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吴一然:六四凶器回顾
(博讯2006年6月05日)
    硝烟带走了死难者的记忆,无边的痛苦留给了亲人;枪弹的呼啸凝结成了狰狞的伤疤,永久烙印在了伤残者的肌体上。六四血案给不同的人留下了不尽相同的感受——恐惧、愤怒、痛苦、懊悔、迷茫等等。各种感受恐怕也难以改变。
    
     黄宁——击穿鼻骨的子弹扫过双眼,导致双目失明,与死神的距离以毫米记。多少早逝的鲜活生命才换来一例如此不幸中的万幸,那是怎样一个枪林弹雨的场面就不难想象了。庞梅青——手枪子弹击断脊神经,导致双下肢瘫痪。手枪有效射程不过50米,如此近距离内背后开枪,那是怎样一群凶残暴虐之徒也就不难想象了。中国已经注定被64枪声所改变。不远的将来,更多的变化会耸立起来。 (博讯 boxun.com)

    
    据北京报纸报道,今年4月2日,施工队在财政部东墙外的花圃里挖出了一支五六式冲锋枪,是装甲部队配备的折叠枪托型。据当地派出所赵姓警官介绍,“这把枪埋的时间应该不长”。枪是用“带油脂的塑料布包着”。据挖到枪的张师傅介绍,“枪口有些绣迹”,看来埋藏的时间也不是太短。根据枪号很容易就能查找出来源,但是结果恐怕不能公开。从埋藏的地点和大致时间推测,17年前,这支枪很可能被某位无名勇士用来抵抗过军队的屠杀。
    
    财政部位于西城区三里河南三巷,南距长安街百米之遥,位于复兴门桥和木墀地之间,距离部长楼、军博、民族宫都很近,是当年战斗最激烈的路段。在64后的一段日子里,北京市内也出现过零星的武装抵抗。在64一周后,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波频道曾报道过,“暴徒开着架着机枪的卡车冲击复兴门桥封锁线”。后来,这段武装反抗被官方掩盖了起来。
    
    以下是对64当年中共主要凶器的回顾。
    
    五六式冲锋枪
    
    苏联的AK47中共仿制型。口径7。62毫米,全重3。81公斤,折叠枪托型全长1。1米(不含枪刺0。878米)。适于300米内点射(2—5发/次),400米内单射,集中火力可射击500米处飞机、伞兵,对集标(如人群)射击的有效距离是800米。最大射程2000米。根据马拉松比赛计程器显示,这个距离相当于从复兴门桥到王府井南口的距离。该枪使用普通弹在100米内可穿透6毫米钢板,或40厘米木板。
    
    五四式手枪
    
    苏联TT33式中共仿制型,有效射程50米。
    
    59式坦克
    
    苏联T54A坦克中共仿制型。1959年由包头617厂生产。1982年,引进以色列和奥地利等欧洲技术,转产配置105毫米线膛炮及自动抑爆装置的59贰型。该车有简单的“三防”功能,但是无法抵御高压电。该车产量很大,急需改装,是西欧国家垂涎已久的大订单。
    
    63式装甲车
    
    60年代,北方车辆厂首批生产,曾出现在非洲和东南亚地区的战场上。后来的531改进型,将水冷发动机换成了德国风冷发动机。但是动力仍然不足,所以防护力薄弱,40火箭筒(可击穿10厘米钢板)即可对付。车内空间狭小,乘员配备折叠型五六冲锋枪。目前亟待更新,也是西欧国家垂涎已久的大订单。
    
    该车全重13吨,宽近3米,高2米,最大爬坡度32度,最大垂直越障高限0。6米,最大越壕宽限2米,最大侧倾坡度25度,最高时速60公里,最大行程500公里。弱点在于发动机进气口和后备油箱。
    
    镐把
    
    市痞殴斗的传统武器。17年前被参与平暴的民兵组织(工人和党政机关职员)广泛使用,例如上海和郑州等地。这是唯一地道的国产凶器,其他凶器都可以说是外国敌对势力插手64镇压的物证。
    
    此外,西方国家还向中共持续出售各式监控设备和警用武器,所以本人不喜欢西方国家的某些利益群体。中国人应该团结起来,坚决反对西欧国家解除对中共的武器禁运。
    
    六四英烈,永垂不朽。
    
    
    【寻找李毅兵先生】
    
    --原载:《右派网》 http://www.youpai.org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2006年度64——911百日接力绝食反恐抗暴公告/吴一然
  • 吴一然:太子党的政治保姆胡温
  • 吴一然:中共的收官VS民众的开局
  • 吴一然:公安医院里的法轮功老人
  • 高山流水心自知——献给高智晟和他的同伴们/吴一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