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多边形棋盘,两张餐桌——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
(博讯2006年4月28日)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所谓国际格局,是指某种被一系列条约和协定所规定的全球各个力量中心之间的、具有相对稳定性的国际关系(包括经济和安全关系)秩序。
     (博讯 boxun.com)

    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将是怎样的?现在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美国麻省理工学院院长莱斯特•瑟罗在其《世纪之争》一书中指出:未来的历史学家会视21世纪为“王对王”的竞争世纪,好的局面是胜负分明,坏的结果是“大家都输”,不再会是“大家都乐”。新的世界经济正酝酿另一套规则,不再由美国主导。可以预见,新的游戏规则将在美国、日本和欧洲三强互利竞存的架构下诞生。他曾预测欧洲将在90年代以最浩大的声势挺进。如果新欧洲步伐稳健,它将睥睨日本、美国过去的成就,而成为21世纪经济大战的最后赢家。
    
    随着两级格局和雅尔塔秩序的结束,流行一时的“三个世界”理论已经过时了。世界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开始分化、组合,国家政治力量和经济运动在后对抗时代的动荡和巨变中重新调整,显示出政治多元化格局和经济一体化结合的历史趋势。
    
    早在70年代,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就在堪萨城对一群新闻媒介执行人发表讲话说:“当今世界上存在五支经济力量——西欧、日本、中国以及苏联和美国。这五支经济力量将决定世界经济的前途和本世纪最后1/3时间世界其他方面的未来,因为经济力量是决定其他各种力量的关键。”
    
    冷战后,世界上最流行的一种看法是:“1、3、5格局”,也即1个超级大国——美国;3个经济强国,美、日、德;5种势力——美、俄、西欧、日、中进行竞争所形成的秩序。
    当今世界已经不再是两个轮子简单轮转的时代,而可以是全球使用同一尖端技术卫星,加装置在各国合作协议基础上的“遥控器”时代。“极”的概念将在后对抗时代的世界走向破产,一个多元互动的竞争世界秩序正向我们走来。
    后对抗时代的世界多元格局,正趋向一个多边形的棋盘,不再是黑白对立,两军分列,而是多边角逐,相互影响。
    
    美国——一个守在河界上的“车”
    
    苏联解体,使美国失去了势均力敌的对手,同时也失去了保卫世界和平,不受“输出革命”威胁的借口,就像一个只能蹲在棋盘河沿上的“车”。近些年来,美国涉足许多动乱地区,困难重重,加之国内问题繁多,小布什入主白宫以后,不得不把更多的精力转向国内,而对海外军事活动持谨慎态度。更何况美国与日本、欧洲的贸易磨擦严重,已有病魔缠身之感。但美国具有丰富的自然资源,辽阔的领土和政治、经济、军事、心理等各种优势,具有很强的更新、补充能力,还不至于象保罗、肯尼迪在《大国的兴衰》一书中提出的“美国衰落论”那样。更何况克林顿的执政时代,保持了美国经济发展强势不衰,因而它将成为世界新格局中的领衔主将,驰骋于21世纪国际舞台。
    
    西欧——走不散的“扁担炮”
    
    西欧是世界上每个国家都实行了民主制度的地域,也是物质文明发达的一个地域。目前马约又在这里生效,经济上进一步溶为一体,政治也有较大的影响力。加之英法都是老资格安理会常务理事,近来德国亦步亦趋,正争取成为安理会常务理事。如果德国成功的话,西欧在联合国安理会将有“三票”,不能不说是国际社会从政治到经济上的一支强旅。但西欧基础战略防御仍依赖美国,经济并无起色,内部纷争不息,在实现进一步一体化道路上仍很艰难。这些因素决定了西欧很难成为一支超级力量。但西欧各国根基相连,只要能相互配合,就是一付吃不掉的“扁担炮”,将是未来国际社会的主干力量。
    
    日本——走不出日字的“马”
    
