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鹤慈:还需要再制造一个毛泽东?——就人民文革和郑义商榷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2006年5月14日)
    郑义更多文章请看郑义专栏
    张鹤慈
     (博讯 boxun.com)

    人民文革的支持者和鼓吹者,都不是只出于对历史的关心,而是更关心今天的中国政局。人民起义的提法不时的会出现在他们的文章里。这次,郑义的"趁机造反"的文章,是提的最清楚,最直接的: 他说:【倘若今天中共最高领袖照搬当年毛泽东那些口号,指出圈地抢钱的那些共产党高官,就是吃人民的肉,喝人民的血的特权阶级,号召人民起来造反,如果是这样,试想民众会作何反应?
    
    还会造反吗?——为什么不?当然要趁机造反!
    
    还会搞大字报大批判吗?——不会了,抓住贪官污吏当场处决!
    
    还会"誓死保卫某主席"吗?——当然,如果他支持人民并遭到党政军既得利益者的围攻和威胁!】
    
    我只是稍微的换上六个字。请大家看看,是否觉得十分熟悉?。
    
    "倘若今天中共最高领袖照搬当年毛泽东那些口号,指出圈地抢钱的那些国民党高官,就是吃人民的肉,喝人民的血的地主富农,号召人民起来造反,如果是这样,试想民众会作何反应?"
    
    这不就是当年毛泽东打江山的口号?我们先不说土地革命的是非曲直,当年的毛泽东不就是用土地来诱使人民,进行了他的伟大的革命?我们只要看看 49年后毛泽东给中国带来的灾难,就说明了一切。难道郑义真的希望再重复一次49年的革命?现在再制造出来一个毛泽东
    
    人民文革的理论依据是:历史是胜利者写的,文革是邓小平这些反文革的人复出后,订的调子。所以这个调子是错误的。二十四史都是胜利者写的,当然其中存在不少的问题,但仍然是了解中国历史的最主要依据。今天的中共对文革是敬而远之,文革不喜欢说,文革的结束为什么也不喜欢提?这些胜利者为什么不喜欢谈谈他们的复出,他们的得意,他们的报复。既然文革的历史是他们写的,今天,为什么他们在文革面前是那么的不自在?这是因为,文革的历史,有他们不愿意面对的事实,当年邓小平对文革的历史结论,含有今天共产党不想面对的太多的内容。所以,官方的文革史虽然有不少的问题,如对毛泽东,是批了一半,保了一半。但这个官方的文革史,仍然基本上是当时人们的共识。
    
    第二个说法是,写回忆录的都是文革中挨整的人,所以对文革的提法,全部是负面的。法官有回避的制度,证人没有。所有的证人,必然的和案情有关联,我们只能从证词里去判断真伪,不能用证人和案件的关系来判断证词的真伪。我们只能说因为这些人的经历,可能会对文革的看法不客观,但我们不能说,因为这些人的经历,他们的文章就一定不客观。
    
    郑义说;【我们很难想像,数以千万计甚至上亿的人民在一瞬之间患了集体疯狂。】他应该知道,人民在文革前早已经神经不正常了。 58年的深翻二尺五的破坏土壤,十三万斤的亩产的人民公社,砍光了果树作燃料的大炼钢铁。那时候的人民,是不是已经集体疯狂了?
    
    按郑义的说法:【那个时期的人,要比今天的中国人更正直、温和、诚实、勇敢。】那么学生应该是最单纯的。我们在中学的60年代,上面布置下来了个运动,叫四红,就是,要求在很短的时间,每一个学生都要通过等级劳卫制,等级运动员,等级裁判,普通射手。学生按时完成了任务。等级劳卫制绝大部分是弄虚作假,其他的三项几乎全部试弄虚作假。只举一个例子,人跑出很远后,裁判才开始掐表计时,以至于破了世界记录。这是所有的学生的集体的作弊。那时的中国人,毛病和现在的不完全一样,但比现在好不了多少,说那时人们的正直、温和、诚实、勇敢,这四个词用的刻薄一些,可以叫做盲从,奴性,懦弱,愚昧,否则,就不可能有如此规模的文革
    
