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谈谈法权领域与边际
(博讯2006年5月31日)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只有当任何权利都不是绝对的,都要受到法律制约的社会条件下,公民才能享有充分而广泛的权利。同时,也意味着任何集团、组织和公民的权利,都只能在法律限度的范围内,按照一定的规则来行使。任何社会主体在自己行使权利的同时,都应尊重他人的权利,并自愿接受社会整体利益的约束。这就产生了一种社会主体权利活动空间和限度的边际问题。在法治社会中,这种由社会主体权利的活动空间和边际形成的权利领域,称之为“法权领域”。当社会主体在行使权利超越了它的法权领域时,就意味着对他人权利的侵犯。因此社会冲突也就会随之产生。 (博讯 boxun.com)

    在民主法律意识与制度成熟的国家里,公民享有权利愈是充分,就愈懂得行使权利的分寸。那么,究意应当如何认识法治社会中人们行使权利的合法领域与边际呢?这是人们从思想上必须首先清理的问题。
    权利领域是一种法定状态。也就是说,社会主体权利领域是一定社会条件下,反映公民合意,并由法律所保护的自由范围内的各种权利; 同时又对其他主体的权利范畴,承担不得侵犯义务的圆和统一体。主体权利领域的限定,是由一定社会的法律和规章限定的。所以称之为社会主体法权领域。
    社会主体法权领域的限定一般是比较原则的,而且会伴随一定的社会制度、法律状态的变动而变动。因此,社会主体的权利领域并非是固定不变的。个体与个体之间、个体与集体之间、集体与集体之间都存在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无形权利领域界线。权利人在行使具体权利过程中,常常因难以把握,不宜界定,而产生权利边际纠纷。
    例如,人人都享有娱乐权。当你在自己的住宅打开音响跳舞,没有人认为这不是你的自由。但当你把音量无限扩大,且长夜不息,狂歌乱舞,便是一种对自己权利的滥用,超越了自己权利的必要的限度,扰乱了环境,侵犯了他人的休息权。
    然而,音量究竟可放多大,情绪发泄到何种程度才算是适当的,才不至于构成对他人权利的侵犯?这是很难界定的。但在一种法治成熟的社会环境中,人们完全可从尊重他人权益出发,从经验和理性的两个角度,来自我约束,把握限度。这正是社会走向文明状态,公民意识成熟的一种体现。
     人类走向后对抗时代的今天,许多国家的人们在行使权利的过程中,往往在权利行使的限度问题上产生纠纷,导致冲突。由于滥用权利,任意扩大自己的权利,和侵犯他人权利所酿成的暴力屡禁不绝。这从另一个角度反映了社会文明低下、法治不健全和公民意识的不成熟的状态。
     社会主体法权领域,是由法律或规章所保障的权利范围。任何社会主体都可以在他的法定权利领域内自由决定其权益的取舍。这种自由行使权利的本身,就含概了对自己的权利放弃和交换的意思;意味着权利人有权在不违反法律的条件下,自行调整其与相对人的权利界区,以达到充分、自由而有效地实现自己的权利。这是法权社会的基本保障。
     但是,社会主体权利领域的边际调整并非可以随心所欲,无限度地任意放弃、交换和改变。比如你不能与他人自由协商卖买子女。美国国会参议院陆军司法委员会就曾发表过一份调查报告这样称:“你可以出卖自己的汽车,但不能出让自己的孩子。”这种权利交换不仅是一种不法交换,侵犯了其子女的权益,而且也构成了对社会公共利益的危害。如果允许诸如此类的交换,不仅不是对社会主体法权领域的保障,而且意味着对整个法权制度的破坏,意味着社会秩序的混乱。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牟传珩:创造大于问题——有关未来学研究
  • 牟传珩:走向电脑加谈判的时代
  • 牟传珩:散文诗三首
  • 牟传珩:为市场经济改革打开的牢笼——反击新左派的“社会主义”紧箍咒
  • 牟传珩:推翻认识屏障
  • 牟传珩:我的童年与文革
  • 牟传珩:跨时代的足音——新文明视野
  •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德国处境
  • 牟传珩 :后对抗时代俄罗斯重病缠身
  • 牟传珩:春江水暖鸭先知——从杜勒斯到基辛格
  • 牟传珩:美国何以鹤立鸡群
  • 牟传珩:是否“新的弗里曼”——积极妥协赢得利益
  • 牟传珩:散文诗:我是荒石(外一首)——为重获自由而作
  • 牟传珩:多边形棋盘,两张餐桌——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
  • 牟传珩:新文明双胜都赢圆和原理
  • 牟传珩:中国周边问题多多
  • 牟传珩:中印关系:地区利益的竞争对手
  • 中国“人大”应率先进行实质功能的转变——“两会期间”刻意回避的敏感话题/牟传珩
  • 牟传珩:宿怨难了的远亲近邻——后对抗时代中、日关系走势
  • 牟传珩 :向山东省第一监狱走去
  •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 牟传珩: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哲学探秘
  • 牟传珩、燕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法庭辩论纪实
  • 山东民运人士牟传珩出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