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决不能将宗教凌驾于人权之上/曾节明
(博讯2006年5月22日)
    曾节明更多文章请看曾节明专栏

--为郭飞雄辨,兼答张国堂先生
     (博讯 boxun.com)

     余杰先生和王怡先生以和布什五月十一日的会面是一次基督徒之间的会面为由,采取威胁和欺瞒的手法,剥夺了郭飞雄先生在五月十一日与布什会面的权利,王、余二人的不诚实行径,近来受到了网络知名人士的广泛谴责。
     余杰、王怡二人的这种行径应该受到严厉的批评,因为他们侵犯了郭飞雄的人权。布什总统是美国公民,郭飞雄先生是中国公民,郭飞雄先生要见布什总统,是郭飞雄先生的权利,况且郭飞雄先生也是布什总统提名要接见的人之一,余杰、王怡根本没有权利阻止郭飞雄与布什会面。实际上,即便布什没有提名接见郭飞雄,郭飞雄也有权利要求与布什会面,因为这是人的权利,除非布什明确表示不愿见郭飞雄。余杰和王怡采用小人的手段阻断郭飞雄与布什的会面,同时又拿不出布什不愿见郭飞雄的证据,这实际上是非法剥夺一位中国公民与一位美国公民会面的权利,是典型侵犯人权,不仅侵犯了郭飞雄的权利、也侵犯了布什的权利。
     余杰、王怡作为为自由民主呐喊的独立中文笔会作家,却以自己的实际行为,在国际舞台的中心--美国,上演侵犯人权的丑剧,造成的国际影响不可谓不恶劣。
     郭飞雄先生遭受不公正对待,表面上看这是王、余二人不诚实造成的,实际上这是由一种错误理念造成的,因为余杰、王怡在做出这样的行为的时候,是理直气壮的,提出了自己道理,即:布什总统是基督徒,这是一次基督徒之间的会面,你郭飞雄不是基督徒,所以你郭某人没有资格参加这次会面。再则,你郭飞雄是<搞政治>的维权人士,你要和布什谈的是中国的维权问题,和我们沾不上边,少你郭飞雄参加会面,可以争取更多的时间和布什商谈宗教自由问题。
     这样的道理,实际上是把基督教凌驾于人权之上的道理。
     基督教决不能凌驾于人权之上,因为上帝之道、天国之门,是敞开于尊重人权的基础上,不尊重人权的人必然是妄自尊大的人,妄自尊大的人决不可能获得上帝的悦纳,不获上帝悦纳的人决不能进天国。基督教是一个敬拜上帝、耶稣,以期进天国、得永生的组织,但是天国只降临于充满公义和友爱的人间,所以,真正的基督教、必然是尊重人权的宗教;真正的基督徒必然是尊重人权的人。
     耶稣基督本人就是一个尊重人权的完美范例,耶稣之来,是为人们公义、友爱,以得生命、得真理。枯萎的芦苇他不折断,将熄的灯火他不吹灭,在传道途中,他一路为人治病,救死扶伤,屡遭排斥、迫害,他却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最终,他以自己的肉身为罪人舍命,被钉死在十字架上,成为无比撼动人心的千古范例。
     耶稣基督以自己的肉身之死,大力呼吁他的信徒要爱人如己,甚至要爱仇敌。余杰、王怡自称是真正的基督徒,却完全违背了耶稣的教诲。
     因为,郭飞雄先生不是余杰和王怡的仇敌,在为中国争取自由民主方面,他与余杰、王怡是志同道合的朋友,余杰、王怡对这样一个志同道合的朋友都没有友爱之心,为了独享会面布什的荣誉而动用小人手段,何况对自己的仇敌呢?
