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上)/曾节明
(博讯2006年5月01日)
    曾节明更多文章请看曾节明专栏
     ——美国的失败
     (博讯 boxun.com)

     伊朗选出了个伊斯兰极端主义的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对美国非常强硬。美国的伊朗政策现在完全失败了,它恼羞成怒,借口伊朗坚持核能试验,准备对伊朗实行金融打击,军事打击伊朗也在秘密筹备当中。我在《从新老绥靖主义看西方的潜在危机》一文当中已经说了:除非伊朗屈从于美国的压力,否则它注定受到美国的军事打击。事情正如我的预测发展。
     美国对伊朗政策的失败,完全是自己自作自受:伊朗前总统哈塔米非常开明,他希望与西方缓和关系,也非常接受西方体制的先进之处,他还对伊朗的政治体制力所能及地进行了改革,扩大了民主,但对于这些,美国都视而不见;哈塔米多次向美国释放出善意,美国不仅不领情,布什总统还将伊朗列为“邪恶轴心”,与伊拉克、朝鲜并列。美国的做法,极大地激起了伊朗民主主义情绪,帮助了极端仇美的伊朗现总统上台。
     客观地说,伊朗算“邪恶轴心”国吗?伊朗是有些邪恶,离现代文明国家尚有一段距离。伊朗的邪恶主要表现在厉行原教旨主义伊斯兰意识形态专制、过分崇尚暴力、剥夺人民的宗教信仰自由等方面。但是这并非伊朗独有,当今世界,不下数十个国家有这样的邪恶。不说远的,像沙特阿拉伯这样的海湾国家,实行典型的君主专制制度,不仅没有宗教信仰自由,甚至毫无民主可言,比伊朗更为专制;新加坡实行半吊子经济开放制度,政治上长期儒家一党专制(最近才搞第一次大选),也没有真正的独立司法和言论自由,与中国相似,新加坡比伊朗更不民主...伊朗没有核武器、现在对外也没有输出伊斯兰革命,恐怖组织“基地”、哈马斯、阿萨克也不是伊朗组建的,伊朗过去没有侵略国他国、现在也没有侵略他国的野心。因此,伊朗不是“邪恶轴心”国。
     事实上,伊朗有着令中国人羡艳的民主制度:伊朗国会议员均由真实的选举产生、伊朗总统由全民直选的大选产生、伊朗有着独立的司法,严格以伊斯兰教的律法治国,这样的法治虽然深具狭隘性和局限性,毕竟没有中国当前的无法无天来得丑恶和野蛮。在信息言论方面,伊朗人拥有的自由也足以让中国人称道:伊朗没有中共国极端专横的媒体一律制度,只要不违背伊斯兰教义、不攻击精神领袖,媒体可以畅所欲言、乃至可以批评政府。伊朗政府长期容许国民自由接收境外电视,直到近年因为美国加强了敌视伊朗的措施才开始收紧。
     前伊拉克萨达姆政权比伊朗更邪恶,朝鲜实行最残暴的超级专制奴隶制度,拥有核武器,是公认的全世界最邪恶的国家。朝鲜可以算是一个邪恶轴心国,但是朝鲜也算不上“邪恶轴心”,因为朝鲜太小太弱,不能自立,要靠别人施舍过活。
     其实,布什没有说出口,中共国才是真正的“邪恶轴心”。
     “改革开放”已经三十年,至今中共不仅仍然彻底剥夺国民的各项自由民主权力,而且正在进一步剥夺和侵害公民的人权和各项基本自由权利。中共曾硬说人权就是生存权,但是中共实施的强迫拆迁征地,已经危及了国民的生存权。全世界只有中共国的高级军官(迟浩田、朱成虎)敢于一再公开以生化武器、核武器对美国发出死亡威胁;中共为一己之私,挥霍老百姓的血汗钱、不顾他国人民死活,先后大力支持红色高棉、塔利班、老挝、苏丹、塞拉利昂、乌兹别克斯坦、伊朗等邪恶流氓政权,本来早该垮台了的朝鲜金家流氓政权、卡斯特罗共产政权,全赖中共大力扶持,苟延残喘至今;全世界只有中共国军费十多年来一直呈两位数的地增长、极端疯狂地扩军备战,威胁台、日、东南亚;全世界的专制独裁国家中,只有中共国全面地掌握了包括核武器、生化武器在内的全套毁灭世界的高尖军事科技,同时却又一贯不遵守任何国际规则和道德底线,背地里偷偷摸摸地搞危险武器扩散...可见,中共国才是头号邪恶国家,是世界和平的心腹大患。
     但是,美国在要置伊朗于死地的同时,却与沙特、新加坡等同样不民主、法自由的国家搂搂抱抱、备极欢洽,沙特现在还保留了砍手、杀头等残忍、恐怖刑罚;新加坡也保留了鞭挞肉刑,但是美国从不公开谴责沙特、新加坡等国家,美国更不会制裁这些国家,这是什么原因?美国为何要给伊朗特殊待遇,难道美国人天生就特别恨伊朗吗?
