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布什的人事手术没有对症下刀?/李焰
(博讯2006年4月27日)
    
    2006年4月17日,新任白宫办公室主任约苏亚?波顿(Joshua Bolten) 走马上任,人们纷纷猜测波顿将何时释放他的“三把火”。虽然当天白宫内一片宁静,但是波顿与布什内阁的高级官员们会谈之后,人事变动的气味已经透露出来。两天之后,白宫新闻发言人斯科特?麦克莱伦(Scott McClellan)成为继白宫办公室主任安迪?卡德(Andy Card)之后,另一位宣布辞职的官员。同时,布什“亲手”为他的首席幕僚卡尔?罗夫(Karl Rove)卸下一些重担,让他不需再为日常的政府政策伤脑筋,转而集中精力帮共和党去打中期选举这一仗。
     (博讯 boxun.com)

    “布什政府希望通过这些人事变化大力改进其执政形象。但是到目前为止,布什内阁还没有出现什么新面孔。大部分人事调动都是老面孔做新工作。”美国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The 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政治学教授布鲁斯?布坎南(Bruce Buchanan)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换掉一个新闻秘书或许能帮布什稍微缓解一下当下舆论压力。但是比换人更重要的是,布什要改善他与美国民众的亲和感。”
    
    然而,华盛顿右翼智库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美国参议院关系(U.S. Senate Relations)主任布莱恩?达凌(Brian Darling)则向《华盛顿观察》周刊表示:“新的人事安排会带来新的领导风格。总统在伊拉克问题上实行得是正确的政策。美国的经济走得格外好 。但是公众却不太了解这些事情。因此,白宫需要一个更好的交流策略,向美国公众更清晰地解释布什政府的政策,以加强他们对白宫的认同。”
    
    人事手术是“临时镇痛剂”
    
    “布什的支持率对一个总统而言,现在是出奇得低,尤其是当美国的经济发展得还不错的时候。更何况,常规而论,一个战时总统是会得到公众的支持的。”美国加州州立大学(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第一修正案研究中心(Center for First Amendment Studies)主任卡里格?史密斯(Craig Smith)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评论道。
    
    连续几周,布什总统在美国民众中的受欢迎程度一直停留在30%多。4月20日美国福克斯新闻的民调发现,即使在共和党人中也有66%不支持布什了,而一年前,布什还有84%的党内支持率。
    
    基于此,保守派的达凌这样说:“虽然目前布什总统的支持率很低,但是总统不应该在乎这些民调,相反应该抓住在伊拉克推广自由和民主的机会。伊拉克的问题一旦解决,中东其余的地方也会跟着变化的。”
    
    然而,完全视而不见是不可能的。痛定思痛,白宫办公室主任波顿想到的最直接原因是,白宫与外界的交流出了问题。他的诊断是,媒体对白宫的报道持续恶化、白宫与国会的关系也在变质,同时,白宫和共和党议员候选人之间的气氛正日渐紧张。
    
    这对于半年后就要面对中期选举考验的布什班底而言,非常棘手。他们害怕民主党会渔翁得利,控制国会。到时,已经成“跛鸭”的布什总统,日子将更加难过。于是,依据波顿的处方,罗夫和麦克莱伦率先上了白宫的人事手术台。
    
    “麦克莱伦作为白宫的新闻秘书,不够庄严,讲话时措辞也不够机敏。他在记者面前不可靠。当公众将他和别的总统发言人相比时,这成为一个主要缺陷。人们希望新的白宫新闻发言人能拥有布什前任发言人艾里?弗莱舍(Ari Fleisher)的素质。”史密斯评论说。他曾是福特总统的演讲撰稿人,还为老布什总统做过咨询撰稿人(consulting writer)。
    
    麦克莱伦在2003年美国进攻伊拉克不久后,就开始担任白宫的首席发言人。虽然史密斯认为他不如弗莱舍,但他似乎比这位前任更加和蔼可亲。可是评论家普遍认为,他的信誉在2004年陷入了麻烦。当时,他告诉记者,暗示罗夫卷入中情局(CIA)女特工泄密案的说法是“完全荒谬”的。但实际上,罗夫和副总统切尼的办公室主任刘易斯?利比(Lewis "Scooter" Libby)都曾与美国记者讨论过CIA特工的问题。
    
    虽然,麦克莱伦现在宣布辞职,估计他还会在原岗位上继续呆上两个星期,直到白宫任命了接班人在离开。
    
    至于罗夫,史密斯认为,“他的特长在政治上。重新分配他的工作对布什而言是非常重要的。现在罗夫可以集中精力为布什保住参众两院的共和党席位了。”
    
    “让罗夫集中精力做2006年的政治战略是个合理的安排。他是布什政府最好的战略家。而共和党正面临着要在中期选举中输掉参众两院中一个的危险。”布坎南对史密斯的说法给予了呼应。
    
