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逸明:六四,想说忘记不容易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2006年6月06日)
    刘逸明更多文章请看刘逸明专栏
    今天是六四十七周年纪念日,在这个举世同悲的特殊日子里,世界的空气变得异常的凝重,人们都在回首十七年前中共当局在北京城制造的那场惨无人道的血腥大屠杀,追忆无数因为追求自由与民主而不幸丧生的仁人志士。然而,在这个被号称为“代表了最先进文化”的党派统治的国度,六四这段在中国历史上有着非同寻常意义的事件却在官方的极力掩盖下俨然若无其事。真实的历史在被无情地人为歪曲之后,统治阶级对它的讳莫如深使得一切国内媒体对六四三缄其口,千千万万的年轻一代竟然在畸形的舆论环境下,变得对六四一无所知。“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被判”,经历过无数次浩劫的中国人在新的历史时期,仍然难以摆脱当局谎言般的意识形态说教,入口时津津有味,入肚时却毒害无穷的“狼奶”哺育着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
     (博讯 boxun.com)

    学潮期间,笔者还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孩童,但年少时期超凡的记忆力仍然让我对当年轰轰烈烈的学生运动记忆犹新。因此,自那一年起,我便开始梦想着和当年的学生们一样做一个有理想的中国人。几年前,迫于生计,笔者去了一趟北京,中外闻名的天安门广场毫无疑问地成了我那次京城之行的必到之处。走在游人摩肩接踵、挥汗如雨的广场上,我所感受到的不是自由文明的气息,而是杀气腾腾,戒备森严的景象。成群结队的武警战士不知疲倦地转来转去,他们带着一种敌视游人的目光和傲视一切的表情,令人望而生厌。这和我孩提时心目中的子弟兵形象相去甚远,可能这才是新时期军人的代表。不计其数的游客面对金碧辉煌的天安门城楼和宽阔的天安门广场,全然忘记了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一切,包括八九年那场腥风血雨的大屠杀。历史可以被篡改、被抹杀,但我内心的那份记忆却是无法消弭的。看着广场周遭见证着六四的一系列建筑,我没有因为它们的恢弘气势而欢呼雀跃甚至自豪,而是自然而然地产生了对那场运动的追忆,追忆那些逝去的生命。当年的自己虽然很年轻,甚至连那场运动的来龙去脉都不了解,但它却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即使未曾亲历,可电视节目里所凸现的莘莘学子的英勇无畏至今仍然历历在目。因为专制统治者对新闻的严厉封锁,我无法从主流媒体得知那次运动的真实结局,当我有幸从一些亲历者那里得知实情后,心里便产生了对那场运动的深深感叹以及对刽子手们的诅咒。事到如今已经十七周年了,每每回想起学生们那不屈不挠、大义凛然的情景,我对推动中国实现民主与自由的信念便日益强烈。
    
    靠暴力和谎言支撑的专制统治向来就不以人民的利益为中心,什么机权力构或者什么改革举动虽说都披着“人民”的外衣,但一旦人民提出合理的诉求时,统治阶级便显露出了狰狞的面目,抛开法律和道义良心,将无辜的人民送上专制的断头台。有人在文革之后对邓小平等人的改革开放政策拍手叫好,并对邓小平感恩戴德,殊不知邓小平对暴力的崇拜和毛泽东相比亦是不相上下。对民主运动的血腥镇压虽说维护了邓小平的实际最高统治地位,但与此同时,它也被毫不留情地钉上了历史的耻辱柱。六四运动的悲惨结局给原本有着无限民主激情的中华民族蒙上了恐怖的阴影,民族良知在暴力的恐吓下一日千里地下滑,优良的传统文化继文革之后又一次被中共的党文化颠覆得支离破碎。一些人不光在官方腐朽的意识形态说教下变得不思进取,而且将自己的思维都打上了中共的党文化烙印,在思想上加入到这个已经彻底变质的团体,它们为了追求生活的富足而宁愿置所有道德标准和法律法规于不顾,巧取豪夺、贪污受贿、官商勾结、弄虚作假已经成为相当部分中国富人们致富的前提。社会不公现象在六四之后进一步放大,一个看似灯红酒绿的社会,背后却隐藏着难以言表的黑暗,普通老百姓默默承受着专制制度给他们带来的重重压力。
    
