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应该像伊朗借鉴什么?(下)/曾节明
(博讯2006年5月02日)
    曾节明更多文章请看曾节明专栏
     ——拯救中国与世界的方案
     (博讯 boxun.com)

     美国既然这样愚蠢,那么,美国人是不是很愚蠢呢?美国人一点也不愚蠢,事实上,美利坚民族是世界上最有创造力的民族。从交通、通信到家电--电影、汽车、飞机、空调、冰箱、电脑、手机、互联网...现代人生活所依赖的几乎所有科技,都是美国人创造的,美国现在的科技创造成就,超过世界上其他国家的总合。
     美国立国不到三百年,产生了大发明家爱迪生和划时代的企业家兼发明家福特,还诞生了华盛顿、杰斐逊、林肯、罗斯福、艾森豪威尔、里根这样一大批杰出的政治家,美国人获得诺贝尔奖的人数比其他所有国家的获诺贝尔奖的人数加起来还要多...美国人怎么可能是愚蠢的民族呢?
     美国的教育崇尚自由,因而最能培养人的创造力。美国的主流文化沿袭了盎格鲁--撒克逊的优良传统,与中国很多地方以扁头为美的陋习相反,美国人崇尚大头、长头,美国人习惯让初生婴儿俯卧睡觉,以避免压迫柔软的头骨,尤以法律的形式保证婴幼儿的牛奶供应,因而美国人普遍的脑髓发育充足、气质潇洒、身材富有立体感、天资优越、精力旺盛......美国人实在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一个大民族,真是上帝的宠儿!
     上文说了,美国一以贯之的见利忘义,那么,美国人是不是一个丑恶的民族呢?美国人一点也不丑恶。在待客之道上,美国人虽然比中国人吝啬,但是美国人却普遍的比中国人、乃至比世界上很多民族更有正义感。美国民族对中国人尤为友善,美国是八国联军中唯一一个没有要中国庚子赔款的国家,美国用中国的赔款创办了燕京大学,并把所有的钱用于资助中国学生赴美留学;抗日战争中,美国是中国的最大援助国,若没有美国的援助,蒋介石在四川将挺不住,中国就会再次遭受三百年前满洲征服那样的命运;没有美军在太平洋上对日本血战,中国凭自己的力量很难战胜日本,中华民国也收不回台湾;没有美国人的保护,韩国早被金太阳吞并、台湾早被毛泽东解放、科威特也成了萨达姆暴政的牺牲品;没有美国的世界警察行为,前南斯拉夫的非主流民族早被米洛舍维奇灭绝,非洲卢旺达、塞拉利昂等地的种族屠杀将会规模更大、时间更长;美国大兵冒着生命危险,将阿富汗人从塔利班邪恶政权下解救出来,又将伊拉克人从萨达姆邪恶邪恶政权下解救出来......尽管美国唯利是图,有一点不能否认,美国人是当今世界为维护正义做得最多、贡献最大的民族。
     美国人总的来说是一个正直的民族,为什么美国在对外事务上经常表现得见利忘义呢?美国人是一个非常聪明的民族,为什么美国人在对外战略上总是表现得那样愚蠢呢?
