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江棋生: 人自重 人重之----六四17周年感言
(博讯2006年6月04日)
     17年前,中国政府在北京街头悍然实施屠城,一手制造了震惊世界的六四事件。17年来,中国政府一直拒不承认这一国家罪错,不向死难者家属和其他受害者作出政治道歉和政治赔偿,还以比面对文革时更为心虚、更为阴暗的心理,设置禁区,死守严防,搞强迫遗忘。17年来,有良知的中国人前仆后继,冲破封锁,从未间断过对六四反人类罪的谴责和对六四英灵的追思,从未停止过对六四之后新的国家罪错的批判和对政府滥权行为的抗争。而17年来,国际社会也从未间断过对中国人权状况的关注和对中国自由民主事业的声援。
    
     在六四17周年纪念日临近之际,我想特别提到一件不久前发生的事,那就是:在刚刚过去的5月间,美国总统布什在白宫会见中国人权活动人士;德国总理默克尔在中国会见《中国农民调查》一书作者、两名维权人士和一名独立宗教界人士。我首先要对布什总统和默克尔总理的胆识、魄力和智慧表示赞赏。老实说,象施罗德、希拉克、小泉纯一郎那样的人,不仅从未做过、恐怕连想都没有想过要做这样的事。我更想说的是,这件事是中国民间人士的整体形象和道义力量赢得别人敬重和首肯的一个信号和标志。我觉得,这一标志性事件来之不易,值得我们珍视并从中获得启示和激励。 (博讯 boxun.com)

    
     人自重,人重之。六四事件17年来,中国大地上推动、追求自由化民主化的民间力量是在官方的打压、破坏和抹黑下艰难地走过来的,也是在和自己身上的党文化幽灵和专制尾巴的痛苦较量中走过来的。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后面这一条更具挑战性,要做好也更加不容易。杨继绳先生在《中国改革年代的政治斗争》一书中说:“中国未来民主化最根本的还是社会上民主力量的发展、壮大。”他同时还说:“当然,民主力量的发展壮大,也不是一帆风顺的,将会伴随着种种政治斗争和曲折。” 在六四17周年纪念日临近之际,如果我们把反思和审视的目光投向我们自身,那么,在民主力量的发展壮大中,怎么做才能更好些呢?在这篇短文中,我想提出做好“存大异”和“存小异”两件事的个人看法。
    
     所谓“存大异”,是指民间民主力量在言说和行为上要与官方的价值观和行为准则存大异。试问:我们以什么区别于共产党和历史上的任何造反夺权集团呢?只能是以秉持自由主义理念和基本文明准则来做到这一点,只能是以告别专制政治规则、践行民主政治规则来做到这一点。为此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告别权术,告别肮脏,告别痞子化。而事情难在哪里呢?难就难在潜意识中常常放松自我约束,难在有意无意地做不好“存大异”。我时常能痛心地听到:共产党流氓了几十年,我们难道就不能以毒攻毒,也流氓一把?共产党肮脏了几十年,我们难道就不能以脏对脏,也肮脏一把?共产党那么不讲信用,我们就非得事事处处讲信用?反正我们的出发点是好的么。而有些人也真就这么做了。冷峻而无情的后果是,这种经意或不经意的对文明准则的偏离和出轨,总会特别严重地自损道义形象,会让人大受刺激,并使相助者心寒意冷,使同情者摇头叹息。而每当出现上述令人疾首扼腕之事,我的耳边就会响起这样的质问:“你们和共产党有什么两样?”,以及更愤激、更难听的话。是的,如果我们不把“存大异”作为不能突破的底线要求,我们就比共产党强不到哪儿去。我认为,在后极权时代的中国,民间民主力量作为新的政治品格的担当者和新的政治生态的促成者,只能言行一致地做到“存大异”,打折扣、玩泡沫都是不可取的。
    
     所谓“存小异”,是指核心理念一致的民间民主力量间也必然会存在政治歧见,为此,应当建立起健康的反对派机制。很清楚,我们是不会把自己的头脑让渡出去,说话做事去按意识形态的或神秘主义的最高指示办的。同样,我们也不会认同“不争论”这一变相的霸王条款。事实上,在民间民主力量中间,争论不可避免,形成派别也不可避免——这就需要确立一种现代的反对派机制:互相尊重对方的存在,互相不把对方看成麻烦制造者,更不把对方看成敌人。同时,制订出阳光下的自由人相互规约。
    
