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为自由而战,对六四的最好纪念/贺伟华
(博讯2006年6月03日)
    贺伟华更多文章请看贺伟华专栏
     我所见所闻的上世纪八九年反腐败、反特权民主运动
     (博讯 boxun.com)

    作者:贺伟华
    
    ◆有一种精神,曾经深透骨髓与血液,如今再次激励而唤醒每一个“6.4”幸存者,追忆那风华正茂、激情燃烧的岁月;
    ◆有一种思想,曾经动摇我们为之坚定不移、刻骨铭心的信仰,在颓废、迷茫、绝望的国人心中激起了永不消逝的激荡,对自由与天赋人权的狂想;
    ◆有一种血性,经久而不衰,支撑着苦难中的生灵,拒绝屈辱、强制与冤杀,作不屈而持久的抗争,生命不熄,战斗不止;
    ◆有一种希望,如黎明前的曙光、如文明启示录,至今指引着孤独的厄运抗争者奋勇前行、作不屈而忘我的追究;
    ──因为有了它,绝境的荒原失落者看到了生的希望;因为有了它,天涯孤旅者看到了地平线上的曙光;因为有了它,光明守望者为自由而战,用永不言败的血性与毅力完成六四受难者的梦想。
    
    十七年了,跌跌撞撞、坎坎坷坷、萋萋惨惨萋萋,十七年的坎坷艰辛、蒙昧岁月,无论如何刻意遗忘,也无法冲淡六四的记忆而弃绝无数莘莘学子的苦难与冤狱。每当夜深人静,一个孤独守望者的思绪往往不由自主回到当年,似乎过去的一切都是天命,年轻时的率真、血性与正直凑巧与八十年代的人性解放与思想自由的历史潮流相遇在一起,既是鱼水交融而筑就了一个时代的秉性与精神;又是血与火的历练而掀开了历史上最悲壮的一页。从此,政治与我一生结缘,即使尽力洗刷自身的政治色彩,声称此生只有技术人生,与政治绝缘;政治迫害下的羞辱、孤独与恐吓也阿还是无处不在。
    
    “不在沉默中死去,就在沉默中爆发!”无尽的屈辱筑就了奋起反抗与呐喊的勇气,既然整个中国淹没于红色恐怖的海啸洪水之中,那么只有勇敢的挑战风口浪尖的极限,才可能战胜对洪水的恐怖而迎来凯旋的希望。一个曾经胆小、怕事、怯弱的青年命中注定在苦难与历练中成长起来,而勇敢的承担起自己应有的历史责任。从此,见证历史,为六四受难者招魂、为六四受害者昭雪、声讨中共当局的罪恶与暴行成了一个不再洗刷自身政治色彩的孤独者的使命与心愿。
    
    对八九民运的最初记忆应该是1989年5月前后,当时我出私差到省科委科技情报阅览室查阅科研资料,记得我下榻的招待会就在省政府对面不远处,一到长沙就发现情况和往日大不相同,省政府周围的五一路人山人海,较远处的八一路也热闹非凡,人们坐在车上、打着横幅标语、喊着口号飞奔而过,游行的学生排着队伍、喊着口号参差不齐的在人群中艰难的涌动前行。在省政府门口,在十字路口,好像临时搭建了一个站台,一个学生领袖在周围无数群情激昂的人群簇拥下打着手语声音高亢的演说着。汗水从他的头发中、额头一直往下流,我情不自禁的也挤了到人群中去,并极力的想听清楚他说的每一句话,具体的内容今天已经无法在一一回忆而复述出来,总体宗旨不离“反腐败、反特权、反官倒、要民主”及揭露中共中央某某官员的腐败罪恶,其中李鹏与邓小平都未逃脱群众指责。
    
    在省政府门前,一字排开全省各大院校的绝食静坐声援团,井然有序的排列划分了各学校的区域,许多年轻的学生分坐其中,这时大家还是在静坐,没有开始绝食。第二天再来看时,发现省政府门前静坐学生队伍凌乱了许多,人也多了许多,八九民运北京声援团已经出发,十字路口车辆已经可以穿行。这时,好像是工自联的工人们驾驶着解放牌汽车、高举毛主席巨幅画像而高呼“反腐败、反特权、反官倒”,一辆接一辆的飞驶而过,引起了路边示威者的阵阵喝采。
    
    历来孤独、不善交友的我,虽然天性的羞怯与自我封闭而几乎历史性事件擦肩而过,然而天意却刻意的安排着志同道合的偶然汇聚,行走于静坐的学生之间,我又感到了1986年曾经经历过的亲切与热血沸腾。当年是在湘大校内游行,这次是在省政府门前情愿,看到湘大的学生队伍在静坐,我不由自主的主动跑过去与他们交流。虽然这时的我已经毕业有两年多了,与静坐者也素不相识,然而我们的交流既亲切又热烈,看到他们手里的大把宣传资料,我情不自禁的要了近五十张,热情高涨的我决心要把死气沉沉、信息闭塞的耒阳引入这场空前高涨的反腐败运动当中去。却没有想到我在长沙的一举一动都在当局的监控之下,更没有想到这些资料一带到耒阳家里,就被父母强行搜出,付之一炬。而在回耒阳火车上“偶遇”的、在湘大认识的女校友李延春,竟然和从前主动认识我一样,这次还是充当着特殊的监控使命。我却毫不知情的、情绪亢奋的给她等诉说着八九民运的历史意义、宗旨与可能缔造的辉煌,对于李情意绵绵下的暗示竟然毫无警觉。在资料被烧之后,不甘的我又独自来到了衡阳,衡阳市政府门前与院内也是人山人海、气氛热闹非凡,当时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耒阳竟然毫无动静、恍如隔世一般?不善交际的我只想着如何在同学朋友之间传播这些信息,也没有想到大家已经统一一致的与我隔了肚皮。交际技巧的缺乏又导致了我无法利用这一历史性机遇,广交同道,打开局面,尽可能发挥自己应有的作用,甚至曾经的主动交流者也没有互留地址与姓名。后来才得知也正因为我的这一弱点才让当局不把我当成一个积极参与鼓动者而加罪,父母的行为“挽救”了我,我不过背着八九民运支持者的罪名,得以在监狱之外、地狱之中领受当局的所谓“优待”。
    
