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郭永丰:中国拆迁,野蛮粗暴,强盗不如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2006年4月22日)
     如果在民主国家,就绝不是这样了。但毕竟在中国,在中共一党的暴政下,所以,无论你老百姓多么有理,由于你有理无处评,有冤无处申,当然,这还依然等于无理。
    
     但作为中共的政府就总是有理,即便他们无理,毕竟其掌握有公器和公权,可以任意随时随地施加于你,而严厉惩治处罚你,所以他们便始终有理。 (博讯 boxun.com)

    
    
     当然,在他们心中眼里,根本不存在凡是印在纸上的任何法律制度,即便就是中共中央的红头文件,实际也没用。
    
     在他们心中眼里什么最有用?来自主管上级的承认、许诺与支持最管用。所以,在执行所有拆迁时,他们都是底气十足、理直气壮、浩浩荡荡的。说他们底气十足,是由于上面鼎立支持,说他们理直气壮,因为上面已经批准了的,说他们浩浩荡荡,那是因为他们明知道这非法拆迁很难弄,群众一定会抵触、反对、甚至会采取激烈行动坚决反抗的,所以他们便一次出动很多人,比如国土公安、街道办事处等等大队的人马,当然临时还调来很多人,至少也在百人以上。他们以为,只要这样,百姓就会将反抗的都不会再反抗了。
    
     但事实上,事情远非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容易,由于根本没有替住房百姓考虑,解决最实际的问题和困难,就这样极其简单草率地仅仅只采取暴力驱赶之,这固然吓不倒许多人。于是,真正采取激烈行动坚决反抗者还真不少,有的当着他们的面就自杀身亡了,有的则采取最激烈的行动与他们殴打了起来,还有的就是发动更多群众一起来抗议。
    
     而对于这些已完全丧失人性的中共所豢养的官僚、走狗和恶棍们,由于他们平日已见惯了这种阵式,所以一般情况下他们才无所谓。比如自杀身亡的,还有单独采取最激烈方式抗议的,他们就丝毫无所谓了。毕竟他们也知道,这明明就是强盗和土匪的行为,甚至连强盗土匪也不如,如果不死个把人,不出现一点过急的事情,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这已死去的人,使他们最省心,这单独采取最激烈方式反抗的人,由于他们人多,很容易就被制服了。而唯一让他们头疼的就是群众大面积联合起来所采取的抗议行动,他们就没有这么多人对付他们了。于是,便不得不多一道手续和程序地不断请示上级,在上级的许可下,也把武警部队调过来了,就像太石汕尾一样,如果群众过于激进,他们已准备好随时随地都可以开枪的。于是,才果真发生了去年年底的汕尾大血案。
    
     但是,笔者就是搞不明白,为了这拆迁,这屡屡频繁发生的弱民抗议事件,怎么就总是不能唤起中共中央的高度重视与重新部署呢?而是任由这类事件不断重复上演,频繁冲突下去呢?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难道说,作为已到晚年的中共一党统治,确实已经不行了?连这点事态也难以有所控制或刹住阵脚了?固然,在中共一党的政府所主导下的拆迁,根据过去及眼下所发生的一系列冲突事件我们可以充分得出,这果真连强盗也远远不如。而作为强盗,也会多少讲一点人性的。
    
     比如:2006年3月16日下午一时.江苏省无锡市政府和滨湖区人民政府调动执法队二百余人对蠡园街道(又名蠡园开发区)西园弄村村民袁士培实行强拆.袁士培本人早上八时被蠡园街道关在西园弄村委办公室,执法队看守.看守人员由蠡园街道办公室人员指挥.袁士培的私有房屋,家中物品,祖先三代财物被抢,连房屋墙脚都被挖走、、、。
    
     江苏省靖江市正在以建设新农村为名,建设新港、斜桥、城北等四大“工业园区”。为此公开采取种种违法手段,强制农民拆迁。一名农妇外出回来,发现省吃俭用几十年好不容易造出来的房子已被夷为平地,愤而喝农药自杀身亡。、、、
    
     为逼住户搬迁,成都某拆迁办竟派人点火烧房。住拆双方因为搬迁问题发生纠纷,在长期协商无果的情况下,成都某拆迁办为逼走住户,对李女士一家长期进行骚扰。3月29日,当四川新闻网记者随同警察赶到成都市锦江区宏济中路时,在路口远远地见到某居民楼旁边不断升腾的滚滚浓烟。
    
     2006年1月24日早晨八点西城法院的数十名干警及数辆警车对南礼士路19号拆迁区居民张惠纯执行强制拆迁,至中午11点半左右,在拆迁现场警戒线五米外,在数十名公安干警的眼皮底下,建工集团拆迁区居民杜建平突然无故被一伙不明身份的歹徒毒打在地,多名凶手对其头部施暴,导致头、耳、鼻、嘴同时大量出血,当场失去意识,在场众多公安干警,无一人行使职责,听任杀人凶手行凶后扬长而去。而受害人却在刺骨的寒风中倒在冰冷的地上昏迷了近半小时后才由120送至复兴医院抢救,两天内经过两次开颅手术,最终不治而亡。
    
     2005年12月30号上午,重庆南岸区铜元局原长江电工厂的家属区内,停放着40多辆警车和7辆搬家车,各级执法部门带领数百名头戴钢盔手举盾牌拿着电棍的警察,对手无寸铁的拆迁户进行强攻,双方发生冲突。6位工人被逮捕,多人受伤,1名警员死亡。
    
     2005年12月20日8点30分,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联工村村委三楼的办公室,突然出现相拥的两团火球,继而从天而降,吓坏了目击者!大火扑灭后,显现在人们眼前的是两个血肉模糊的躯体,走近一看:一位是联工村村委书记陆顺芳,另一位是本村被强制拆迁的房主张耀龙妻子顾凤芳!俩人的衣服、头发全被烧成灰烬,已面目全非,顾凤芳的脑壳碎裂,伤势严重!现均在医院抢救。张耀龙轻伤,已被关押。
    
     等等,真是举不胜举,触目惊心,令人发指啊!
     2006-4-10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