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力虹: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之维权热点
(博讯2006年6月02日)
    挺身而出的还有网络评论家南方在野,这位曾受网站邀请出任过爱琴海主页特约编辑和论坛《蓝色道路》(社会评论专版)版主的青年思想者,曾以满腔的热情和一个知识分子的社会良知,团结众多国内思想精英,全力推动爱琴海时政论坛的建设,为爱琴海网站的迅速崛起,作出过不可磨灭的贡献。现在网站被封,他将作如何评论?
    
     南方在野:因"敏感与不良"而被封杀的爱琴海 (博讯 boxun.com)

    (博讯2006年3月12日)
    
    众多中文网站,在恶吏的钳制之下,也是如履薄冰、如临深渊。近日来,大陆著名人文思想网站爱琴海网,被浙江省新闻办和浙江省信息管理局以网站刊登了大量海外媒体的报道和刊登大量新闻报道,存在“敏感、不良的信息”为由强行关闭,再一次引发网民愤怒。
    
    一声不响残遭封杀,致使许多大陆网站突然间消失,已是见怪不怪。事先没有通知,事后没有法定解释,连一个讲理的地方也没有。无一个确定的法定程序,也不知道犯了什么法。空洞地说一句“你的网站上有不少敏感、不良的信息”,但到底有哪一些是“敏感、不良的信息”?令人一头雾水。所有心存良知的人不禁要问: 哪来这么多"敏感"? (博讯 boxun.com)
    
    以“敏感”为名,侵犯公民言论自由,在大陆有愈演愈烈之势。从《南方周末》大换血到《新京报》的沦陷,再到《中国青年报》冰点时评事件,纸质媒体已是噤若寒蝉,暂且不论。令人不得不斥责的是,一个好端的互连网世界,已经被大棒敲得支离破碎。自燕南学术思想门户网站惨遭屠戮以来,一大批反映民声民情的网站,相继被销声匿迹。尚在运作的几个民间网站,不得不苟且偷生。以影响较大的两个网站为例:凯迪社区充斥着“您的贴子已被屏蔽”的封条,象一张张可耻的胶布粘连着公民的口,为网民所愤懑;天涯社区易玄更张,将“学术思想”探讨改为“娱乐信息”发布,大批有理想的斑竹与网友脑怒拂袖而去。
    
    留下几个官方网站失去原则地大唱赞歌。以爱琴海网为代表,一批关切政治改革和国计民生、宣扬自由民主、探讨学术思想、繁荣文学创作的人文网站则惨遭封杀。依的是什么法?治的是什么国?
    
    到底什么样的信息是“敏感、不良的信息”?是非法信息吗,如果是,那么为什么说不出非了什么法?是合法信息吗,如果是,那么为什么以此为由大搞封杀?他们所说的“敏感、不良的信息”,好象不是非法信息,又好象不是合法信息。合法与非法,在他们那里是如此的含混不清,没有一个明确定义。一个网站是继续生存还是惨遭封杀,一个公民的言论是容忍存在还是横遭屏蔽,就完全看他们的心情好坏而定了。潜规则之下,官僚在法律之外得到了一些特权,而普通网站被强迫在法律之外承担了一些义务。
    
    最终深受其害的,还是网民。辛辛苦苦写了几个小时的文章, 结果因为一个敏感词, 文章被删掉了。这在中文互连网,已是家常便饭。广大网民是敢怒却无处言诉。
    
    实际上,讫今为止,大陆官员以“敏感、不良的信息”为说词,漠视宪法人权,大行恶道之潜规则,已是广为网民所诟病。“敏感词”何其多也,“专制”“暴政”不能骂,要用**来代替;“民主”“自由”不能宣,也要用**来屏蔽;宪法里面规定的“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都是敏感词,你发个宪法条文,就敏感;批评某个当政官僚,他的名字也是敏感词;你的文章里有“燕南”、“冰点”也都是敏感信息……。到底还有哪些词语是安全的呢?我们的母语词汇为什么我们就不能用了呢?如此下去,我们明天还有多少可以用来表达的词汇?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5条明文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第41条又规定,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宪法是一个国家的根本大法,所有追求宪政的国家都必须确立宪法的权威。宪法理应成为执政党、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广大公民的共同行为准则。民众运用宪法权利,通过包括网络在内的新闻媒体的舆论力量,催生巨大社会压力,监督与督促政府官员奉公守法,恪尽职守,为民谋福利。是宪法赋予公民的神圣职责。依法治国,建设法治国家,首要的就是公民依据宪法来“治官”,运用宪法规定的各项权利,促成政府依法行政。
    