    日本50年代一跃成为亚洲经济明星,由此而导致了世界经济均势的变化,其经济势力仅次于美国。它再也不甘仅做一个政治上的“侏儒”,也在积极谋求成为安理会常务理事国。同时正与美国在亚太地区争夺经济主导权,推行“雁行”模式,试图在亚洲确立以日本为主轴的全方位的经济网络。从历史的角度看,一个国家在经济上取得了领导地位,随之而来的就是迅速地导致其政治和军事力量的增长。于是后对抗时代的国际空间,正在诱使日本发展军事力量。今日之日本,作为国际多边形棋盘上的一角是当之无愧的。但是日本作为二战的战败国,曾给国际社会和本民族心灵上投下了深重的阴影。国际社会和国内人民的反对,使它很难在军事上称霸世界,加之“亚洲金融危机”的阴影仍未解除,经济恢复缓慢,注定了它在国际棋盘上只能成为一匹走不出日字格的“马”。
    
    俄罗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仕相俱全,帅在中间
    
    苏联解体,俄罗斯继承了其大部分遗产,在独联体中地位显赫,可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尽管它内部政治纷争,民族矛盾严重和经济困难重重,近期又发动“车臣战争”,但年迈衰弱的叶利钦已让位于年富力强,具有改革意识的“冷面政治家”普京,社会舆论普遍看好。目前经济开始回升,加之其强大的军事优势和政治影响力,决定了他尽管车马炮分家,但仕相犹在,足以成为世界多元化格局中的一支制衡力量。
    
    中国——一个过河的“边卒”
    
    冷战后的另一种最明显的变化,是中国经济由于改革开放,引入竞争机制,而在西方低增长、俄国负增长的情况下,连续保持两位数的高增长。这带动了整个中华经济圈及东南亚等国的发展,迅速地向发达国家的水平追赶。20世纪末,又实现了港澳和平回归,综合国力增强,近来又在亦步亦超地加强国防。由此而使中国这个“第三世界”的排头兵,正成为走过河界的“边卒”,将在未来世界中发挥重要作用。但是,中国改革道路上问题重重,许多矛盾难以破解,政治改革迟迟难行,社会腐败久治不愈,加之台湾问题、西藏问题、新疆问题等牵制,因此还没有主导世界的能力。中国的经济改革很可能发展为世界一流水平,但其政治、文化方面的落后,只能沦为三流水平。
    
    上述五大力量,分别确定了自己面向21世纪的战略取向。美国推出了“两洋”战略,即扇形战略;日本提出了脱欧美入亚洲的“重返亚洲”战略,即雁形战略;俄罗斯搬出了“双头鹰”战略,意在东西并重;德国抬出了“双向战略,一是推动欧洲一体化和北约东扩计划,二是进军亚洲政策。各大国的战略经济取向大于政治取向。而中国则提出了“三个面向”和全方位外交的战略,以开放的心态迎接未来的挑战。综上所述,后对抗时代的世界是一个多边并进的局面。美国、西欧、日本、俄罗斯以及以中国为代表的东南亚地区之间的多元竞争局面,将取代冷战时代的两极对抗。两极地缘政治学,行将为多元经济、政治、文化综合学说所代替。一个由美国自由资本主义,德国和其他欧洲国家的法人资本主义,日本和东亚的国家资本主义以及中国、越南等混合经济体系齐头并进,进行竞争的时代已经到来。
    
    在两极格局终结,多元世界到来的同时,世界上出现了两张餐桌:一张餐桌是和平与秩序的;另一张餐桌却是争夺与混乱。
    
    在和平与秩序的餐桌上,端坐着西欧、北美、日本和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全世界最发达的44个国家。在这里由于实行了多元、制衡的民主制度,自1945年以来,一直没有发生过战争,已经维持了半个多世纪的和平。这在历史上是最长时间的稳定。在这张餐桌上,没有一个国家面临被征服或军事统治的危险。大家彬彬有礼,按次序就座,依规则进餐,遇到问题协商解决,偶有不轨者则随时会被驱除。这里虽也有问题和冲突,但不会导致暴力对抗和战争,这里代表着向新文明时代过渡的发展方向。
    