     这是资本主义的劣根性造成的必然结果。美国是一个典型的资本主义国家,它一直走的是经济高度市场化、低税收、轻福利的道路,世界七大工业国中,美国的福利是最薄的。这是一条有别于法、德、加拿大、澳大利亚,特别是北欧国家的道路,可以说,在七国中,美国的社会主义程度是最低的。美国的道路是一条鼓励经济大力扩张的道路,这种道路容易创造高就业率,它催使整个美国社会高速运转,使绝大多数美国居民过一种快节奏的、紧张工作的生活,从而最大限度的创造物质财富。实际上,从某种意义上说,美国的这条道路与中共国瞪小瓶开创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同一条道路。这条道路能够刺激经济飞速发展,非常投合广大民众的需要,再加上美国有一套完整的民主制度,社会非常公平,因此与中共国的发展成果为特权阶层窃取不同,美国老百姓的生活水平非常高,可以俯视世界各国人民的生活水准。
     但是,这条道路也有很深的弊端,现在部分的显现出来了:追求经济快速发展的道路造成全球能源的快速消耗,其中尤以石油为最显著,美国对中东反美政权动辄开打,就是冲着石油去的。现在美国也注意到自己的石油高消耗发展道路已经导致了他对石油的高度依赖,所以加紧了在全球控制石油的措施;同时,中共国也走上这条资源高消耗的发展道路,如果中美不采取措施修正这条道路,势必会因为争抢石油等战略资源爆发军事冲突、危及人类和平。
     追求经济快速发展的道路容易造成对生态环境的破坏。美国的环境污染一度非常严重,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纽约港的海水都是黄的,幸亏美国是民主国家,有一个能够修错的体制,经过几十年严刑峻法的保护,在环保方面才扭转了不利的局面。但是,至今,美国的生态环境在发达国家中却不是很好,远比不上加拿大、俄罗斯和北欧国家,甚至不如一些人口密度比自己大的西欧国家。美国至今仍是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最大的国家。
     最重要的是,美国走的这条高度的资本主义化道路同样会使人的心灵普遍的扭曲,因为以经济发展为中心必然导致物欲横流,造成一切向前看的社会风气。由于福利薄,人们时时感受到压力,不得不拼命挣钱,很少能够享受到悠闲,尽管要活得舒服,并不需要那样多的钱。大多数人成为工作的(金钱的)奴隶。所以现在许多美国人尽管并不贫穷,却非常忙碌,俨然成了一部工作的机器,由于惯性,许多美国人即使在国外度假,走在街上还是一副急冲冲、煞有介事的样子。金钱扭曲了美国人的情感,导致美国社会的人情和亲情非常冷漠,这直接反映在音乐作品上,美国化的音乐普遍的如同机器噪音一样难听,美国向来以大批量生产快餐音乐为能事,这个民族可以创造伟大的科技成就和商业成就,却决不可能产生伟大的音乐作品,因为美国人的心灵缺乏闲暇,没有闲情逸致,而没有闲情逸致的心灵是不可能有丰富的情感的。与此对比鲜明的是,在前苏联时代和中国的计划经济时代,苏联人和中国人没有太多赚钱的激情和冲动,生活贫困而闲暇,社会进步缓慢,但是在音乐上却很有成就,许多前苏联歌曲非常优美;中国则在专制严酷的十七年期间创生了中国迄今为止最伟大的音乐作品《梁祝》。
     可见,资本主义不是万能的,而是有很深的局限性的。美国的低福利、低税收的道路是典型的资本主义道路,在这条道路上,由于金钱太过重要,导致非金钱的一切方面都相对靠后,一切都被金钱异化,宗教概莫能外。许多美国基督徒侍奉上帝是假、侍奉金钱是真。赖斯做出一副虔诚信教的样子,实际上她侍奉上帝是假、侍奉金钱是真,美国国务院向来是讨好中共的大本营;布什对上帝的信仰也许是真诚的,只是他受制于他周围无形的资本主义的制约,他必须讨好选民,否则就会失去总统宝座,为了权力他不敢做他信奉的事,还违心地向胡锦涛道歉,结果布什侍奉上帝是假、侍奉权力是真。