    当一个人超出平常的敏感,意味着这个人生理,乃至心理的疾病。而执政者设定如此多的敏感词,
    
    其背后是政治上不可告人的疾病。面对这些疾病,官僚们避而不谈、轻描淡写、掩盖真相、自吹自擂。而在一个透明的互联网,有良知的网络力量要求公开真相、 接受监督、纠正错误、 敢于认错。以“敏感”为由,制造网络恐怖,其实质是要维护人治,保护官僚特权。这些年来,大陆一直宣扬要建设“法治国家”。然而,当公民法律意识增强,开始运用宪法规定的包括言论自由等各项权利来“治官”的时候,一些大陆官僚害怕了。这些官僚老爷一向荒唐地认为法治是“治民”而不是“治官”,他们妄图堵禁众人的舆论监督,凌驾于万人之上。为了不至于失去手中的特权,他们调动各种黑暗资源,千方百计地制定一些土政策,将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人权从根本上架空,不惜让宪法成为一纸空文。
    
    当宪法成为一纸空文,剩下的就只有“潜规则”:大唱他的赞歌,这是言论自由,予以提倡;批评他的失误,这是“敏感信息”,来一个屏蔽或是封杀。
    
    诸多关键词被“敏感化”,国人不能谈政治了吗?政治莫非是一家的政治?那么中国公民还有什么政治自由?
    
    难道《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里所规定的公民政治权利,就这样被恶吏所肆意破坏而没有人来管一下吗?浙江省新闻办和浙江省信息管理局说爱琴海“网站刊登了大量海外媒体的报道和刊登大量新闻报道”,难道《参考消息》不是刊登了大量海外媒体的报道和刊登大量新闻报道吗?一个正式登记备案拥有国内网站该拥有的一切权益的网站,却不能刊登了海外媒体的报道和新闻报道,是哪一条恶法说的?
    
    有网友指出,多年来国内网络被压制得太久了,网民被压抑得的太苦了,多少提倡言论自由的网站/论坛前后被封被关,这次爱琴海遭“突然死亡”,执政当局撕下了“和谐社会”最后一块遮羞布,人类文明底线又一次遭到了无情嘲弄。
    
    “是到了联合起来,维护千百万网民言论自由基本权利的时候了!”(完)
    
    
    博讯网继率先首发爱琴海被封杀的突发新闻,及随后的长篇新闻通讯后,于3月12日迅速刊发了一篇“综合述评”,首次明确地将这一恶性封网案例,定位为“爱琴海事件”,并与前不久震惊世界的“冰点”联系在一起,因势利导应地提出了“维权热点”这个观点。事实上,博讯的这一重要观点,总揽全局地将此事件定下了调子,并立即为众多媒体(网站)和评论界所接受:
    
    继冰点事件之后,“爱琴海事件”成为维权热点
    (博讯2006年3月12日)
    
    (博讯新闻网3月11日综合述评)近日,“抗议恶性封网,还我爱琴海!”之维权呼声在海内外网络和广大网民间迅速传递,渐成热点。
    
    本网从3月9日爱琴海被封当日起,率先连续跟踪报道了该网站遭突然封杀消息及海内外反响,海外多家重要的中文网站,如《大纪元》等迅速跟进、连续报道;自由亚洲电台还专门采访了此事件的当事人之一,杭州市网警大队,进行了质询;分布在各地的爱琴海网友纷纷以各种方式表达了他们的抗议;著名网络评论家天理已接连发表了二篇对此恶性封网事件的专评;一些和爱琴海有关连的著名人士已公开站出来,要求当局理性对待广大网民的强烈要求,尽快恢复爱琴海网站的正常运行。
    
     一位甘肃网友、同时是该网站的杂文征文参加者说:再这样封杀下去,中国真的没有希望了!爱琴海搞的这个征文活动的主题就是“绝望与希望”,我参赛的文章还写到要从绝望中看到希望呢!他奶奶的,难道我们热心投稿、积极参与的活动就这样“无疾而终”了?说封就封了?连个死刑判决书、连个上诉期都没有!那我的参赛文章怎么办?我们网友们应该招呼起来,搞它一个“还我爱琴海”维权运动!
    
