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对于余杰等三人见小布什的几点评论/王小东
(博讯2006年5月19日)
    余杰更多文章请看余杰专栏

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

     王小东/文 (博讯 boxun.com)

    我完全赞同中国应该进一步推进宗教自由。具体到中国的基督教家庭教会,现在已经有几千万人了,政府和他们老是存在一种紧张关系总不是个办法。我希望在这方面能够通过协商,把关系变得更正常化。这对于家庭教会、政府和整个社会的安定都有好处。

    然而,要在政府和家庭教会之间改善关系,我认为很重要的一条,就是耶稣说的:“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这当然不是说基督徒作为一个公民,也不能参与凯撒之事。但是,我认为,如果你要参与凯撒之事,那你就不要顶着上帝之名,也不要利用上帝名下的组织。这是因为,如果你要参与凯撒之事,则别人必然要以对待参与凯撒之事者的手段对待你(这也天公地道,你如果参与凯撒之事来对付别人,而当别人也以对待参与凯撒之事者的手段对付你时,你却说你是上帝名下的,要求别人给予侍奉上帝者的待遇,这就成了谎言和取巧了,别人不可能那么傻,仅因为你举着上帝之名,便束手待毙),而这样,你就拖累了那些本不想参与凯撒之事,本愿老老实实侍奉上帝的教内之人。

    我认为,余杰等三人见小布什,实际上是在参与凯撒之事。特别是余杰说的这一段话:“里根总统因为埋葬了苏联东欧的共产制度而成为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之一。帮助中国发生这种变化,也许是上帝给总统先生的历史使命。”这实在是一个相当严重的建议,小布什都立即警觉了起来,根据余杰自己的记载,布什总统(打了一个响指):“啊,要是现在我能够将美国的油价降下来,我就成为美国的伟大总统了(就冲这种警觉,谁要是说小布什傻,那就是他自己傻了)。”听了这话,小布什都明显地在跟余杰玩儿哩个愣了。还不止这一句,还有“美国再也不能犯当年雅尔塔会议那样的错误了”这样的话,小布什也是顾左右而言他,问起余杰的老婆来。当听到余杰的老婆在美国公司发财,便立即抓住这一点,来为美国公司在中国做生意的正当性辩护了。从这些对话里可以看出,余杰是太想参与凯撒之事了,这也没有什么不可以,但这样你就不要顶上帝之名了,不管你是不是基督徒,都以诚实为好。余杰甚至说这样的话:“在中国出现了一批为自由和人权而奋斗的基督徒,我们与以前那些没有信仰的民运人士之间有了根本的不同。”看到这段话,我不禁感到脸红。余杰再怎么样,他毕竟和我同为中国人,我为我的同胞在外国人面前说这样的话而感到脸红:你怎么能这样急不可待地推开别人争食呢?

    今天我和一位朋友吃饭,他提到,余杰等三人见到小布什这件事,使得一些“自由派”知识分子像吃了兴奋剂似的躁狂,已经有人忙着来鼓动他一起去加入基督教了。我却以为,这样抱着如此强烈的政治目的去加入基督教,首先不是一个修道人适宜的行为,其次还会给其他不想参与凯撒之事的基督教徒带来他们本不该承受的麻烦。这件事很可能像有些人已经指出的那样,不但不能促进中国的宗教自由,反而阻碍了它。

    香港神学院在余杰等三人见小布什后,立即取消了余杰和李柏光的访问资格,有人说这是迫于中国政府的压力。但我想,考虑进与中国政府的关系是肯定有的,但就香港神学院自己而言,恐怕确实也不愿意掺和进这样的政治事务中去。常来我的博客的Yaomi也转了一些基督徒对于余杰的做法的批评意见。我认为这样的基督徒恐怕占多数。有些人要求基督徒公开声明他们不愿意掺和到余杰们的政治事务中去,我认为这确实有点强人所难。香港神学院这样做也已经很充分了。我真诚地希望,余杰等人的做法不会影响到中国在宗教自由方面的步伐。我认为不应该影响,因为顶上帝之名却掺和凯撒之事的,毕竟是很少的人。中国的几千万基督徒中的绝大多数人,恐怕都不是这样的。所以政府和其他人都不必过分敏感,还是应把中国的宗教自由化进程推进下去,把与家庭教会的关系理顺,这才是大局。我先请求各位朋友息怒,不要忙着对余杰发火,也不要忙着对基督徒群体有怀疑。外界对基督教的圈子实在是太不了解了。

