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深圳浮雕-----为纪念六四17周年!回忆当年深圳见闻/亚笛多星
(博讯2006年5月22日)
    冷战时期,深圳是极权专制国与自由民主世界的分水岭;是中共对敌斗争的桥头堡。
    在东欧、前苏联即将崩溃前的二十世纪90年代未,深圳是中苏共产主义二大板块中资讯,最敏捷最发达的地方。
     分散在龙华、宝安、龙岗、大鹏、沙头角的几十万深圳人,可以不受任何电磁干扰地收看香港四个电视台。(如今全广东括深圳的电视,全部被绑架到中共宣传部直辖的有线电视暨广播电视局。) (博讯 boxun.com)

    央视与地视几乎没有市场。
    因界那边无线电波可直接越界进入深圳,深圳人同六百万香港人一样,全天候24小时可享受港英式自由真实的新闻快餐。
    1989年五月,北京出现了学潮。
    那时没有互联网;也没有今天那样的手机群。铁幕后的内地人民,根本不能依时地阅览全球焦点新闻,除极少数的“能人”外,十二亿中国人唯一的新闻源于全球三甲(甲级造假、甲级麻醉、甲级谎言)CCTV.
    与西方资讯媒体业一样敏捷的香港翡翠,亚洲二大电视台新闻逐日升温。直播;或转播NNC BBC NHK北京消息的新闻一波接一波冲击深圳人。
    来自首都的一幅又一幅写真映象搅动人的眼球。
    长安街出现了政治“沙尘爆”
    激进单纯的学生闯出校园…
    旗帜…横幅…走上街头的各界人士…口号声…
    从广场四周巷、道、街、井自发汇集而来的游行队伍…
    没受任何阻拦浩浩荡荡地向长安街推进…
    中共在主干道二则的机关大楼包括国家新华通讯社的大厦许多临街窗户;一式打开。窗口挤满在要害部门上班的人;他们沉默地挥手致意…他们用V字指型向队伍喝彩…
    队伍前排有穿黄色袈裟坐在轮椅年迈高僧…有着黑色制服的神父…有白发苍苍的老人们…
    横幅上有各大学;人民日报;一些国家机关的字号…
    深圳人惊讶了…沉默!…思考着…
    最先炸锅下是深圳大学…
    我给这位原从清华调出来现为深圳大学校长罗征启同志打电话:!“罗校长,你的老家动了!母校也动了!你那边的学生也动了!你是感动?还是反动?
    当然不会反动!但深大也不是象牙塔!我希望我的学生象深圳大学正面“斜门歪道”前的地钟指针那样正直挺拨!目前我最着急的是他们的安全。“
    (心疼!可惜!!!这位品行、从教、才能、思想如此一流的深圳大学的创始人;深圳人格与才能的教父,6.4后没多少日,老罗失去了自由。后经了解,被专案组押送广东从化温泉的一个建筑里,进行长时间的审查)
    
    那夜,我又打电话给那所大学的钟文教授,表示同样的关切。
    这一位当年在上海母校与深圳大学都被人称为“美男子”的主研欧美文学的钟文。
    简练地讲:
    喔!这不是一个人一个学校的事!
    这是中华民族要不要从制度上脱胎换骨的事;也就是大家的事…我肯定支持学生…。
    (很高兴!钟先生避开了6.4后的公开大搜捕中,他径特殊管道逃亡法国。十七年过去了!钟先生也近古稀之年。如有缘看到《深圳浮雕》别忘了。朋友们一直祝福你)
    活跃在香港的美、英、台的情治人员及政工人员也越过罗湖桥。罗湖口岸北侧的火车站、侨社大厦、中旅大厦、新都大酒店、罗湖大厦、国商大厦、国贸大厦等路角、墙角布满复印的新闻张贴纸…。
    五月下旬一日下午,深圳大学的各系大学生们,先于中国各省会大学,集体从9公里外的深圳湾向市中心进发…
    游行队伍一进入深南大道上,有更多市民加入。一条涌动人体洪流…
    交通堵塞;许多店铺拉闸;许多公共汽车与小车鸣喇叭致意
    …长达二公里的深南中路路中是游行的群众;他们高喊着:支持北京学生!打倒腐败
    !打倒官僚!民主万岁!
    自由万岁!共和万岁…!
    大路二侧挤满夹道欢迎的市民,纷纷拍手鼓掌;许多市民也跟着叫喊!
    各路口执勤的交通警察们一副与己无关又有些幸灾乐祸地在树荫下喝着益力矿泉水…
    学生为火车头的游行队伍里,几个方块前面都有捧着捐款箱的学生.
    他们最辛劳,满头大汗地捧着纸箱;不但要跟进前方;还要从路的二侧接装大批市民被热浪感动后,捐出的十元、五十元、一百元面值的钞票…
    