    香港《开放》杂志执行编辑蔡咏梅女士就此事评论说,过去几年中国不断有互联网站遭到当局查封,这之前就有著名网站就有《民主与自由网》和《中国选举与治理网》曾多次被查封。她说:“它这个封网一直在封,虽然中共政权花费大量人力、物力查封各类网站,但道高一尺, 魔高一丈,被查封的网站可以迅速地再次建立起来,好像捉迷藏一样,你关了这个,第二个又冒出来了。当年封“思想的境界”时候,很多人痛心疾首,后来发现,你封了这个网站,我们就建立新的网站。网络信息的攻防战一直持续,当局建立庞大的网络警察队伍,还花了很多钱搞“金盾工程”,但是这种高科技技术还是防不胜防的。” 蔡咏梅女士说,目前,中宣部查封刊物或封闭网站,往往会遭到舆论的反弹,《中国青年报》旗下的《冰点》周刊被查封后,很快又复刊就是一个例子。蔡咏梅女士呼吁中共政权,尊重公民的知情权,尽快停止查封民众喜欢的各类网站。
    
    和爱琴海网站有着合作关系的香港著名诗人、出版人傅先生说,这种做法太不负责任了,太过份了!他表示,希望有关方面理性克制,尽快恢复爱琴海网站的运行。大陆著名诗人、受邀主持该网站一项诗歌征集出版计划的潘维说:我没想到工作刚开始,网站就被无理由的封闭了,我们连发一个说明公告的机会都没有!这件事情太令人不可思议了!诗友们、网友们的反响都很强烈,但我们的诉求并不高,只要及早开通就行了。
    
    大陆著名网络评论家天理在他的文章中说,对于爱琴海,网民知道得很清楚,它坚持下来意味着什么?放弃了又意味着什么?至死不渝,这非常了不起。爱琴海存在的重大意义就在于就是互联网上的一场公开的较量,人性和反人性的一场公开的较量。这就是爱琴海网站先行者的作用。爱琴海真正贡献在于,网友们在选择自己良知的同时,也在唤醒激励更多的网民加入正义中来。张志新给割喉了,但真理仍在!我们相信,不需多久,爱琴海网将顽强地再生。也就是我们选择自己良知的同时,也在唤醒激励更多的人加入正义中来。最后,偶要疾呼一句:还我爱琴海!还我网络自由!
    
    大陆青年学者南方在野评论说,以“敏感”为名,侵犯公民言论自由,在大陆有愈演愈烈之势。从《南方周末》大换血到《新京报》的沦陷,再到《中国青年报》冰点时评事件,纸质媒体已是噤若寒蝉,暂且不论。令人不得不斥责的是,一个好端端的互连网世界,已经被大棒敲得支离破碎。自燕南学术思想门户网站惨遭屠戮以来,一大批反映民声民情的网站相继被销声匿迹。尚在运作的几个民间网站,不得不苟且偷生。以影响较大的两个网站为例:凯迪社区充斥着“您的贴子已被屏蔽”的封条,象一张张可耻的胶布粘连着公民的口,为网民所愤懑;天涯社区易玄更张,将“学术思想”探讨改为“娱乐信息”发布,大批有理想的斑竹与网友脑怒拂袖而去,留下几个官方网站失去原则地大唱赞歌。今天,以爱琴海网为代表,一批关切政治改革和国计民生、宣扬自由民主、探讨学术思想、繁荣文学创作的人文网站则惨遭封杀。依的是什么法?治的是什么国?南方在野指出,当宪法成为一纸空文,剩下的就只有“潜规则”:大唱他的赞歌,这是言论自由,予以提倡;批评他的失误,这是“敏感信息”,来一个屏蔽或是封杀。诸多关键词被“敏感化”,国人不能谈政治了吗?政治莫非是一家的政治?那么中国公民还有什么政治自由?
    