    罗夫是辅佐布什在政治上取得四连胜,一路从德州州长跳上白宫宝座的核心智囊,多次被总统称为政策“建筑师”。人们更是赞赏他的政治敏感性,称他是“能让牛粪开花“的人("turd blossom")。这虽是个政治笑话,却道出了罗夫非凡的政治才华--他能梳理政治上的一团乱麻,创造政治成功。
    
    2004年辅佐布什连任成功之后,罗夫被任命为布什办公室的副主任,同时担任总统的高级顾问和首席政治咨询师。自此,罗夫负责协调白宫的国家安全、国内和经济政策。但他在某些领域,如社会安全计划改革的策略,被美国民众普遍认为是个错误。民主党人更是暗示,罗夫的角色就是一种不合时宜的政治与政策的结合体。据说,他现在被削职也与威尔逊夫人--中情局女特工瓦莱丽?普莱姆(Valerie Plame)--的身份泄密一事有关。
    
    换掉了有问题的官员,就像是给布什内阁打上了一剂镇痛针,能暂时舒解倍受低支持率折磨的白宫的心口痛。正如史密斯所言,“这次人事变动并不只是替白宫做美容。它还是有一些实质意义的。”
    
    挽救政治形象,布什还没找对路
    
    对于白宫的人事手术,共和党议员们表示欢迎,并希望布什能再接再厉,换掉财政部长约翰?斯诺,因为他应该为布什政府的债台高筑负上责任。参议院共和党领袖比尔?富瑞斯特(Bill Frist)的办公室主任艾里克?尤兰(Eric Ueland)说,这些人事变化是令人遗憾的,但有时又是华盛顿必要的传统。它将重振宾西法尼亚大街的两端(白宫和国会)的声望,推进保守派的议程。
    
    然而,议论纷纷中,很少有人相信,这批“白宫新贵”会在政策上做什么的变化,或者这番人事更迭能够扭转布什的弱势形象。现在美国人最关心的是,美军在伊拉克的死伤人数仍在不断增加,而美国国内的石油价格则跳到3美元一加仑的高位。这与白宫的人事变动没有直接联系。老百姓也不会因为白宫换了新人就买总统的账。
    
    “堪萨斯或是加州,或是其他地方的人,不会太关心白宫的人事变动。他们想的是,美国的失业率问题如何了,伊拉克的战事有什么新进展。”史密斯说。
    
    布坎南说,“为挽救低支持率,布什还没有找对路。他拒绝改变的策略恰恰是导致他民意支持率极低的致命伤。他需要在伊拉克政策上有个大突破,以提高公众支持。也许最近伊拉克新政府刚刚达成的协议,暂时对布什来说是个好消息。然而,要想重新赢回美国绝大多数民众的支持,需要白宫拿出具有说服力的证据,说明伊拉克政府已经有能力打击内部的叛乱,建立起强有力的安全机制,重振经济,加强新的民主体系。但是,这些是否能迅速完成,在2008年总统任期届满之前,扭转布什的政治命运,还要被打上大大的问号。”
    
    达凌则认为:“从长远来看,布什已经找到了重振白宫形象的道路。经济的走强,能源替代政策都会恩泽美国民众,伊拉克战事也最终会得到圆满解决。短期而言,到布什政府任期结束时,人们对白宫的印象会慢慢改善。至于今年11月的中期选举,共和党和美国的保守派对于未来的前景有一个好的展望,而取胜的关键就在于谁有这样的眼光。”
    
    史密斯并没有达凌那么乐观,他从公关的角度为白宫开出了处方:“很重要的一点是,总统的公众关系团队要尽量扩大他的长处,弱化他的不足之处。他们应该将布什放在他的政绩中,向广大公众宣扬,向国会的议员陈述这些政绩,而尽量避免提及那些让布什不舒服的事情。”
    
    当然,要真正做到这一点难度不小。就拿麦克莱伦的接班人选而言,目前极有可能的是保守派电视权威托尼?斯诺(Tony Snow),他曾经是白宫的撰稿人;还有前五角大楼发言人维多利亚?克拉克(Victoria Clarke)和曾做过西方联军在伊拉克问题上的发言人丹?衫诺(Dan Senor)。但是,无论谁来接替麦克莱伦,评论家们都不认为白宫会改变其对媒体“守口如瓶”的政策。新闻发言人只是总统的口舌。麦克莱伦本人就以“口风紧”而闻名。
    
    同时,罗夫的职虽然被“削”了,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对白宫、对整个华盛顿决策圈的影响力会减小。共和党的战略家透露,罗夫将继续主管布什班底的政治策略,并仍是决定布什旅行计划和对外信息释放的关键人物。
    
    因此,无论从公关战略、还是政策制定而言,“旧瓶装新酒”的人事手术到底能带给布什政府多大的改变,华盛顿仍在观望。
    
    李焰,《华盛顿观察》周刊(http://www.WashingtonObserver.org)第16期,2006/04/26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