     美国人当然不是生来就很伊朗人,美国现在之所以特别仇视伊朗,是因为伊朗大大地妨碍了美国的利益。当今世界,石油是头号战略物质,谁控制了石油,谁就控制了全球的经济命脉、军事命脉。美国是全球超强、世界警察,它必须控制石油,否则它就无法领导世界。伊朗是世界上第三大产油国,实行独立自主的经济政策,它按照伊斯兰教的精神,奉行疏远美国等西方国家,因此,只要伊朗现政权存在,美国就控制不了伊朗的石油,其更大利益就难以实现,因此美国非常仇视伊朗、不搞垮伊朗现政权,他是不会罢休的。
     沙特虽然比伊朗更专制,但是沙特实行亲美政策,是美国在海湾的头号盟友,经济上给美国带来好处,因此美国决不会仇视沙特;新加坡虽然专制,但是施行亲美政策,是美国在东南亚的头号盟友,经济上给美国带来好处,因此美国决不会仇视新加坡;萨达姆伊拉克也比伊朗邪恶,开创了二战后大规模使用生化武器的先例,但是两伊战争之前,萨达姆奉行亲美政策,因此美国在两伊战争中,大力支持萨达姆;朝鲜金家政权比全世界任何政权都邪恶,而且公然挑衅美国,气焰嚣张,又以假钞攻击美国,美国却一直维持自欺欺人的“六方会谈”,和朝鲜谈了十年毫无进展,还要继续白谈,这是什么原因?为什么美国不以对伊朗的强硬态度对朝鲜?很简单,因为朝鲜只有白头山的野苹果,打朝鲜捞不到好处。
     中共无比邪恶,甚至践踏本国法律,大规模活活摘取公民器官,残暴程度超越了纳粹,美国不仅一直视而不见,还和中共左拥右抱,原来克林顿声称中共是“战略合作伙伴”,现在布什又称中美关系“已经成熟”。美国对中共的绥靖态度,已经近乎赤裸。这是什么原因?这是因为近十多年来,中共走上了虐民卖国保专制道路,中共大肆出卖国家资源和中国人民的血汗,这,让美国获取了丰厚的经济利益。
     通过以上不难发现,美国在国际问题上的行为准则并不是道义,而是利益至上。
     所以,就不难解释为什么王文怡没有任何暴力威胁的言行,仅仅抗议胡锦涛迫害,要求布什总统为法轮功说话,就被美国无端控以“恐吓外国元首”的罪名,布什不仅不向王文怡道歉,反向胡锦涛道歉,美国见利忘义,讨好中共的面孔暴露无遗。
     所以,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在苏家屯事件曝光,中共被国际舆论压得得喘不过气的时候,美国官员“及时”在中共官员的陪同下,到苏家屯走马观花一趟,就公开声明:找不到迫害的证据。美国政府花言巧语的为中共辩护,又一次救了中共的急。在苏家屯事件上,美国与邪恶为伍,助纣为虐,展现了赤裸裸的丑恶!