    至于郑义提到的:【怎么能苛求40年前的先行者?】。否定存在人民文革的我们,并没有要求文革中的造反派,有什么基本的民主思想,我们只是指出,那时的人民,基本没有什么民主的理念。只是因为人民文革的作者总是想拔高当时的造反派。不是我们苛求40年前的先行者,我们不但没有苛求,连要求都没有,我们只是说出了,对你们安在造反派头上的光环,我们看不见。
    
    说文革是:【一举推翻了共产党大小官吏,】那么共产党的最大的官吏是毛泽东,为什么没有推被翻?。郑义同意我的朋友的奉旨造反的提法,但造反是推翻暴政还是换换管家?文革小组替代了政治局的大干部,造反派临时的充当了基层的小干部。不是一举推翻了共产党的大小官吏,而是奉了毛泽东这个痞子王的旨,一举撤换了共产党的大小官吏。 49年的造反,是如朱元璋的打天下,夺皇权,66年的造反,是如朱元璋的杀功臣,保皇权。
    
    郑义说:【但在皇上支持下聚众造反的,这还是第一次。】这个第一次也值得探讨。其实,文革的造反派和义和团有不少的相似之处,破四旧,打砸抢都是差不多,只是义和团开始是真造反,后来被招安了,从反清灭洋改为扶清灭洋,不像文革造反派,开始就是御用工具。慈禧想废掉她的刘少奇-光绪皇帝,对外散布光绪病重,各国使团要求派医生给皇帝诊断,如此明目张胆的干预内政,使老太太气的牙痛,在她看了义和团的气功加上魔术的表演后,慈禧底气十足。开始了她的世界大战。如果义和团真的刀枪不入,把洋鬼子打了回去,或是义和团能多挺一些时候,慈禧就可以继续进行她的文化大革命了。从光绪到地方的大员,明里暗里的慈禧的政敌和不满者,已经使老太太寝食不安,在已经是成人的光绪皇帝面前,慈禧垂帘听政的合法性,正如毛泽东在 60年代的大跃退,造成千百万人的死亡,使毛泽东的皇权的合法性受到了置疑和挑战一样,是迫切需要找到一股力量,来肃清他们面前的实在的和想象的威胁。慈禧利用了义和团,如其说是为了对外,不如说更是为了对内,慈禧利用人民,来造那些走资派的反,如果义和团成了事,哪怕是一时的成事,从王公贵族到封疆大吏,所有的维新,洋务之流,肯定不是人头落地,就是充军发配。史书记载,义和团和宫中的一些造反派已经准备对光绪下手了。这个利用愚民造反,为最高的统治者清理门户的做法,毛泽东也注册不到专利权。
    
    我和郑义几年前,有过很短的接触,当时印象不错,没想到,进来不少问题的看法,都存在着分歧。我想,他是一个艺术型的人,也许只靠艺术的直觉和正义感,可能还是不够的。这可能就是普希金为什么,到底没有成为一个十二月党人。
    
    10、05、06。 墨尔本
    (5/13/2006 8:48)
    
    
    
    
    
    
    
    张鹤慈:还需要再制造一个毛泽东
    ——就人民文革和郑义商榷
    
    张鹤慈
    
    人民文革的支持者和鼓吹者,都不是只出于对历史的关心,而是更关心今天的中国政局。人民起义的提法不时的会出现在他们的文章里。这次,郑义的"趁机造反"的文章,是提的最清楚,最直接的: 他说:【倘若今天中共最高领袖照搬当年毛泽东那些口号,指出圈地抢钱的那些共产党高官,就是吃人民的肉,喝人民的血的特权阶级,号召人民起来造反,如果是这样,试想民众会作何反应?
    
    还会造反吗?——为什么不?当然要趁机造反!
    