     美国走的这条道路,使得道义放两旁、利字摆中间在美国社会成为必然的、普遍的现象,在美国的对外事务中更是如此。因为资本主义的局限性,美国在对外事务上非常唯利是图,从而见利忘义,因此往往显得很丑恶。但是,唯利是图是很容易犯错误的,因为利令智昏,所以美国的对外战略总是那样的短视和愚蠢,中共现在就是摸准了美国的这个软肋出招。
     高智晟先生通过苏家屯事件,敏锐地发现了美国的虚伪和丑恶,只是高先生不因该过多的指责美国人缺德,因为美国的虚伪和丑恶不是因为美国人缺德,而实在是因为资本主义的劣根性造成的。美国的众议员就非常的友善和正直,他们已经通过了制止中共迫害高智晟的决议。
     美国的税和福利都已经很低了,但是布什还不满足,还要继续减。曹长青先生一边倒地支持布什的减税低福利政策,反对法国、德国、加拿大和北欧国家的高福利、高税收路线,不仅片面、而且肤浅。曹先生的理由是布什的路线可以使经济增长率更高、经济更自由,但是曹先生却会略了两点:
     一是一味追求经济增长容易破坏生态环境,会加重地球的能源危机,从而加剧全球冲突。而没有和平,自由是享受不到的。
     二是一味追求经济增长容易败坏社会道德。美国社会治安
    向来在发达国家中排名不佳,这是因为美国为福利薄,生存压力大,金钱至上的影响。而高福利国家因为生存压力很小、贫富差距较小、金钱相对没有那么重要、犯罪的冲动当然也相对小得多。美国的邻居,福利国家加拿大,虽然没有美国富裕,犯罪率却比美国低得多;高福利国家芬兰是全世界犯罪率最低的国家,几乎不用警察;北欧其他各国的犯罪率也比美国低得多。
     自由经济可以增加自由,但自由的经济并不等于自由,英国思想家阿克顿曾经说:“没有秩序就没有自由”。也就是说,如果光有自由经济,而秩序混乱,同样没有自由。高福利国家通过高税收节制了资本,降低了犯罪率,这同样保障了自由。香港很富,社会和经济都很自由,但人们享有自由程度却不如加拿大人,为什么?因为香港的治安较差,黑道非常猖獗。
     北欧国家很好,但中国却不能模仿北欧国家走高福利的道路,中国人口太多,平均生产力水平低下,走高福利道路,势必生产力发展缓慢,就养不起如此众多的人口。但是中国也决不能走美国式的高消耗快速发展经济的道路,因为中国的资源匮乏,现在生态环境已非常脆弱,承载不起这样的发展模式,中国既不应该、更无力同美国进行军事争霸。中共倒台后,中国在经济上应该走一条中间道路,但是这条道路,必须优先给予所有全国的居民以最基本的福利保障,因为中国不能乱、中国再也经不起大乱。
     现在中共就要垮台了,因为中共赖以支撑其非法统治的东西已快要耗尽。中共倒台后,中国决不能照搬美国的三权分立的政治体制。因为美国是逃避迫害、寻求宗教自由的基督徒创建的移民国家,美国有深厚的基督教传统来维系一个民族的价值体系;美国还有华盛顿、林肯两位伟人作为美国精神的人格化的象征,因此美国不容易乱。而中国大陆经历五十七年的中共流氓暴政,儒家传统已经七零八落、共产主义的信仰已破灭、毛泽东的神坛又已经倒塌,中国社会的道德现在非常败坏,根本没有一个维系整个民族价值标准和人格化领袖,整个民族潜伏着崩溃解体的巨大危险。中华民族素来无宗教传统,却有着几千年来的黑道枭雄毒素,中共的邪恶统治,更是强化了这一毒素。中国大陆幅员辽阔,民情复杂,各地及各民族新旧矛盾错综复杂,因此中国不能大乱,否则就会分崩离析。中国的国情决定了中国决不能照搬美国的政治体制,否则就会天下大乱。
