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共今年六四祭日前的节目表/亚笛多星
(博讯2006年5月07日)
    
    我不想成为“北京填鸭”。除了从央视新闻的反面,搜索高层敏感政治气象之外。平日极少看TTCV1。那是由一群为一两米豆;一个国家职称…就会丧失基本良知与人性去为极权者鸣锣开道的“经阴”按主子的节目表造谣说谎的“胡王殿视台”决不是:自由共和的人民电视台。有人戏称:殃视。
     (博讯 boxun.com)

    去年8月22日不经意间,我看到当时还是副帅的胡锦涛率中办主任王刚、军政主任徐才厚、中组部长及防长等一行抵邓小平老家四川广安,为邓的铜像揭幕。看到先胡而到的,一字型欢迎胡的队伍前排里有邓的三位老将:王瑞麟、王克、王泳波和邓家亲人。经验告诉我:邓的人马己从江大营中倒戈,向后转、立正!向胡走…江快交权了。
    
    九月,十六大。江正式将党元首之位交给胡。
    
    第二日,TTCV1新闻黄金档节目:现场报道这位满面春风得意忘形的新王胡,为一脸失落沮丧的旧主江,安排的离位送行仪式。胡的忘形不都在脸上,更在于他为江送行的那一段带有:实为讽江、戏江、嘲江形为葆江的肉麻的话语。
    不管怎么讲:他是新王。
    
    按国外柔和政治术的惯例来看:新上任的元首应实施大赦。我期盼胡向人民献出的第一份最精彩的节目菜单不必先是:GDP而应是:平反六.四。
    
    失落的菜单也让胡失去了民间向心力的支持。
    
    春节假期一过。人民网和央视又代北京市(实际是政治局)宣布:2006年51黄金周一过,维修人民英雄纪念碑。维修期间天安门广场中心场域实施封闭。维修期于2006年7月1日共党生日前结束。
    胡王,真的很聪明很会选时间。。他偏要选一个:中共敏感;人民敏感;军队敏感;首都的外交使团也敏感;海内外媒体更敏感的一段日子。
    他比政治局任何一位委员都害怕今年的6.4又会有群众上街汇集广场…。那可是一触即发;一呼百应的场面。当年共产党的波兰、罗马尼亚…不就是壮现的广场行动导致“倾刻崩溃”的吗?
    胡知道他致命的软肋有:一、亳无邓的开国威权。二、亳无邓有军中旧部。三、己无中共89年农工安生未被中共抛弃的群众基础。四、互联网对任何敏感问题的迅速传播。五、无威权的胡也不敢令军队开枪镇压。六、有前车之鉴的军队高层,不会听胡来的命令再把坦克开向广场。
    胡只有三条路可择:1、抵抗镇压(等于自杀)2、谈判(乘乱寻找转机)3、学戈巴。放弃一党专政。(尚可青名留史)
    问题有二:一、胡身在皇位,即使想学光绪变法,己身不由己。二、胡从未想放弃共产专制。
     不管胡进与退,只要64不平反,他与他的中共得永远背着更重的包袱。
     可见胡温用反民主假宣传的节目表去狙击正义;阻挡潮流。
    