     一直以来,美国在政治上非常愚蠢,在对付共产主义的威胁时尤其如此: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因为愚蠢,美国误认为中共是有别于苏共的“农民民主党”,从而破坏阻断蒋介石的防共策略;因为愚蠢,1947年,马歇尔的“调停”使得东北林彪共军逃脱了覆灭的境地,救了中共的狗命,使其咸鱼翻身成为可能;因为愚蠢,美国在1948年关键时刻抛弃了国民党政权,要了中华民国在大陆的命;因为愚蠢,美国大使司徒雷登在“风雨下钟山”之际居然向中共摇橄榄枝,毛泽东一篇《别了,司徒雷登》,回以一记响亮的耳光,美国自取其辱!因为愚蠢,杜鲁门还想把台湾丢给中共去“解放”,若不是朝鲜战争突然爆发,今天的民主台湾——中国民主化的唯一火种都荡然无存。
     事实上,就外国来说,主要是美国,而不是苏联,促成了中共之席卷中国!苏联希望中国南北分治,当年斯大林深知毛泽东背信弃义的秉性,为了苏联国家利益,他并不支持中共一统天下,直至解放军饮马长江之际,他还要求蒋、毛“划江而治”。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中共国非常邪恶,中共政权的邪恶远远超过了苏联,成为全世界最邪恶的政权,毛泽东为了保住自己的独裁淫威,对苏联这个昔日的大恩人翻脸不认人,中苏冲突迭起、反目成仇,冲突中中共邪恶更胜一筹,在新疆试爆核弹,将苏军两个装甲师烧成了灰尘;又在珍宝岛偷袭挑衅,反诬苏军侵略。苏联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1969年,勃涅日涅夫恨极之下,决心对中共施行外科手术式核打击,将中共斩首并端掉中共各地的核武基地。苏联当时真诚地希望与美国联起手来干掉中共,就把这个意图透露给美国,但是美国却向中国出卖了苏联,并且以核打击威胁苏联,迫使苏联放弃了消灭中共的计划。
     在这件事上,美国非常愚蠢,因为苏联如果对中共进行了外科手术式核打击,中共必亡无疑。苏联对中共的核打击不会招致核大战,因为当时中共根本没有核反击苏联的能力;苏联对中共的核打击远不会灭绝中华民族,因为当时中国只有两个核武基地,核武数量很少,加上打击中南海在内,苏联只要发射三颗核弹,就可以把中共从中国抹掉;因为爆炸的核弹很少,苏联对中共的核打击也远不会造成核冬天。苏联用核武灭掉中共,中国人民可能会伤亡数百万人,但是一举摆脱了世界上最邪恶的流氓政权的残酷暴政,而苏联虽然解除了一个威胁,却得付出道义上的惨重代价,在国际舆论上陷入彻底孤立的绝境,苏联国内的人心也会更快的觉醒,苏联的解体只会提前。苏联在对中国进行了核打击之后,也决不敢占领中国,一是国际舆论压力太大;更重要的是,中国幅员辽阔、人口远远超过苏联、又非常贫穷愚昧,这对任何一个占领国来说,都是不能承受的包袱,除非愿意重蹈满清政权被中国同化的覆徹。
     美国本可以坐等苏联消灭中共之后,一面带领世界各国,强烈谴责苏联动用核武的罪恶行径;一面大力支持中共垮台后的重建工作,顺势扶持亲美政权,如果美国当年这样做,不仅苏联在七十年代就会解体,现在的中国青天白日旗到处飘扬、中美合作所遍地,哪来的什么台湾问题、北韩问题、古巴问题、苏丹问题、六四问题、法轮功问题......?美国非常愚蠢,它一味从眼前的国家利益出发,僵化的视苏联为头号敌人,它害怕苏联打掉中共后会更强大,从而再次救了中共的狗命。美国不仅要救中共的命,它还想扶持世界上最邪恶的中共与它一道对抗苏联。美国实在是成全中共的头号恩人。
     美国救中共于灭顶之灾,完全是因为想当然的国家利益,而不是因为怜惜中国人民的生命。当然,美国的行为,客观上拯救了数百万无辜的北京老百姓,具有道义的光辉。只是,美国在客观上也大大地延续了中共的罪恶统治,从长远来看,其造成的道义后果也很难评估。
     美国奉行以苏联为头号敌人的战略,在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时也不愿调整,非常的愚蠢和僵化。1987年以后,苏联在戈尔巴乔夫的带领下,完全走上了政治民主化的轨道,并且在国际问题上对美国一再让步;而中共国却顽固地坚持邓氏跛脚经济改革,政治改革的意向一再被反自由化压倒,迟迟不能全面实施,在这个时候,美国却不能及时调整战略,和苏联携起手来,及时大力支持赵紫阳,对中共邓小平顽固派集团施加强大的压力。这个时候,美国还在与苏联敌对,以中共为盟友,直至六四大屠杀的发生。美国实在是愚不可及!