     1911年孙中山照搬美国的政体,结果军阀混战、国无宁日,中共乘机崛起;1946年美国强迫蒋介石学习美国的政体,结果导致国民党丢失了大陆;就连法国这样的西欧国家试图搞美国式的三权分立,也走了大弯路,从1789年开始折腾,直到上世纪初年,还是得通过建立法国式的总统、总理二元制才解决问题。
     从1999年开始,台湾模仿美国的民主共和体制,现在基本成功了。只是,台湾是弹丸之地,传统文化保持完好,经历大半个世纪的欧风美雨的熏陶,又有美国的大力扶持,尽管如此,台湾在推行美国式的民主共和体制时还是差点乱得收不了场,2004年的总统大选纷争,最后还是在美国的压力和中共的战争威胁下不得不收场。如果没有外在压力,能否收得了场还很难说。如果大陆实行美国的民主共和体制,又遇到象319枪击案引发的这种纷争,势必天下大乱、收不了场。
     很多国家效仿美国的政治体制都失败了。
     菲律宾在美国的大力扶持下,几乎完全照搬了美国所有的政治体制,六十年来却多次政变、局势动荡不安,社会治安恶劣,不仅没有富强,至今仍无法稳定局势,最近,菲律宾又差点发生了军事政变,至今,菲律宾民主政权仍然处于国内伊斯兰极端组织和毛泽东游击队的夹攻当中。
     推翻塔利班后,美国让阿富汗模仿他的政治体制,至今还没有最后成功,阿富汗乱象丛生,政治纷争和恐怖袭击不断,卡尔扎伊推出大赦政策,至今也没能肃清反叛分子,一旦美国撤军,阿富汗新政权能否稳得住脚根,还是问号。
     推翻萨达姆后,美国让伊拉克接受它的政治体制,至今还没有成功,伊拉克至今处于准内战状态,是全世界恐怖活动最猖獗的地方,自2003年以来,几乎每天都有数十人以上在爆炸和枪击中丧生。伊拉克政治、宗教纷争剧烈,迟迟产生不了宪法和联合政府,纷争产生的空隙,使各种恐怖反叛组织得以迅速渗透和坐大,伊拉克现在一片混乱,加法里总统无力稳定局势,要是美军现在撤军,伊拉克的民主政权很难站得稳脚跟。
     中共倒台后,中国绝不能模仿美国的三权分立总统制。中国必须实行适合自己国情民情的政体,否则不仅不能实现民主宪政,还会重蹈民国军阀混战的覆辙。因为中国不能没有一个人格化的国家象征来维系这样一个国土和民情都非常复杂的大国,现在中国社会脆弱、生态脆弱、老百姓的素质脆弱,中国没有乱的本钱,一旦乱起来难以收场。因此议会民主制比美国式的总统制更适合中国。
     随着《九评》的进一步传播,中共邪恶统治的根基正在加速崩塌,中共就要垮台了。在中国面临重大转型的时刻,陈泱潮先生创造性的构思出了一套新五权虚君民主建国方案,它是迄今为止有识之士所提出的最适合中国国情民情的方案。因为这套方案中的“虚君”体制第一次为中国设计了一个人格化的国家象征——虚君。当时,“虚君”的“君”并不是指君主,中国本来应该走君主立宪的道路,但是当年由于爱新觉罗家族罪恶太大、死不悔改,明朝皇族由于年代久远而淡泊,袁世凯又无序无统,因此,中国当年没有走成君主立宪之路,现在时代已经巨变,中国若再迎立君主,必然荒唐可笑。新五权体制中的虚君是指相对固定化的国家元首,如世袭、终身任职、或任职时间漫长的国家主席或总统。虚君的同时,辅以一个由议会选举产生的主政者——总理,实行立法、司法、行政、军队、新闻,五权分立。
     但是如此这般仍然不够,当今中国信仰崩溃、道德危机,中华民族族魂无系,一盘散沙,中国急需一个重建中国道德和意识形态的精神领袖,作为凝聚和维系一个大民族的人格化象征。中国最好在虚君新五权体制的基础上,设立一个精神领袖体制。
