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余杰:国民党应当开除连战的党籍
请看博讯热点:国民党主席之争

(博讯2006年4月17日)
    余杰更多文章请看余杰专栏
    
     在短短一年间,中国国民党“名誉主席”连战一连三次访问大陆,对暴虐的中共政权极尽谄媚之能事。这个在台湾已经为选民所抛弃的过气政客,只好跑到大陆来吃一点中共“统战饭”的残羹冷炙。为了个人的政治野心和接待规格,连战不惜贬低台湾的民主成就,而对苛政猛于虎的中共当局大唱赞歌,连战已经成为中国国民党的“负资产”,中国国民党必须当机立断抛弃此一“负资产”。 (博讯 boxun.com)

    连战在北京机场发表简短讲话指出:“万事起头难,但是只怕有心人,我们是有心人,什么心?是与人民同心,与时代同步。这就是我们的基本理念。今天我们两岸的同胞,都需要密切的互助互惠,这是中华民族千载难逢的机会,所以让我们抓住这个机会,共同努力。我在这里也带来台湾千千万万的同胞,对我们大陆的各位同胞由衷的祝福。”除了中共的诸位领导之外,普天之下恐怕再也找不到这样无耻的讲话了。
    首先,连战不是台湾民选的总统,根本没有资格“代表”千千万万的台湾人民。他先后在两次选举中被人民弃之如履,居然还敢于厚着脸皮说自己“代表”台湾人民,这跟中共当局的“三个代表”颇有异曲同工之妙。其次,两岸固然需要互助互惠,但此岸一会儿又是磨刀霍霍的飞弹演习,一会儿又是气势汹汹的《反分裂法》,对一个时时刻刻都在威胁你的邻居,你如何与之互助互惠呢?商人是没有祖国的,哪里有钱哪里便是他的祖国,所以台商才会前赴后继地到大陆来投资;但是,政治家却不能没有远见卓识,不能无视选民的人心向背——愚蠢如连战,只知道一味地讨好中共当局,可惜中共当局有不能用枪杆子逼着台湾选民投票给连主席。对此,连立场比较中立的西方学者也嗤之以鼻,美国研究台湾问题的专家丹尼•罗伊(Denny Roy)在《台湾政治史》中如此评论说:“连战曾突发奇想,表示台湾可与中国成立一个中华联邦,并与中国共产党建立党对党的对话机制。”然而,中共会放弃一党专制,允许昔日被他们赶走的国民党重新回到大陆来吗?一个民主社会的在野党如何与一个专制社会的独裁党对话?我翻遍了历史书也找不到好的范例。
    其实,连战口口声声说祝福大陆的民众,大部分大陆的民众却并不领他的情。连战居然弱智到了连“中共”和“中国”都分不开的地步——“中国”和“中国人民”只是被“中共”绑架的人质而已,他们不能也不愿与中共之间划上等号。回顾中共统治大陆的历史,在这些连战似乎很关心的“大陆同胞”当中,就有数千万人及其家庭因为与昔日在大陆的国民党政权有过某种联系,而遭到中共当局长达残酷的迫害,家破人亡者不计其数,其中甚至还包括了许多为抗战作出过卓越贡献的国军将士。连战固然不是一个民选政权的元首,但他就连一个政党的负责人的基本责任都未能承担——他先后三次访问大陆,可曾说过一句话来慰问这些中共治下的国民党冤魂?在此意义上,连战是国民党的叛徒,是国民党在两岸声誉的巨大的破坏者,今日的国民党自选领袖马英九必须直面这一硕大的“负资产”,否则国民党根本无法“置之死地而后生”。
    大陆媒体对连战的专机有细致的描写,中国国际航空公司为此次飞行作了精心的准备,所谓“鲜花迎客”、“福娃留影”、“丝巾寄情”、“蛋糕助兴”,节目一环扣一环。我不知道这些“羊毛”究竟出自哪里:是国航自己买单——我也是国航的长期乘客,那么我的利益便受到了伤害;还是连战及其政党买单——这些钱究竟是哪里来的呢,是挥霍国民党的党产还是来自其他方面的黑金?或者干脆就是中共拿纳税人的钱来收买彼岸的代言人——中共花钱从来不会经过人民的批准。让我更加厌恶的一个细节是:连战此行几乎是“挈妇将雏”——连战的儿子连胜文居然以一副接班人的模样,高调地接受大陆媒体的采访。这位年轻的国民党中委,除了泡明星之外,我没有发现有什么领导的能力与品质,他不过是一个“年轻版”的连战、又一个娱乐周刊上的花花公子而已,大陆却当作香饽饽捧着。
    在我看来,连战此行出席两岸经贸论坛,堪称“水果之旅”和“熊猫之旅”。连战宣称自己是为了促进台湾经济的繁荣,但是为了一点点的经济利益就可以牺牲性命攸关的安全吗?为了出口一点零关税的水果,就值得付出当奴隶的代价吗?为了得到两头弱智的大熊猫,就值得坠入中共的统战圈套而“与狼共舞”吗?在主席台上,连战与中共腐败官僚的代表人物、赖昌星的幕后老板贾庆林谈笑风生,这一场景让作为四川人的我想起了当年蜀王修建金牛道的故事:秦王意图灭蜀,但又深知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于是,秦王想了一个计谋,秦王告知蜀王,他有一对金牛要送给蜀国,希望蜀王修建一条金牛道,以便秦国将金牛送去。蜀王乃一贪婪愚昧之徒,乃下令举国筑路,殊不知路成之日即国灭之日也。
    连战就是今天的蜀王。蜀王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连战空有美国名校政治学博士的头衔,却没有一点起码的政治智慧,也许是“利令智昏”吧。台湾的民主政治、自由经济和人民福祉,决不能被这个昏庸的“蜀王”所葬送了。包括国民党党魁在内的台湾的诸多政治人物,不是不可以访问大陆,而是在访问大陆的时候,必须当仁不让地告诉面临民间政治自由的诉求日益增加的压力的中共当局:以台湾经验和国民党经验来看,经济发展与国家主导的有限度的政治改革,将给社会带来更多的活力,并且提供民众对自由更大的议价空间,政府对反对声浪的压制将不再奏效。台湾经历的转变包括:新闻出版自由、反对党的合法化、对于早期被禁止的政治性议题有更多的包容及讨论、政府机构的改革、政权由军队及党的掌控释放至政府机关、司法独立以及各类选举的全面展开等。在此过程中,国民党也逐渐由一个威权社会的独裁党转变成一个民主社会中参与公平竞争的多党之一。
    一个对于台湾以及中国大陆的前途真正负责任的政治家,当然可以在不设定任何先决条件的前提暇到大陆访问。他们到大陆访问,并不是以藩主的身分朝拜宗主国,而是在不卑不亢的接触之中,让中共领导人清醒地认识到世界民主大潮的发展方向,同时也毫不畏惧地正告中共当局:所谓“台湾大多数人民意愿的表达”与中共单方面的预期之间,存在着巨大的裂隙甚至对立。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若干“高度敏感”的问题经过自由讨论之后,后世的中国人必将能够理解——不论台湾是其一省或为一独立国家,都能与中国缔结全面耀眼的文化与经济关系。台湾即使不受北京官方的统治,也绝不会危及生活在彼岸的中国人。中国大陆可以摒除心中的不安,与国际社会一同为台湾的成就喝彩、为台湾的进步引以为荣。那种企图用战争手段解决两岸问题的做法,不仅会伤害台湾,更会让大陆退回刀耕火种的野蛮时代。那些拿千百万人民的生命当作赌注的政客,最终将被钉在历史耻辱柱上。
    遗憾的是,连战先生并没有这样做。连战在大陆的所作所为,不仅让我联想起蜀王的“自作孽”来,也让我联想起五代十国时代的“儿皇帝”石敬瑭来——如果说石敬瑭甘当辽国的“儿皇帝”,那么连战便企图让国民党甘当中共的“儿子党”。连战在大陆的丑态,不仅是国民党之耻辱,亦是台湾民众之耻辱。对此,中国国民党要有“壮士断腕”之勇气——如果早一日将连战头上这个不伦不类的“名誉主席”的职位去掉,早一日与这一“负资产”撇清关系,国民党方能早一日获得台湾民众乃至大陆民众的信任。二零零一年八月,国民党前主席李登辉支持成立台湾团结联盟,国民党立即开除十一位加入台联的国民党党员。有鉴于李登辉长期领导国民党累积的影响力,国民党在九月也开除了李登辉的党籍。可见国民党开除前主席的党籍已经有过先例。如今,国民党开除连战这一卖台、媚共、求荣的“自私汉”,更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那么,一向温柔敦厚的马英九主席有没有胆量这样做呢?
    
