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昶:从王文怡闯白宫欢迎仪式所想到的
(博讯2006年5月10日)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先生近日访美,在布什总统为其举行的白宫欢迎仪式上,法轮功成员、留美博士王文怡忽然冲出大叫指责,还试图展开法轮功横幅,后被制止。此事件被西方媒体关注,同时在海外华人网站上也有一些讨论。听到这一报道及了解相关讨论后,本人也有一些感想。
    
     胡锦涛先生作为中国国家元首来美国访问,理应受到应有的尊重。这不仅是对他个人的尊重,而且也是对中国、对中华民族的尊重。反之,对他的羞辱,也是对中国和中国人民的羞辱。本人对于法轮功没有任何偏见。无论作为一种信仰,还是练功强身之道,其成员有权利去奉信他们的信仰,去以自己的方式追求他们自己的属灵。 (博讯 boxun.com)

    
    但是,是否凡是与中国或中国政府有关的事都要去反对?一个人爱国,是否就判定他是爱共产党?我认为这两者之间是不能划等号的。另外,人有他自己的自由。不能因为海外华人为中国或中国政府说几句好话,就被认为是向共产党献媚。
    
    作为一位加拿大籍的华人,本人一直是深深眷恋那片曾经养育过我的扬子江水和天府土地。在那片深沉的黑土地上,我曾学习到许多优秀的中华民族文化传统,同时也了解到中国人那种对委屈加以容忍,对历史沉淀的反思和奋起自强的坚韧性格。我认为我自己是爱国的,但并不是说我爱共产党。
    
    我出生在一个世代书香的知识分子大家庭。文革中,我的父母及不少亲友都被整肃和受到冲击,连我母亲的性命也搭了进去。我太太的堂姐(她读大学时曾经还是我的学生)是法轮功成员,前几年在大陆数度进出监狱。我记忆中曾经那么漂亮的女孩,如今已被折磨得十分苍老。我很同情她。这是我的背景!尽管有这一切,但我仍然认为应该公正客观地来看待历史和当今的中国政府,而不应当从个人恩怨出发。
    
    1978年邓小平先生再度复出,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倡导者和掌舵人,这是中国发展的一个里程碑。在其后的近三十年里,中国从频于破产的经济穷国改变成为一个全世界公认的政治、经济和军事大国,中国政府为此的功劳是不可否认的。当然,其缺点和不足也是有的,尤其体现在贪污腐败和环境污染上。但是,中国强大了!这是不争的事实!瑕不掩瑜!
    
    中国的不断崛起和日益强大,对海外华人来说,最直接的,也是我所亲身感受到的,那就是华人和华人社区越来越受到主流社会和其他族裔的人们的尊重。记得上世纪90年代初,我和太太在英国留学,多次在英国和去欧洲其它国家各地旅游。那时,出国的中国人还不多,许多时候我们都被误认为是日本人。那时欧洲人的印象是日本富、中国穷。中国人出国旅游,在他们想来,是不可能发生的。
    
    有一次我们进入意大利海关,海关警察见我和太太持的是中国护照,就特别叫我们下车,拎上行李接受检查。他们非常仔细检查每一件物品,包括衣领和折边。然后,所有都检查完以后,他们还是不放行。同车的旅游团成员只好一起等着。过了一个多小时,我们还是不清楚他们要干什么。忽然,我意识到可能是由于中国护照的原因,急忙把随身携带的英国临时居住证拿了出来。意大利警察见到我们是从英国过来的文件之后,马上挥手放人。这次经历给我和太太很大的刺激,进而意识到,中国人在世界上的地位是多么的低下和被人瞧不起!
    
    今天,中国强大了,中国人有钱了,中国人走路腰板也直了,中国人出外旅游已是家常便饭,更是其他国家期盼的财源。最有说服力的是,加拿大、欧洲数国都已同中国签订了旅游协定,听说美国也在考虑对中国公民开放旅游。
    
    在我的印象里,法轮功可能是政治性太强。法轮功有时不分青红皂白的反对一切与中国和中国政府有关的事情。今年农历新年前,由中国驻多伦多总领馆牵头,中央电视台与多伦多华人部分社团组织协办,进行了一场“同一首歌,走进加拿大”的大型文艺演出,中、港、台的一些著名歌手,聚集多伦多,联手为这里的两万多名观众进行了一场精彩演出,气氛十分热烈。但是在去演出场地“天虹体育馆”的路上和周围,有不少法轮功成员在那里发传单和进行抗议。中国人过大年,开开心心地热闹一番,有什么不好?这抗议是干嘛呀?宽容一点嘛!
    