     在有关郭飞雄与布什会面这件事上,余杰和王怡的所为连稍有涵养的无神论者的层次都比不上,实在是愧对自己基督徒的称号。在这件事上,他们俩人侍奉上帝是假,侍奉自己的名利执著心是真。
     余杰不仅侵害了郭飞雄的权利,还在这一事件中表现出对非基督徒异义人士的极大歧视。不让郭飞雄参与与布什的会面本身就是对非基督徒人士的歧视。再有,余杰在和布什的谈话中强调,他们是基督徒异议人士,不是六四运动时期那种无信仰的异议人士。余杰表现出这种对其他异议人士的优越感完全是悖离公义和带有强烈偏见色彩的。
     首先,中国的宗教自由事业是中国的自由民主事业的一部分,决不能凌驾于中国的自由民主事业之上;而且,中国的宗教自由的实现,有赖于中国自由民主事业的成功。
     第二,基督教并不是中国的民主自由事业的唯一推动力量,其他信仰团体和无神论异议人士也出了很大的力,中国的自由民主事业也并不由基督教垄断,而是一个由各派共同参与推动的事业。
     再则,余杰、王怡并不能证明自己对中国的宗教自由的贡献,要比非基督教人士更大。余杰的文章是写得不错,实际上,他既没有张林勇敢、也不如羊子(杨子立)深刻;王怡就不用多说了。
     实际上,要论贡献,在动摇中共罪恶统治、争取宗教自由方面贡献最大的是法轮功,任何公义的人知情者都不会否认这个事实。在各异议团体中法轮功人数最多、遭受的迫害最惨烈、最团结、最顽强,且抗议的行为始终保持和平理性。法轮功没有任何获取政治权力的目的,七年来,完全是为了为了争取宗教信仰自由,法轮功信众在世界各地和大陆各个角落,讲真相、诉凶邪、促三退、传《九评》,以前赴后继的献身精神和不凡的智慧,全面系统地将中共的滔天罪恶公之全球,给中共恶首施加了巨大的压力,深刻的动摇了中共的反动统治,中共之所以走到今天穷途末路,随时可能崩溃的地步,法轮功的七年抗争是主要原因。
     所以,决不能把基督教至于法轮功之上。
     但是,余杰、王怡不仅歧视郭飞雄这样的无神论异议人士和组织,对法轮功这样的有神论信仰组织也明显的持歧视态度。法轮功成员在大陆受到的迫害非常惨烈,余杰、王怡却从不为法轮功申辩、也不为法轮功祈祷;不仅如此,余杰、王怡也始终拒绝为同样是基督徒的高智晟律师祈祷,因为高智晟律师公开为法轮功声辩。法轮功的教义是否是真理姑且不论,法轮功学员也是人,他们的人权受到残酷侵害,余杰、王怡不仅不站出来维护人权,还拒绝声援他们的基督教弟兄--为法轮功声辩的高智晟律师,不仅有违自由民主原则,也违背了基督教的精神。
     忏悔的精神是基督教的一大优点,余杰、王怡做了错事却拒绝忏悔,余杰不惜以继续公开扯谎来掩盖自己的错误,这样的行为完全违背了基督教徒的行事原则。
     因为余、王二人的要挟,德高望重的老基督徒傅希秋先生一时迷糊,也作出了违背基督徒原则的举动,这证明了耶稣基督的明断:人的肉体是软弱的,即便他的门徒彼得也是如此(彼得三次不认主)。但是傅希秋先生觉悟过来之后立即为自己的错行忏悔,以德高望重之尊,向郭飞雄作了深刻的道歉,这说明了:傅希求先生确实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
     人的肉体是软弱的,基督徒也可能犯错误,犯错之后最重要的是认错,傅希求先生已经做了忏悔,所以我建议郭飞雄对傅先生不宜深责。而余杰、王怡做了错事硬不承认,还要欺骗掩盖,他们确实应该受到严厉的批评。
     余杰在郭飞雄会面布什一事上不仅有违基督徒的原则,还表现出浓厚的党文化遗毒,他指斥郭飞雄参与维权,是<搞政治>,所以不宜参与与布什的会面。指斥对方<搞政治>的思维,是典型的共产党专制思维,居然在余杰这样一个长期为自由民主呐喊的独立作家的头脑中根深蒂固,不能不令人非常失望。王怡的文章充满偏见缪知,他也人如其文;不象王怡,余杰的文章充满真理,他却人不如其文,言行不一。余杰先生可能忘记了:一个作家的所作所为往往比其的文章更有说服力。
