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怡:少先队是怎么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
请看博讯热点:政治体制改革

(博讯2006年4月28日)
    王怡更多文章请看王怡专栏
    
     最近见到一个搞民运的朋友,发现他儿子加入了一个叫“中国少年先锋队”的非法组织。2005年的全国抽样调查,7到14岁的人口,大约有1.3亿人。其中99%以上都隶属于这个未在民政部门登记的非法社团。包括大部分自由知识分子、拆迁户、上访者、维权人士和异议人士们的子女。那些渴望自由民主的人们啊,仍然一代又一代把自己的子女交出去,和那些少先队辅导员们,一起表演儿童版的“激情燃烧的岁月”。一部分中国家庭,开始进入多党制的时代。由一个或两个反对共产主义的父母,领导一个“时刻准备着,为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的儿女。可到底谁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那个人呢?是老子还是儿子? (博讯 boxun.com)

    在今天的中国,政治上最具有煽动性的言论是什幺?是民主自由吗,是维权运动吗,是关于宪政改革、土地私有、言论自由或结束一党专制的呼吁吗?这些话都太温和了,缺乏血腥气,不能够让大多数人对社会的未来产生某种恐惧感,反倒使人们对未来萌生希望。所谓政治煽动性言论,是让大家产生恐惧,而不是产生希望的。以此衡量,中国社会中最赤裸裸的政治煽动性言论,不是别的,就是来自1.3 亿儿童宣誓加入少先队的这句口号,“时刻准备着,为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这句话在每一个家庭,每一所学校、每一个星期的上空,响彻云霄。对中国当前的政权和宪法构成了赤裸裸的挑战和持之以恒的颠覆。
    曹思源先生曾建议中共改名为“社会民主党”,因为中共的党魁也多次说,“社会主义”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中共宪法对现政权的性质也有清楚的政治学和宪法学上的界定。不管我们怎么评价这个性质,“共产主义”一词都意味着一种与现政权相反的政治共同体的构造。因此“为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就是煽动颠覆目前的国家政权。
    但仅仅这样,还不足以定少先队的罪。杜导斌先生有一篇文章,叫《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是合法的》,他说公民有反对政府的言论自由,而民主和选举制度的意思,就是以合法的方式定期地颠覆政府。台湾党外运动时有一张竞选台北市议员的海报,上面就写着“大家一起来政变”。如果将来少先队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建议他们聘请杜导斌作辩护人。尽管杜先生自己因为这篇文章,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三年徒刑。但我想他一定会愿意捍卫少先队员的言论自由的。
    如果进一步考察人类历史上最具煽动性的言论,就莫过于《共产主义宣言》了。因为里面煽动无产阶级进行武装暴动,说你们除了一条命,别无所有,所以“你们失去的只是锁链,得到的将是全世界”。意思就是一本万利。圣经里面撒旦煽动夏娃吃禁果,说你们吃的日子不一定死,你们吃了就能“如神一样”。除了这句话,我想不出还有比马克思这本小册子更险恶的煽动性言论了。但圣经中这句话是蛇说的,不是人说的。所以人类史上最具煽动性的言论,《共产主义宣言》中的“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和中国少先队的誓词“时刻准备着,为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仍然可以稳居排行榜的冠亚军。
    共产主义一词意味着未来的暴力革命,进一步解释“为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这句话,就是煽动以暴力方式颠覆目前的国家政权。这就可能不在言论自由的范围内了,杜导斌的辩护已经爱莫能助了。以共产党的逻辑来说,这8千万人就必须全部抓起来才行。但我的思路比共产党要文明和谨慎得多,我认为还不足以定少先队的罪。按美国最高法院的宪法判例,即使是主张暴力的煽动性言论,如果没有造成“明显而迫切”的危险,就仍然应当保持宽容。
    但少先队的誓词中,“时刻准备着”,是一个真正令人恐惧的煽动性言论。意味着共产主义并不是少先队的遥远目标,而是随时都准备动手。符合“明显而迫切”的司法标准。而“时刻准备着”仅仅是一句口号,还是真的有所准备呢?请注意以下事实:
    1、从1955年提出“积极大量地发展”的方针,“让更多的孩子戴上红领巾”以来,少先队长期热衷于发展成员,以各种方式胁迫、引诱中小学生加入。席卷了 99%以上的少年儿童,其规模远远超过了****、基督教、共产党、下岗工人等任何社会群体。没有宣誓入伙的儿童在所在学校会受到考试考察、品德鉴定、座位安排、奖励评选、福利机会等方面的歧视和羞辱。很多受害家庭甚至连续几代人都在童年时被裹胁加入这个组织。
    2、少先队的辅导员和各级领导机构,都由背后长胡子的人组成,强迫那些无民事行为能力和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儿童,作出明显不符合其责任年龄的承诺和宣誓。这是一个明显的由成年人利用其智力和政治优势,操纵未成年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犯罪组织。比照与14岁以下儿童发生性关系,无论对方是否自愿,一律以强奸论处的原则,追究其刑事责任。
    3、那些背后长胡子的人还与基督教、天主教等三自爱国教会勾结,严禁教会向18岁以下的人传播信仰,以保障少先队对未成年人的精神实施独家的控制和垄断。
    4、少先队发展出一套成熟的准军事化组织,分设大队、中队和小队,有统一的队旗、队服、队歌,有类似军衔的等级制度,有严格的纪律管理,有办公场所和经费。定期学习暴力革命的理论,弘扬和鼓励革命者的牺牲精神。并定期进行集会和军事化的集合列队的操练。
    就算按最自由、宽容的法治标准,少先队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嫌疑,甚至颠覆国家政权的嫌疑,看上去都是难以洗刷的。如果少先队没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中国就再也找不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人了。这样长期、大规模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宣传和组织,应当受到法律的制止。那些躲在少先队背后的所有无耻的成年人,也必须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我要鼓励中国所有的父母,有勇气拒绝让子女加入这一反社会、反民主的非法组织,并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我们这一代算了,不要再害自己的孩子。
    
    
    
    2006-4-24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王怡:私有产权和民主转型的“70大限”
  • 王怡:在“川渝两地高层文化论坛”上的发言
  • 王怡:天府畅言:向着黑社会转型
  • 王怡:成都三千老者今天在天府广场示威(图)
  • 王怡:“中国教科书诉讼第一案”与受教育权
  • 王怡:民权运动与宪政转型
  • 王怡:"宪政论衡"重新开张,欢迎光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