     因此,中国有必要借鉴伊朗的一些经验。很多中国人非常势利,看不起伊朗,因为伊朗贫穷,但是伊朗的贫穷主要是美国制裁造成的。现在美国就要对伊朗实施打击了,这些人就更把伊朗看得如狗屎一般,全盘否定,这是错误的。伊朗确实不是一个文明国家,但是伊朗的不文明不是因为它实行精神领袖体制,而是因为它实行政教合一和伊斯兰教意识形态专制。伊朗实行政教合一和伊斯兰教意识形态专制是错误的,因为这会扼杀人的创造力、导致社会进步缓慢,而且过分崇尚暴力,容易招惹强敌。
     但是同时也应当看到,伊朗的最高精神领袖制度能够非常有效的提高全民族的凝聚力。当年萨达姆挑起两伊战争,倾全国之兵力,突然大举入侵伊朗,伊朗当时的军事实力、综合国力远不如伊拉克,但是整个伊朗民族在最高精神领袖霍梅尼的号召下,迸发了惊人的战斗力,伊朗军队前赴后继,以劣势的装备和军事素养,居然将萨达姆的精锐部队打得几乎全军覆灭,后来要不是萨达姆丧心病狂的大量使用生化武器扭转了局势,巴格达就轮不到英美联军来解放了。最高精神领袖的巨大凝聚作用能够使伊朗以弱胜强,中共垮台后,中国面临艰苦卓绝的重建任务,必须要有一个精神领袖来引导人民战胜困难,渡过难关。叶利钦身材高大魁梧、魅力十足,实际上是当年俄罗斯的最高精神领袖,叶利钦的权威震倒了哈斯布拉托夫、鲁斯科伊等乱臣贼子,正是有了这样一个精神领袖,俄罗斯人民才能够熬过艰苦的“休克疗法”,而没有天下大乱。
     伊朗的最高精神领袖制度能够最有效的稳定局势,伊朗虽然贫穷,但在海湾国家中,伊朗的稳定程度和社会治安状况都位居前列,这是什么原因?这是最高精神领袖体制下意识形态发挥的巨大作用。
     伊朗并不像中国那样,一靠镇压和屠杀维护稳定,中国的镇压和屠杀现在也越来越维持不了稳定,群体性抗争事件越来越频繁。伊朗有一个人格化的精神领袖,所以伊朗能够维持意识形态的教化,从而避免动乱,中国则不能。中国以前有毛泽东这样一个富有魅力的精神领袖维持意识形态,因此即使饿死几千万人,中国也没有内乱。
     伊朗也不像中国那样一再依靠违法的“严打”维持社会治安,中共的“严打”现在也越来越维护不了社会治安,犯罪在中国日益猖獗;萨达姆倒台了,伊朗的邻国伊拉克现在是自由了,但是国内恐怖爆炸遍地,“没有秩序就没有自由”,伊拉克人至今也享受不到自由,这是因为伊拉克没有稳定的政治局势。伊朗国内的恐怖事件很少,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伊朗有一个人格化的最高精神领袖在维系稳定的政局。
     中国人应该放下势利心态看问题,这样才能全面。伊朗声称美国是魔鬼撒丹,也有一点道理,因为伊朗无意、也没有能力毁灭人类;美国决不会毁灭人类,但是美国社会现在物欲横流、纵情声色,美国资本主义贪欲所激发的其他国家的仇恨,有可能毁灭人类。
     因为中共的极端邪恶贪鄙,现在中国银行的坏账巨大,中国经济的潜在危机深重,中共垮台后,这些危机势必爆发,中国将面临比俄罗斯“休克疗法”更为痛苦煎熬过程,面临空前巨大的困难和挑战,中国急需一个最高精神领袖带领中华民族渡过难关。
     李洪志先生品德高尚、智慧过人、极富人格魅力,至今没有任何缺点,仿佛耶稣下凡,李先生德高望重,非常具有凝聚力,至今在全世界已有六亿追随者,这真是凡人难以成就的奇迹!
     李洪志先生创立的法轮大法,集中华五千年传统文化精华于一身,又融汇了佛教、道教、基督教等全世界各教派的真理所在,倡扬真、善、忍的美德,因此是最能够当担起拯救中华民族重任的意识形态。在中共崇洋媚外、疯狂毁坏中国传统文化精华的当下,法轮功却在世界各地保存和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精华!
