,总统直接选举,到政党轮换。经过这些变化,使台湾从威权制度已经转型成为一个有雏形的宪政民主制度,公民社会初步形成。
    
    从大陆的发展看,自1992年起,中共继续维持80年代的经济政策,保持经济增长作为发展的唯一目标,以此经济增长和生活水平的提高,消弱人们对极权制度的不满。这种经济增长模式,虽然缓解了中共在六四以后的执政危机,但是经济增长成果的绝大部分为中共执政集团和与中共有密切关系的阶层占有。中国大陆社会阶层的收入差距从90年代以来继续加大。(1) 。 “自1993年以后,国有资产年均流失比例达2%。每年要以GDP中的10%予以补贴” (2)。考虑到这部分收入没有列入计算,中国的基尼系数将远远超过中共公布的0.46。中国贫富差距已经远远超过国际公认的安全警戒线0.4,可能接近0.6的危险状态。
    
    中国大陆几乎每天都有极权体制和权贵阶层造成的灾难,人们吃毒米,喝毒水,吃毒药……日常生活普遍缺乏安全感(3)。权贵阶层在征用土地过程谋取高额利润中,剥夺农民应该获取的合理份额,血腥暴力镇压了农民的和平抗议。仅去年不完全统计,就有定州血案,汕尾血案, 画水血案(4)。这些都是极权体制没有权力制衡,权贵阶层的利益不能收到有效的限制,以及中共的公共政策黑箱作业向着有力于权贵阶层的利益倾向造成的。中共政权无需对人的生命和财产负责,特别是无需对对社会底层人的生命和权利负责。权贵阶层唯一所付的责任是维护极权,保障他们在极权体制获取的最大利益。当灾难发生后,极权体制和权贵阶层控制知情权,防止社会和外界对他们的冲击造成损害极权体制和权贵阶层的利益。他们压制社会和外界要求公正调查,依法追究当事者的责任。假如社会和外界对血案反应强烈,有时中共以中共的党纪和行政处罚代替司法审判,处理几个低层官员,以便保障各界官员效忠极权,继续以暴力对付民间和平的公民抗争。中共将虐杀的责任,转嫁到和参与平抗争幸存的幸存者身上,将这些公民非法关押。 (5)
    同时,中共继续迫害和平维权的公民,压制民间社会,对媒体全面整肃,压制信仰自由,恐吓和迫使所有的人遵从中共的规则和潜规则,否则以公开的镇压或以黑社会手段予以绞杀。
    
    考虑中共对信息的管制,大陆的危机比外界知道的情况严重的多。大陆发展模式就是不计代价的经济增长,去除宪政民主制度的构建,以侵害社会正义,挥霍和损害环境和践踏人权为代价,其核心在于维护极权制度。(6)
    
    
    2. 大陆发展的问题和促成极权制度的转变
    
    中共官方拒绝和压制民间和平理性地寻求历史和现实正义的努力,继续维持极权统治。近年来,民间维权运动,即涉及到调查和反思中共在执政期间的制度问题,又要求追究,如反右,文革六四,法轮功,进一步涉及到当前由于极权制度和有关领导人造成的社会问题。民间和平抗争,民间启蒙和争取公民权,是促生公共空间和建立公民社会的最重要的因素。由孙志刚被中共殴打致死和遭遇SAS危机,许多从事不同行业的公民共同推动废除了《收容法》。弱势群体,异议人士,法轮功,地下教会和少数民族争取民族权利的维权运动是大陆和平转型的希望,是建立公民社会和宪政民主制度的希望。中共继续维持极权的两手硬的极权制度,保持经济发展,暴力镇压和平抗争的维权公民,阻止社会各界,维权律师以现有的法律框架解决问题的尝试,将会使大陆和平转型,形成宪政民主制度和公民社会的困难和代价加大,最终大规模的人道危机和人类全面文明危机。
    
    中共面对社会危机和人们对中共的普遍不满,以毛泽东,邓小平和江泽民杂货意识形态的合成和没有实质行动的名词继续对中国人洗脑。同时中共也知道这种洗脑的作用是有限的,因此宣扬极端的民族主义,作为压制和整合内部的手段,以此延长极权统治。因此《反分裂法》不仅是针对台湾,也针对大陆内部。在极权制度的框架下,一旦中共认为内部危机可能颠覆它们的权力,以现在中共维持权力的手段和方式判断,届时中共政权极有可能对外放手一博。
    
