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柳萌:魏京生为什么反对邓小平?
(博讯2006年5月16日)
    看了魏京生纪念XX的文章,才才明白他为什么反对邓小平。因为他从心眼儿李藐视邓小平这个小矮人。魏京生是把自己看得比毛岸英英要高大的。因为他的父母是老毛的邻居哪。这也就可以解释了:为什么魏京生经常模仿毛泽东,从随地抽烟到嬉笑怒骂——当然是像毛的晚年。
    
     这也是一个怪事:“我妈妈对江青唯一的好评是;没见过这么好的后妈,待老毛前妻的儿女比自己亲生的还好。” (博讯 boxun.com)

    
    读者细看吧。
    
    *******************
    
    我没入过党,但管江青叫过阿姨,这是不可否认的过去。也没有必要否认。亲疏都不能盖过一个理字。
    
    建国初在颐和园我家和毛家是邻居,文革时我妈妈烧掉了好几张江青抱着我照的相片。我说这也不犯忌,烧它干嘛。我妈妈说;我不想和她有关系,看不起她的为人。你记着;就算有一天我们倒霉了,找人保我们时也不许找她。那会叫我恶心。我一乐说当然同意。我妈妈就是这么个爱憎分明的人。
    
    接着我又问起我家和毛家的事儿。我妈妈对毛岸英的评价最好,老毛次之,江青最差。虽然她和江青是青岛老乡,还确实亲如姐妹过一阵子。但也和老毛身边的工作人员一样,很快就受不了那个在生活中演戏的真戏子了。当然,她还没敢对我妈妈霸道,我妈妈就敬而远之了。由此可见,抓她时没有一个工作人员和警卫保护她,不是偶然的
    
    我妈妈回忆说;当时的共产党内已经开始有等级观念了,很多“首长”看见像她这样的小干部(副处长),熟悉的点点头,不熟悉的就装没看见“视若无睹”。老毛是很少的几个大首长,见面还嘘寒问暖,至少要打个招呼的人。我妈妈说;从那时她就感觉到共产党在变了,不再是以前那样“爱民如子,官兵平等”。不太像理想中那样的“人民党,子弟兵”了。
    
    毛岸英那时刚从苏联回来。老毛说他虽然成绩不错,但只学洋玩意儿,不懂中国文化将来还是无用。规定他快速补习四书五经。毛岸英不懂就去问老毛,老毛说;我没那么多时间给你讲课,再说我也不经常住城外。隔壁有个老魏是教书先生出身,很内行。你去请教他吧。并且让江青亲自来和我父母打了招呼。那时江青和我妈妈还是姐妹相称,我妈妈对江青唯一的好评是;没见过这么好的后妈,待老毛前妻的儿女比自己亲生的还好。
    
    从此毛岸英每当看见我父亲的车在家,晚上都来我家听课。来时总是先问我妈妈;首长今天有时间吗?要是忙我下次再来。临走时总要鞠个躬说;耽误您很多时间,还要麻烦杜老师(我妈妈姓杜),真对不起。从第一次到最后一次,每次都是一样的有礼貌。我妈妈说;简直就像我管过的日本战俘一样,不像个中国人,更不像当时中央军委的那种“兵气,匪气”。
    
    她还叹息着说;要是岸英还活着,主席也不会纵容江青这么无法无天。主席很早就烦江青,最喜欢的就是毛岸英。我立刻就讥讽她是妇人之见;老毛要干的坏事只有江青能帮他,毛岸英那样的娘娘腔只有你们女人才喜欢。我妈妈笑着骂我;都像你这种劳改坯子的嘴,一辈子也娶不上媳妇儿。在政治问题上,我永远是我父母的反对派。从开始不得不承认他们说得对,到最后他们不得不承认我说得对。到我进监狱后,我爸爸就是我的第一号粉丝。凡是说过我坏话的老战友老朋友老首长,一律不许登门。每天偷听敌台注意我的消息,是按林副统帅的规定;天天听,雷打不动。
    
    93年我假释在院子里碰到了老邻居张玉珍(李锐夫人),一见我就拉着我说;你真是个大孝子,你妈妈真有福气。弄得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她说;你等到你妈妈去世了才进监狱,不是聪明孝顺吗。否则你妈妈这些年该多难受呀。我说我到现在还没算计到这一层呢。心想我爸爸还活着呢,就不算孝顺了吗?我爸爸不这么认为,他说;干得好,像我儿子。你爸爸当年也是忠孝不能两全。我说我和你们当年不一样,我是反你们共产党的。他说;什么不一样,我们也是为老百姓有好日子过,才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我想我也该长大了,不要每次都让人家下不来台。
    
    
    这就是我妈妈常说的;亲疏都盖不过一个理字。这是我们家一贯的作风,也是我父母参加革命时学来的作风。是共产党成功时期的作风,也是它丢掉以后就会要失败的作风。正是我们民主派要学会和保持的作风,民主的作风。
    
    以此文纪念我的父母。值此母亲节将到之际,附狱中怀念母亲的诗一首(83年)。
    
    梦中又见母亲来责难我不懂得小心谨慎,顶嘴后气走了她,突然想起她已死多年,见一面不容易。大恸而醒。提笔草就;
    
    对面音容魂梦国,凄恻惶惑方寸折。鞠躬尽瘁您先死,失意忘形我仍活。慈母盼儿心还在,浪子回头人不得。愧悔泪断黄泉路,负荆何计渡冥河。
    
    (于2006年5月。原标题为《母亲节忆母亲及其它──魏京生生平回忆节选》)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文明台独与霸道台独(及张俊宏魏京生的离婚论)/王希哲
  • 纪念为弱势百姓打抱不平的刘宾雁/魏京生
  • 纪硕鸣:魏京生谈赵紫阳与民主
  • 魏京生: 2004年回顾
  • 魏京生:读王光美曾为大赦国际成员报道有感
  • 魏京生:放弃对胡温体魏京生制的幻想
  • 魏京生:谈今年日内瓦人权大会
  • 范似栋: 七九年魏京生案始末
  • 魏京生小传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