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批评郑义有关“人民文革”的文章/海外强国论坛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2006年5月10日)
    郑义更多文章请看郑义专栏
    
     最近看到写小说的郑义先生有关“人民文革”的文章。郑义不是学者,也不是没有经过文革的年轻人,而是文革中的过来人。我看了,总觉得有点阿Q精神。本文是有感而发,不是学术研究。 (博讯 boxun.com)

    
    毛泽东把皇权变成神权的豪赌
    
    怎么看文革?整个文革,我都在监狱中,也许没资格谈。我认为,在饿死了几千万人后的毛泽东,对自己皇权的合法性,丧失信心,病态地寻找着一切威胁。文革就是,毛泽东裹挟全国人民、为了把他的皇权变成神权的一场不计成本的豪赌。人民,在文革中是受害者,同时,部分是被迫,部分是自觉的帮凶。
    
    人民文革的提出,根据是,有一些探索者、先行者,有一些不同的声音。在一个有十几亿人口的国家,在有上百万人非正常的死亡,上千万的人被打翻在地,我奇怪的不是有一些不同的声音,而是这声音是如此的微弱。我和《文化革命中的异端思潮》的作者宋永毅说过,就马列主义而言,这些人不是异端,而是正统。他也有同感。就算有这些探索者、先行者,又和人民、人民文革有什么关系?如果这就可以称为人民文革,那是否有人民反右、人民大跃进?
    
    人民文革的提出的另一根据是,文革中对民主的提出。具有讽刺意义的是,文革中,对民主叫得最响的是毛泽东。不论是巴黎公社、四大自由,不论是舍得一身剐、天塌不下来,毛泽东的底气比哪个民主斗士都足。马列主义到了毛的手里,就只剩下两句话:抢夺政权时是造反有理,政权一到手,就是镇压有理。49年前的毛的文章,虽几经删改,但还是有鼓吹民主的词句。有人编了新华社解放前的文章,让人以为是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作品。这是因为,老毛还在台下。49年一旦大权在握,毛抛出了人民民主专政,即对心甘情愿作奴隶的人,叫人民,给予作奴隶的自由,对不肯作奴隶的人,叫敌人,用专政来强迫他们作奴隶。玩了这种文字游戏后,所有的“人民”都是自由人了。
    
    文革派的基础就是皇权
    
    毛泽东的玩弄民主,有两次最典型。一次,他以二票的少数,服从了多数,那是在梁淑溟要求讲话时,整个会场只有毛和梁两个人赞成,所有的人都变得胆大包天,和毛投了相反的票。他们心里清楚,毛要他们投反对票。在毛泽东信心十足时,他是喜欢玩民主牌的。另一次戏剧性的场面是,毛拿了宪法和党章,去声讨刘和邓。毛看起来是象民主斗士、还是痞子流氓?
    
    文革中,毛随心所欲地玩弄着民主和镇压这两手。当毛泽东看到,两派人马,举着同样的语录,喊着同样的口号,在誓死保卫毛是你杀我砍时,毛是诧异地挑起眉毛、还是会心地微笑?在“公安六条”的利剑悬在头顶,哪有什么民主可言。
    
    1949年后的中国,似乎一切都加上了人民的头衔,报纸、电台、邮政、会堂、军队、警察、法院、银行、钞票……,现在又加上了个文革。人民文革就是,把对方搞成敌人,自己争当人民(奴才),比着革命,比着无耻,争着老王麻子的正统。象历代皇朝一样,功臣勋贵,有和皇帝对抗的资本,而文革小丑,离了皇帝,就屁也不是。文革派的基础就是皇权,不论是保皇派、还是造反派,同样是在毛泽东的指挥棒下,为求龙颜的一悦,分得一杯羹。
    
    我看先要弄清什么是人民
    
    
    
    想弄清什么是人民文革,先要弄清什么是人民。按当时的说法,人民是和敌人对立存在的。除了地、富、反、坏、右的五类分子和监狱中的劳改、劳教人员(劳教人员在某个时间还是半个人民,有选举权,没有被选举权),是敌人,其他都是人民。
    
    人民又可分为三大类:(1)高级人民:统治者,官吏;(2)一般老百姓;(3)准人民:敌人的亲属、子女,有历史问题、犯过错误的,劳改、劳教变成就业的。(劳动释放后,叫劳动释放犯,还是一个犯。)
    
    只是北京,在兴海湖、白城子、茶淀就有上万的就业人员组成的社会。虽然我没有见到一个象我一样的,被公安部明文规定,终生就业,但这些人不但一辈子是二劳改,子女也永远是二等公民。
    
    毛泽东文革,对人民的组成的变化有什么影响?刘少奇等大量的高级人民被打翻在地,变成为敌人。这和民主无关。这没有触动制度,只是一些人的命运的变化。文革中,国家机器并没有因为大量的当权派的下台而变得仁慈,反而是更加的残暴。我在劳改队时,一批没有文化的看门、打杂的守卫成立了“红炮台”,夺了劳改队的权,对我们这些被关押者,除了更严厉地剃光头、戴名牌,使劳教和劳改没有区别外,没有任何本质的变化。这其实就是全国的缩影,就是砸烂了公检法,造反派的群众专政,一点也不比过去多一点点的人味。如果说有什么变化,就是更无孔不入、更残暴。文革中非正常死亡的人和被关押的人,比任何时期都多得多,就是明证。王洪文替代了刘少奇,就是人民文革的胜利?这不过是,大宅门里的东家,把钥匙从少奶奶的手里夺过来,给新纳的小妾。
    