    另一张餐桌是以战争与灾难为特征的动乱地带,仍陷于争席位、抢地盘的重重矛盾与危机之中。根据后冷战时代的统计,战争还在全球43个地区肆意横行,其中亚洲22个地区,非洲13个地区,拉美6个地区,还有欧洲的巴尔干和北爱尔兰。据美国《时代》周刊的统计,1989——1992年间世界共发生了82起流血冲突,1993年至1994年上半年,又发生了62起。虽然这些流血冲突绝大多数是国内冲突,但其共同的特征却是国际社会所不能忽视的,这就是它的不可预测性和难以阻止性。克林顿对此感叹道:“我们的国际社会没有能力阻止一个国家的人民打内战,除非他们自由解决停战问题。”这种全球性的局部冲突造成的结果,是世界上有1/115的人在逃。据后对抗时代联合国的统计,全世界约有难民2300万(是25年前的10倍)。其对国际社会的稳定和经济发展造成的消极影响是不言而喻的。有的地区虽然没有战争,但其内部各派系明争暗斗,整个国家陷于动荡与混乱,缺乏文明的契约秩序。
    
    但是,在这张餐桌上也并不是一片黑暗,毫无希望的。在全球化圆动工具革命的推动下,许多国家正在乱中求生存,在改革中求发展。今天他们还不懂得共餐的规则,还没建立起制约机制,但他们正在积极探索,有的已脱胎换骨,成为了文明餐桌上的一员。例如,南联盟最近结束了独裁者米洛舍维奇的统治,重返国际社会就是例证。
    
    当今世界上的这两张餐桌,构成截然分明的两个地带,一时还无法形成新的统一秩序。尽管他们是相互区别,但又是相互联系、相互影响和相互比较的。在有文明规则保证的国家里,就有民主、生产效率和精神文明,因而是相互合作、妥协与建设性生活的,有矛盾而不对抗,有冲突而无战争;反之,则陷于对抗、动乱与破坏。
    
    通过以上分析,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与世界秩序可简单理解为多边棋盘与两张餐桌。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牟传珩:新文明双胜都赢圆和原理
  • 牟传珩:中国周边问题多多
  • 牟传珩:中印关系:地区利益的竞争对手
  • 中国“人大”应率先进行实质功能的转变——“两会期间”刻意回避的敏感话题/牟传珩
  • 牟传珩:宿怨难了的远亲近邻——后对抗时代中、日关系走势
  • 牟传珩:中国与欧盟——隔着篱笆的“牵手”
  • 牟传珩 :老伙伴、新发展——中国“俄罗斯年”的弦外之音
  • 牟传珩:回顾中美关系:对手还是伙伴——“胡布会谈”前瞻
  • 牟传珩:不公的起跑线——“弱势补充原理”
  • 牟传珩:社会的私约与公约
  • 牟传珩: 社会的两种秩序公式
  • 牟传珩:省监狱里来了“克克勃”——写在“6、4”前
  • 牟传珩 :中国“人大”应率先进行实质功能的转变 ——“两会期间”刻意回避的敏感话题
  • 牟传珩:公民为什么会挑战社会秩序——写在“四、五运动纪念日”
  • 牟传珩:寻找没有“刀剑的契约”——社会契约的原则
  • 牟传珩:山东省监狱里的硬骨头——记法轮功学员历广强
  • 牟传珩:新文明圆和宣言
  • 牟传珩:清明追思金又新先生
  • 牟传珩:回忆一身傲骨的父亲牟其瑞——写在清明节前的追思
  • 牟传珩 :向山东省第一监狱走去
  •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 牟传珩: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哲学探秘
  • 牟传珩、燕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法庭辩论纪实
  • 山东民运人士牟传珩出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