    面对中共政权的扩张,台湾需要与国际民主社区合作,帮助中国大陆的民间社会从极权制度中解放出来,和平演化中共政制,催生大陆公民社会和宪政民主制度。大陆社会正在经历社会自我启蒙,维权运动,积累民间社会资源,这些努力需要外部民主社区的帮助,在吸收外部经验的实践中,改变大陆社会内部力量对比,加强民间力量,最终消减极权制度的控制程度,刺激中共内部的分裂,终结极权制度。台湾转型经验将会给大陆的转型提供参考。同时台湾的各种力量如何应对和如何与大陆交往,将关系到大陆发展方向,也关系到中华民国或台湾的安危。
    
    3. 中华民国或台湾面对挑战
    
    台湾经过威权到民主的过程,也是寻求历史正义性的过程。政府对228事件和白色恐怖的道歉和经济赔偿是寻求历史的正义性的重要标志。但道歉和经济赔偿不是历史正义性的本身。台湾社会更重要是理性探讨悲剧如何发生,分析制度历史原因和相关人物作用,如何演变,以便避免另一次悲剧。,这不仅是历史问题,更是公民意识,公民责任的问题。John Keane “称台湾为有民主无国家的模式”,其含义是台湾是一个民主的体制,不能以现代国家的形式在国际上出现。这在历史上很少见。台湾面对国际关系实力决定规则,国际正义有限的现实,台湾民主如何立足,这将不仅关系到台湾民主存在的问题,而且台湾的经验和模式为世界民主制度的发展提供有价值的借鉴。
    
    面对目前台湾发展的问题,下面列举一些中华民国或台湾需要解决的问题,一些方法台湾可能已经开始实施,浅见仅供参考。
    
    • 超越传统的国家边境,寻找解决危机的方案。重点在台湾建立稳固的区域民主社区,同时和欧盟和北美民主共同演变周边不民主国家。自身的危机从上述的实践过程,从历史和从其他民主体制的经验中去寻找,
    • 提升公民意识和公民直接参与公共生活,防止公共生活政客主导少有公民直接参与的问题。公民需要培养独立的判断,不要盲信政客和社会名人,不要让悲情和政客的言辞控制公民的判断和选择。公众直接参与公共生活,即不通过政党直接参与社会和政治。防止公民的政治参与变成单纯投票民主(7)。
    • 建立公民文化,最终以公民文化代替选民文化和超越族裔文化,使公民的生活逐渐脱离政党局限和政党利益,对公共生活的参与从党派认同过渡到到议题认同, 建立公民之间的相互容忍的多样认同,形成共同的中华民国或台湾价值,最终代替单一的族裔和党派认同。(8)
    • 防止统独炒作和族裔分裂。中华民国或台湾人民的有权决定其前途。但是从国际关系和现实判断,中华民国或台湾人民需要考虑其选择可能的后果。其中最重要的考虑是:将选择独立作为选项时并推动时,绝不要侥幸中共不会动武,中华民国或台湾需要深刻和全面认识中共极权的历史和现实,以及中共极权如何决策;一旦中共动武,绝不要侥幸美国等会军事干预。选择的后果一定考虑到一旦中共武力解决台湾问题,这不仅是大陆社会可能被迫中断转型,中华民国或台湾的存亡的问题,更是引发全面的人道危机和人类文明的危机。
    • 在处理两岸问题,中华民国或台湾朝野和公民需要有智慧和有良知的进取心。随着大陆经济实力的增长,台湾对大陆经济的依赖将会更大,这个趋势将很难改变。只有经贸的进取,不能改变大陆的状况。中共会继续诱导中华民国或台湾各方力量的冲突,对各方力量选择不同组合的打压和怀柔政策。因此中华民国或台湾朝野各方力量需要有底线共识。在与中共的交往中,坚持底线共识。同时台湾朝野各方力量要认识自己的局限和时效性,在能发挥作用时,尽量促成大陆内部的变化,或为内部变化创造条件。在中共极权没有改变的情况下,经贸的进取如果仅仅是与中共权贵结合,盘剥大陆底层,压制大陆的维权,将损害大陆内部公民社会的形成,最终中华民国或台湾现有的空间也会丧失,中华民国或台湾现有制度也会被极权演化,中华民国或台湾的公民权利和自由也会荡然无存。
    