     六四事件后,美国对中共实施了三年的制裁,但因为中共开放市场的诱惑,制裁不仅没能够坚持住,美国克林顿政府还对中共大施绥靖政策,以至于到了媚称中共为战略合作伙伴的地步。美国非常的愚蠢,因为当时美国已经在海湾战争中获胜,在中东没有陷入泥潭,还没有遭受恐怖主义的直接威胁,美国本来可以集中力量围堵中共。1994年朝鲜共产暴君金太阳驾崩,局势不稳,朝鲜当时没有核武器,中共刚刚从制裁困境中喘过气来,无力应对朝鲜局势;俄罗斯正在接受休克疗法,又有车臣叛乱困扰,自顾不暇,美国本来可以乘机对朝鲜实施外科手术,剪除这个中共的流氓小兄弟,美军进驻鸭绿江边,占据临近东北这一优越的战略地理位置,从而给北京以巨大的心理威胁。但是美国却反其道而行之,克林顿对中共奉行以经贸交往改变中共的“接触政策”,结果美国好些资本家和政客却反被中共赤化,克林顿的绥靖政策完全失败,在中国问题上丢给了布什一个烂摊子。克林顿的“接触政策”造就了一个物质上更强大的中共,它能量大起来了,胆子壮起来了,现在到处支持全世界的流氓政权、背地里搞危险武器扩散,招招戳向美国的软肋,中共今年来又大把撒钱,给朝鲜小流氓撑直了腰,金无赖气焰万丈,对美国又是伪钞攻击,又是核武威胁。美国既然已称中共是战略合作伙伴,现在当然不好说中共是邪恶轴心,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美国对中共的绥靖政策,不仅起了助纣为虐的作用,甚至愚蠢到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地步。从1998年起,美国每年送给中共上千万美元用于推动中共国的基层民主,但是中共却拿这笔钱来眷养培训共特流氓,渗透美国、窃取情报、拉拢媒体、骚扰暗害在美中国良心人士,中共还把这笔钱用来作政治献金,收买美国见利忘义的政客和团体为自己游说,从而影响美国政府决策。至于中共装模作样搞出的基层民主选举,由直选村委会开始,搞了八年选举还是停留在村一级,而且选出的村长还得接受村党支书的领导。去年,中共感觉村民直选有些碍手碍脚,恼羞成怒之下,干脆用防暴部队把广东太石村的基层民主给镇压了。中共连村级民主都容忍不了,其所谓推进基层民主的承诺完全是一场骗局,美国就像一个中彩发财的白痴富翁,因为贪便宜受骗上当,自己出钱,让中共买来下了药的酒把自己灌醉,被中共拧得团团转,头上挨了多少巴掌都不知道。
     在对外战略上,美国的愚蠢是一以贯之。萨达姆政权比伊朗霍梅尼政权更邪恶,美国却支持伊拉克攻打伊朗;塔利班比苏联更邪恶,美国却支持塔利班对抗苏联;巴基斯坦比印度更邪恶,美国以前却支持巴基斯坦反对印度;中共远比国民党邪恶,美国却要抛弃国民党,向中共示好;中共远比苏共邪恶,美国却一边倒的支持中共......
     美国的对外战略短视而昏乱,它为了眼前的国家利益,完全把道义放在一边。这样的策略虽然成功一时,到头来却几乎总是是大失败:美国帮助萨达姆打败了伊朗,萨达姆反过头来却成了比伊朗更厉害的对手,美国耗费了天文数字的金钱,打了两场海湾战争才把他摆平;美国支持塔利班打败了苏联,塔利班反过头来却成为比苏联更凶恶的对手,塔利班政权庇护和全力支持基地组织,策动了911事件,给了美国自珍珠港事件以来最惨重的打击,现在塔利班还在和基地组织一道打游击,频频发动反美恐怖袭击,成为美国最难缠的对手;美国帮助巴基斯坦挫败了印度,现在印度越来越成为美国的盟友,巴基斯坦反过头来却成为美国的一个阴险、潜在的对手。巴基斯坦表面配合美国反恐,却对美国阳奉阴违,背地里与基地组织暗通款曲,搞得美国十分头痛;由于美国的抛弃,国民党丢失了大陆,中共也没有给美国任何好果子吃,中共建政五十七年,反了四十七年的美国,现在还在反。抛弃国民党的结果是,美国丢失中国大陆五十七年;美国一边倒地支持中共反对苏共,后来苏共解体了,美国还要拥抱中共,结果现在中共成为对美国威胁最大的超级邪恶轴心,远比当年的苏共更难对付......