    还会搞大字报大批判吗?——不会了,抓住贪官污吏当场处决!
    
    还会"誓死保卫某主席"吗?——当然,如果他支持人民并遭到党政军既得利益者的围攻和威胁!】
    
    我只是稍微的换上六个字。请大家看看,是否觉得十分熟悉?。
    
    "倘若今天中共最高领袖照搬当年毛泽东那些口号,指出圈地抢钱的那些国民党高官,就是吃人民的肉,喝人民的血的地主富农,号召人民起来造反,如果是这样,试想民众会作何反应?"
    
    这不就是当年毛泽东打江山的口号?我们先不说土地革命的是非曲直,当年的毛泽东不就是用土地来诱使人民,进行了他的伟大的革命?我们只要看看 49年后毛泽东给中国带来的灾难,就说明了一切。难道郑义真的希望再重复一次49年的革命?现在再制造出来一个毛泽东
    
    人民文革的理论依据是:历史是胜利者写的,文革是邓小平这些反文革的人复出后,订的调子。所以这个调子是错误的。二十四史都是胜利者写的,当然其中存在不少的问题,但仍然是了解中国历史的最主要依据。今天的中共对文革是敬而远之,文革不喜欢说,文革的结束为什么也不喜欢提?这些胜利者为什么不喜欢谈谈他们的复出,他们的得意,他们的报复。既然文革的历史是他们写的,今天,为什么他们在文革面前是那么的不自在?这是因为,文革的历史,有他们不愿意面对的事实,当年邓小平对文革的历史结论,含有今天共产党不想面对的太多的内容。所以,官方的文革史虽然有不少的问题,如对毛泽东,是批了一半,保了一半。但这个官方的文革史,仍然基本上是当时人们的共识。
    
    第二个说法是,写回忆录的都是文革中挨整的人,所以对文革的提法,全部是负面的。法官有回避的制度,证人没有。所有的证人,必然的和案情有关联,我们只能从证词里去判断真伪,不能用证人和案件的关系来判断证词的真伪。我们只能说因为这些人的经历,可能会对文革的看法不客观,但我们不能说,因为这些人的经历,他们的文章就一定不客观。
    
    郑义说;【我们很难想像,数以千万计甚至上亿的人民在一瞬之间患了集体疯狂。】他应该知道,人民在文革前早已经神经不正常了。 58年的深翻二尺五的破坏土壤,十三万斤的亩产的人民公社,砍光了果树作燃料的大炼钢铁。那时候的人民,是不是已经集体疯狂了?
    
    按郑义的说法:【那个时期的人,要比今天的中国人更正直、温和、诚实、勇敢。】那么学生应该是最单纯的。我们在中学的60年代,上面布置下来了个运动,叫四红,就是,要求在很短的时间,每一个学生都要通过等级劳卫制,等级运动员,等级裁判,普通射手。学生按时完成了任务。等级劳卫制绝大部分是弄虚作假,其他的三项几乎全部试弄虚作假。只举一个例子,人跑出很远后,裁判才开始掐表计时,以至于破了世界记录。这是所有的学生的集体的作弊。那时的中国人,毛病和现在的不完全一样,但比现在好不了多少,说那时人们的正直、温和、诚实、勇敢,这四个词用的刻薄一些,可以叫做盲从,奴性,懦弱,愚昧,否则,就不可能有如此规模的文革
    
    至于郑义提到的:【怎么能苛求40年前的先行者?】。否定存在人民文革的我们,并没有要求文革中的造反派,有什么基本的民主思想,我们只是指出,那时的人民,基本没有什么民主的理念。只是因为人民文革的作者总是想拔高当时的造反派。不是我们苛求40年前的先行者,我们不但没有苛求,连要求都没有,我们只是说出了,对你们安在造反派头上的光环,我们看不见。
    