    [原载《观察》]——二零零六年四月十六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博讯特稿:北大有谁向马寅初道过歉?/余杰
  • 余杰:两头“野兽”的会面-评泰森拜谒毛泽东干尸
  • 余杰:中国的人权与澳洲的安全/博讯特稿
  • 余杰:香港的自由与我们血脉相连
  • 余杰:抓住《冰点》事件的幕后黑手李东生
  • 抓住《冰点》事件的幕后黑手李东生/余杰
  • 余杰:谁是说真话的人?— 悼念刘宾雁先生(组图)(图)
  • 谁是松花江大污染的罪魁祸首?/余杰
  • 致余杰/老戚
  • 陈小雅:余杰有坚持"毛式思维"的自由
  • 余杰:无教育,毋宁死——当今中国教育不公的严峻现实
  • 余杰《为自由而战》序言/胡平
  • 作为“戈尔巴乔夫反面”的胡锦涛/余杰
  • 余杰:反认他乡是故乡——评李敖
  • 余杰:中国贪官的“西游记”
  • 余杰:妄人爱阅兵
  • 余杰:小布什能否成为“里根第二”?
  • 张召忠:让共军颜面扫地的“军事专家”/ 余杰
  • 余杰:“非鲁迅化”与当代文坛
  • 余杰促请媒体高度关注大陆爱琴海事件
  • 余杰、王怡访问墨尔本纪要
  • 余杰、王怡访问澳洲(悉尼部分)纪要
  • 余杰;“冰点”之殇与中国新闻界的觉醒
  • 北京“文学与记忆”研讨会纪要/余杰整理
  • 余杰:警察暴力骚扰方舟教会的正常礼拜活动(图)
  • 昝爱宗:声援余杰:迫害公义的人你们为自己酿造苦酒
  • 余杰:为信仰自由而战
  • 成都草堂读书会活动:文学与记忆——与余杰对话(图)
  • 余杰: 弱女子撬动“潜规则”
  • 余杰: 江胡对立的“江湖”
  • 余杰:谁是新闻自由的“第一杀手”?
  • 余杰与李敖的区别
  • 余杰:驳李敖“共产党让中国人不挨饿、不挨打”之说
  • 余杰:盗火者与殉难者—论谭嗣同思想体系及生命实践中的基督教因素
  • 余杰:向捷克知识分子学习怎样争取自由
  • 余杰:党杀死了忠心耿耿的党员
  • 余杰致“警察读者”的公开信——《天安门之子》自序
  • 余杰:杨振宁究竟爱哪个“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