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民族英雄林则徐与世纪毒枭毛泽东/亚笛多星
(博讯2006年5月18日)
    世纪毒枭-毛泽东
    
     十九世纪以来,人类世界的毒品有二类。 (博讯 boxun.com)

    一、用化学方程释义的第一类毒品是:甲类为阿片、吗啡、海洛因、杜冷丁、可待因、安定…乙类为大麻、咖啡因、冰类…
    医科学认为:上述化学毒品药、针、片剂的益处,在临床上可缓解人体的疼痛。在内外科手术上起着必需麻醉的作用。毒品是双刃剑。危害在于:久服成隐。他中性的特点:依赖外源性辅助,不象瘟疫、瘴疠…那样随空气、水…传染。
    二、用历史哲学尺度与社会科学镜头锁定的另一种毒品,比上述第一类毒品更可怖…
    那就是:麻醉民众的精神毒品;腐蚀他们思想灵魂的毒药。这种毒品是“中西药的合成”由中国传统封建主义痞子文化与早年德俄法西斯主义杂交混血产物。
    六百多年大明国民与大清国民就毁在这帖“封建专制的中成药”毒品上面。
    20世纪三十年,遭受一战失败的德国人民,在西方毒枭希特勒的推广下,德国人普遍使用了国家社会主义《暨法西斯主义》这瓶“西成药”的毒品…欧洲陷于铁血的战争…超过600万非暴力的犹太平民被纳粹屠杀…约二千万欧洲人死于战火…
    “政治毒药”并没因毒枭的自杀和轴心国的失败而失效。他漫长药效,在战后的东欧枯木逢春;毒种毒源来到斯拉夫斯大林的俄国,与东方斯拉夫文化合成了传染性更强的毒流;这股毒流由乘地缘政治学之界渗透到北中国的延安…
    鱼找鱼来虾找虾,乌龟钟情王八蛋。一直祟拜并一直在大力推广使用中国传统政治“中成药”毒品的毛泽东,乱世逢源;喜从天降;如获至宝。毛与他身边的犬儒们,用剪刀加浆糊的方式;用中西毒药勾兑合成的办法,制造出了“毛泽东选集”后称: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
    毛泽东早在井冈山就发明制造了这瓶思想毒药。
    流窜到延安后只是将毛式思想毒药的生产制造过程加大了!并向国统区纵深传播…
    请当代酒鬼集团充许我,将诗首的“酒”改成“毒”地;引用他们一首印在酒瓶上的诗,(原文:酒鬼饮酒鬼;千杯不嫌醉;酒鬼背酒鬼;万里不累赘…)这很形象地说明了类似的哲理:
    毒鬼饮毒鬼;千杯不嫌醉;毒鬼背毒鬼;万里不累赘…
    在这方面,毛泽东真是高手!
    象蒋介石的结拜兄弟张学良;孙中山的婆娘宋庆龄;总统机要大秘书陈布雷的女儿;许许多多党国的栋梁…都被毛泽东推销的赤色毒药毒倒。可见毒性的药效己弱化国民党大本营的中枢。
    大量触目惊心的史料披露:毛泽东不仅是一个政治大毒枭;他还是一个自鸦片战争后,20世纪中国最大的制造生产并使用鸦片的双料大毒枭。
    毛泽东一手督导任弼时、贺龙、王震在延安;华北、西北、东北根据地上大规模种植、生产、提炼有机化学毒品。
    在中华民族最危难的时刻;在举国抗日的浴血奋斗中…他与他的中共干尽丧天害理坏事的同时;将化学毒品与政治毒品源源不断地输往日本占领区和国统区。从肉体上思想上摧残己够病弱的人民。以第五纵队的方式,用毒品这个杀人不见血的武器。支持可恶的日本鬼子;破坏国民政府;毁坏国民健康。
    不否认,1911年满清崩溃后的二十年多里,西北、西南、东北、华北的各路军阀为扩增兵源;解决军饷;或多或少都有此等劣迹。这类乱世英雄只产销化学毒品而不制造政治毒品。但到1931年国民党基本平定军阀混战,除江西及后来的延安匪区外…初步实现统一,正式立法后。军阀们的产毒受到制止。
    
