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闲话:反毛与文革人民性一面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2006年5月16日)
    看了郑义与刘国凯的文章,有一个总体感觉,就是他们在强调文革人民性一面时,以是否反毛,是否人民有意利用了毛发动的文革来达成自己的目的,甚至以这种利用的意识是不是清晰,来作为判断的标准的。但我认为是否反毛与文革的人民性无关。
    
     文革的人民性,是以对中共的官僚体制,以及这种体制的合理性的全面否定为特征的。中共的革命是以解放人民作为旗帜的,它曾经具有广泛的人民性,但这个体制的彻底实施却导致了压迫式的暴政。设想一个完全束缚于土地之上,连劳动的自由也没有的,相当于农奴的所谓农民,设想一个几乎人身依附于单位官僚的工人,就可以知道这种压迫的广泛性与残酷性,更不要说打成阶级敌人的“黑五类”了。广大民众在中共的官僚体制下没有解放的感受,相反是受压迫的感受,这个现实的秩序的反人民性是非常清楚的。人民反抗这样的暴政,建立一种更合理秩序的愿望就是它的人民性。 (博讯 boxun.com)

    
    不得不承认人民的这一反抗是在毛支持与鼓动才成为公开的运动。即使是“奉旨造反”,也不能抹杀其人民性的一面。毛作为中共的最高领导人,他的思想中有人民性的理论倾向,这并不奇怪。中共革命的目标就是要缔造一个人间乐园,但这个人间天堂始终建立不起来。刘、邓、周可能把十七年的中共统治看成人间天堂的,但毛似乎是不认同这一看法的。关于毛发动文革动机以及他然后的行动,我们可以有各种解释,“权力斗争”与“阴谋利用”论,是现在比较流行的解释。对此我不作结论。我的看法是,毛作为一个政治家,而且是以共产主义为意识形态的政治家,当然会有许多他的策略与现实考虑,对此的进一步评价可能需要更多的历史档案公布才能下结论(最近韩爱晶关于受毛接见的回忆文章很有意思)。但也不得不承认毛主义中确实有反中共体制的愿望,这是毛不同于他的战友与同志的地方。有人说毛有太多的罪恶,他怕中共出赫鲁晓夫式人物,死后被鞭尸,才发动文革。毛应该是看到斯大林体制的问题,而且也曾经反对过这个体制的,但毛显然不同意赫鲁晓夫式对斯大林的否定,毛似乎期许自己可以通过另一条道路来达成中共体制的真正人民性。但毛的文革证明毛的悲剧:他通过革命建立的政权没有达成人民的解放与真正的平等,而他的造反运动,也没有达成底层民众的解放与真正的平等的。
    
    毛的悲剧是一个真正的悲剧,一个牺牲了无数生命,包括家人生命的人,却无法达成自己期望中的目标。他始终没有认识到一个取消市场的公有制社会,实际上是个奴隶制国家,人民的命运完全受官僚的操控。他反官僚特权,悲观预测新的官僚仍然会蜕化变质,所以文革七八年必须再来一次,让那些官僚始终在火上烤,没有稳定的特权。但他不知道官僚特权,必须摧毁这个体制才能彻底摧毁。
    
    毛的文革给人民带来的是真正的灾难。在这个社会中,没有一个人有保障,官僚没有自由人权,人民也没有自由人权。
    
    毛似乎看到了他的体制,如果没有政治运动,是必然走向资产阶级的复辟的。所以他说“小生产每时每刻产生着资产阶级”、“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还乡团来了,人民要受二茬罪、吃二遍苦”。毛似乎先知式地预知了邓改革后中国阶级分化的现实。
    
    对于这个前景毛是无法接受的,他把它称为“资产阶级复辟”,是否恰当也可以讨论。工农当下的处境是不是“受二茬罪、吃二遍苦”,也可以有不同意见。但是不得不承认在工农的相对地位下降的同时,工农的绝对生活水平以及自由比毛时代有巨大的进步。悖论是:当中共似乎完全不顾工农的利益,不给工农任何保护时,工农却通过市场获得了比毛时代更好的处境。
    
    邓的改革的初宗与目标,是有人民性的,所以受到了人民的拥护。但在具体实施中,却是没有人民性的,这表现在中共一党独裁对民主理念仇视,在他们的意识中,民主与动乱似乎是可以划上等号的同义词。邓的跛足改革,是对毛主义的反动,给人民带来了一定的利益,但它的过份精英主义,使官僚腐败的问题成了无法解决的顽症。这个制度在操作层面,基本上无视工农的利益,缺乏人民性,所以它的正当性也是成问题的。宪政民主真正解决中国困境的惟一出路。中国民主运动当然是为了保障一切人的权利,但对那些毫无其他保障途径的弱势民众,宪政民主的保障更是必要。
    
    总结一下我的观点:中共的革命曾经是以人民性为旗帜的,却导致了暴政,毛的造反运动也想达成人民性,却导致了更大的暴政。这一切证明了中共的原来的道路不通。邓的改革进一步发展下去,丧失人民性也是必然的。中国民运应该在肯定一切人民性的基础上,对中国的历史作出新的解释,才能完成宪政民主的论证,精英民主是解决不了中国的问题的。
    
    闲话
    5.15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赵达功:我也是“文革小组”成员
  • 文革对西方世界的冲击
  • 在“文革”问题上的两种言论之分界/武振荣
  • 文革,让众官员夹着尾巴做官/张建
  • 张鹤慈:还需要再制造一个毛泽东?——就人民文革和郑义商榷
  • 再现上海文革狂潮的史话 ——长篇小说《福民公寓》读后感/陈家骅
  • 文革四十周年祭——关于“人民文革”/作者: 喻智官
  • 不要把对“文革”的回忆一直维系在“诉苦”的坐标上/武振荣
  • 牟传珩:我的童年与文革
  • 力虹:警惕啊!世界—写于中国文革四十周年
  • 台湾应该纪念中国文革/林保华
  • 中共为何不许纪念文革?/林保华
  • 任不寐:三年文革与三百年文革
  • 四十年文革寻思/仲维光
  • 批评郑义有关“人民文革”的文章/海外强国论坛
  • 刘晓波:禁言文革浩劫是另一场浩劫
  • 胡平:文革是三年还是十年?
  • 关于“文革”讨论的一封信/高寒
  • 茉莉:“吊半边猪”的岁月——乡下文革琐忆
  • 文革記憶的消費與替代
  • 文革反英武鬥 香港最動盪時節
  • 民間博物館挑戰文革禁忌 迂迴低調
  • 黃錦國 文革信仰破滅一場荒謬
  • 文革 社會怨恨的積累與爆發
  • 北京禁文革纪念 学者批毛论史
  • 担心文革遗毒 官方禁止纪念
  • 东方红万万岁 文革劫尽付一醉
  • 文革當年苦難》批鬥父親 傷痕忘不了
  • 文革浩劫反思》人,怎樣變成獸的?
  • 文革40周年为何中共拒绝反思(图)
  • 回顧文革》報人之死 揭文革首頁(图)
  • 组图:画家周天黎文革时期的系列素描作品(图)
  • 40年人事更迭 文革紅衛兵 變巨商學者
  • 8名中国学者欲参加国际文革研讨会遭阻
  • 文革时期的胡锦涛、温家宝
  • 老舍女儿呼吁当局正视文革历史
  • 中国「文革」藏品升值千倍(图)
  • 北京迴避文革 民間不忘教訓
  • 我从文革中得到什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