    北师大填鸭排排坐 又让闻家宝喂饲料
    
    作见报:新华社记者题:温家宝代表党中央与国务院看望北师大学生并一起座谈“五四”
    六四是人民的一块心病;更是中共的一块心病。
    自89.6.4以后,每逢6.4祭日前。中共政治局都会安排一位副总理以上的官员(象狮子王探望栏圈里的牛羊:我注视你们!宝贝们!听话!不要动不要出栏就是自由与民主…)看望北京的一所大学。
    按照中央统一制定的节目表:各省都要有一至二位领导探望省内大学的学生。
    据悉:中共的灵魂思想部》中宣部早于5.1日就制定了节目表。发往节目表演的相关单位。如:发教育部。主题词:接待中央领导去某地某院…时间:2006.5.4 X时 内容:一位中央领导将于五.四到校活动。警备:A级 组织特审XX个党团号学生参加。
    同步抄发国务院办公厅、公安部、北京市委、市府、中警局、卫戎区、新华社、央视、央播、人民日报等单位配合与安排采访。
    北师大党委一干人马,校长办一行人马为落实这个隆重的政治工程任务,只有放弃黄金周的休假。把校园、课堂、会堂、学生、灯光、多媒体广播、横幅、卫生、水果盘、学生的微笑、老师的鞠躬、制服…等都当道具。彩排再彩排;精心再细心地预定格后。按时刻等待着!
    这一日天一亮,中共的各功能系统近千人马陆续到位。
    中央警卫到位。地方警察到岗。记者进场。校长书记到场。教育部保卫处人员上岗。路标画好。车位划好。非进中心节目圈的学生群众配置好…都OK了!
    是时,表演的主宾总理车队到场。
    录音开始;摄像开始;照相开始…讲话开始…
    那么多精英人士到场,唯独没有统计人力与时间成本的人到场。因为:中共为报纸一掌大的头版新闻和电视上的几十秒钟的报道,为送到一种“效果”从不计成本。
    温家宝以主宾的身份在其独占的语境中,以无赖式的诡辩术又向排排坐的学生们:大谈民主与科学;大谈社会主义;大谈让人民批评与监督政府…未了语式一个急转弯:发展民主同时要依法守法;要服从共产党的依法治国…。
    
    温家宝从不提:是国家基本法暨宪法大呢?还是中共为凌迟宪法;肢解宪法;暨不断违宪的;凌驾于宪法之上的中共人大补充法;党的通知;决定…大?
    总理的四个口袋缺的是:一个普通人的道德与诚信与一个大国总理的人格。
    他不缺的是:由中共红色激素与傻头丸合成满袋的饲料和渣滓般的谎言。
    
    一统十四亿问题中国人的总理他每日要案堆如山他理不了了…但他常喜欢以一个红色国家卓别林的戏子角色频预出镜…他似乎从俄共、朝共那里学到:声东击西;一个谎言;一个镜头;一份只有日期是真的报纸就是:“执政的能力”就是:“GDP”就是:“胡王的作业”
    象以往任何一个报道一样,新华社的报道:从不提有否真正的学意与民意代表参加“节目”。
    
    也如从不报道胡在美的惨淡访问与白宫草坪上的“越位”。
    温又在大谈科学民主。胡温上台己近九个月,在社会科学与公民民主方面不但寸步未进且全方位倒退。还特别喜欢“贼喊捉贼”“黄婆卖瓜”。冒天下人大不讳,赤裸到连内裤都不要了。
    
    6.4屠杀本质上是反民主反科学反宪法的。
    
    中共不认错;中共不为6.4平反;就永远不配去讲法律。更设资格讲民主。
    延安整风时,一个名叫王实味的书生讲几句真话,被中共鹰犬用斧头砍死延河边上…
    
    十七年前,上天安门广场请愿的学生。只因为中共的腐败尚在风起萍未的表皮…,用良心真实的声音吁请中共莫“纵深发展贻误国家”但受到比斧头更结棍的坦克辗压和机关枪射杀血的回应。
    也许暴力成隐的中共杀性让温家宝及许多红共圈上的人都不敢讲真话,只能按节目表上的引导去表演…
    
    又近6.4祭日。北京…;全国…又处在箭在弦上;火近燎原的紧张期。红五月呀红五月!看呀!中共又有多少防控6.4起火的消防节目…在上演。尽管今天仍是:执政的是痞子;表演的是疯子;坐坐的是学子;看戏的是傻子;
    
    快啦!会有一天戏的受众不再是傻子;民主的阳光照耀伪戏台;自由清新的风吹散谎言;中国人开始尊重历史回归真实时。先烈的血浇灌出共和美丽的自由花;六四死难者的梦果能成真;还用得着“总理级”的伪表演吗?还常用得到一个又一个大队人马,前拥后跟地穿裤子放屁吗?
    