    据可靠资料:毛泽东不但领导指挥中共的毒源,他还使用并纵恿中共的高官吸毒。臭名昭著的中央特供科与特高科就是一个产、制、炼、配、销的二个牌子,一个部门。
    正如学者们所言:毛泽东与共产党,一贯喜欢用最革命、最美丽的谎言,去掩饰他们最卑污的勾当。事实如:使用女人;毒品;暗杀;屠杀;勾结日军;投俄;卖国;破坏国家运输线…一切都是:以人民的名义;革命的需要…
    告别初始毒品历史今天的中共也承认:丑恶连着黄、赌、毒。
    但他们至今仍在封杀、消毁一切有关他们当年生产;批发;高层使用毒品的史料。
    但他们不可能消灭证据显示:毛泽东、任弼时、林彪、贺龙、康生、陈伯达…及一些红军将领都在不因程度上吸食过毒品。
    《延安日记》《国焘回忆录》《王明日记》《谢觉哉日记》及《毛泽东私人医生》《司马璐回忆录》等许多见证历史;亲历昨天的人都以直观与间接的方式揭露这个惊人的事实。
    我国军民至今总以为:黄、赌、毒是后八十年代邓小平、江泽民与资本市场出现的产物。全不知源于井冈山,延安时期。
    当数百名国民革命军血胆将军阵亡抗日前线时;当数千名国民革命军的将领率千万军民在中原、华北、华东、华南…与日决死一战的日日夜夜里…毛泽东和他的毒友们在延安干什么?
    上半夜“开会”后夜里饮酒;纵欲;跳舞;女人…;白天服上特制的“安定”在窑洞里昏睡…
    讲到这里,会有至今仍把毛像章佩在胸前;满脑子领袖光辉圣象的朋友们会大骂我:反动…!
    他们不会承认他们正是早年政治红色毒害下的受害者。
    他们会大惊小呼:亚笛!别太露骨了!当年一幅又一幅毛泽东在窑洞里;灯下疾书的照片;在抗日军政大军叉腰演讲的镜头…是假的吗???
    朋友:当年希特勒在柏林广场挺手向几百万集会者的镜头;与斯大林在红场上阅兵的照片都是真的。同一个样板是:那都是邪恶极权国家造神的宣传;领袖们的另一面;人本肉身的另一面是不会公视天下。而大历史是不讲情面的。这一点连拿破仑、列宁都承认。
    你们问的好:“毛泽东!真是一个象纣王、隋扬帝这样酒色邪气的昏君?他能写出洋洋数百万字的毛四选吗?”
    朋友:你一定听到大陆考场上代写的“枪手”。
    也听说:张冠李戴这个成语。
    我告诉您:毛泽东选集中的80%的文章不是毛本人写的!都是毛身边的秘书们写的!许多大部头的文章是陈伯达组织一干秘书党写的。有些是中共的报社记者们写的。毛的作用只不过事前向捉笔者提供一个可供他们发酵“毒酒的酒酿”文稿出来后修改一下…落款签上:毛泽东这个名字罢了。
    有关毛选的原著产权早由邓小平和他的中共政治局下了定义:毛泽东思想是中共集体智慧的结晶。
    据内线人讲:在收审陈伯达时,老人扛出了:“毛选中的许多文章就是我老陈写的招牌…”
    有关这个著作来源的问题:中共最高“神学院”中共中央党校“大学师们”是最清楚的。
    毒品毁坏人民灵魂的中枢;也毁坏了毛泽东的脑神经
据北京长安街xx号大院和海淀号当年中共公安部与中央调查部《后改称:国家安全部》的官员讲:各种原因…导致毛泽东进城后经常严重失眠。

    他和刘少奇、朱德一群老人仍保持“延安疯格”。夜间开会与舞会穿叉在一起进行…
    毛去的最多地方是苏杭美女如云的杭州。其次是:上海、北戴河、庐山、韵山;气候好一些的省会都有他的行宫。
    
    每到一处开会前,都有地方省委书记按“惯例”侍候。“惯例”就是:每省里的歌舞团乐队;精选的团员和解放军大军区医院的美丽护士。在毛、刘、周、朱老帅们的眼中,“特制的安定、制剂;女同志;乐队;一级指挥;厨师;内卫…都是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新鲜消费品、保健品、器具、锣丝钉…”
    
    李志绥先生在他所著的《毛泽东的私人医师》某页说:毛到老年对年轻女人的需要的同时…不断增量使用对《“安眠药”》的使用。药理的强化;药效的加深…,令晚年的毛泽东整日整夜地痴癫狂燥起来。
    
    化学毒品摧毁了的毛泽东也殃及人民
    
    重剂量安眠药走火入魔地牵引毛泽东;也牵引着刘少奇在政治上连续荒诞;不断给中共和人民制造更大的灾难。
    毛使用的特制《安眠药》的药理成分是什么:是廉价的冰粉吗?还是当年医院0.5元钱就能配到的《安定》。
    特制的《安眠药》的主要成分原料就是:鸦片。
    