     实际上,自赢得二战胜利后,六十年来美国的对外战略总的来说是失败的:美国虽然击败了老对手,却制造出越来越多、越来越难缠的新对手。苏联解体事实上主要是苏联人,尤其是苏共党内以戈尔巴乔夫、叶利钦为代表的领导人觉醒的结果,苏共的灭亡是良知和正义的胜利,美国的政客们却普遍地把它当作自己政治权谋的胜利,美国由是得意忘形,对俄罗斯趾高气扬,布什对俄大搞实用主义地缘政治压迫,这极大地刺伤了俄罗斯民族的民族自尊心,把本来亲美的俄罗斯逼向反美的立场,这对中共是大大的有利。布什政府真是愚不可及。
     美国为眼前的国家利益,一贯采取扶持更邪恶的东西反对此邪恶的东西,全然不讲道义原则。不讲道义,是美国对外战略失败的根源,因为不讲道义的行为,从长远来看必然是要失败的。因为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自由民主国家,任何邪恶的政权,骨子里是必然反美的,因此扶持更邪恶的政权反对次邪恶的政权,就等于扶持更反美的政权反对次反美的政权,这必然会培养出更凶恶的敌人。另外,丧失道义立场必然导致行为上的多重标准,多重标准已经极大的损害了美国的信誉,这是美国的敌人越来越多的的一个原因。
     但是对自己对外战略的失败,美国从来不愿承认、不愿反思,没有吸取教训,美国非常的愚蠢。
     在援助盟友方面,美国也很愚蠢。英国统治香港一百年,留下了跻身“亚洲四小龙”之列的繁荣的香港;美国扶持菲律宾六十年,却把菲律宾搞得一团糟,至今依然没有起色;同样,在推翻萨达姆政权之后,美国又把伊拉克的局势搞得一团糟,美国重建伊拉克的努力,至今没有成功,这个时候,美国的政客又给布什施加强大压力,要求美国撤军撂包袱,实在是极端的自私和愚蠢。
     美国屡屡把援助对象搞得一团糟,这根源在于美国的骄傲自大,美国认为自己的三权分立体制完美无缺,放之四海皆准的体制,蛮横的要求受援对象照搬这个体制,根本不考虑受援国的国情。当年美国根本不顾中共兴兵大打内战,国民党政权根本没有条件实施宪政的国情,强迫蒋介石实施宪政,与中共组建联合政府,结果让中共钻了大空子,直接导致了国军在战场上败北。
     当然美国扶持他国也有成功的例子,当年麦克阿瑟将军非常聪明和坚定,不理蠢货总统杜鲁门的要求,让日本保留了君主立宪体制,这才是日本后来腾飞的保证。日本是传统的民族国家,没有共和制的土壤,如果麦克阿瑟将军当年强迫日本接受美国的三权分立共和体制,日本的政局必然如菲律宾那样动荡不安,腾飞无从谈起。如果日本像菲律宾一样动荡贫困,只能成为美国的一个包袱。
     美国的三权分立体制只是实现自由民主的一种形式,绝不是放之四海的真理,自由民主确实是普世原则,是放之四海的真理,但要实现自由民主,必须要尊重所在国的国情和传统,否则,不仅难以实现自由民主,还会带来祸害。
     这个道理并不艰深,但是美国却非常愚蠢,它在全世界推广民主碰得头破血流,丢失了中国大陆,直到现在它还不吸取教训。
    
     曾节明 星期一 2006年5月1日上午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只有除掉中共才能组建成熟政党/曾节明
  • 三堆乱麻,一盘死棋/曾节明
  • 从新老绥靖主义看西方的潜在危机/曾节明
  • 中共垮台的必然性、现实性和迫近性/曾节明
  • 对胡锦涛的最后的劝告/曾节明
  • 从新老绥靖主义看西方的潜在危机/曾节明
  • “性本善”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曾节明
  • 儒家已不能救中国/曾节明
  • 也需要“以利反共”/曾节明
  • 圣诞节再评戈尔巴乔夫/曾节明
  • 平安夜圣诞献礼:民运老兵陈泱潮心年轻/曾节明
  • 萨马兰奇和汕尾事件/曾节明
  • 汕尾之血的嚎哭与诅咒/曾节明
  • 他的良心超越了党性…悼刘宾雁先生/曾节明
  • 多尔衮?“江泽民”?袁世凯? /曾节明
  • 胡锦涛将被动成为“戈尔巴乔夫”/曾节明
  • 胡锦涛已有转变的迹象/曾节明
  • “我不行了...”是体制遗言?/曾节明
  •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四/曾节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