    法轮功强调“真善忍”。从道德的道理上来讲,我是尊重和同意的。但是这个“忍”字里面,就应该包括宽容和谅解。我希望一个人的信念,道德标准和行为,应该具有统一性。当一个人,在全部西方媒体前,去抗议和羞辱中国的国家元首,别人会怎么看?你们中国人自己都不去尊重自己的国家领导人,让其他族裔怎么去尊重中国人呢?
    
    最后,由分析一篇小说来做本文的结束语。那就是,十九世纪美国著名小说家赫尔曼.麦尔维尔创作的长篇寓意小说>。捕鲸船长亚哈一心要捕捉一条使自己毁了一条腿的凶猛狡猾的白鲸莫比.迪克。他航行几乎全世界去追捕白鲸,在饱经苦难之后,终于找到莫比.迪克。经过三天三夜的追踪,用鱼叉击中白鲸,但船反被白鲸撞破,亚哈本人也被鱼叉绳子缠住落海,全船人除水手伊什梅尔外全部遇难。白鲸在小说中是善恶的混合,是好坏的交替。亚哈想复仇除恶,起初动机并没错,但他错在走了极端。当他不顾一切的驱使船员追杀白鲸,置船员们的生命于不顾,这种行为本身就已转成了邪恶的一部分,结果亚哈把自己的命也搭掉了。小说想说明的是:这世上善恶是可以转化的。当人们开始走极端,不够宽容时,当事人在道德底线上就已经开始向负面转化了。小说还想说的是,当人们固执的向自然规律挑战时,其结果和历史结论就可能走向负面。而受到伤害的是所有被卷入的人和事,也包括当事人自己。
    
    
樸石:心理学家的心理障碍──谈李昶的《从王文怡闯白宫欢迎仪式所想到的……》

    
    心理学家李昶先生经常在CND网上发表一些心理分析文章,长期以来,我都很喜欢看。但是,最近看到他在该网上发表的:《从王文怡闯白宫欢迎仪式所想到的……》这篇文章,实在是让我大感失望!
    
    通观李昶先生的诸多文章,再一次说明了:仅凭一个人的专业知识和技术水平,并不一定能引导他走向正确的思想道德和政治立场。李昶先生和他所称道的杨振宁都属于这同一类型。
    
    我觉得有必要对李昶先生的这一文章进行一些分析。
    
    胡锦涛作为中国国家元首来美国访问,他受到美国政府的尊重或是礼遇,这些都是国家之间的关系和礼节。这些礼节或尊重,根本不能代替人民的思想、情绪和感情,尤其不能代替本国人民、即中国人民的思想、情绪和感情!在中国的人民看来,胡锦涛不过是一个专制政党的领袖,它们这个专制流氓政权,几十年来,利用欺骗和暴力,霸占着中国的公共社会资源和国家自然资源,剥夺全中国人民多少年来为之浴血奋战所争取的平等、自由、人权和民主,剥夺全中国人民的各项民主政治权利和经济权利,疯狂残害中国的各个不同意见人士。共产党在中国的所作所为,早已经是谎话说尽,坏事做绝了!如果说,中国的普通百姓对这个无耻的政治流氓集团及其领袖,能够表现出“尊重与礼遇”,那倒是太“Arabian Nights”(天方夜谭)了。
    
    王文怡女士之所以在布什总统为胡锦涛举行的欢迎仪式上高声呼喊,根本原因,在于共产党剥夺了人民的言论自由和基本人权,堵死了人民在国内的一切政治疏通渠道!而不是什么尊重不尊重、礼遇不礼遇的问题。自己要作强盗,自己要作贼,却不让别人评论与指责,世上哪有这么不公道的事情?
    
    共产党如果真想“代表”人民,那就应该把人民的政治权利还给人民,让人民来选举他们自己的领导人和执政党。经过人民选举出来的政党和领袖,才有资格在国际上代表人民及代表国家。一个人如果真正爱自己的祖国,那他就首先应该爱自己国家的人民和承载、养育着这些人民的自然资源及其环境。共产党半个多世纪以来,对中国的人民和中国的自然资源,进行着疯狂的侵害、破坏和掠夺,犯下了滔天大罪,一个人如果对这些罪恶麻木不仁,那他还有什么脸面来吹嘘他热爱自己的祖国呢?
    