    没有药,他们根本不能入睡。
    有一个作者在他回忆庐山会议与文革的书中说到二个事例:在1959年庐山正式批彭之前的一日,刘少奇过多吸食安眠药…起身迷糊摔倒的事;
    1962年北京的一次由刘主持,毛没有参加的7000人大会上,刘正在讲话…
    正在严重安眠药毒性中迷乱的毛泽东,突然决定急去赴会…;侍卫们不敢劝阻;他匆匆拿起一本简本的党章和《宪法》身着宽大的睡衣…在7000人的双眼前…迷瞪瞪地走上主席台:喃喃自语地讲:“我今天带来了宪法和党章…我有发言权…”
    
    1972年在中共召开陈毅追悼会时…毛又演出了10年前,服食安眠药后突然出门的那一幕…。
    不涉政治心理学,仅从理性科学来看:在1949年10.1至1976年9.13日,从韩战出兵;大规模镇反;反古;大饥荒到5.16文革起爆一起又一起“史无前例的”决定,难道不带有严重的政治毒品和化学毒品非理性逆反驱动吗?
     如果这二种毒品少一样或都没有,一个头脑清晰的领袖会在短短的二十六年里干出那么多世纪大坏事吗?
     毛泽东发明输出的政治毒品殃害几代中国人;也危害了邻国;柬埔寨、缅甸、北朝鲜、尼泊尔都有为其毒所害。
    中共建国后,毛不再指挥军队种植鸦片。这个重大的“国家任务”交给了中共的劳改局暨司法部。由司法部辖下的军警安排劳改农场中的政治犯、刑事犯完成。
    韩战爆发后,联合国与美国反共阵营对中共实施全面禁运。战争与建设令中共急需外汇…毒品这块诱人的白色黄金,又一次让中共垂涎三尺…
    他出口销售最大的据点在香港,协助他交易运输的就是黑社会出身的香港富商;现任中共政协副主席的霍英东 。
    今天的北朝鲜的金正日所做的一切就是毛泽东的翻版。
    这个北亚毒枭,金正日的祖师爷就是他的毛爷爷。
    上的山多终遇虎。
    妙的是:因国家犯罪贩毒的屡屡证据,己被联合国禁毒委与美中情局锁定;全球媒体都盯住北韩在中共掩护下;澳门中国银行提供洗钱的贩毒中心--澳门…这个黄种人里超级豆腐渣的金正日,日子开始难受了!
    为中共自己;也为流氓小兄弟提供“特殊配套”服务的中国银行己上了国际防洗黑钱的黑名单。
     1840年前老牌世界毒枭是大英帝国。他们驱使南亚人种植、加工、生产鸦片。并大规模转连中国。香港就是最大的桥头堡。
     可悲的是:这个被历史审判肮脏的角色由毛泽东及中共来继承。
     资本时代,毒品如极权腐败己在中国泛滥…
     今春五一黄金周,下野退休的朱镕基先生又到虎门考察。中国的媒体又一次把焦点锁定1840年;聚焦在林则徐铜像上…
     这是一种意味深长的白粉幽默。
     林则徐的铜像应复制二个!
    一个摆在新华门前。
    另一个安放在中共红色的“耶鲁撒冷”延安;宝塔山上。
    让世人瞻仰。以照鉴历史。
    
    亚笛多星
    2006.5.16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宽恕是基督的心怀-----写于文革爆发四十周年的日子/亚笛多星
  • 由古罗马建筑看中国形象工程/亚笛多星
  • 万岁 自由空中的天使!/亚笛多星
  • 怀念被处决的校长-----刘步繁/亚笛多星
  • 今日中国没有农民/亚笛多星
  • 壮汉的肝脏被军长换走/亚笛多星
  • 中共今年六四祭日前的节目表/亚笛多星
  • 温家宝,你乘非典瘟疫发了多少财?/亚笛多星
  • 船就快下沉了!我们该做什么?《之三》/亚笛多星
  • 中共疯子.傻子与中国沙尘爆/亚笛多星
  • 元首揪元首 猴急治猴急-由白宫欢迎胡锦涛礼宾新闻想起/亚笛多星
  • 中国的腐败有利于美国家利益/亚笛多星
  • 致美国国会的公开信/亚笛多星
  • 胡锦涛害怕卫星和“向日葵”/亚笛多星
  • 把灯点着/亚笛多星
  • 中国经济航行驱动源于何处?/亚笛多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