     我不得不说,在应对“存小异”这一课题上,民间民主力量也有不少令人遗憾、令人痛心的地方。比如说,在歧见、纠纷的内部解决上,有原则、方式和程序的阙如。在必要的公开论争中,同样有规约、规则的阙如。我们经常能看到,要署真名、摒弃语言暴力、不误解对方动机、不搞人身攻击等起码的条规都常常被突破,再加上属于胸襟、气度和修养上的问题,使有些论争出现了双方很不愉快,甚至反目成仇的后果。当然,并不是民间力量中的所有翻脸,所有“道不同不相与谋”都是由现代反对派机制的缺失所导致。历史和现实都表明,在民间力量中会不时有想与皇帝共进早餐的人,有决意告别中共但骨子里不想告别专制的人,还会有心术不正、不遵守做人道德底线的人。和这些人是没有办法求大同存小异的,和他们的决裂是一种“存大异”,不可避免。
    
     大家知道,在台湾民主力量的主导下,中华民国政府犯下的二·二八国家罪错按法治精神得到了清算。大韩民国政府在光州事件中犯下的国家罪错,则由韩国民主力量按法治精神进行了清算。我们相信,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犯下的六四国家罪错,也必将会在大陆民主力量的主导下按法治精神得到正义的清算。而在当下,民间民主力量则是要持身端正地做人、做事,包括做好“存大异”和“存小异”这两件事,积累道义资源和提高公信力——这是正气和良知的要求,也是根基和优势所在;同时,也是获取事功的人间正道。
    
    
    
     2006年5月31日 于
     北京家中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童蒙:“六四”枪响了,人民遭殃了!(补续)
  • 昝爱宗:"六四",今晨的雨滴答滴答"哭泣"个不停
  • 鲁扬:“六四”是什么?——中华祭
  • 新一代网上发现六四/夏侯云
  • 六四万岁 八九母亲唐得英和她的英雄儿女(图)
  • 先为"民运"正名、始有"时世"巨变--写于"六四"十七周年祭日/曾宁
  • 当年参加过镇压的军人谈“六四”/张行乡
  • 袁红冰:六四悲情
  • 六四祭:以共产邪恶为耻,以拒绝暴力为荣/万生(图)
  • 陈奎德 :六四断想:去国十七年……
  • 为自由而战,对六四的最好纪念/贺伟华
  • 林泉:六四十七年续祭
  • 给罪行打上印记:六四十七年的活祭
  • 纪念“六四”/水镜
  • 陈维健:“六四”沉淀后的反省
  • “六四” 哀思/吕易
  • 刘晓波:六四暗夜中的百合花——六四十七周年祭
  • “六四”纪念日的困惑/幻影
  • 赵建国:纪念“八九六四民运”十七周年
  • 十七年的反思和变迁 -“六四”十七年特别报道(图)
  • “六四”十七周年天安门母亲万安公墓祭灵公告
  • 亚洲周刊:当局禁制出现松动:赔偿六四死难者首例内情
  • 新启蒙?中国新一代从网上发现六四真相(图)
  • 刘晓波: 六四夜 天安门广场见
  • 华尔街日报(亚洲版)发表刘晓波六四祭文
  • 中国的新一代从网上发现六四真相
  • RFA专访赵昕:纪念六四,我们一直在坚持抗争
  • 六四挡坦克勇士王维林传台湾定居 台湾故宫否认
  • 丁子霖《寻访“六四”受难者》与书中人物
  • 鲍彤“六四”答法国解放报记者问
  • 中國加強打壓 逼六四異議人士黃琦遷居/六四肉身擋坦克 傳在台定居
  • 六四临近,中共当局连国内网页都开始实时过滤
  • 搬迁不足一月 大陆[六四天网]又遭勒令搬家
  • 刘晓波:六四的赔偿正义—六四十七年祭(图)
  • RFA:“六四”十七周年前天安门母亲发表宣言(图)
  • 中国人权:“六四”前夕“天安门母亲”宣言阐明最新立场
  • 天安门母亲要求重评六四依法赔偿
  • 美国政府高度关注首宗「六四」赔偿案,北京加强打击异见。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