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拜托连战/丘岳首
(博讯2006年4月19日)
    丘岳首更多文章请看丘岳首专栏
    有歌词是:“朋友来了有好酒,豺狼来了有猎枪”。4月14日,胡锦涛连战二对夫妇和中办主任王刚、中台办主任陈云林、副主任李炳才、台湾方面国民党副主席吴伯雄、江丙坤、关中、林益世、资深顾问徐立德、智库副董事长林丰正等人“美食茅台相见欢”,“喝了不少茅台酒” 。曾几何时,互视对方为“豺”和“狼”、“猎枪”大炮相向,血沃中原横尸遍野的国共二党,如今举杯泯了冤仇。真是月转星移,世事难料。
     (博讯 boxun.com)

    有俗话说:“批判会上没好人,追悼会上没坏人,酒宴会上多‘挚友’”。果然,“有点醉意”的连战隔天早上就在“两岸经贸论坛”开幕式上为“挚友”吐了不少善言真言。
    
    “善言”者:“面对中国大陆的崛起,应该采取一种与人为善、乐观其成、共存共荣的态度,不要把大陆妖魔化、诬蔑化,认为它是一个威胁”;“从人类的经济发展史上来看,许多的学者专家都指出来,从来没有见到过一个人口13亿的国家,长达27年以接近10%的经济增长率在那里昂首阔步向前迈进,这是空前的,这是大家共认的,今天的大陆正在创造奇迹”;“这次‘两会’期间,我们也很高兴地看到,‘开弓没有回头箭’,对于改革开放攻坚的定调让我们感到非常肯定,也非常欣慰。”
    
    “真言”者:“我昨天从台北绕了一个大圈子,花了八个半小时才到北京,昨天半夜大概12点左右,很多‘国会议员’、民意代表辗转来到北京。坐了八、九个钟头的飞机,从台湾都可以跑到夏威夷去了。我想大家都有同感,这个路绕得非常冤枉,所以我给我的题目取了一个副名、一个小名,叫做‘截弯取直工程研讨会’”;“对于中国大陆改革开放的看法同样也是言人人殊,根据自己的观点和立场,有的悲观、有的乐观、有的肯定、有的敌视。”
    
    酒真是不错的东西,中国的顶级国酒就更妙。人在酒后如同人到老时,其言也真也善。
    
    我真的欣赏连战这些略带茅台酒香的真诚善意话语,也反对反对派为反对而反对,一味“把大陆妖魔化、诬蔑化”。同时,我不解,同根同种的中国人为何对国酒酒精的反应不同。大陆官员通常只有在亲友的酒桌上才有真言真情性,一旦离开酒桌回到会议桌,多数官员立即戴上假面具,哪怕昨晚喝了个烂醉,隔天开会他照样一字一句有板有眼照着讲稿满嘴言不由衷,一派胡说胡又说又胡说。
    
    这不,小宴大宴多少年喝掉多少茅台,至今未见那位官居高位者也敢像连战那样在海内外那个论坛上放言:“不要把海外反对派妖魔化、诬蔑化”。相反,阶级斗争习惯思维未除的党国高官们不厌其烦的重复强调:警惕海外敌对势力、海外反华宣传、海外反动组织。
    
    平心而论,“妖魔化、诬蔑化”他派他人确是大陆中共的看家本领拿手好戏——
    
    当年蒋介石张学良逼迫下对中共网开一面,把枪支军服和军饷发给中共,中共抗战八年中只敷衍打了“平型关”和“百团”两次大仗,主要精力除用于养兵之外,就是开动新华日报、解放日报等宣传机器不断地谴责国民党不要自由民主,把老蒋“妖魔化”为“蒋该死”;
    
    “打倒蒋该死,解放全中国”后,中共并没有马放南山,刀剑入鞘,而是“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把地主富人“妖魔化”为“阶级敌人、吸血鬼”加以残酷镇压;
    
    对外斗到举世无敌之后中共再对内斗到举目无亲,多少不随国民党败退台湾留在大陆和风尘仆仆归国建设“新中国”的知识智才精英在反右和文革期间通通被 “妖魔化”为“牛鬼蛇神”,被无产阶级的“铁扫帚”“横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改革开放后,中共渐渐改“横扫”为“关起来”和“赶出去”,但仍继续将牢里和海外反对派异见人士“妖魔化”为危害国家安全“亡我之心不死”的敌对力量……
    