    说文革是:【一举推翻了共产党大小官吏,】那么共产党的最大的官吏是毛泽东,为什么没有推被翻?。郑义同意我的朋友的奉旨造反的提法,但造反是推翻暴政还是换换管家?文革小组替代了政治局的大干部,造反派临时的充当了基层的小干部。不是一举推翻了共产党的大小官吏,而是奉了毛泽东这个痞子王的旨,一举撤换了共产党的大小官吏。 49年的造反,是如朱元璋的打天下,夺皇权,66年的造反,是如朱元璋的杀功臣,保皇权。
    
    郑义说:【但在皇上支持下聚众造反的,这还是第一次。】这个第一次也值得探讨。其实,文革的造反派和义和团有不少的相似之处,破四旧,打砸抢都是差不多,只是义和团开始是真造反,后来被招安了,从反清灭洋改为扶清灭洋,不像文革造反派,开始就是御用工具。慈禧想废掉她的刘少奇-光绪皇帝,对外散布光绪病重,各国使团要求派医生给皇帝诊断,如此明目张胆的干预内政,使老太太气的牙痛,在她看了义和团的气功加上魔术的表演后,慈禧底气十足。开始了她的世界大战。如果义和团真的刀枪不入,把洋鬼子打了回去,或是义和团能多挺一些时候,慈禧就可以继续进行她的文化大革命了。从光绪到地方的大员,明里暗里的慈禧的政敌和不满者,已经使老太太寝食不安,在已经是成人的光绪皇帝面前,慈禧垂帘听政的合法性,正如毛泽东在 60年代的大跃退,造成千百万人的死亡,使毛泽东的皇权的合法性受到了置疑和挑战一样,是迫切需要找到一股力量,来肃清他们面前的实在的和想象的威胁。慈禧利用了义和团,如其说是为了对外,不如说更是为了对内,慈禧利用人民,来造那些走资派的反,如果义和团成了事,哪怕是一时的成事,从王公贵族到封疆大吏,所有的维新,洋务之流,肯定不是人头落地,就是充军发配。史书记载,义和团和宫中的一些造反派已经准备对光绪下手了。这个利用愚民造反,为最高的统治者清理门户的做法,毛泽东也注册不到专利权。
    
    我和郑义几年前,有过很短的接触,当时印象不错,没想到,进来不少问题的看法,都存在着分歧。我想,他是一个艺术型的人,也许只靠艺术的直觉和正义感,可能还是不够的。这可能就是普希金为什么,到底没有成为一个十二月党人。
    
    10、05、06。 墨尔本
    (5/13/2006 8:48)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批评郑义有关“人民文革”的文章/海外强国论坛
  • 曹长青:“阴谋论”太伤害自己-答郑义(下)
  • 曹长青:阶级斗争弦别绷那么紧-答郑义
  • 郑义:曹长青《和刘宾雁分道扬镳》严重失实(上)
  • 郑义:曹长青《和刘宾雁分道扬镳》断章取义
  • 召魂(纪实散文)/郑义
  • 在我们将长久分享他的光荣——在刘宾雁遗体告别式上的发言 郑义
  • 郑义:潘岳吆喝几声犯了什么错误?
  • 郑义:抢地圈钱的水电工程与汉源暴动
  • 以正义的名义呼唤郑义
  • 独立评论论坛上的海壁《以正义的名义呼唤郑义》
  • 海壁:对郑义台湾观点的批评
  • 郑义:族群撕裂、纳粹主义与共产党
  • 郑义:吃狗屎与中国抢劫经济学
  • 郑义:中国经济神话之破产
  • 仙鹤草:致郑义先生——《中国之毁灭:中国生态崩溃紧急报告》读后
  • 郑义:如何降低喜马拉雅山的高度
  • 洪哲胜:与郑义谈谈我对泛蓝选后争议为何不看好
  • 郑义:赖不掉帐的中国越洋扩散
  • 著名作家郑义谈黄河断流和中国生态
  • 绝密--北京动物园将被强制搬迁/郑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