    队伍行进到人民桥(注:今日帝王大厦的地段)挤满在桥上的市民们纷纷将百元红色的大钞向学生掷了下来…
    快近黄昏,游行队伍到东门路一带,才自由解体式地散去。
    这一夜传来了极坏的消息。
    许多市民们看见:白天接受市民捐款的那些个箱子…晚上没有回到集中要去的地方!有的被学生们抱回了家中…!
    又有许多人看见:白天在为“自由!公平!民主!辛苦革命的一些“突然有钱”的学生们;入夜在灯红酒绿驰名深港的深圳老街南塘汇食街的海鲜酒楼里;纵酒狂欢…
    为证实这个消息,我驱车去南塘街调查。几家酒楼的老板与服务员反映:的确看到学生捧着捐款箱进包房…
    我的心痛苦地抽搐起来…,痛苦不再于月薪不足千元的我和我那位更节俭的朋友,也乘一腔热血捐了二百元。
    而再于1989年这个革命红月里,又看到100年前,国民党先父孙中山革命初期时,他的许多追随者为钱而行的影子;
    也看到1921年前共产党的产妇们,在上海亭子间小阁楼上为苏俄顾问带来的卢布争抢的历史镜格。
    此事传开,真是:一粒鼠屎坏一锅粥…,
    这件事在深圳市民心中留下极坏印象;他们是吃人血的“蝙蝠”出卖良知的“撒旦”。
    不知是否巧合?
    自那以后,深圳大学毕业生,很难在深圳找到工作。
    许多知道当年历史的一些机关、公司的人事干部,只要一看到“深圳大学文凭”就会将履历书求职表抛了出去!
    由此推见:每年从几百所“红色”大学毕业的数百万大学生找不到工作,早己不是什么“新鲜罗卜皮”!
    他们是一群在党;政工;父母;…社会护理下;被十数年如一日的革命饲料填充坏了的;己失去灵性的“北京填鸭。”
    有网夫说:他们活该!当他们找不到工作;在失业的煎熬中才想到公民权己晚矣!
    年年6.4日,他们在学校斗室里,如幼儿院里的宝宝排排坐…可曾想到过17年前的歌声与枪声?
    不关心历史;不关注历史责任的当代大学生,可曾想到共同的未来靠共同的群体去写真!
    让深圳大学蒙羞的捐款箱事件发生只是:人欲望的一刹那,而消毒不知多少年?
    
    1989.6.初始日,天安门前出现军队的暴行…
    成列的军卡被北京人堵在城郊结合部的路口;士兵们一脸麻木沮丧的神情…扶枪搭拉着脑袋…
    ……
    几日后的6.4日,深圳人民开始哭泣…
    坦克与机关枪开了杀戒…
    人类政治历史上超级流氓邓小平,打破了并创新了中国历史新型大屠杀的记录!
    全球震惊!
    梵蒂冈教廷震惊!
    中国震惊!
    (我相信:邓小平、李鹏、王震那一夜也胆怯更心虚…)
    更让全球人民震惊的是:在全球媒体镜头下:
    那一边:一个个医院急救室里,躺满着被子弹击成重伤的学生市民;
    走道上与太平间里,停满血迹般般的尸体…
    这一边:代表中共最高权力机关的袁牧,在全球新闻镜头面前,轻松从容地背诵他中共为他早已准备好的文稿;撒着连顽皮小学生都不如的低级小谎。
    西方的记者一针见血地问他:你们说没有开枪!那么多的记者拍摄了屠杀镜头…!北京医院里那么多伤者…您又如何解释?
    这位身材高大魁梧;受过精良教育的江沪藉中央官员被问的哑住…
    他错乱逻辑地反驳:那些新闻是你们西方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用高科技手段制作出来的反华宣传…!
    深圳的几万个居民楼与境外全世界所有观众都响起一样的嘲笑声…
    17年过去了!幸亏当年大陆内地十二亿人,在闭塞的环境中不知袁牧的丑恶。
    但深圳人永远记得这位国家级的文化痞子。
    袁牧这样的人在基督教世界能活下去吗?
    如果当年12亿国民,都能象深圳香港人民一样看到他卑劣的表演…他还敢上街吗?
    1990年,北京传来消息。因袁牧己进人类政治人渣“光丑榜”
    中共怕“殃及鱼池”已训戒他不得再公开露面。隐姓埋名,向隅一方。
    6.4后曾在一线精英的学生要么被捕;要么逃亡;
    深圳是北京严查重防民运人士逃亡的一级警备阵地;六四后的的一周内,深圳云集着北京所有特种机关的人马,设网搜捕计划南逃的学生。
    据悉也有几个人物从他们的网隙中成功逃出的…;
    我曾于当年七月份一个闷热夜里,曾将一名姓李的;从湖南长沙一所大学逃亡的女学生,从深圳二线关口前,护送到90公里外东莞虎门海边的一个渔港…李姑娘她一行有二个人,她是湖南人,蓄着马尾长发;165cm的个子;戴着咖啡色深度眼镜…,她说:她在学校参于声援北京的活动,己受到通辑…
    临前我把我的电话不留纸片地告诉她:牢牢背住…祝你如顺利逃港!如不能成功逃港…,万不得己时给我电话!千万不要回家;更不能进深圳;那里,只要一进半夜,所有进深圳与通海的公路都有岗哨…
    自那以后,我没有接到她的电话…我为她祈祷平安…希望她们都能逃向自由门!。
    十七年后又逄6.4祭日。我又习惯他想起往事!
    那位六十年代曾是胡锦涛先生的校友共青团字号的战友;89.6.4后失去自由的罗征启…
    捐款箱…
    袁牧的小谎…
    沿珠江搭小船向南…向怒海中逃亡的李大学生…
    
