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绝密谋杀《之九》/安均
(博讯2006年5月20日)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第二天早饭后,折页立即展开了,巴利把吴海从南屋拉了出来问:“你到底折不折?”吴海回答:“不折。”巴利连推带搡地把吴海推进东屋的小套间“你站在这里反省,什么时候相通了,就解除罚站。”然后巴利又拧着葫芦的耳朵从南屋走出来。葫芦一手捂着气蛋一手护着耳朵:“我有气蛋坐不住呀!”巴利松开手说:“你负责拾废纸、烟头。地上只要有一个纸片、烟头我就罚你站三天。”就这样从早晨吃过饭折到中午开饭,又从中午开饭折到晚饭前,神经犯们每天劳作十个小时以上,连续干了十五天,几乎所有的人都派上了用场。这天早饭后,外监区的干警拿着一本厚厚的英语辅导教材来到积委会,积委会主任已经换了人,一个姓高的胖子取代了老狐狸,高主任让抓劳动生产的孙主任拿着书来到神经院让大家参观,果如小钱之说,一本书中间夹着七、八页折跑了码的废页,使得一本书完全报废。我想起在市场买的假劣书籍,为什么有几张只是半边有字,半边白纸,或者歪歪斜斜地装订在书中。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它的原产地。因为这事,杜区长把积委会成员、神经院的巴利和监工痛骂了一顿。其他监区也停止向老残队提供书页,没有了书页,神经院的犯人们自然不用那么辛苦,老残队的犯人们在北院里晃来晃去,有的打扑克、下象棋,神经院的犯人们又被圈在屋里的床铺上。不仅如此,为了贯彻江泽民主席关于开展二年全国严打的指示精神,神经院的神经犯们每天晚上都集中在东屋的床铺上,由小袁宣读报纸上的中央指示精神和刊登的案例。
     (博讯 boxun.com)

    大约到了六月中旬,按照贯例,一监要对每个犯人进行查评,就是半年小结。每个犯人都领到一份表格,要求在六月底前完成,这些神经犯几乎个个无能力填表,巴利拿着一份填写好的表格让我负责一份一份地代他们填写,这张表格对每个希望减刑的犯人十分重要,每年两份,少一张都不能获得法院部门的通过。我坐在积委会整整抄写了两天,抄完之后积委会还要我抄写老残队和神经院近百人的签定评语。查评总算搞完了。高主任又传达杜区长的指示,要我替老残队出墙报,忙完这些官差,我还要写出个人的六月份思想汇报,我想起这些造假的过程,真是觉得滑稽可笑:中国人呀,什么时候才能从这说假话的阴沟里钻出来呢?我在思想汇报中写道:我在查评的过程中如何认真,如何细致、深刻,交上去之后,我自己都想不起来上面都编造了些什么。
    
    进入农历六月,是开封最热的天气。火热的太阳从早上7点晒到晚上7点,连续两天老残队的干警都在忙着请客吃饭,外监区的干警喝的醉醺醺的在北院的葡萄树下坐着打扑克。看样子又要折书页了。神经院也作好了大干一场的准备。连续几天把神经犯们的被褥晾晒了一遍,把神经犯们个个拉到水池旁边冲洗身子,进行这每年一度的沐浴,只有浑身长满霉斑的小杨不肯沐浴,几个值班院士强制把他拉到水池旁,因为他不能弯腰,由小陈替他洗浴,小陈抓起一把洗衣粉扔进水盆中,然后用黑黢黢的抹布擦他的身子,抹布擦去了小杨身上的霉斑,也擦下了霉斑附着的肉和皮,小杨竟毫无知觉。小陈害怕,不敢再擦,改用水管冲洗,霉斑依然如故,只好替小杨穿上衣裤,扶他上床。
    
    不出所料,第二天早饭后大批的印刷书页送到老残队,并立即被搬入神经院。神经犯们头顶着烈日正在折页,巴利拿着一张纸条挨个地下达劳动任务:“小董,你是高手折1000张,大傻600张,吴海800张,二狗600张,小陈600张,小袁700张,老陶600张。。。”分配完任务后,巴利来到我的身边说:“老安现在熟练了没有?给你500张的任务。”我说:“天气很热,我的心脏病这几天累得发作了几次。”巴利说:“我知道下任务你就要犯病。待会我让张平给你检查一下,我这里放着你的心脏药,我给你拿出来。”转身他到值班室拿了一些药交给我说:“现在每个值班院士都有700张的任务,小钱不能再跟你一起折页了,以后咱们俩共同折,可以吧?”他又吩咐赵宣道:“去把张平喊来,给老安检查一下。”
    
    张平手里拿着听诊器走进神经院坐在我的身边,他递给我一支烟问“给你分了多少任务?”我说:“500张。”他说“现在整个东狱都在折页,连干警都有任务。”我问:“你分了多少张?”“500张”“你也折吗?”“呸!我折他妈的巴子。让我张平给他们折页,想瞎他们的眼。我把书页交给老残队积委会啦!”他边说边给我量血压。“一切正常。天太热,你要注意身体。身体是自己的。我给你开点药。”我说:“不用啦,我这里有地奥心血康和丹参片。”“我们医院里都是孬药,便宜药,象这样的好药,贵重药,连一般干警都不给发。”我说:“谢谢你。”张平说:“没关系,有事打招呼。”张平带着血压计离开了南院,几个值班院士抬着三袋大蒜头放在西屋里,有几个值班院士抱着书页走出神经院,他们想必是把书页交给别的犯人,让别人帮忙折了。可是人人都有任务,别人为什么帮他折?只有拿钱雇人帮忙。他们的钱从何而来?或许是从神经犯每天让他们捎带炒菜时扣的菜金券,要么就是从神经犯的手中拿烟支付给帮忙的人,总之他们有许多方法不劳而获。
    
    午饭前,神经院第一次发福利,每人5枚蒜头而且还是大小搭配,46个神经犯发蒜头250枚,充其量只有30斤,可他们从干警那里领到的至少有180斤蒜头。说明院士们自己私留150斤。午饭后,那些值班院士们开始剥蒜皮,每人至少剥有10斤大蒜,有的忙着找坛子腌糖蒜;有的把大蒜切成片晒成蒜干;有的把大蒜捣碎拌小磨香油,制作成蒜酱;有的把多余的蒜整袋提到北院,送给自己的关系户。神经犯们不停地折着手中的书页,个个脱光了衣裤汗流夹背。 _(博讯记者:末代公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绝密谋杀《八》/安均
  • 绝密谋杀《之七》/安均
  • 绝密谋杀<<六>>/安均
  • 绝密谋杀<之五>/安均
  • 绝密谋杀<四>/安均
  • 绝密谋杀<三>/安均
  • 绝密谋杀 <二>/安均
  • 绝密谋杀 <一>/安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