    六四屠城后,住在我家对面的同届同学谢连生似乎担心我不知道,特意来到我面前描述北京如何如何的杀了许多人,在他提醒支持八九民运者都可能受到牵连后,我再次从我姐夫口里听到了“凡参加民运者没有好下场!”的警告,几乎所有的人从此对我的态度都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就连曾经的初中同学、结拜兄弟梁成凤也骑着武警部队的军马,在我面前挥舞着马鞭耀武扬威起来,在所有同学眼里,我较以前更甚的成了所谓的另类。当时蒙在鼓里的我发觉人们对我似乎比以前还更加热情,事后才知道这一切都是源于政府统一一致的集体欺诈。与今天特立独行的孤立状态不同的是,当时头脑简单的我根本就无法像现在一样参透其中的奥妙,结果是一次又一次的掉进了当局设下的陷阱当中,被搞得天昏地暗、晕头转向,还不知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直到我所谓弟弟的同学一次次的在我面前声称要玩死我时,我才真正感受到这种地狱生活与监狱本质上说是没有两样的,通过对人的精神、肉体的摧残,通过对人的尊严的践踏与摧毁而达到把人彻底击垮的目的。
    
    我所经历与知晓的八九民运与六四屠杀就这么多,按理来说,我不是严格意义的民运分子,而只是一个八九民运的普通支持者。当人们问我为什么对八九民运情有独钟时,我的回答是:“这是奴隶对解放的渴望、对自由的向往。”对于早已处于被监控与集体性愚弄状态的奴隶来说,我倾注情感的更多原因来自于一种本能的反应。八九民运的喊出了我的心声,在绝望、苦闷与愤怒中人们所表现出来的勇气与热情让我感动。不管是当时还是现在,还是在强制下一度压抑着自己的情感而噤若寒蝉,我的内心都是向着他们的。与他们不同的是,他们当时还有机会最后一次发出自己的声音与呐喊,而我早就没有了这种可能。与现在相比,我当时的处境险恶得多孤独得多,现在想来,被排斥于这个社会之外,是我的宿命,我得以追求心灵平静与生存下去的唯一办法与手段就是人书对话、人与物对话,就像今天的人机对话一样,尽可能的回避与人的交流。
    
    当时,经验早已经告诉我,与男人对话,意味着挑衅与背叛;与女人接触,意味着刻意的羞辱。今天人们如果看看余华小说《活着〉改编的电视剧《富贵〉,就应该明白被剥夺一切机遇与权利的人,他的生活意味着什么。对我来说,能够活着,能够醉心于自己的事业,就已经是最大的幸福,从没有想过要嫉妒他人比我美满的人生、也从不幻想今生今世还有什么世俗眼里的风光荣耀,只要没有人来干扰我的工作、打扰我的人生,就是最大的幸福。然而,仅仅这一点,也是一种奢求,刻意的集体性挑衅与侮辱还是天天主动的找上门来,我无法回避、只能面对与坚守。
    
    无论当局如何刻意的在我面前张显各种奢华与幸福,其实,都不是我所追求的,也不是我所能渴望的,从小到大,人们几乎时时刻刻在提醒着我:你不过天生的奴隶,不是值得关爱与尊重的人。因此,胆小、自卑与缺乏自信曾经是我的秉性。面对侮辱与挑衅,首先我的选择是忍让,而愤怒与反抗往往发 _(博讯记者:反抗者)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递进民主:实现权力制衡的第一步---与权力保持距离/贺伟华
  • 非政府组织与团队归属---生命意义的自我赋予/贺伟华
  • 公民维权的去政治化,中共分化瓦解异己的阳谋/贺伟华
  • 永远的丰碑/贺伟华
  • 从天赋人权看中共的网络监控/贺伟华
  • 全民抗税:抗拒体制性权力腐败的第一步/贺伟华
  • 新的“文革领袖”在哪里? 访民期待您!/贺伟华
  • 中国从来就不缺独立思想者,所缺者宽容的环境/贺伟华
  • 面对腐败与堕落,新左派思潮抬头----资本主义自由化所致?/贺伟华
  • 中共官商合体政权的危机与治理/贺伟华
  • 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之2)/贺伟华
  • 危机与治理:银行坏账突破九千亿,金融危机就在眼前/贺伟华
  • 新左派劳工维权者的崛起/贺伟华
  • 递进民主(之1):对现实的理性反思与批判/贺伟华
  • 给它一个生的机会/贺伟华(图)
  • 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之1)/贺伟华
  • 陋室随想笔录:刑场上没有婚礼/贺伟华
  • 中、美首脑工作会晤/贺伟华
  • 陋室随想笔录:伍继光教授的忠告/贺伟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