    对于余杰的这次行动,我想说,任何一个稍微有点属灵常识的基督徒都可以看出,这是他的个人行为,背后几乎没有任何其他基督徒的具体支持。为什么?因为他的表现太赤裸裸也太无知了,如果有其他基督徒在支持他,就是帮助他搞一点属灵包装,教导他说一点看上去比较属灵的话,也不至于搞成现在这个样子。可以说余杰本人对属灵的事基本一无所知, 而和他关系比较亲密的人里,也没有对属灵的事稍微懂一点的人。他谈话的内容且不去说他,那种什么16岁就成为自由战士的说话语气,在基督徒的圈子里是让人吓一跳的。这种说话方式在教会里本来都是绝对不可以的,没有任何规定说不可以,但基督徒都知道不能这样说话的。太骄傲了。而圣经上说,骄傲的人可是要下地狱的。一般的基督徒,为了获得其他基督徒的认同,就是装也要装得谦卑一点,属灵一点。(说实话我有时也有点装)

    我也为余杰弟兄这次的谈话感谢神。神既然允许它发生,就有神的美意。神的智慧高过我们的智慧。至少从余杰个人来说,我想神是在闪光灯下彻底地暴露了他里面生命的实际光景,让弟兄姊妹都看清楚了,他到底现在是一个怎样的状态。

    基督徒怎么能这样呢?很多非基督徒会问。我想举一个例子:

    我曾经认识一位女基督徒,她基本一张口就是谈SEX,除了SEX她无话可谈。你无论试图和她谈什么,她反正10分钟里一定要把话题引到男男女女上去。就是在教会里聚会分享,她都是这样。再一问,原来她信主前靠出卖色相生活(不能说是妓女,但有几分那个意思),她的生活里除了SEX,基本就一片空白。你让她说什么呢?她还能说什么呢?她从灵魂到身体,完全就被SEX控制住,别人ADDICTED TO CRACK COCAINE,她是ADDICTED TO SEX。 不仅仅是毒品 才能让人ADDICTED TO啊!性,暴力,政治,钱财。。。都可以让人上瘾。

    神应许要给予基督徒丰富的人生,这个祝福不一定是物质上的(当然神很多时候是给予了爱他的人以丰富的物质祝福)阔绰,但一定包含了精神上的丰富。但很多时候,基督徒是活在极度的精神贫穷里。因为我们没有和神联结在一起,占据我们的生命,我们的灵魂,我们一切的一切的,就是那可怜的一点点东西--或者是钱,或者是性,或者是政治。。。。好像是加尔文说过,我们不认识自己,就不认识神;而我们不认识神,也不能清楚地认识自己。不懂得什么是包罗万有的基督,就不懂得什么是灵里的贫穷。认识自身的贫穷可怜无助,倒是寻求神的开始。因为神告诉我们说,”人的尽头,是神的开始。“

    [匿名] yaomi 2006-05-15 07:08:15

    这次会谈,责任在小布什一方,不在余杰一边。余杰作为一个刚信主的弟兄,很多事情不懂得,你小布什要见他,他自然会把他的真实光景都暴露无遗。而小布什为什么要选择余杰会面呢?中国家庭教会的基督徒有好几千万,余杰在其中不要说没有什么代表性,就是在北京的家庭教会里,他实际上都是一个被其他基督徒孤立的边缘人物。 其属灵上的幼稚现在闹得满世界皆知,弟兄姊妹想不知道都不能,一部分基督徒就是想捧他也很难很难了。

    我可以想象,余杰现在还在兴奋状态中,但我的猜测,他想要参与凯撒之事很可能马上就要遭遇挫折了。他和小布什谈话充分暴露了他个性的不成熟,而小布何等精明老到之人,这个会看不出?他以后不要想再从美国那里得到多少实质性的支持了。倒是王怡弟兄思路清晰又比较切题,言谈举止相当得体,特别是有了余弟兄这个陪衬就更是如此。得体是一个人争取政治盟友的最基本必要条件之一。这方面看,王弟兄反倒可能比较有前途。

    [匿名] yaomi 2006-05-15 07:34:21

    楼上的朋友,

    余杰说他16岁就是自由战士,可我听人说,他军训的时候表现得很左。这个你能想象吗?我能想象。

    余杰现在靠什么生活?他有一个项目是美国政府出钱的NED(美国民主基金会)支持的,我在NED的网站上查到的金额数目是8万5美金一年(这好像是2004年的数据,2005和2006年的数据还没有上网);这个你能想象吗?

    我在美国,碰到过一些MING YUN背景的牧师,有两个非常非常有名的,其中一个连在美国的学历都是编造的,这个你能想象吗?另一个说到流血事件那种兴奋,你能想象吗?

    小伙子,我在你这个年龄的时候,也象你一样单纯。但世界是复杂的,人性是堕落的。从梦里醒来吧!

