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维健:“六四”沉淀后的反省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2006年5月31日)
    
    “六四”已过去了十七个年头,这是一个不能忘却的日子。虽然 这个日子在共产党的杀人历史上,不是最多的一次,但是这一次他所面对的不是他革命的对象--“地富反坏右”。而是一批在他执政以后,以共产党的话来说是“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的一代青年,是共产党自己培养起来的大学生,而杀人地是在共和国的第一广场“天安门”,派出的是全副武装的正规军,用的是坦克和机枪,而且是在全球新闻记者的面前。因此,“六四”事件成为全球震惊的大事,在全世界的制裁下,差一点要了共产党的老命。“六四”青年学生血洒广场,历史记住了这一天,人民记住了这一天,共产党也记住了这一天。从此,每年“六四”共产党是草木皆兵,把一切都扼杀在萌芽之中,那怕是一封“六四”难属的信,那怕是一个无关“六四”的上访者,都把它视作可能萌发成一场,使共产党倒台的政治运动的触发点严加对待,每年“六四”都是风声鹤唳之时。
     回顾十七年前的“六四”,因有了历史的沉淀,对于这场运动有了反省的时间,但一部分人对“六四”的反省的结果,是因学生的过激行动才造成了共产党的镇压,这样的反省是奴才的反省,“六四”人人共知,学生的要求只是要政府反官倒、反腐败,并成立独立于政府的学生会,学生甚至跪在人民大会堂前递交请愿书。他们也没有过激的行动,最多就是自已饿自己的肚子,在人民的广场中最多也是唱唱歌歌,跳跳舞,办一个“民主大学”。运动中学生非常的自律,学生组织纠察队,不让任何学生以外的人进入到他们的队伍中,连支持们的工人市民都不行,那些稍微激进一点的行为都会受到学生的反对,几个来自湖南的青年,只是对毛像扔了几个臭鸡蛋,就被学生扭送到公安局去。纵观世界和中国的历史的学生运动,那有像“六四”的学生那样地温和,这样的要求和行为如果都说成是过激,那么这个世界就没有什么温和的运动了。通过十七年的沉思,所得出结论是,“六四”本是中国共产党最后一次和平地向民主化转型的机会,但是这样的机会被中共内以邓为首的保守强硬派用枪弹所扼杀了,从此中国的的民主化,只能是血与火的洗礼。尽管“六四”之后许多致力于中国民主化的人士仍然千肠百断地,用心良苦地希望中共能进行和平改良,实现中国的民主化,但中共回答他们的是更为严酷的对自由民主的封杀,对自由派民主人士的拘禁。当然他们也签订几个自由人权的国际公约,制造出几个能为他们所撑控“民主形象大使”,来面对西方社会的压力。“六四”那一夜的枪声是共产党向人民的宣告:邓小平说“杀二十万人,换二十年稳定”,王震则更进一步说“共产党的政权是三千万颗人头换来的,想要政权拿三千万颗人头来交换”!面对这样的执政信念,人民对执政者夫复何言。中共江泽民和胡锦涛都是邓所钦定的接班人,他们如何可能违背邓大人“六四”定下的意志。中国的民主化的道路,人民希望的是改良,因为它的社会变革成本最小,人民付出的代价最小,但改良不是人民的意愿就可以决定的,它需要统治者的认同和配合,只要统治者拒绝改良,改良就无可能,因此,以什么样的方式实行中国的民主化,决定权不是在于人民,而是在于统治者。而共产党不但在“六四”用枪弹拒绝了改良,“六四”后的江胡政权的所作所为,也在拒绝改良,这就是“六四”十七年来纵观中共所得出的结论。 (博讯 boxun.com)

     每一个“六四”纪念日,中共都在向人民说“不”,不平反,不让步,不改良,共产党执政地位世世代代不能动。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六四” 哀思/吕易
  • 刘晓波:六四暗夜中的百合花——六四十七周年祭
  • “六四”纪念日的困惑/幻影
  • 赵建国:纪念“八九六四民运”十七周年
  • 童蒙:“六四”枪响了,人民遭殃了!
  • 林泉:《六四》十七年祭
  • 深圳浮雕-----为纪念六四17周年!回忆当年深圳见闻/亚笛多星
  • 羽森对六四和张林的感想
  • 中共今年六四祭日前的节目表/亚笛多星
  • 六四周国聪案:伟大母爱正在感天动地/路坤(图)
  • 关于“六四”死难者周国聪案的声明/丁子霖
  • 秘密警察害怕失业——写于“六四”十七周年/曾宁
  • 秘密警察害怕失业—写于“六四”十七周年/曾宁
  • 六四烛光,与自由勇士共勉!/贺伟华
  • 自称“说真话”、“清扫伪学”的黎鸣何以遗忘“六四”血案?/刘书木
  • 刘晓波:有感于六四难属的两会上书
  • 邓小平言六四:我们还没动用空军呐/幻影
  • 摒弃“六四”衣钵,维护流亡者回家的权利/安琪
  • 陈永苗:宪政爱国主义与六四精神
  • 刘晓波:六四的赔偿正义—六四十七年祭(图)
  • RFA:“六四”十七周年前天安门母亲发表宣言(图)
  • 中国人权:“六四”前夕“天安门母亲”宣言阐明最新立场
  • 天安门母亲要求重评六四依法赔偿
  • 美国政府高度关注首宗「六四」赔偿案,北京加强打击异见。
  • “六四”祭日十七周年宣言
  • 六四檔案可望在12年後解密
  • 中国官方开列“六四责任”名单排名
  • 电影《颐和园》涉六四内容遭北京封杀(图)
  • 六四将至 中国异议人士被告莫乱说乱动
  • 官方出版物:李鹏对六四戒严起关键作用
  • 六四将至异议人士被告莫乱说乱动
  • 六四逼近:北京查封网站打压异见.
  • 自由亚洲:六四死难者周国聪案进行网络民意调查,中国国情咨询网被当局关闭
  • 母亲节前夕 丁子霖希望“六四杀戮”勿重演
  • 世界日报社论:成都赔偿开首例 胡温启用六四政治资源?
  • 澳洲广播电台:首次赔偿六四受难者家属是平反的第一步?
  • RFA:六四难属获补助是否是解决六四问题的理想模式?(图)
  • 丁子霖:关于六四死难者周国聪案的声明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