    看看中国几千来的历史,再坏的政权都会有人拥护,因为它们总有一批人构成利益共同体;同时,再坏的政权都不可能一丁点好事都不作,因为它们还要继续欺骗人民和维护自身的统治。如果一个政党或政权,因为对社会作了一点好事,或出现过一些所谓“英雄人物”,就可以以此为“理由”而剥夺别人的政治权利和经济权利的话,那岂不是太荒唐了吗?谁又给了它们垄断“作好事”的特权呢?
    
    李昶先生说:“人有他自己的自由。不能因为海外华人为中国或中国政府说几句好话,就被认为是向共产党献媚。”----你尽可为共产党或共产专制政权“说几句好话”或“献媚”,这是你的自由,没人强迫要改变你!但是我想提醒你的是:中国的民主运动,首先要争取的是老百姓自己的基本人权和各项政治权利,并不是要强行改变一些人的政治立场!他们是在争取自己原本“应有的”,而不是企图改变别人!
    
    从根本上来说,中国的民主运动,首先要实现的是社会的平等和自由:你共产党可以整天吹牛撒谎、胡说八道,为什么老百姓就不能说出自己的看法和意见?(言论自由);你共产党可以出版各种报纸、杂志,为什么别人就不能出版自己的刊物?(出版自由);你共产党可以组织这个党、那个团,为什么人民就不能成立自己的组织和团队?(结社自由);你信仰共产主义,就可以升官发财、出人头地,飞扬跋扈、享受特权,为什么别人信仰民主、自由,信仰法论功,信仰其他宗教,就会给自己带来灾难,就会成为阶下囚?(信仰自由)。任何专制政权,它首先侵犯的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平等与自由。民主只是在平等、自由基础之上的一种“派生物”。胡锦涛也说“没有民主就没有现代化”,而他所说的“民主”,不过是一种骗人的空头把戏,只不过是政治娼妓的遮羞布而已,和民主的原有涵义是风、马、牛不相及。先不要侈谈什么“民主”,先把人民的平等与自由还给人民!
    
    李昶先生说:“文革中,我的父母及不少亲友都被整肃和受到冲击,连我母亲的性命也搭了进去。我太太的堂姐是法轮功成员,前几年在大陆数度进出监狱。我记忆中曾经那么漂亮的女孩,如今已被折磨得十分苍老。我很同情她。这是我的背景!”
    
    我奇怪李昶先生为什么就没有多少做人的血性?他的许多亲属都受到残酷的迫害,然而他却还是那么心平如水?笔者历来都反对“倒下我一个,唤起千万人”的所谓豪言壮语。象这样的冷血动物,你能唤得醒吗?他连自己亲属的苦难都不能唤醒他,别人的苦难还能唤醒他吗?或许他自己的苦难才能唤醒他,然而人家现在是北美移民,早就享受着民主、自由的幸福生活,不会担忧什么受迫害之类的闲心。
    
    李昶先生只希望他的国家在政治、军事、经济上强大,在世界上有地位,这样就可以使他的“寓公”地位提高,受人尊敬,至于是希特勒式的强大还是民主式的强大,对于他那都不太重要。从心理上分析李昶先生,我们可以看到他是一个没有正义感的人,在他的公允、平正的外表之下,隐藏着一颗自私、冷酷的心!
    
    李昶先生不懂得一个很浅显的道理:如果中国政府不尊重和保护人权,如果中国不真正实现民主与法制,就永远不可能真正融入国际主流社会,就不可能真正提高中国公民在国际上的地位,象印尼迫害华人的事件还会再发生!
    
    在改革前的近三十年里(1949-1978年),是谁把中国推向了“濒于破产的经济穷国”?是共产党及其它的领袖毛泽东!是谁促成了中国的经济改革?是中国广大的连肚子也填不饱的农民!是象赵紫阳、胡耀邦这样的还具有良知的中共官员。怎么能把经济改革的功劳都归于邓小平呢?如果邓小平还创造了什么“里程碑” 的话,那就是1989年6月4日的北京大屠杀,他敲响了中国共产党和共产主义彻底死灭的丧钟!
    
    民主和宽容不等于软弱;善良和忍让也不等于好欺!宽容和谅解是有限度的。对于反人类、反民主,犯下了酷刑或群体灭绝罪行的共产党罪犯,必须接受正义的审判,人民决不会饶恕他们!无论地域远近、无论时日长短!
    
    2006年5月8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