    没有民主民权,只有党主皇权
    
    
    
    高级人民的空缺,使一般老百姓和一些准人民看到了机会:中原逐鹿,可以是人民文革的写照;想挤进统治者的冲动,是造反、夺权的人民文革的动力。就象是,当皇帝废掉了所有的后宫,天下选秀,献媚争宠还要千方百计地置对方为死地。这就是人民选妃。这里没有民主,只有党主。这里没有民权,只有皇权、官权。
    
    造反派和保皇派没有什么区别。他们按毛泽东的意图,整毛的异己,都是造反派;为求得中央文革的认可,都是保皇派。后成立的组织,有不少是运动初期被排斥在外的人,但这并没有什么本质的不同。他们积极地投入文革,全是争当毛泽东的狗(只有极少的例外)。
    
    北京公安局有13处,收留了大量的强制劳动的人,大多是有历史问题,或出身不好。文革中,成立了个不小的组织。这些人,除了少数,多有刑事问题:有的本来就是人渣;有的,是因为从小受到不公正的对待,后来堕入歧途。他们当然值得同情。但他们中的大多数,道德已经很差了。他们看到了机会。他们起来造反,他们并不比别的造反派坏,但也不比别的造反派好:老子反动儿浑蛋不对,老子反动儿好汉也不对吧。43派、44派是有不同,但无本质的不同。想在运动中争自己的利益,没有什么值得谴责,但也没必要升华到民主斗士。
    
    人民文革刘少奇是走资派,不能说没有一点点的道理。但毛泽东的一派,不是什么无产阶级革命派,而是走封派。这个农民出身的痞子王,不懂一点点的科学,视现代化为异端。他的大跃进、人民公社,都是一个土皇帝的蹩脚设计。毛泽东的官员,应是税吏,而刘少奇的官员,应是有点象经理。皇帝要的是,被捆绑在土地、可以无偿的剥夺其劳动成果的农奴,而经理则要求相对自由移动的农民。
    
    文革中,毛对刘的胜利是封建主义的胜利。封建主义的泛滥,是个用不着多说的事实:早请示、晚汇报、语录、像章,全国人民的疯狂的,超过了历代皇朝。这就是人民文革
    
    人人有责的全国的痞子运动
    
    搞得天翻地覆的文革,竟然对户籍制度和档案制度几乎没有什么冲击。这使那些被迫害、追捕的人,没有藏身之处,也能使全国的外调、清查通行无阻。
    
    文革中,不论是春风得意的红卫兵、还是风光一时的造反司令,每个人都有一夜之间成为敌人的危险。文革中,不是民主的扩大,而是专政的扩大。在文革的十年中,无数的人,多多少少、长长短短地变成过敌人。文革是反革命的大普及。文革后,使我这个过去人人避之不及的反革命,成为可以被人接纳的人,因为反革命已经不再是什么稀有物种了。文革十年是疯狂专政的十年,哪有什么人民文革
    
    文革中真正的清醒者,应该在消遥派中去找。想利用文革,搞民主、争人权(我怀疑当时造反派就有此想法),在毛泽东画的圈子里,又有谁能跳出五指山?
    
    文革过了40年,我们不应该认真反思吗?没有一个人可以阻止文革的发生和发展,但就是我们这些不能阻止文革的发生和发展的一个个的人,才能使文革展现在中国的舞台。十年浩劫的残酷、荒诞,不是因为我们每个人的参与、配合才有可能吗?文革的惨剧,我们每个人不都是演员吗?而在这舞台上的一幕幕,我们的手就都是那么干净吗?我们的参与,又有多少不是出于我们自己的人性中的弱点和污点呢?我不反对对文革做更深入、细致的研究,也不反对在文革的灾难中找出那些闪光的碎片。(文革中,的确有大量的可歌可泣的人。)但不能轻易地否定文革的主线。我不同意把一个灾难性的、丑陋的文革,打扮成为什么民主运动、人民文革
    
    文化革命是毛泽东这个痞子王领导下的全国的痞子运动。不要再鼓吹什么人民、人民文革。新义和团的魔影不是在地平线上已经可以看到了吗?借用罗兰夫人的一句话:人民,人民,多少罪恶借你手而行。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曹长青:“阴谋论”太伤害自己-答郑义(下)
  • 曹长青:阶级斗争弦别绷那么紧-答郑义
  • 郑义:曹长青《和刘宾雁分道扬镳》严重失实(上)
  • 郑义:曹长青《和刘宾雁分道扬镳》断章取义
  • 召魂(纪实散文)/郑义
  • 在我们将长久分享他的光荣——在刘宾雁遗体告别式上的发言 郑义
  • 郑义:潘岳吆喝几声犯了什么错误?
  • 郑义:抢地圈钱的水电工程与汉源暴动
  • 以正义的名义呼唤郑义
  • 独立评论论坛上的海壁《以正义的名义呼唤郑义》
  • 海壁:对郑义台湾观点的批评
  • 郑义:族群撕裂、纳粹主义与共产党
  • 郑义:吃狗屎与中国抢劫经济学
  • 郑义:中国经济神话之破产
  • 仙鹤草:致郑义先生——《中国之毁灭:中国生态崩溃紧急报告》读后
  • 郑义:如何降低喜马拉雅山的高度
  • 洪哲胜:与郑义谈谈我对泛蓝选后争议为何不看好
  • 郑义:赖不掉帐的中国越洋扩散
  • 郑义:“潘岳新政”失败指日可待
  • 著名作家郑义谈黄河断流和中国生态
  • 绝密--北京动物园将被强制搬迁/郑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