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周晋:世界杯赛期间谈裸奔
(博讯2006年6月04日)
    周晋更多文章请看周晋专栏
    举世瞩目的世界杯足球赛就要于二零零六年六月在德国开幕了,它是有史以来观众最多、影响最大的一次世界杯足球赛,是全世界球迷四年一度狂欢的嘉年华。德国世足赛筹备委员会最近郑重表示,凡在本届世界杯赛期间的裸奔者都将被处以10万欧元(约合13万美元)的巨额罚款。筹委会官员史伯恩对此解释说:“我们已与国际足总取得共识,既然商家须为其产品在电视上的促销付费,同样的,影响比赛的裸奔者也需为自己的行为买单。”如今,重大体育比赛中的裸奔现象往往“喧宾夺主”,不仅严重干扰、影响了比赛的进程,也成为令无数现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为之疯狂的“一道亮丽的风景”,更成为世界上所有重大体育比赛的组织者最头痛的问题。
     (博讯 boxun.com)

    如果你在街头踫到一个不穿衣服的人,你会痛骂他是“暴露狂”;如果你在海滩上碰到一群一丝不挂的人,你会谅解他们,因为他们是一群“天体运动爱好者”;如果你在大型和重要的体育比赛中“有幸”看到有裸奔者不顾一切地冲进场里亮相,你会被现场“High”的气氛感染,和众观众一起起立为他/她的“勇气”鼓掌、欢呼雀跃。人,就是这么奇怪。
    
    30多年前,“裸奔(streaking)”这个词第一次出现在英文中。“裸奔” 最初还只是一些致力于“天体运动”的前卫大学生们玩的新鲜玩意儿。他们在校园里裸体奔跑,身上除了出生时就带著的“物件”外,其它的什么也没有。“裸奔”的英文原形词streak意为条纹、纹理等,所以在人类“裸奔史”上 “第一个敢于吃螃蟹”的开拓者那光溜溜的身体上,很可能就绘有条纹或图案以期引起别人的注意。
    
    没用多长的时间,“裸奔”这项“运动”就蔓延到了比赛场上。1974年4月,在伦敦西部的特威肯哈姆体育馆举行的一场英法橄榄球比赛上,迈克尔.欧布林突然闯入赛场,当时他的身上一丝不挂,唯有嘴角挂著一抹笑容。维护现场秩序的警察被他逗乐了,紧紧追上去并马上用头盔遮住了欧布林那“唯一能够向人炫耀之处”。“天气很冷”,警察笑着说:“而且我可以告诉你,他没什么可自豪的。”虽然警察说欧布林“没什么可看的”,但这个稀罕的场面显然已吸引了人们的目光。
    
    随后,出现了鼎鼎有名的裸奔大王马克.罗伯茨。这位英国利物浦人专门裸奔于各大赛场,在赚取无数观众眼球的同时,也为一些工作大做广告。从此,裸奔成为他的一项职业。10年来,马克在各种场合上的裸奔已超过300次,是世界上在公众面前裸奔次数最多的人。屈指算来,马克平均每12天就要绞尽脑汁地避开双眼如炬的警察和保安的监督,让自己的身体毫无遮掩地暴露在成千上万的公众和摄像机前,这的确是件难事。不过让马克“略感欣慰”的是,他的裸奔次数得到了《吉尼斯世界纪录》的确认,虽然按照吉尼斯方面“不鼓励此类行为”的说法,这项“世界纪录”没有被白纸黑字地印入书中。
    
    令华人“与有荣焉”的是,裸奔大王马克.罗伯茨的“处男之作”,发生于1993年的香港。那年在香港的大球场举行的七国橄榄球巡回赛上,在朋友的鼓动下罗伯茨和另一位英国女孩一起光著身子冲进了球场,随后和警察合演了一出“猫捉老鼠”的喜剧。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激情场面的香港观众为之沸腾,全部起立欢呼。最后,一名英籍警察抓住了罗伯茨,并抱歉地表示:“对不起,老兄,但是我必须遮住你。”
    
    再把时间拨回到今天。德国世足赛筹委会上述那项新规定的首当其冲的“受害者”正是马克.罗伯茨。为此马克说:“筹委会的这项做法很不公平,裸奔并不犯法,也不会激怒任何人。相反的,裸奔还能为人们带来欢乐、笑声,何乐不为?” 马克.罗伯茨的言下之意,是巨额罚款无法阻止他对裸奔的执著与热爱。但不幸中的大幸是,因为马克.罗伯茨恶名昭彰,本届世界杯赛举行期间,他将被迫留在英国的家中观看电视转播的比赛。如今每当有英国国家队参加的国际比赛,罗伯茨的护照就必须上缴,并向警察局报到,以证明他本人在比赛时人在英国而不在比赛的现场。
    
