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给自由一个尊贵的身份/綦彦臣
(博讯2006年5月25日)
    綦彦臣更多文章请看綦彦臣专栏

--感谢中华绿党的信息提供
                   (博讯 boxun.com)

    在一个不宽容的文化中,一个人往往既是可怜的受虐者又是可耻的施暴者。在一个不宽容的文化中,绝对需要知识精英们设定一种超验的理念,那就是给自由一个尊重的身份。
    给自由以尊贵身份的价值原则就是:给你所爱的人以自由,这样就减少了由嫉妒引起的误判;给你不爱的人以自由,这样就会使你学会消极的宽容的习性。而所有这些哲理性论述,归诸实践就是让人远离“刻毒的暗示”。换言之,“刻毒的暗示”是剥夺自由尊贵身份的最大的精神施暴者。
    如今,无论左翼的还是右翼的自由主义,似乎都陷入“刻毒的暗示”这一“法老的咒语”中。如果我们无法摆脱“刻毒的暗示”,我们就以会淫欲之眼去看待自由女神;如果我们超验地否定“刻毒的暗示”,那么就会震撼于自由女神的精神之美。
    正如“社会主义”不能为“社会主义制度”所僭越一样,自由主义也不该为自由主义者的不当行为所僭越。这是在缺乏形而上学且它被溺贬的社会里的一项真理!
    所有这些思辨,均来自于对刚刚经历的抽象。
    当我太太代我处理电邮时,她惊异地发现,我声明退出的中华绿党还是一如既往地给我发来阅读资料。其中,还有我近期最感兴趣的风力发电报道。[关于这一点,我认为:中国一旦开发了大规模的风力发电项目至少可减少与日本发生能源战争的概率,也将避免再度出现“三峡悲剧”。]
    也许从1998年投身政治活动以来,我第一次得到自己人弥足珍贵的宽容。“给你不爱的人以自由”,也有一个弥足珍贵的实证。
    我知道:某些刻毒的暗示试图说服贝立他们,“綦彦臣在炒作自己”乃至于“在玩弄你们”。前一个刻毒,因我在异议群体中的学术实力存在而无须辩解;对于后者,我则大为沮丧。因为,我们永远无法应对那些表面善意的挑拨离间。行斯“善意”,实在卑鄙,但实在也是头脑简单。我拒绝贝立把那封(也致贝立忿怒)的信件抄给我,算是来个新式“绝缨会”吧!当然,我也不会对厚泽与昊澄诸君对他人的猜测予以证实,诸如“在新浪UC上,接受了某些人的挑拨离间。”云云。
    历史需要有忍耐的观察力,正如体温表不可能测度炼钢炉的温度一样。于是,无论我还是厚泽都应把“善意”的挑拨与恶意的离间剔除在政治分析之外。除非我们有窥视癖,一定要撩开自由女神的裙子,看她穿了短裤没有?
    那样,既可笑又无耻!所以,当我们遵守“给自由以尊贵的身份”原则时,也要给卑鄙者(你当然不爱他!)以自由,使其有机会行使自己挑拨(或好为人师)的自由并发泄自己的嫉妒。
    人是为生存而战的动物,也是为自由而生存的“理性之苇”。笛卡尔说,“我思,故我在”;我则说:“我反抗,所以我存在。”而我存在的最大意义就在于我有自由,进入或退出某一团体只是这自由中的若干分之一。我所反抗的具体行为正是我对“刻毒的暗示”的忽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关于本人侵吞綦彦臣先生捐款之争的来龙去脉/郭庆海
  • 沧州维权者郭起真再陷险境/綦彦臣
  • 郭庆海:有关传言本人侵吞了海外给綦彦臣捐款的声明
  • 綦彦臣:劳动维权的操作策略-以L案为例的说明
  • 綦彦臣:监狱里逼疯人的机制
  • 綦彦臣:没人出来为“错杀”道歉
  • 黄大川(辽宁)还有多少中国历史被误读?- 读綦彦臣新书《中国人的历史误读》
  • 郭起真坠塔事件至今未了/綦彦臣
  • 綦彦臣:村政败坏与被迫的民主
  • 綦彦臣:面对鲁迅的无奈
  • 綦彦臣:你没权反对庸俗化!
  • 綦彦臣:由师涛案想到湖西肃托事件
  • 綦彦臣:神化与丑化同样卑劣
  • 綦彦臣:郭飞熊的双重无知与支持焦国标
  • 綦彦臣:亚洲的日本与世界的日本——支持日本“入常”的个人立场
  • 綦彦臣:底层中国宗教观察随笔
  • 綦彦臣:狮子的“一党专制”逻辑
  • 綦彦臣:帝国死亡诊断书
  • 綦彦臣:沧州郭起真十年悲惨的上访路
  • 綦彦臣:关于退出中华绿党的函告及善后处理
  • 綦彦臣:与晓波讨论,圆满结局
  • 独立中文作家綦彦臣签名售书通告
  • 綦彦臣:被枪决吓蒙了的小伙子
  • 綦彦臣:幽静的山谷,丰硕的果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