     无神论民运同样崇洋媚外、不能保存中华传统精华;无神论民运毫无凝聚力,无道无德,与中共属于同一块材料,各派勾心斗角,至今成不了气候,不用中共攻击,已呈自行瓦解、分崩离析之状,无神论民运各派决不可能是中国复兴。
     而法轮功却必然能够带领中国走上复兴之路,李洪志先生是中国最高精神领袖的最佳人选。
     在李洪志先生之后,应该由法轮功信众推举德高望重兼大智慧者继任中国最高精神领袖。
     陈泱潮先生创造的新五权虚君共和方案和人权灵本主义,是法轮大法精神的政治和哲学表述。陈泱潮为了中国的自由民主事业,妻离子散母亡家破,至今孑然一身,流亡国外,而且陈老先生品德高尚、大度正直乐观,如弥勒在世,陈泱潮先生必然能够称职于“虚君”——新的中国国家元首一职。
     草庵居士乃中共高干出身,能够有觉悟奋起而痛批中共专制,难能可贵。草庵在经济学上造诣颇深,又在美国长期从事经济高管工作,操盘手的经验丰富、同时,草庵又深谙西方的法治和宪政运作机制。在为人上,草庵居士正直诚实,富于同情心,多次援助落难的民运人士,最近又为王文怡大力声辩。因此,草庵居士是新的中国总理的最佳人选。
     高智晟律师非常勇敢和机智,多次为弱势群体维权请命,面对中共暴政,第一个站起来为法轮功公开抗辩,以致带动了今日中国的绝食抗暴运动,使得中共后院起火,统治摇摇欲坠。高律师非常正直和顽强,全家遭中共流氓骚扰、迫害一百多天,至今仍然义无反顾坚持抗争。新的中国的最高大法官,高智晟当之无愧。
     当然,中国决不能模仿伊朗的政教合一和意识形态专制。中国必须实行宪政和宗教自由。最高精神领袖独立于五权之外,受宪法和宪兵的保护,不允许任何人诽谤和侮辱,同时,最高精神领袖决不能干预政府、司法和军队事务,但是,国家的立法和法律的修改,必须经过最高精神领袖的核准,否则不能生效,最高精神领袖有权否定心法和法律的修改动议,这样可以防止恶法产生,而恶法产生,这样一种多数人为恶的现象,又是美国式民主国家的一个顽症。
     中国奉行宗教自由,个人可以自由选择信仰,也可以不信宗教,但决不允许任何人和组织侮辱任何教派,因为对宗教的侮辱决不是言论自由,而是伤风败俗、腐化堕落的行为,是叛乱的开端。
     中国奉行宗教自由,但是要以国家的财政支持法轮大法,因为在瓦解中共罪恶统治的过程中,法轮功在各教派、组织中做出的牺牲最惨、贡献最大,中国应该永远感谢法轮功。中国应该“宽容百家,提倡大法”,因为“宽容百家”,所以国家支持法轮功并不违背宗教自由原则。
     不仅仅是中国,如今,全世界都急需真善忍的精神和人权灵本主义,美国如果不接受法轮大法的教化,就走不住见利忘义的泥潭,在对外事务上还会继续失败、就解决不了恐怖主义的问题、国内的道德也会滑坡;中东国家如不接受真善忍,巴、以问题将永远解决不了,中东和平进程将是一句空话......不接受人权灵本主义,在资本主义的贪欲驱使下,全球的生态环境的毁坏和资源的枯竭就会加速。
     但愿随着中共的倒台,在真善忍和人权灵本主义的影响下,阿爸天父上帝应允的千年福国会早日到来!
     曾节明 星期一 2006年5月1日上午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上)/曾节明
  • 只有除掉中共才能组建成熟政党/曾节明
  • 三堆乱麻,一盘死棋/曾节明
  • 从新老绥靖主义看西方的潜在危机/曾节明
  • 中共垮台的必然性、现实性和迫近性/曾节明
  • 对胡锦涛的最后的劝告/曾节明
  • 从新老绥靖主义看西方的潜在危机/曾节明
  • “性本善”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曾节明
  • 儒家已不能救中国/曾节明
  • 也需要“以利反共”/曾节明
  • 圣诞节再评戈尔巴乔夫/曾节明
  • 平安夜圣诞献礼:民运老兵陈泱潮心年轻/曾节明
  • 萨马兰奇和汕尾事件/曾节明
  • 汕尾之血的嚎哭与诅咒/曾节明
  • 他的良心超越了党性…悼刘宾雁先生/曾节明
  • 多尔衮?“江泽民”?袁世凯? /曾节明
  • 胡锦涛将被动成为“戈尔巴乔夫”/曾节明
  • 胡锦涛已有转变的迹象/曾节明
  • “我不行了...”是体制遗言?/曾节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