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要不要炸掉南京长江大桥?
(博讯2006年5月04日)
    
      “账其实很好算,与其花数十亿改建,不如干脆炸掉南京长江大桥,彻底疏通长江黄金水道,带来的经济效益不到10年就能超过上千亿。”在长江“黄金水道”开发建设的呼声日隆之时,一位桥梁专家日前通过媒体发出这番肺腑之言(据《信息时报》5月3日报道)。
     (博讯 boxun.com)

      3日上午,刚一上网,便发现了这个消息。再看看网友的辩论,“主炸派”与“反炸派”,阵营分明,双方对垒,争执得比较激烈。“主炸派”以经济发展是头等大事,坚决支持炸掉大桥,给航运让道;“反炸派”以南京长江大桥是历史文物,现在早不是航运为主的时代了,也不担心以后有战事发生不利于防守,反对炸掉大桥。
    
      究竟要不要炸掉南京长江大桥,民意的分歧已经如此之大,何况是专家和长江沿岸的地方政府呢?说句实话,尽管笔者不是南京人,对南京长江大桥,却称得上感情笃厚。小时候,祖母使用的脸盆里面,印的图案就是南京长江大桥。这个记忆,哪怕是这座大桥因为炸掉,从地球上永远消失掉,也难以抹煞去。所以,从文物的角度和政治的角度,我是个“反炸派”。
    
      时下,社会上流行有一种思维定势:有破有立,哪怕是中华名胜五岳,也有不少人以新思维、新时代等“新”字,主张“否定”原有的文明,建设一个新的事物。当然,我不否认当代人的动手能力,问题是,毁掉一个既有的东西,包括南京长江大桥,确实不难,用有限的炸药,瞬间就可以定向爆破了。但在开炸之前,一定要考虑清楚:今天咱把南京长江大桥化为乌有了,以后会不会后悔。假如后悔了,即便再建造一座新南京长江大桥,是否就能弥补现在炸掉的损失?事先必须权衡好利弊,世间毕竟没有后悔药。“文革”中“除四旧”,烧古书,现在我们不后悔吗?
    
      我和一些人的观点是,但凡有方法解决的办法,就不要轻言炸掉南京长江大桥。可以先广泛征求民意,看有没有不炸的通融之策。如果既不炸大桥,又能最大限度照顾长江上下游城市的经济利益,自然是求之不得的双赢之举了。管理学上有个可拓决策,就是广泛征集意见,换个思路,也许问题就能解决了。长江大桥要不要炸掉,其实矛盾就是桥梁净高不够,河道加深,也是可以考虑的,只是不知道这种方法的造价和加高或炸掉重建哪个成本高。
    
      当然,如果最终找不到更科学、更经济的办法,并且南京长江大桥确实妨碍了长江上下游绝大多数城市长远的经济发展,那么,可以采取征集民意和全国人大代表投票的办法,决定新中国第一座长江大桥的“生死”命运。那样的话,相信“反炸派”也能理解“主炸派”的意见,改变自己原有的主张。
    
      要不要炸掉南京长江大桥,不能操之过急,必要的专家论证,桥梁、水运、经济、文物方面的专家,都应邀请到。只要不给历史留下遗憾,就是最好的选择。
    
     南国早报 四川 刘海明 *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专家建议:安徽湖北各出500万炸掉南京长江大桥(图)
  • 南京长江大桥累计逾千人自杀死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