    大陆一位律师回答记者采访时说,这是明目张胆的违宪行为,因为爱琴海网站是在无任何通知、无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形下,被有关部门突然关闭的,该网站是正式登记备案过的,是一个独立法人机构,拥有该有的一切权益。如果有关部门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前提下单方面终止网站的运行(不管它的内容怎么样,这是另外一回事),那么受到权益损害的不仅仅是网站本身,所有注册用户和该站网民的权益同时也受到了损害。果真如此,从现行法律上讲,这是一起明目张胆的违宪、违法行为。
    
    本网记者认为,这是中国大陆继《冰点》周刊被停又复刊之后,又一起自发的民众抗争、力拼言论自由的典型维权事件。“爱琴海事件”之所以发生在《冰点》之后、今春两会期间,特别是发生在高智晟律师发起的全球绝食维权运动高涨之时,决非偶然。一方面,说明了大陆民众争取民主自由之路已到了一个历史性的关口,另一方面,也证明中共当局为苟延残喘延续专制统治已到了不择手段、丧心病狂的地步。
    
    互联网的问世,一举打破了专制独裁者千百年来对信息的独家垄断与控制,在最大程度上实现了每个人在信息面前的平等与自由。这正是中共统治集团最为害怕、急欲置于死地而后快的。因此,从这个意义上,全球华人、热心网民为爱琴海等被封杀网站呼吁声援,维护坚守网络自由空间,将极大地推动中国告别中世纪式的黑暗,走向民主自由的进程。
    
     一寸自由一寸血。让我们每一个良知未泯的中国人为爱琴海的劫后新生,为中国大陆的言论自由作一点贡献吧!(完)
    
    
    在接下来的日日夜夜中,越来越多的爱琴海网友、记者、评论家和网络媒体先后加入到了抗争的行列,用他们的高尚良知和道德勇气,齐心协力,企图扛住那扇轰然下滑的自由闸门。正是因为他们的奋力抗争的姿态与声音,才感动和唤醒了中西方舆论和广大正义之士……
    
    2006.5.30.宁波
    
    《民主论坛》首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力 虹: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之挺身而出
  • 肩住通往自由的闸门: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之风暴前奏
  • 肩住通往自由的闸门: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之严重时刻(1)(2)
  • 肩住通往自由的闸门: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前言
  • 天理:百折不挠 抗争到底!-请继续支持《爱琴海》网站维权行动
  • 爱琴海网总编力虹: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 写给爱琴海网友:大地
  • 割不断的歌声:爱琴海网友诗选——茅境:《三月》
  • 草根:向《爱琴海》网友致敬
  • 力虹:写于爱琴海被关一月
  • 逸风(河南)爱琴海事件杂感
  • 我和祖国之间隔着爱琴海
  • 《爱琴海》的网民维权为了什么?
  • 《爱琴海》事件:让中国网民重拾维权信心!
  • 我为什么坚决支持《爱琴海》网民维权?
  • 割不断的歌声----爱琴海网友诗选
  • 祭冤魂:为亡于独裁之下的《冰点》,《一塌糊涂》,《爱琴海》们追昏(魂)
  • 为“爱琴海”网站唱挽歌是法盲的悲哀
  • 李凝晚:爱琴海不过是揭开了盖子的一条缝儿
  • 力虹:肩住通往自由的闸门—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之4)
  • 肩住通往自由的闸门—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祸不单行
  • 肩住自由的闸门—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山雨欲来
  • 力虹:肩住通往自由的闸门: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前言(图)
  • 林辉:为什么要建立爱琴海网海外镜像
  • 被中国当局关闭的“爱琴海”网站再次开通
  • 爱琴海网友维权团强烈抗议中国当代诗歌论坛遭封闭!
  • 关于《爱琴海》事件致人大法工委副主任李飞的公开信
  • 爱琴海事件违宪审查申请代表团发出建议书
  • 台北中央广播电台:爱琴海事件-林辉&陈永苗
  • 爱琴海总编辑谈近日交涉情况:我对他们充满怜悯!
  • 爱琴海事件交涉之三:遭遇浙江省外宣办网络处的“太极拳”
  • 爱琴海总编辑:交涉一天,感觉像经历一出荒诞剧!
  • 爱琴海事件“违宪审查”申请代表团成立,陈永苗担纲首席代表
  • 爱琴海总编:我闻到了“克格勃”的气味!
  • 官方说法:“爱琴海”网站为何被关闭?
  • 动态网总裁谈爱琴海网站被封
  • “爱琴海”维权声援团发出第二号通告质询浙江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图)
  • “爱琴海”网站被封 维权声援团成立(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