    6.4事件是民主经验的科学宝库。
    
    看到那些历经艰险逃到灵山妙水自由民主美国的学运领袖…齐刷刷地淘金…
    深圳当年的捐款箱又算很上什么?
    从网上看到:在共产党穷山恶水的政境中,本应精诚团结大度包容的国内的几个先驱者;又开了叫骂的擂台…
    袁牧又算什么?
    这不是左手高举反共大旗;而右手非主观地搞出一杆子令中共十分看笑的自耗行径来?
    未来的中国民主人士仍要越过一个金钱与权力;名望与势利的人格关。
    这一方面不仅是中国;韩国;南非;台湾;香港也有为民主蒙羞教训。
    未来的中国民主人士应把圣雄.甘地当作一个道德的指北针。
    他有博大的胸怀…对魔鬼一样可怕的天敌一样抱着微笑…学问精深…身无分文…一身粗麻…徒步全印…用脚为全印全巴人民践出民主的路…欧洲…及至全球为他的人格而折服。
    马英九的从政轨道已有甘地的一点风格…
    我盼望活着的六四诸君们,你们中能出现1个中国大陆的甘地;金大中;马英九…
     我相信:这也是6.4英烈们的梦…
     斯人己逝;生命苦短;共赴大义;一起努力雕塑历史吧!
    
    
    亚笛多星
    2006.5.22.
    写于6.4十七周年前夕.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羽森对六四和张林的感想
  • 中共今年六四祭日前的节目表/亚笛多星
  • 六四周国聪案:伟大母爱正在感天动地/路坤(图)
  • 关于“六四”死难者周国聪案的声明/丁子霖
  • 秘密警察害怕失业——写于“六四”十七周年/曾宁
  • 秘密警察害怕失业—写于“六四”十七周年/曾宁
  • 六四烛光,与自由勇士共勉!/贺伟华
  • 自称“说真话”、“清扫伪学”的黎鸣何以遗忘“六四”血案?/刘书木
  • 刘晓波:有感于六四难属的两会上书
  • 邓小平言六四:我们还没动用空军呐/幻影
  • 摒弃“六四”衣钵,维护流亡者回家的权利/安琪
  • 陈永苗:宪政爱国主义与六四精神
  • 分析:马英九要求平反六四才谈统一是和胡温良性互动/心田
  • 六四流血不可避免吗?(八九民运思考之一)/郑旭光
  • 六四难属吴定富(下)/廖亦武(四川)
  • 给关心政治哲学思想和“六四”事件的青年网友的复信/郑旭光
  • 吴庸:吁请关注六四致残者齐志勇横遭暴打事件
  • 吴庸:吁请关注六四致残者齐志勇横遭暴打事件
  • 六四难属吴定富(上)/廖亦武
  • 六四檔案可望在12年後解密
  • 中国官方开列“六四责任”名单排名
  • 电影《颐和园》涉六四内容遭北京封杀(图)
  • 六四将至 中国异议人士被告莫乱说乱动
  • 官方出版物:李鹏对六四戒严起关键作用
  • 六四将至异议人士被告莫乱说乱动
  • 六四逼近:北京查封网站打压异见.
  • 自由亚洲:六四死难者周国聪案进行网络民意调查,中国国情咨询网被当局关闭
  • 母亲节前夕 丁子霖希望“六四杀戮”勿重演
  • 世界日报社论:成都赔偿开首例 胡温启用六四政治资源?
  • 澳洲广播电台:首次赔偿六四受难者家属是平反的第一步?
  • RFA:六四难属获补助是否是解决六四问题的理想模式?(图)
  • 丁子霖:关于六四死难者周国聪案的声明
  • 美国之音:成都补助六四期间被打死少年家属
  • 首位'六四'死难者获中国政府赔偿
  • 成都开先例以困难补助金名义发放 六四死者首获恩恤(图)
  • 在生死线上挣扎的六四受难者严晏(组图)(图)
  • 马英九重申六四不平反统一不可谈
  • 六四死者遗属斥国安扣捐款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