    连战绕了一圈八个半小时还能到达北京,喊冤的连战应该清楚中共当年不听胡适等人劝和与国民党大打出手各打死几百万条活鲜鲜的生命,绕了一大圈后又回到1940年代来重建宪政民主,这才叫大冤!喊冤的连战也应该知道,多少被中共逼走的海外异见人士从六四“绕了”十八年时间无法归故里,最终“冤”死他乡。我真想拜托连战先生下次与胡主席喝酒时为十几二十几年漂流四方的流亡者喊屈。如今反共的“连爷爷回来了”,宋楚瑜回来了,在国共内战中双手沾满共产党人鲜血的国军将领郝柏村、许历农也都回来了。但是,曾经为共产党奋斗了大半辈子,对祖国母亲充满忠诚,并被视为中国人民儿子和中国良心的刘宾雁及王若望、许家屯等年迈的老人,却因为与执政党持不同政见无法重返故土落叶归根。连战等可以在自己亲生母亲的坟前上香,胡平的老母去世,回大陆为老母送终的自由却被剥夺,以中国文化特色为借口抵御西化的大陆当权者竟连“孝”、“和而不同”、“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都忘个干净。
    
    在民主政体的框架内,反对派的存在被视为必需的健康力量。一个真正文明的执政党绝对不会介意致力监察政府、以反对政府为己任的反对党的存在。因为他们懂得没有反对派,人民便没有选择。一朝政敌上台执政,他们自己也须承担起在野的反对党的责任。声称要与世界接轨按国际文化惯例办事建设文明政治的大陆当权者,明明知道反对派在文明国家政治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作用和合法地位,明明知道流亡者拳拳的爱国情怀和报国之心,却硬是要把他们“妖魔化”,视他们“是一个威胁”,将他们拒在国门外。
    
    国共对打半个多世纪,双方各血流成河,积冤仇不可谓不深,但“和解”一步迈也就迈出去了。看着国共二党领袖卿卿我我,我独不明白大陆当权者为什么就不能成立个“对海外反对派和解工作小组”设个类似“中台办”的什么办公室,也把海外反对派异见人士邀请到瀛台来举杯“泯恩仇”?在过去党国不分的政治疯狂年代,党强迫国人认同党就是国,反党就是背叛祖国。但如今中国已如连战所言“崛起”了,崛起的中国就理应向世界展现她的政治进步,党也该从革命党回到执政党的位子,而有执政党就必有在野反对党。崛起的中国也应该向世界展现她的自信大度、宽容慈祥。中国政府尚未完善为一个成熟的、权责对应的称职政府,中国极需一个有利于反对派健康成长的政治环境。退一步讲,即使现政府是称职的,公民社会也仍然要求有反对派的存在。眼下,与海内外反对派和解的主动权就握在大陆当权者手上,是拿出泱泱大国政治领袖的胸怀、善意和智慧,让飘泊已久、报国无门的海外反对派异见人士回“家”的时候了。
    
    愿和解宴会上的茅台酒香飘散在全球华人世界,不仅在大陆政府与台湾在野党之间,也在大陆与台湾政府之间,在大陆政府与这个政府的海内外反对派之间。
    
    2006-4-16
    
    原载《民主中国》 原题为:不要把“海外反对派”妖魔化——有感于连战在“两岸经贸论坛”上喊冤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丘岳首:从“巫师”到“财神”——文明政治领袖在中国的缺位
  • 冯崇义 丘岳首:反封建还是要反专制
  • 冯崇义 丘岳首:阿扁“终统”是愚蠢之举
  • 冯崇义 丘岳首:要市场还是要中宣部
  • 冯崇义 丘岳首:该被整顿的是中宣部而不是《冰点》
  • 就冰点事件也给胡温进一言/冯崇义、丘岳首
  • 《和解的智慧》序言/冯崇义、丘岳首
  • 期望胡锦涛能在“节骨眼”上奋力一搏/冯崇义、丘岳首
  • 世纪老人的心路历程及其启示—也论巴金/冯崇义、丘岳首
  • 自由——读艾晓明《保卫灵魂自由的姿态》有感/丘岳首
  • 冯崇义 丘岳首:想起了李填之的“能否有共产党A和B”
  • 冯崇义 丘岳首:党“立”何处,方能“为公”?
  • 通过民主化获得和平崛起的国际空间/丘岳首
  • 去党性、兴人性:启中国执政党之蒙/冯崇义,丘岳首
  • 丘岳首:从捡瓶子做起--贺"中国政治受难者后援会"(筹委会)成立
  • 勉为其难,舍身为道/丘岳首
  • 丘岳首:“盛世”的矿难
  • “教化”就是专制政权对民众的奴化/丘岳首
  • 丘岳首:就赵紫阳评价答希望之声记者问
  • 丘岳首:中国为何没有反战的民众示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