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晓竹:把土地还给农民
(博讯2006年4月22日)
    刘晓竹更多文章请看刘晓竹专栏
    最近的情况显示,中国农村越来越不稳定了,除了三农问题以外,我认为根本症结还在于土地制度。这一条不改变,改革开放难免半途而废,中国的现代化也很难实现。因为,现行的这套土地制度公不算公,私不算私,不清不楚,不伦不类,它结合了公有制与私有制的所有弊病,拖累着农村地区的经济建设,每一天都在制造着成千上万的动乱与不稳定。
     (博讯 boxun.com)

    当然,对于一些特权者而言,土地所有权越不清楚越好,因为清楚了还怎么横征暴敛呢?清楚了就不好贪污腐败了。但从历史上看,这种不清不楚的土地所有权类似于西汉末年王莽乱政时期的土地制度,用漂亮的词汇掩盖着血淋淋的巧取豪夺。实在说来,土地制度是一个国家的根本制度,但中国现行的土地制度基本上是一个失败的制度,我希望共产党能实事求是面对这一点。六十年代初期,在和平条件下,竟然生生饿死了几千万农民,这在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汉朝王莽版的“一大二公”没几年就垮了,共产党版的“一大二公”到现在还留了一个尾巴,叫做承包制。
    
    现在,第二次土改的条件已经成熟:共产党应该立即地、无条件地、无偿地把土地还给农民,实现孙中山先生的“耕者有其田”,这也是兑现共产党早期对农民的承诺。难道不是吗?共产党当年的口号就是“打土豪、分天地”,但是,等到农民兄弟帮助共产党打跑了国民党,夺权了政权,后面的这个“分田地”就没有下文了。五十年代初期的土改是第一次土改,它以共产党欺骗农民而开始,以背叛农民、出卖农民而结束。到五十年代中期,毛泽东就把分到农民手中的土地又统统收了回去,美其名曰“人民公社”。
    
    改革开放二十年,人民公社的乱政终于结束了,但土地所有权问题还是没有解决。现在共产党把土地予以变卖,发展以私有制为基础、为动力的工业化,这原本不是一件坏事,但必须把关系理顺。为此,我认为共产党应该先把侵占农民的土地交出来,还给它的真正主人,也就是祖祖辈辈耕种这些土地的农民。在工业化、现代化的过程中,土地是希缺的、重要的生产资料。然而,在当前土地所有权被剥夺的情况下,农民反而成为工业化、现代化的受害者,不得其利,反受其害。原本属于农民的巨大利益被贪官污吏所瓜分,尽入私囊。这样的安排,八亿农民不可能答应。
    
    共产党把土地还给农民,其实很简单,就是把农民现在耕种的土地变成他们的私有财产,印一张地契就可以了。只有这样,在工业化用地征地的过程中,才可能依照市场的规则以及相关法规,达到土地资源的合理配置,做到地尽其力。而且,地权厘清了,中外民间投资才会到位,因此,土地私有化将大幅度拉动中国经济的内需,推动农村地区经济建设与投资的高潮。更重要的是,它会缓解社会矛盾与贫富悬殊的问题,在很大程度上解决社会不公平的问题,因为有了这块地,八亿农民就有了奔小康的基础与希望。
    
    东亚四小龙的广大农民以土地资本为依托,就有了水涨船高的条件,在国家经济起飞时,大多数农民很快进入小康的境界。东亚四小龙之所以没有“三农问题”,关键是因为土地私有制,这一条值得共产党的决策者深思。共产党如果实施第二次土改,把土地还给农民,将会稳定农村二十年,给民主与法制建设以新的动力,共产党就可以再继续改革开放二十年,但如果不这样做,就是官逼民反,共产党的政权恐怕没有这二十年的时间了。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 http://www.liuxiaozhu.com )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胡锦涛访美:硬体尚可,软件不足/刘晓竹
  • 刘晓竹:胡锦涛访美与东方专制
  • 刘晓竹:解构主义的共产党
  • 刘晓竹:解构主义的共产党
  • 刘晓竹:胡锦涛左右失凭、进退维谷
  • 刘晓竹:为孩子,希望胡说真话、温讲宽容
  • 刘晓竹:评胡、温适应媒体的能力
  • 刘晓竹:对胡锦涛“八荣八耻”四点看法
  • 刘晓竹:阿扁在茶壶里起风波
  • 和平转型与三权规范/刘晓竹
  • 刘晓竹:从切尼猎禽伤友想到的
  • 刘晓竹:胡温曾的三驾马车
  • 刘晓竹:温家宝要走自己的路?
  • 刘晓竹:胡锦涛拜年
  • 刘晓竹:一部分人先自由起来了?
  • 刘晓竹:鸡年回看胡锦涛
  • 刘晓竹:从文治武功到哼哈二将
  • 刘晓竹:胡锦涛的最后一张牌
  • 刘晓竹:烂出一个新中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