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徐文立:在华盛顿“劳改国际研讨会”上的讲话
请看博讯热点:劳教制度

(博讯2006年5月08日)
    
    (2006年5月4日)
     (博讯 boxun.com)

     Good afternoon!
    
    现在(5:30pm)才说下午好,显然有点太晚了。
    
    到目前为止,精彩的话题都让之前的朋友们说完了;那我可就没有什么精彩的可说的了。
    
    我讲话很不喜欢写稿子,所以给翻译者带来非常大的困难,如果发生错误,责任在我不在他。
    
    我只讲一个话题,就是我想把“前苏联的古拉格和中国的劳改”作一个小小的比较。我为什么说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比较呢?因为要比较“前苏联的古拉格和中国的劳改”,那是一个非常大的课题;我今天不可能讲的那么全,只能讲一点点。
    
    在座的都是专家和记者以及中国劳改制度的受害人,知道前苏联的古拉格非常残酷,但是从现在披露出来的资料看,更知道中国的劳改制度的残酷远远甚于古拉格。为什么会这样,这里自然有中国历史的因缘,由于时间的关系,今天我就不在这里详细地阐述。
    
    既然中国的劳改制度的残酷远远超过古拉格,那么,为什么全世界对前苏联古拉格的印象反而比较深,对我们中国的劳改制度的认识却不像认识古拉格那样深刻?我知道,前苏联索尔仁尼琴那本《古拉格群岛》,有很大的影响;但是海外也同样流传有王若水、李锐、毛泽东私人医生李志绥等人写的毛泽东、还有张戎女士写的不为人知的毛泽东,还有其他等等的,包括劳改基金会所作的一系列的揭露工作,也同样有很大的影响力;我也知道作为文学作品,能够传世,世世代代能看到它,它的影响力是非常之深远的;我也懂得,一些政治人物即便当年非常有影响力,却往往是昙花一现。可是,我们又不得不承认很有影响力的政治人物由于他当时手中所拥有的公权力,可以使他的影响力在当时超过文学家和历史学家。
    
    我们不难发现,中国在自己近几十年的发展中,缺少了一个类似前苏联的人物;大家知道五十年前的1956年的2月23日,前苏联出现了一个叫赫鲁晓夫的党的最高领导人,他在他们的二十次代表大会上,揭露了斯大林时代的种种残暴罪行。我今天有幸给大家带来了我的同事——赫鲁晓夫的儿子谢尔盖· 赫鲁晓夫送给我的当年他父亲作秘密报告的那个版本,自然是拷贝件了。当然,我也知道在座的很多人不见得喜欢赫鲁晓夫,赫鲁晓夫也有很多问题。但是,把赫鲁晓夫的这个秘密报告称作“颠覆共产主义大厦的第一块砖头”一点不为过,不论他的本意如何,确实是赫鲁晓夫的这个秘密报告最先颠覆了这个大厦,然后就逐渐地引起了全世界共产主义大厦的坍塌。我们不能够忽略一个政治人物,在他掌权的时候,他的影响力是很大的。由于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很快地由一个以色列特工把它传到西方,整个世界都知道了这个报告;然后就发生了1956年的匈牙利事件、波兰事件,以至于到后来的1998年,我们看到了整个苏联的崩溃、彻底坍塌。所以,毛泽东最怕的就是在他的身边出现一个像斯大林身边出现过的赫鲁晓夫,他晚年全部的恶梦就是:“我身边出现了赫鲁晓夫!”于是,发生了庐山会议直至文化大革命等等一系列中共党内的整肃运动。以至,直到现在,我也看不出来中国共产党的谁将会充当赫鲁晓夫、戈尔巴乔夫的角色;我现在还看不出来,好像那
    位胡(Who?)先生不像。
    
    所以,中国的问题只有解决一党专制,才可能真正解决问题。但愿这一天早一点到来,到了那一天,对中国的劳改制度的揭露才会更充分。谢谢海瑞·吴、谢谢劳改基金会和所有的组织者和所有为会议作出贡献的工作人员。
    
    Thank you !
    
    (贺信彤根据录音整理,同步翻译者:戴维·匈)
    
    
    
    
    ——————————
    ___________________
    
     徐文立
    
     Xu Wenli
    
    (H)401-274-5120
    (O)401-863-9768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CDP中文网站:
    
    www.cdp1998.org
    
    CDP英文网站:
    
    www.chinesedems.org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晓波:我的人身自由在十几分钟内被剥夺—写在劳改基金会主办“苏联的古拉格和中国的劳改”国际研讨会即将召开之际
  • 吴弘达: 中国人权问题的核心是“劳改”
  • 任不寐:中国学校——儿童劳改营
  • 余杰﹕「劳改」進入了牛津詞典
  • 张林:劳改后遗症
  • 佩洛西呼吁北京释放劳改营政治犯(图)
  • 中国外交部驳斥“苏家屯劳改营摘取人体器官”说法
  • 狱警指使劳改释放人员杀死休闲中心老板娘
  • 江苏大丰劳改农场万人大暴动
  • 江苏大丰劳改场万人大暴动
  • 德国外长菲舍尔在京表示,德国严重关切中国的劳改制度
  • 佳山:我在加拿大“劳改”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