    4. 结语
    
    中华民国或台湾的发展模式从社会自我启蒙,社会运动和外界压力造成朝野互动,结束威权,建立和实施宪政民主制度。历史造成的问题和民主的弱点,只能通过公民社会和宪政制度完善而解决。台湾内部的问题是几乎所有宪政民主制度经历过和正在经历的问题。宪政民主制度和公民社会的完善需要每一代人的努力。台湾社会外部最大的威胁来自中共极权继续存在。因此促成大陆内部公民社会的形成,以及促使大陆制度的和平转型是保障中华民国或台湾存亡和民主发展重要前提。
    
    大陆的首要问题如何结束极权制度,建立宪政民主制度的问题。今天中共的独裁统治和极权制度继续压制社会内部要求社会公正,宪政民主,言论自由和宗教自由,迫害争取公民权利的的中国公民。在经过苏联和东欧极权制度的崩溃以后,中共政权已经成为最有势力与民主世界抗衡的专制力量,对内继续镇压异己,调整了极权体制的政策实施,对外以经济利益化解民主世界的压力,以维持极权制度不变。如果台湾国际社会和大陆内部不能促成大陆公民社会形成,不能和平演化中共政制和建立宪政民主制度,终将损害人类的文明。
    
    一些人问,是中共的模式了改变民主世界,还是民主世界改变了中国大陆?
    
    谢谢大家。
    
    
    本文根据在台北“六四”十七周年纪念-海峡两岸经济发展与政治民主座谈会的引言稿写成,在听取来宾的意见后,修改了第三部分。文章省略了讨论和索引,一并感谢。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水:“六四”十七周年的回忆
  • 六四,不能为纪念而纪念/鲁德成
  • 梁辛:六四,北京街头静悄悄
  • 何日不再来?!墨尔本纪念”六四”十七周年活动有感/吕易
  • 六四十七周年祭/江楚渝
  • 刘逸明:六四,想说忘记不容易
  • 六四”枪响了,人民遭殃了!(完整版)
  • 六四十七周年祭/陶文红
  • 吴一然:六四凶器回顾
  • 六四拔毛/林保华
  • 又逢”六四”------纪念”六四”屠杀十七周年/唐柏桥
  • 冯崇义:“文革”、“六四”和暴力崇拜
  • 先为"民运"正名、始有"时世"巨变--写于"六四"17周年祭日/曾宁
  • “六四悲剧”天天在发生/赵昕
  • 关于解决六四问题的建议/刁奎
  • 江棋生: 人自重 人重之----六四17周年感言
  • 童蒙:“六四”枪响了,人民遭殃了!(补续)
  • 昝爱宗:"六四",今晨的雨滴答滴答"哭泣"个不停
  • 鲁扬:“六四”是什么?——中华祭
  • 六四天网:郭起真被逮捕
  • 逸风(河南):拯救六四与六四拯救
  • 人民日报前副总编揭秘:六四成权力斗争筹码
  • 十七年的反思和变迁 -“六四”十七年特别报道(图)
  • “六四”十七周年天安门母亲万安公墓祭灵公告
  • 亚洲周刊:当局禁制出现松动:赔偿六四死难者首例内情
  • 新启蒙?中国新一代从网上发现六四真相(图)
  • 刘晓波: 六四夜 天安门广场见
  • 华尔街日报(亚洲版)发表刘晓波六四祭文
  • 中国的新一代从网上发现六四真相
  • RFA专访赵昕:纪念六四,我们一直在坚持抗争
  • 六四挡坦克勇士王维林传台湾定居 台湾故宫否认
  • 丁子霖《寻访“六四”受难者》与书中人物
  • 鲍彤“六四”答法国解放报记者问
  • 中國加強打壓 逼六四異議人士黃琦遷居/六四肉身擋坦克 傳在台定居
  • 六四临近,中共当局连国内网页都开始实时过滤
  • 搬迁不足一月 大陆[六四天网]又遭勒令搬家
  • 刘晓波:六四的赔偿正义—六四十七年祭(图)
  • RFA:“六四”十七周年前天安门母亲发表宣言(图)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