    中共伪戏可以演?再精彩,只要一对照中共的历史;一对照老天的明镜:一对照6.4这个历史事实:都会原形毕露。只不过是一堆反对营建康明社会;反人性科学的政治垃圾。
    
    用计算机的语言:输进去的是病毒垃圾,输出的也是垃圾病毒。好可怜:总理,您也是中共节目表下的一个奴才。
    
    6.4前赵总理看望学生不是节目表
    
    1989.6.3日那一个深夜…我在香港电视上看到:你,陪同己知邓开杀戒令的赵紫阳到广场慰问学生…老泪纵横的总理以一口浓重豫语护劝学生:…我老了!我无所谓!孩子们!同学们!你们还年青…你们要保重…
    
    我的心也在震颤。镁光灯下,我看到你的眼角也闪烁晶莹的泪花…我也为你的良知与慈悲而感动。我相信:许多受视的众群都在感动。那不是节目单下的戏。而是无编导;无道具自然与真实一个新闻。
    
    十六年后的2005年9月你也当上总理。
    
    2006.5.4日您似乎更应该持您自制的或许是胡制的节目单再去广场,而非去北师大“消毒与防火”。悄悄地走进广场…不用节目安排的大队人马相随。温故一下当年的背景;聆听一下前总理的先声…
    想一想:平反好?还是表演好?
    
    亚笛多星
    2006.5.7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六四周国聪案:伟大母爱正在感天动地/路坤(图)
  • 关于“六四”死难者周国聪案的声明/丁子霖
  • 秘密警察害怕失业——写于“六四”十七周年/曾宁
  • 秘密警察害怕失业—写于“六四”十七周年/曾宁
  • 六四烛光,与自由勇士共勉!/贺伟华
  • 自称“说真话”、“清扫伪学”的黎鸣何以遗忘“六四”血案?/刘书木
  • 刘晓波:有感于六四难属的两会上书
  • 邓小平言六四:我们还没动用空军呐/幻影
  • 摒弃“六四”衣钵,维护流亡者回家的权利/安琪
  • 陈永苗:宪政爱国主义与六四精神
  • 分析:马英九要求平反六四才谈统一是和胡温良性互动/心田
  • 六四流血不可避免吗?(八九民运思考之一)/郑旭光
  • 六四难属吴定富(下)/廖亦武(四川)
  • 给关心政治哲学思想和“六四”事件的青年网友的复信/郑旭光
  • 吴庸:吁请关注六四致残者齐志勇横遭暴打事件
  • 吴庸:吁请关注六四致残者齐志勇横遭暴打事件
  • 六四难属吴定富(上)/廖亦武
  • 回首“六四”,呜呼哀哉
  • 因六四出版化为泡影的《西派丹道典藉汇编》
  • 澳洲广播电台:首次赔偿六四受难者家属是平反的第一步?
  • RFA:六四难属获补助是否是解决六四问题的理想模式?(图)
  • 丁子霖:关于六四死难者周国聪案的声明
  • 美国之音:成都补助六四期间被打死少年家属
  • 首位'六四'死难者获中国政府赔偿
  • 成都开先例以困难补助金名义发放 六四死者首获恩恤(图)
  • 在生死线上挣扎的六四受难者严晏(组图)(图)
  • 马英九重申六四不平反统一不可谈
  • 六四死者遗属斥国安扣捐款
  • 六四被捕的喻东岳被关近17年后获释出狱,思维能力重创(图)
  • 李鵬憶六四:風波重演亦枉然
  • 广东汕尾村, 又一次六四?
  • 张五岳:纪念胡耀邦回应平反六四疑虑
  • 对比六四镇压和美国驱散示威老兵
  • 张德江不回避六四 温家宝南巡有要求
  • 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被不明身份打手打伤照片(图)
  • 港民主派议员与张德江就六四交锋
  • 逝世引发六四运动 中央高规格纪念胡耀邦惹关注
  • 廖亦武:六四画家武文建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