    已经经历了几千年之久专制统治的中国人,在满怀希望地告别了国民党的统治之后,曾心甘情愿地将共产党推上中国的政治舞台,中共在建政之前的表现确实很令人欢欣鼓舞,但令人始料未及的是,之前对国民党评头论足的中共竟然在独裁统治和暴力嗜好上比当年的国民党有过之而无不及。从十年浩劫到六四大屠杀,再到上世纪末的镇压法轮功,中共的统治历史充满了令人毛骨悚然的血腥气味。如今的国民党早已经在世界民主大潮的冲击以及台湾民众的争取下脱胎换骨,由一党独大到和其它党派民主竞选,而中共的统治仍然在专制的黑暗隧道中徘徊,这不能不说是中华民族的悲哀。六四运动的爆发是对民主自由的强烈呼唤,更是对独裁的中共统治阶级的善意提醒,然而,它却被冠以“反革命”的罪名扼杀于襁褓之中,这样的事实怎能不让每一个有良心和民族责任感的中华儿女痛心疾首?做贼心虚的当局在一手制造了那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之后,不但进行颠倒黑白的宣传,而且对幸免于难的民主人士进行无情抓捕,将他们投入深牢大狱,无数的中国人在官方喉舌的歪曲报道下被蒙骗,很多人为了追求经济利益而不再关心中国的政治和民主,良知逐渐为金钱所淹没。
    
    我们的民族向来提倡诚信,为何在称为社会发展“最高阶段”的共产中国,我们还一如既往地无视历史,拒绝真实呢?人最大的罪过莫过于自欺欺人,当这种罪过投影到一个民族的躯体上时,我们民族的那些传统美德和优良品质都会在相形之下显得微不足道,黯然失色。对 六四的歪曲和淡忘将使中华民族面临更深的道德危机、灵魂危机。十几年来,中国知识份子的堕落和蜕变助长了社会邪气的升温和人们良知的沉沦。最值得怜悯的死不是生命的终结,而是良心的枯萎,物欲横流,唯钱是尚的龌龊氛围令人窒息和无奈。在民主潮流日益浩大的今天,我们有幸看到以丁子霖女士为代表的天安门母亲要求当局平反六四的不懈追求,更看到越来越多的人走上了维护言论自由以及维护其它各种合法权益的道路,而所有维权行动都必须建立在正视历史的基础之上。对六四的刻骨记忆将有助于我们建立对未来实现民主社会的更深自信,有助于我们克服一切困难和坦然面对一切恐惧。
    
    勿忘六四,勿忘所有伤心的历史!
    
    2006年6月4日
    --------------------------
    原载《议报》第253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六四”枪响了,人民遭殃了!(完整版)
  • 六四十七周年祭/陶文红
  • 吴一然:六四凶器回顾
  • 六四拔毛/林保华
  • 又逢”六四”------纪念”六四”屠杀十七周年/唐柏桥
  • 冯崇义:“文革”、“六四”和暴力崇拜
  • 先为"民运"正名、始有"时世"巨变--写于"六四"17周年祭日/曾宁
  • “六四悲剧”天天在发生/赵昕
  • 关于解决六四问题的建议/刁奎
  • 江棋生: 人自重 人重之----六四17周年感言
  • 童蒙:“六四”枪响了,人民遭殃了!(补续)
  • 昝爱宗:"六四",今晨的雨滴答滴答"哭泣"个不停
  • 鲁扬:“六四”是什么?——中华祭
  • 新一代网上发现六四/夏侯云
  • 六四万岁 八九母亲唐得英和她的英雄儿女(图)
  • 先为"民运"正名、始有"时世"巨变--写于"六四"十七周年祭日/曾宁
  • 当年参加过镇压的军人谈“六四”/张行乡
  • 袁红冰:六四悲情
  • 六四祭:以共产邪恶为耻,以拒绝暴力为荣/万生(图)
  • 人民日报前副总编揭秘:六四成权力斗争筹码
  • 十七年的反思和变迁 -“六四”十七年特别报道(图)
  • “六四”十七周年天安门母亲万安公墓祭灵公告
  • 亚洲周刊:当局禁制出现松动:赔偿六四死难者首例内情
  • 新启蒙?中国新一代从网上发现六四真相(图)
  • 刘晓波: 六四夜 天安门广场见
  • 华尔街日报(亚洲版)发表刘晓波六四祭文
  • 中国的新一代从网上发现六四真相
  • RFA专访赵昕:纪念六四,我们一直在坚持抗争
  • 六四挡坦克勇士王维林传台湾定居 台湾故宫否认
  • 丁子霖《寻访“六四”受难者》与书中人物
  • 鲍彤“六四”答法国解放报记者问
  • 中國加強打壓 逼六四異議人士黃琦遷居/六四肉身擋坦克 傳在台定居
  • 六四临近,中共当局连国内网页都开始实时过滤
  • 搬迁不足一月 大陆[六四天网]又遭勒令搬家
  • 刘晓波:六四的赔偿正义—六四十七年祭(图)
  • RFA:“六四”十七周年前天安门母亲发表宣言(图)
  • 中国人权:“六四”前夕“天安门母亲”宣言阐明最新立场
  • 天安门母亲要求重评六四依法赔偿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