    [匿名] 柴荣 2006-05-15 10:08:42

    非常诡异啊。我原以为中国的环境产生解放神学比较正常,没想到跳出这么多誓反教的。

    [匿名] 陈正果 2006-05-15 18:17:22

    余杰给香港神学院的公开信里称这一会见是”三位来自中国大陆的基督徒与美国基督徒总统的一次会见“,他在另一篇文章里说”我把会谈看作是一位美国基督徒与三名中国基督徒之间美好的分享。“

    然而因为这位美国基督徒的特殊身份,这次会见无论如何不能说是私人性质的宗教信徒聚会。当然,余杰们有争取宗教信仰的自由,他们事实上也在这么做;但余杰们希望达成的目标明显不止于此,而是”帮助中国发生这种变化(结束共产制度)“。 这完全是为了凯撒的目标而绑架了上帝。

    这让我想起80年代的方XX鼓励大学生入党,他认为年轻人都打入组织内部了,民主化就快了。余杰们和方其实是同一思路。如果入党有利于达成其政治目的就入党,如果信教有利于这个就信教。就这点来看,余杰和不信教的方XX还真没有“根本的不同”。无论就道义还是策略而论,还是王小东说的”诚实为好“。就我所知,自由派知识分子几年前就基督教义和自由主义的关系进行过一次大辩论。有一些同样信教的自由派论者(如安替)认为两者不仅不相容,而且在很多方面还是抵触的。神学自由主义刻意回避了矛盾的地方。这里引安替两句话:”因为信仰上帝之国的人,不能冲着地上理想国的名头加入基督教,那样,你就找错了路。“ ”自由主义宪政最大程度保护每个人恶的权利,而基督教要求每个人忏悔所有的罪恶。这在逻辑上是两条道路。“

    大家有兴趣可以看看这篇文章

    [匿名] 陈正果 2006-05-15 18:30:43

    Yaomi,我知道你是给小弟弟上课,不过还是忍不住多句嘴。

    余杰政治觉悟比较早,中学的时候就先天下之忧而忧,这倒可能是真的。他军训的时候左可能就是装装样子。我当年在那种环境里一样让写什么就写什么。据我所知,也是听别人说,余杰的这些年稿费还真不少。不拿美元,他也过得去。这点你倒小看他了。国内知识分子拿美元的多了去了。谁出钱给谁干活,我觉得这倒没什么。

    至于牧师造假学历,为流血事件兴奋,我倒都能想像。十字军东征时代的牧师,能不为战争兴奋吗?别说假学历,造私生子的都有。

    [匿名] 李昆华 2006-05-15 20:34:47

    听说,听说而已,王老师要来我的家乡昆明发飙了?虽然我不可能这时候回家乡,但极其诚挚祝王老师演讲成功.

    王小东 2006-05-15 21:10:55

    陈正果先生提供的链接着实不错,安替的文章及其跟帖都值得一读。

    [匿名] yaomi 2006-05-15 22:56:51

    陈正果朋友,

    中学生政治上倾向自由主义的很常见,但我也是军训生出身,对于军训的情况是了解的。军训生里所有人都必须唱主旋律,但那些特别“左”的人,都是有目的的,都是为了入党,为了将来的前途在那里左。一个青年梦想将来的前途而作了某些事,我都是可以理解的;就好比一个少女一时糊涂而吸毒,都是可以原谅的。但明明当年是为了前途而不顾原则,现在要吹捧自己是自由战士,那就太无耻了。余杰有稿费还要拿NED的钞票从事政治性活动,那说明什么呢?你想想,马丁路德金当年在美国搞民权运动,拿过苏联的钱吗?多少人盯着金牧师要查他和苏联有没有金钱往来,查了几十年,查不出来有一分钱的往来。

    [匿名] 陈正果 2006-05-16 10:33:15

    呵呵,yaomi朋友。余杰说他16岁的时候就是自由战士,确实过了,因为他那时还没有自由斗争过,怎么谈得上是战士。顶多说是自由信徒吧。我只是觉得他表现“积极”,想入党这些事都可以理解。因为他那时生存问题都没有解决,对现实作些妥协都是人之常情。当然余杰后来有意无意把这些都忘了,只说些符合自己“形象工程”的话。评价人不必悬格太高,只要他当年没有因为“左”而害人,还不至于说他“不顾原则”了。

    我今天上了NED的网站,这是美国一家非政府组织。余杰拿它的钱做事,就像国内一些环保组织拿外国NGO的资助,性质上是一样的。余杰如果拿CIA的钱,那就另当别论了。NED的钱如果有利于促进中国的政治改良,为什么不拿?所以关键是看余杰拿了钱做什么事,而是拿谁的钱。即使CIA的钱,在某些情况下也是可以拿的。

    当年苏联和美国是冷战时期的敌对国家,马丁路德金如果拿苏联人的钱,有通敌的嫌疑。今天中国和美国就算关系不好,也还不至于是敌人吧。用佐立克的说法,叫“利益相关者”。我从利益相关的另一方取得利,有什么不可以呢?看看中国二十世纪的历史,各派政治势力其实都从外国获得资助。具体利弊要看个案分析,比如这钱起了什么作用,给了对方什么好处,等等。

