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吴一然:太子党的政治保姆胡温
请看博讯热点:胡锦涛访美

(博讯2006年4月19日)
    “政治是最高的道德”,这是日本前首相竹下登的口头禅。1983年秋,田中角荣因涉及洛克希德事件被惩役4年,罚金5亿,政治生命彻底完结。1985年初,在部分实力人物的操纵下,竹下登拉走田中派三分之一的人马成立了创政会。20天后,67岁的田中角荣突发脑梗塞。因各种变故,“顺手的过渡角色”竹下登得以取代幕后者成为了实权人物,于1987年被自民党推举为74届首相。随后Recruit受贿丑闻事发,竹下登内阁总辞职。
    
      除了在“黑金”政治的运作方面一丝不苟地继承了田中派的衣钵外,在“想象力、企画力、魄力、吸引力”等方面,竹下登都难与田中角荣相提并论。“不会违背我们的意愿独立行事,缺乏主见,容易掌控的合适人选”,是大人物们最初相中他的理由。这些评价使人不由地想到了中共党首胡锦涛。 (博讯 boxun.com)

    
      表面看来,集党、政、军三位一体的胡锦涛权倾朝野,然而他真实的政治背景不过是元老储立的顾命大臣。这里所指的元老仅限于先后整肃过胡耀邦、赵紫阳两派的实权人物。这些仗权嗜血的悍匪老贼绝无禅让权力的意愿,在家族内实现权力的垂直交接是他们毕生的政治理想,但是中共庞大的权力体系毕竟不同于北朝鲜的 “三千里锦绣”。科技手段提高了信息在专制国家的传播效率,独裁政治的物欲本质暴露无遗。枪杆子不再必然效忠于政治号召,独裁政权也难以维持对社会财富的传统支配方式,财富的定向私有化成为了权力继承的前提。自身力量的充足性以剥夺他人力量的充分性为标志,元老们考虑到了后代垄断日益庞杂的社会力量的艰巨性,苦心设计了一条稍显复杂的渐进式政权继承路径,也就是所谓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
    
      封建帝王登基后的第一要务都是安排权力继承,拒绝选举的一党独裁者也是如此。在赵紫阳之后,元老们需要为太子党接班另行搭建一个过渡内阁。虽然江泽民很早就进入了托孤梯队,在时局突变中饱受刺激的元老还是采取了特别的防范措施,在指定江泽民补缺的同时,他们也不留情面地布置了交班的时限。另外,曾庆红在赢得太子党直接代言人后被委以特权。从元老身后到太子党当朝,其间所有粉墨登场者都是过渡性人物,没有机会确定自己的权力谱系。江核心的历史地位是确保太子党全面接班的第一任过渡内阁,完成了历史使命的江系人马逐渐招致冷落实属必然。
    
      众所周知,胡锦涛的优势在于政治过硬,也就是对元老家族忠心不贰,而且年龄上也能和太子党的发育衔接起来,可以说是生为先帝,死为后主的天生忠臣。另外一个关键就是没有军队背景,毕竟军内没有团派的空间。这就迫使胡锦涛始终需要借助太子党掌握军队,或者说这为太子党进一步控制军队提供了保障。目前中共的垂帘听政是少主幕后操控,老奴前台效命。少主们毫不吝惜提供各种头衔满足家臣的虚荣心,以此增进奴仆的使命感。风光的背后,胡锦涛还是难免异姓家奴的卑微。同时指定两代家臣有效延长了元老对身后政局的影响力,为后代全面接管权力提供了充足的准备时间。两代家臣之间难以避免的嫌隙,也为少主提供了各个击破的把握,所以胡核心的来日未必会好过江核心的今天。
    
      当值其间,一穷二白的江泽民不惜把腐败贿赂特权化来笼络官场人心,且哭笑自如,把厚黑学运用到了出神入化的程度,但是仍难免树倒猢狲散的结局。看来只有把权力的根系深入民间,才是胡温避免重蹈覆辙的关键。按理说本人对“胡温新政”应该特别报以热望,毕竟风闻过是因为胡温的关怀我等得以获释。然而回家两周后,皇恩浩荡的激动就烟消云散了。当年的12月10日,中共举行了人大选举投票。特意安排在人权日投票的目的不言自明,但是CCTV的要闻却完全是黑色幽默。画面中的胡锦涛从容不迫地超越了一列在雪地中排队等候投票的下属,长驱直入同一个投票站。我很难相信满脸笑容且挥手致意的加塞儿投票的家伙,对人权会有基本的知觉。我更难以相信重用这样的白痴宣传部的政客,会尊重蒙冤入狱者的生活。
    
