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之乱—人权之舟行驶在专制暗河的逆流之上/曾宁
请看博讯热点:新闻自由

(博讯2006年6月10日)
    曾宁更多文章请看曾宁专栏
    心灵的解放,是人权价值的灵魂和生命。精神的自由,是人权内容的核心和实质。
     (博讯 boxun.com)

    奴隶没有人身自由。绵延数千年的中国封建社会,国人或许有了人身自由,但国人几乎没有精神上的自由。今天,人类早已步入了普遍人权岁月。中国,人们在意识精神、甚至部分行为方式等层面上,也已经进入了人权时代。但在政治制度、文化形态等层面上,中国依然延续了数千年的封建专制,这种落后甚至反动的政治制度、文化形态束缚、桎梏人们心灵的解放、精神的自由等的局面,正是中国之乱的根本和根源。
    
    心灵的解放,精神的自由,既是人权觉醒的重要标志、标识,更是判断一个社会进步与否,衡量一个时代善恶、好坏、是非的重要标准。
    
    中国之乱,时间已经久矣。旧的纲常理教、礼仪仁信等人伦道德作为维护封建专制秩序的根基,随着自由、人权等精神、理念的汹涌浩荡、澎湃云天,早已经动摇殆尽、荡然难存。
    
    中国之乱,原因也多矣。其中,主要的是,形成中国人文化心理、民族性格、精神特质等的中国文化和现代文明的抵触乃至格格不入。从孔孟、汉董到朱程,从"王道、仁政"、到"天人合一"、再到"存天理、灭人欲",中国文化强调人伦理义、追求人与自然社会的和谐、把道德作为最高的理想、缺乏宗教精神等等成为了中国进步与发展的文化负资产。强调人伦理义、追求人与自然社会的和谐、把道德作为最高理想等对于完善、巩固即有的社会秩序而言,无疑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绝对真理,但对于开拓、创造一个文明新纪元来说,则无疑是一种文化惰性。中国文化中宗教精神的缺乏,更是直接导致了中国人群体作恶无意识的严重后果。
    
    中国之乱,乱源所在,就是中国人民如雷贯耳、滔滔不绝欲求自由的呐喊和专制政体、专制文化苟延残喘之间的冤家对头、矛盾百出关系。
    
    中国之乱,乱源已现,乱象不足说矣。中国之乱,乱源不除,乱象不会绝矣。
    
    以专制行"仁政",不论是在多么漂亮的口号下进行,其本质都是非人性、不道德。在专制主义里,把道德作为最高理想,寻求道德完美主义或道德理想主义,都是最高意义上的非道德甚至反道德。自由,也只有自由主义及其之上的经济基础、法律制度、人伦道德、政治结构、文化形态等等,才是人与人、人与自然、人与社会和谐、和平、共荣、统一的条件和保证。
    
    中国之乱,人权之舟行驶在专制暗河的逆流之上。逆水行舟,舟船不进历史也绝不会倒转,滔天巨浪更是心灵的激荡。
    
    13:42 2006-6-10于贵阳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之罪——中国对中国人民犯的有原罪/曾宁
  • 东、西方文化中“民主”观念上的根本差异/曾宁
  • 先为"民运"正名、始有"时世"巨变--写于"六四"17周年祭日/曾宁
  • 先为"民运"正名、始有"时世"巨变--写于"六四"十七周年祭日/曾宁
  • 美国总统会见与中国文人之争/曾宁
  • 曾宁:从“文革”到“改革”历史转变的关键及意义
  • 秘密警察害怕失业——写于“六四”十七周年/曾宁
  • 秘密警察害怕失业—写于“六四”十七周年/曾宁
  • 中国之亡——社会政治体制自身的原因+外部竞争力量的逼压/曾宁
  • 中国之亡-体制的原因加上外部力量的逼压/曾宁
  • 中国之痛——民主化及文化创新、心灵革命、制度变更/曾宁
  • 中国之痛—民主化及文化创新、心灵革命、制度变更/曾宁
  • 中国之病及病根—基督教精神的缺失和制度存在致命的缺陷/曾宁
  • 中国之病及病根——基督教精神的缺失和制度存在致命的缺陷/曾宁
  • 民族主义象条狗/曾宁
  • 李元龙案件突显中国体制致命弊端/曾宁
  • 曾宁:邓小平的"伟大"成就—"无产阶级专政"变"利益集团专政"
  • 曾宁:中国"权贵""性"福生活
  • 毛泽东的悲剧/曾宁
  • 中国的原罪/曾宁(修改版)
  • 中国之罪—中国对中国人民犯的有原罪/曾宁
  • 曾宁:毛泽东的悲剧
  • 曾宁:对"文革"的认识与批判—写于"文革"发生四十周年之际
  • 曾宁:人权专员访华、邓焕武被问话
  • 曾宁:许万平处于危险中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