    [匿名] yaomi 2006-05-16 10:44:50

    陈正果朋友,

    NED只是法理意义上的非政府组织,因为它不由美国政府直接管理,其雇员也不是公务员编制。但是,NED的经费,50%以上来源于美国政府的拨款(甚至有人说实际是CIA的拨款。是否是CIA拨款,我不敢肯定。但肯定是美国政府的拨款则没有疑问)。它和RFA一样,是一个官方组织,不是NGO。政治经济学里有这么一说吧:看一个组织的宗旨,首先看它的经费来源。

    余杰他们用NED的钱作的事,主要是办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收集的基本都是政治倾向性非常强,而且都往一个方向强的文章。这就是那个项目主要的内容。是否对中国的民主宪制有益处,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美苏冷战,美中之间并没有公开的冷战。那现在余杰挑动美国和中国打一场新的冷战----那如果他梦想成真,美国不就是中国的敌国了么?那他拿NED的钱在中国的所作所为又成什么了呢?

    陈正果朋友,你如果在美国待几年你就知道了,在中国从事政治活动,要取得真正NGO的拨款是不容易的。不要说NED,就连HR-CHINA这样的组织,很大程度都是靠政府渠道的拨款(相当一部分就是NED的项目经费)。也不仅仅是中国,前苏联那些国家搞颜色革命,这钱从哪里来的,NGO能出多少,政府拨款多少,靠常识就可以推断个八九不离十了。

    [匿名] yaomi 2006-05-16 10:50:08

    我从来没有说,拿美国钱在中国从事政治性活动的人就一定是坏人。我只是提醒大家一句,他们是拿美国钱在中国从事政治活动的。这就好像你发一篇文章,需要说明为发表文章作的科研项目,经费提供者是谁。

    [匿名] 柴荣 2006-05-16 14:51:35

    怎么这事大家这么感兴趣?分析来分析去的。一条狗啃骨头,虽说吃像差了点,至于这么大惊小怪的?

    王小东 2006-05-16 21:27:14

    这个事情还真不是小事,牵涉的个人事务很多,牵涉的国家利益也很多,所以关心的人也就多。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没有代表别人,却有代表性——评余杰们与小布什的会见
  • 余杰致香港中国神学研究院的公开信
  • 余杰:国民党应当开除连战的党籍
  • 博讯特稿:北大有谁向马寅初道过歉?/余杰
  • 余杰:两头“野兽”的会面-评泰森拜谒毛泽东干尸
  • 余杰:中国的人权与澳洲的安全/博讯特稿
  • 余杰:香港的自由与我们血脉相连
  • 余杰:抓住《冰点》事件的幕后黑手李东生
  • 抓住《冰点》事件的幕后黑手李东生/余杰
  • 余杰:谁是说真话的人?— 悼念刘宾雁先生(组图)(图)
  • 谁是松花江大污染的罪魁祸首?/余杰
  • 致余杰/老戚
  • 陈小雅:余杰有坚持"毛式思维"的自由
  • 余杰:无教育,毋宁死——当今中国教育不公的严峻现实
  • 余杰《为自由而战》序言/胡平
  • 作为“戈尔巴乔夫反面”的胡锦涛/余杰
  • 余杰:反认他乡是故乡——评李敖
  • 余杰:中国贪官的“西游记”
  • 余杰:妄人爱阅兵
  • 网络基督使团网:综述:余杰出国与马文清被捕
  • 余杰:如何捍卫我们的宗教信仰自由?—兼评中国国务院《宗教事务条例》(图)
  • 昝爱宗:请余杰向布什带个话"神爱美国同样爱中国"
  • 余杰促请媒体高度关注大陆爱琴海事件
  • 余杰、王怡访问墨尔本纪要
  • 余杰、王怡访问澳洲(悉尼部分)纪要
  • 余杰;“冰点”之殇与中国新闻界的觉醒
  • 北京“文学与记忆”研讨会纪要/余杰整理
  • 余杰:警察暴力骚扰方舟教会的正常礼拜活动(图)
  • 昝爱宗:声援余杰:迫害公义的人你们为自己酿造苦酒
  • 余杰:为信仰自由而战
  • 成都草堂读书会活动:文学与记忆——与余杰对话(图)
  • 余杰: 弱女子撬动“潜规则”
  • 余杰: 江胡对立的“江湖”
  • 余杰:谁是新闻自由的“第一杀手”?
  • 余杰与李敖的区别
  • 余杰:驳李敖“共产党让中国人不挨饿、不挨打”之说
  • 余杰:盗火者与殉难者—论谭嗣同思想体系及生命实践中的基督教因素
  • 余杰:向捷克知识分子学习怎样争取自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