    1982年,也是在伦敦西部的特威肯哈姆体育馆,英澳橄榄球(又是橄榄球)大赛正在举行。中场休息时,英国橄榄球队队长比尔.比约蒙特正在布置下半场的战术。突然,他发现所有队员的注意力都从战术板上转移开了。比尔的恼怒马上就被斯蒂文.史密斯的大叫打消得一干二净:“嘿,看!一只光著身子的‘小鸟’!”这只“小鸟”就是艾瑞卡.罗伊--一位女书商。
    
    艾瑞卡.罗伊从此被英国人尊为“裸奔女皇”,因为她在这场橄榄球比赛中给人留下了难以磨灭的香艳印象。当时她陡然冲进场中,脱尽上衣手舞足蹈,那一刻比赛冻结,天地之间的眼睛都在向她那足有40英寸的雄伟胸部致敬。从此以后凡有志在英国裸奔的女子都会有压力,因为艾瑞卡.罗伊的身材标准已成为英国女子裸奔史上的喜马拉雅。
    
    而特威肯哈姆体育馆和橄榄球也从此载入了人类“裸奔史”的史册,特威肯哈姆体育馆更因同时拥有世界男、女裸奔第一人发祥地的“裸奔世界纪录”而倍感荣耀。更“弥足珍贵”的是这项“世界记录”是无法打破的。保守而幽默的大英帝国发明了很多体育比赛项目,并为人类的体育运动做出过很多贡献,“裸奔”是英国人的最新“体育”贡献,虽然有点“另类”了点。
    
    球场裸奔在沉寂了一段时间以后,于上个世纪的九十年代末期,随著全世界一股复古风潮的来临,再一次走入了人们的视线,并一直持续至今,且“愈演愈烈”,虽然大多数裸奔的个案仍然集中在欧洲。
    
    2004年12月,一位大学生在中国山东省体育中心脱光了上衣“裸奔”。虽然他只属于“准裸奔”级,“裸得还不够彻底”,但他已成为“中国裸奔第一人”。稍稍有点遗憾的是,“三十年前河西”,三十年后才传到“河东”,时间是长了点。
    
    有点奇怪的是,各国警方对裸奔者的惩罚往往是比较轻的。或许现代社会要开放容忍得多,或许警方也体察到裸奔者本人也“做出了很大的牺牲”。这里我不想从道德的角度来讨论裸奔现象,我想说的是,裸奔者以他们的行动极大地干扰、妨碍了比赛双方的正常比赛,损害了无数观众不可剥夺的顺利观看比赛的权利,这才是现代民主社会最不能饶恕与容忍的。
    
    在“世界百年体育史20大丑闻”中,球迷疯狂的裸奔行为和球员被枪杀竟同样“荣登榜首”,令人诧异。其实我倒认为,裸奔更像是一场意图吸引众多观众眼球的嘉年华式的闹剧,不要太看重它的意义。在如今“成人文化”充斥于市的时代,裸奔的性含义“指数”也已大大降低(不过似乎裸奔的俊男美女还是少了点)。
    
    如今,由“裸奔” 发展出的“裸抗”(裸体抗议)正被各式各样的“弱势团体”有样学样地拿来作为抗议和表达诉求时吸引媒体和观众注意的有效手段,最常见的就是动物或环境保护团体以“裸抗”的形式抗议猎杀珍稀动物以制作“皮草”或药材,或破坏大片珍贵的原始森林、湖泊等。 “裸奔”一词也在迅速地外延。“电脑裸奔”就是指在电脑上不安装任何杀毒软件,甚至连防火墙也不装。有人高兴了或扬言若赌输了,就要“裸奔三圈”。 _(博讯记者:周晋)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周晋:“文革文物”杂谈
  • 周晋:“入土为安”与福荫子孙
  • 从拼“美女经济”到拼“美女政治”/周晋
  • 泰森说他热爱毛主席,全中国人民都笑了/周晋
  • “汗语”和“硬语”时代的来临/周晋
  • 周晋:人类的自恋与自残
  • 留取“正名”照汗青-- 写在抗战胜利60周年之际/周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