      精于算术的温家宝的口头禅是,“再多的财富除以13亿也会变得微乎其微,再小的麻烦乘以13亿也会变得沉重无比”。在他看来,13亿中国人都是麻烦制造者,而其中一部分却有资格独享社会财富。温家宝的成名作是提前完成了减免100多亿农业税的五年计划,而真正的大手笔是在数月内不声不响地向亏损累累的两家国有银行注资450亿美元,甚至没有经过人大的包装。这笔美元的年息就相当于费时三年才减下来的农业税。美国人把这种政府注资行为称作“用纳税人的钱财填补犯罪分子造成的亏空”,日本人称之为“强迫国民二次纳税”,法国人把这种犯罪行为收入一本叫《犯罪致富》的书里,胡温却把这种翻版强盗行径装扮成“亲民新政”,而把持金融界的太子党还会源源不断地为家奴们提供这样的亲民机会。温家宝还曾经在6小时内解决了民工熊德明2,300元欠薪,指望凭此博取雷厉风行的好名声。然而照此方式,温不吃不喝不睡,也至少需要30,000年才可能完全解决全国民工迄今被拖欠的1,000亿工资。
    
      父母给了胡温一个男性的躯壳,元老们却给他们安排了一个女性的政治灵魂。登堂入室的胡温欣然接任了第一家庭的政治保姆,作为主人,太子党保留着为保姆提供身份证明的权力,以此向各界昭示台前幕后的主仆关系。政治保姆和奶妈没有不同,只能奶别人的孩子,不能养自己的孩子是她们共同的职业特征。忘乎所以的前任保姆就是因为动了太子党的奶头而遭到围攻。强壮起来的少主们越来越频繁地利用经济垄断势力左右国务,军内太子党更是目空世界,而那个咬掉妓女奶头的家伙还格外危险。挪用政治奶水是政治保姆的天性,胡温也应该盼望摆脱“顺手的过渡角色”的屈辱,但是他们对权力遗传基因的重组能力不仅远未达到前任的水准,羽翼渐丰的太子党留给他们的空间也越来越小。克尽职守地打压言论空间,唯命是从地镇压维权人士恐怕就是他们平庸的家臣宿命。
    
      “胡温混”出自中文反切注音法,肯定有人更愿意以“胡温魂”为题,不过多少有些祭文之嫌。其实我未尝不希望胡温健康长寿。如果一党独裁注定再维持20年,我会真心祝愿两位的奶妈生涯持续稳定,争取跨越嗜血的党内 “红五类”,把权力直接交给太孙党。这样的安排既不违妇道,也利于彰显皇权。再次恭祝大奶妈、二奶妈狼奶充裕、风流共处。
    
     寻找李毅兵先生
    
     4月15日
     
    首发《民主中国》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胡温新政”为何聚焦天津?
  • 楚一杵:胡温执政三年做了些什么?
  • 解析“胡温新政”的重重迷雾/冼岩
  • 胡温政权的第一颗不定时炸弹 - 金融危机的种种矛盾
  • 郭起真 :我不能让儿子与你们同流合污----兼致胡温公开信
  • 刘晓竹:胡温曾的三驾马车
  • 余木:美方眼中 胡温面对哪些挑战?
  • 就冰点事件也给胡温进一言/冯崇义、丘岳首
  • 胡温两种模式的文字猜谜/凌锋
  • 陈维健:胡温政权图穷匕首见
  • 高智晟致胡温公开信--必须立即停止野蛮行径
  • 一句“真相”三重谎言:汕尾事件对胡温的挑战
  • 松花江污染责任追究不明,地方势力做大成胡温软肋/安輦
  • 高智晟成为基督徒,并再致胡温的公开信(图)
  • 分析:马英九要求平反六四才谈统一是和胡温良性互动/心田
  • 从陈光诚看胡温的盲人骑瞎马/刘晓竹
  • 大陆民众对胡温投下不信任票
  • 吴庸:地方坐大VS胡温施政
  • 范英著:胡温碰杯 和谐梦碎
  • 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致胡温公开信
  • 陈光诚被抓两周 妻子致信胡温求关注
  •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 罗冰:左右夹击下胡温改革陷胶着状态
  • 胡温为接班人铺路:新面孔提前亮相
  • “当代毕升”王选病逝胡温亲送别(图)
  • 皇甫平挑战胡温/李平
  • 大陆信息汇编:《皇甫平挑战胡温》等五篇
  • 胡温会晤金正日
  • 胡温提高动员能量 反制消极抵制做法
  • 楚一杵:汕尾血案暴露胡温执政危机
  • 新京报事件:上海帮海外代表透露是胡温败退
  • 百名民工给胡温写信:请您给我们老百姓一点希望吧
  • 汕尾血案——民间维权与胡温政权关系之突变
  • 高智晟致胡温第三封信\自由亚洲电台首发
  • 台湾中央社撰文为胡温路线抱屈
  • 东海一枭:读高智晟致胡温两封公开信有感
  • 胡温外交暗涌,或召回驻日大使
  • 诸葛迁:胡温与上海帮攻防升温
  • 孙丰致胡温公开信:逮捕江泽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