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均>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绝密谋杀<<六>>/安均
(博讯2006年5月18日)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十一天的窝居,弄得我满身奇痒,我担心自己身上养了小动物,趁着大家没有起床,我脱光了衣服来到水池边,接了盆凉水从头到脚冲了下去,嚯,透骨凉爽。“小心着凉”。躬着腰的钱院士提醒我,我说:“习惯啦。”我想起:在看守所的十六个月,三九严寒,大家脱光了衣服,敲开水池里的厚冰当肥皂,拿冰水冲身子,那种效果就象在桑拿,浑身热气腾腾,彤红的皮肤火辣辣的。洗完澡,天也亮了许多,饭夫挑着担子外出打饭,神经犯们在陆续起床,我换上干净的衣服,爽快舒服极了。我递给钱院士一支香烟,自己也点了一支:“咱们这里没有澡堂?怎么没见神经犯洗澡?”钱说:“我刚来,这里没有澡堂,听说神经犯们一年只洗一次澡,还是在天气最热的6月份,身体好的想洗凉水澡还得偷偷摸摸半夜里洗。”“听说你的尾骨是在八科打坏的?”“听谁说的?八科简直不是人待的地方,是个魔窟。他们想吃我的黑,让我给他们送钱,哼,咱老钱从南京到北京还没见过人嘴里打弹弓,宁死不屈,宁折不弯。”“自己岂不吃亏。”“人家举着刀,咱们就象圈里的羔羊,你就是把心肝掏出来喂他们,他们也不会说声感谢的话。一帮畜牲。”“你为什么不控告他们?”“我这把骨头,还不够一大群狼 塞牙缝的,不如留点钱,在监狱里享用。呸!”他吐了一口口水,把烟撕开“老安,你买的是假烟,不信你看,都是黄板纸。”我忙撕开自己的烟,里面尚有没被切碎的黄板纸片,“怪不得,这烟味这么辣,原来是假的。”“你是不是在积委会的立柜里拿的?”“是啊”“这就对啦。有些东西是捣鼓来的。知道吗?买东西到前面小卖部,那里的东西比市场价高,但起码是真货。”“我出不去啊!”“你可以借打电话为由,电话室、小卖部是挨着的,你到积委会买10张电话条一元钱,让干警签个字,到了小卖部,你可以不打电话。”早饭担了进来,还是米汤水,咸萝卜和馍,我盛了几块咸菜,用水淘去上面的盐晶,扯开一袋榨菜,又倒了丁点小磨油,就着米汤水吃了一个馒头。有的神经犯一手抓着咸菜,一边啃着馒头;有的把桶中所剩的萝卜块装在瓦罐中储备起来。只是那桶米汤水不受喜爱,剩下大半,饭夫把它倒在水池里,留下半碗泡涨了的米粒,倒点白糖和着吃了。
     (博讯 boxun.com)

    
     早饭过后,我看见杜区长来到北院,急匆匆交待几句就走了,不一会钱院士晃着脑袋对我说:“城头变换了大王旗,有人泣。刚来的那个姓周的戴上红牌当积委会主任啦。”“陶主任不干啦?”“红牌换绿牌抓劳动生产了。”我问:“怎么说换就换?”钱用手指比划了一下“这个决定一切,谁出的钱多就是老大。”他又说:“别说积委会主任的位置,就是我这个值班院士的位置,一个床铺都得靠这个调节。”这话一点儿不错,在看守所不也是这样?谁出的钱多谁就当炕头,谁就能在监号里为非作歹称王称霸,谁不拿钱供奉他,他就天天打你,折磨你,有时候你拿钱多,他看你是块肥肉,就紧紧地压榨你,整治你,让你拿更多的钱供他享用,有个香港人每月拿出5000元钱,他们还不满足,天天逼他折磨他,真是暗无天日。
    
    
     午休过后,东屋又搬入一个犯人,中等身材50岁开外,嘶哑略带口吃,周主任走进南院的东屋对他说:“这里的铺位你随便挑。”他拍拍我的铺说:“我就睡、睡、睡在这里,我最、最、最喜欢跟名、名、名人打交道,老安是、是、是个名人,我就跟他睡、睡一块儿。”斜眼院士小鲍拍着他的肩膀问:“老鬼,这几个月你在哪、哪、哪里发财呀?”老鬼回答道:“我在西、西郊住院。”我说:“北院的环境好,何必跑到南院来受苦?”老鬼说:“北院的人太、太、太坏,这里清、清静。你不、不、不欢迎?”我说:“欢迎你也来,不欢迎你也来。”周主任说:“就睡在老安旁边,我看你们有共同语言,把小吕的铺调到东屋的小套间,就这么办。”
    
    
     老周走后,老鬼开始铺整自己的被褥物品,老鬼说:“老、老安,我的东西、西少,就放、放、放在你的箱、箱子里吧。”“唉,你千万别!”我立即制止道:“你别把毒品什么的放进我的箱子,载脏我,到时候我可说不清。咱们井水河水两不犯!”在场的院士,还有瞎子老王、小袁等犯人哄堂大笑。瞎子老王说:“没想到,老安说话还真有幽默感,语不惊人死不休,我老王佩服,佩服!”院士小钱说:“不愧是大深圳走出来的,什么样的老虎没见过?”我心想:自古以来邪不压正,在信阳市第一看守所,市公安局专案组的一个女公安,让她的男朋友卧我的底十个月,一个邪恶之徒,结果吃我的黑吃了十个月,天天让小白脸给他按摩,有时还跑到市内洗头找妓女,最后临走的时候他把我喊到一旁说:“我的女友就是你的专案组成员,她还经常跟踪你,她对我说:你的案子从头到尾都找不出任何罪证,只好强判你四年,听说这是中央领导签字强制判的。”在新乡监狱,有几个安阳人卧我的底,偷我的鞋子,内裤,涮我的烟,骟吃骟喝,呸!都是些下流坯,流氓无赖之流耍的勾当。
    
    
     果然不出所料,这个职业卧底我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我蹲在门口抽烟他就跑过来找我要烟抽,我吃饭他就在我的碗里夹菜,有一次我实在无法忍受了,气愤地把菜碗摔在他面前说:“你太过份了,涮我呀?你就是有尚方宝剑也不能吃我的,喝我的,抽我的呀!你当我在养小白脸吗?”他端着碗慌慌张张躲进屋里。从那以后,他心里好象明白了事理,想吃别人的东西,就大大方方说出来,但你不能吃着人的再去害人。
    
    
     大约一个星期之间,这个老鬼到处找烟抽,到处挨别人的打、骂,他每次看我蹲在那里抽烟,总是蹲在较远的地方看着我,希望我扔给他一支烟。有一次,我从小卖部回来,买了三条烟和其他的食品,正当我把这些东西往铺板下面的纸箱里放时,他红着脸走到我的跟前说:“老安,我来卧你的底、底、底了,有烟吗?给、给我 一支,我都几、几、几天没有抽烟了。”我哈哈大笑起来说:“这、这、这还差、差、差不多。”我顺手打开一条彩蝶烟递给他两包。“谢、谢谢。”我厌烦地摆摆手,示意叫他快滚蛋。他飞快地跑了出去。 _(博讯记者:末代公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绝密谋杀<之五>/安均
  • 绝密谋杀<四>/安均
  • 绝密谋杀<三>/安均
  • 绝密谋杀 <二>/安均
  • 绝密谋杀 <一>/安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