     余杰、王怡以欺诈的手段,独享了与布什会面的荣誉,他们自以为得计,实际上是非常不明智的,因为美国人传统上将欺诈视作一项很严重的恶行。现在布什总统已经得知余杰和王怡欺骗了他,非常恼火,往后,布什和美国政界重要人士决不可能再信任余杰和王怡,更不用说再见面了。但是布什和美国政界重要人士却仍然信任和支持郭飞雄,美国人同情受到不公正对待的人,布什很有可能再见郭飞雄。所以还请郭飞雄先生乐观一些,不要再为此事气闷。
     余杰、王怡为了自己的私欲,把基督教至于人权之上,以欺骗的行为得罪了美国政府,极大的损害中国异议人士的整体形象,理应受到严厉的批评。
     宗教决不能凌驾于人权之上。所有健康的宗教都是向善和爱人的宗教,所以,所有健康的宗教必须遵循人权的原则,不尊重人权的宗教必然会成为邪教。佛教是尊重人权的正教,因此,看见法轮功、基督徒和其他人群受迫害而拒绝援助的佛教徒,决不是真正的佛教徒;法轮功是尊重人权的正信,因此,看见佛教、基督徒和其他其他人群受迫害而拒绝援助的法轮功学员,决不是真正的法轮功学员;基督教是尊重人权的正教,因此,看见佛教、法轮功和其他其他人群受迫害而拒绝援助的基督徒,决不是真正的基督徒。
     张国堂先生一再声称自己是耶稣下凡,但他明知道郭飞雄先生受到不公正对待,却仅因为余杰、王怡是基督徒,郭飞雄不是基督徒,就站在余杰、王怡一边说话,讽刺挖苦郭飞雄,这是缺乏同情心的表现,也有悖公义的原则。因为郭飞雄先生花费了个人的很大的精力和金钱来到美国希望会面布什,说服布什增加对中国维权事业的支持,这也很不容易;况且,郭飞雄的所作所为也不完全为了个人名誉。郭飞雄为了中国维权事业,被中共打得鼻青脸肿、满头起包,如果为了个人名利,有的是捷径可走,他何必走这条险路?
     但是,张国堂为郭飞雄指出的另一条路却是正确之路:不应以不依不饶的口吻声讨余、王,而要以一种豁达、宽恕的口吻表明自己的态度,这能够使郭先生大大地为世人尊敬。因为危害已经造成了,再去一再指责余、王两人已经于事无补。
     我在此提出一个补救措施,作为对张国堂方案的补充:建议郭飞雄写一封公开信给美国总统,翻译成英文,以和缓、宽恕的口吻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再讲一道,并且强调,余杰、王怡的做法,只是个人行为,并不能代表中国异议人士的整体素质。
     最后,我想祈求:
     愿仁慈的、大能的阿爸天父上帝赐良心给余杰、王怡,让他们认识深的真道!
     愿愿仁慈的、大能的阿爸天父上帝安慰郭飞雄,早日想起大淫妇的滔天罪恶,赐大福于中国的自由民主事业!
    
     曾节明 星期一 2006年5月22日下午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国堂请不要再自称耶稣了/曾节明
  • 中国应该像伊朗借鉴什么?(下)/曾节明
  •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上)/曾节明
  • 只有除掉中共才能组建成熟政党/曾节明
  • 三堆乱麻,一盘死棋/曾节明
  • 从新老绥靖主义看西方的潜在危机/曾节明
  • 中共垮台的必然性、现实性和迫近性/曾节明
  • 对胡锦涛的最后的劝告/曾节明
  • 从新老绥靖主义看西方的潜在危机/曾节明
  • “性本善”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曾节明
  • 儒家已不能救中国/曾节明
  • 也需要“以利反共”/曾节明
  • 圣诞节再评戈尔巴乔夫/曾节明
  • 平安夜圣诞献礼:民运老兵陈泱潮心年轻/曾节明
  • 萨马兰奇和汕尾事件/曾节明
  • 汕尾之血的嚎哭与诅咒/曾节明
  • 他的良心超越了党性…悼刘宾雁先生/曾节明
  • 多尔衮?“江泽民”?袁世凯? /曾节明
  • 胡锦涛将被动成为“戈尔巴乔夫”/曾节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