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回顾中美关系:对手还是伙伴——“胡布会谈”前瞻
请看博讯热点:胡锦涛访美

(博讯2006年4月16日)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1997年,美国前总统安全顾问布热斯基博士,出版了他颇具影响力的著作《大棋局》,该书在谈到中美关系时说:“仅仅由于美国的地位以及美国呆在什么地方,美国无意中就成为了中国的对手,而不是中国的天然盟友。因此,中国政策的任务是要利用美国的力量去和平地挫败美国的霸权,同时还不要引发日本对地区的替在欲望。这种政策符合中国古代孙子兵法的战略思想。为此,正如邓小平在1994年8月拐弯抹角地说过的那样,中国的地缘战略须同时寻求两大目标:首先反对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维护世界和平:第二,建立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第一个目标显然是针对美国的,目的是要削弱美国的主导地位,但同时小心地避免同美国发生军事冲突,那将会断送中国寻求成为经济强国的努力;第二个目标是要改变全球实力的分配,利用在某些主要国家中对目前世界上的权势等级制度的不满。美国在这个等级制度中排在首位,并且在欧亚大陆的最西边和最东边分别得到欧洲(或德国)和日本的支持”。他说,中国当前的目标是希望看到美国因在亚太力量减弱而需要以中国为伙伴和盟友,其实中国也应该把留在亚太的美国看成天然盟友。他认为美中关系恶化会对整个亚太地区和美国的欧亚战略产生严重后果,因而应该尽力避免这一前景。 (博讯 boxun.com)

    
    1997年美国总统克林顿访华时称中国为“战略伙伴”。同年10月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访美,双方正式宣布建立建设性战略性伙伴关系。那么后对抗时代的中美关系该如何定位,究竟是对手还是伙伴?长期以来一直困扰中美朝野。特别在中国驻南斯拉夫使馆被炸之后,大陆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反美浪潮,甚至暴力袭击美国驻中国大使馆,致使中美关系一度跌入低谷。中国从军界到思想界乃至民间,再次泛起“新对抗主义”浪潮,主涨敌视美国者大有人在,至今仍有不少所谓“学者型”的反美斗士,调子唱的很高。
    
    在美国,新一届总统小布什竞选时就曾明确批评克林顿的对华政策。他认为中美只能是“竞争对手”,而不是“战略伙伴”。美国国会也有不少人认为中国在国际舞台上始终扮演反民主、反人权或拆美国领导地位台的角色。
    
    其实,老布什曾在1996年1月1日香港亚洲协会发表讲话时指出:“中国正在成为一个强国,但这并不意味着美国和中国作为大国命中注定要面为竞争对手,相反,美国应鼓励中国成为世界舞台上的一个负责任的领导者。”他主张,“美国应同中国进行一种新型的战略对话,为合作建立牢固基础。”
    
     美国前总统卡特,1997年8月10日在《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题为《妖魔化中国是错误的》的文章,他根据自己1949年以来的亲自经历和近年来的访华观感,批评了美国国内一些“一知半解”的人对中国的歪曲和攻击。1997年8月8日,美国国务卿奥尔赖特在会见正在访问华盛顿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傅全有上将时说,中国不是美国的敌人,而是朋友。克林顿政府早在1996年5月就宣布了以“积极接触”和“促使中国融入国际社会”为核心的新的对华政策。
    
    1997年10月26日到11月2日,中共首脑江泽民应克林顿总统的邀请,对美国进行了国事访问。10月29日,中美两国元首发表了联合声明。两国元首声明:“双方同意,健康、稳定的中美关系不仅符合中美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而且对于共同承担责任,努力实现21世纪的和平与繁荣是重要的。双方同意,中美之间既有共同点,也有分歧;双方有重大的共同利益,决心共同本着合作和坦诚的精神,抓住机遇,迎接挑战,以取得具体进展。中美两国通过增进合作,对付国际上的挑战者,促进世界和平与发展,共同致力于建立中美建设性战略伙伴关系。”由此可见,中美和解的势头不可逆转。无论是李登辉访美,还是中国大使馆被炸风波,都没有最终动摇两国和好的基础。
    
    今天,伴随全球化时代的到来,人类已迈向了新纪元。中美关系一定会在既竞争,又合作;既矛盾,又协商的自我平衡轨道上发展。美国将继续在世界的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发挥领导作用,中国有巨大的市场,双方的交流与合作不仅对各自国家有好处,且对地区稳定、世界和平都是一件幸事。尽管中美两国在人权、武扩,知识产权、台湾等问题上还会不断产生磨擦,但美国促进中国大陆不断改革的深入,许多问题会在相互协调中不断加以解决。
    
     其实,20年来美国历届总统侯选人都批评前任对华政策软弱,但当选后却又都继续了前人的对华政策。究其原因,这不仅是由其国家利益决定的,也是后对抗时代的世界和解大潮使然。
    
     中国虽不能容忍美国的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但在推进经济的改革开放政策方面,却离不开同美国的合作与交往。
    美国众议院通过对华永久性正常贸易关系议案,是美国发出的“继续与中国共舞”的信号。这一信号表明,中美之间的共同利益大于分歧。中美两国相互需要。然而美国需要的是不断向民主道路变革着的中国,也只有不断变革着的中国才同样需要美国。中国只有向世界新文明方向发展,才有前途,才能为世界所接纳。
    因而,后对抗时代的中美关系应定位为,“合作性的对手”和“竞争性的伙伴”。
    
     美国政府对华政策备忘录:
    
     1、麦金利:“门户开放”
    
     1899年,美国政府照会西方列强,提出了“门户开放”政策。当时中国正面临被列强
    瓜分的危险,美国人担心他们被关在中国的大门之外,所以要求列强尊重中国的领土完整。提出这项政策的人是国务卿海约翰。但当时美国的总统是麦金利。“门户开放”原则是美国政府第一次明确提出自己的对华政策。它却奠定了以后50年里美国对华政策的基础。以后美国在中国的一些重要决策,包括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后的一些举措,都可以归结到这一政策上。
    
     2、罗斯福:与中国结盟
    
     在富兰克林•罗斯福的第二任期间,日本的侵华战争愈演愈烈。罗斯福同情中国人民反侵略的英勇抵抗,意识到东亚局势的严重性,在1937年10月发表著名的“防疫讲话”,号召国际社会共同采取行动制止日本在中国的侵略行径。可是美国国会对总统的号召反应冷淡,迫使罗斯福继续执行孤立政策。日本在1941年偷袭珍珠港,美国正式对日宣战。罗斯福从此大力促成中美之间的反侵略同盟,支持中国在战后恢复对包括台湾在内的所有被日本占领的领土的主权。
    
    罗斯福对华政策的基调是促成一个统一、繁荣和对美国友好的中国。
    
     3、杜鲁门:“战略遏制”
    
     罗斯福的继任者杜鲁门总统上台初期,延续了罗斯福的对华政策,采取了一些措施促成中国的战后和平建设,防止内战爆发。但杜鲁门政府为了维护美国在中国的既得利益,向国民党政府提供了大量的军事援助。美国人为竭力表白自已的公允,最后决定忍痛割爱,抛弃国民党政府,并发表了“白皮书”,甚至寻求跟中共的和解。但中共政权却僵化地采取了“一边倒”的政策。1950年6月,在朝鲜战争爆发后第二天,杜鲁门命令美国在远东地区的部队介入战争,并派遣美国海军第七舰队封锁了台湾海峡。随后,以美国军队为主的联合国部队直接参加朝鲜战争,美国对中国的战略遏制政策自此形成,开始了中美外交史上最不正常的20年。
    
     4、尼克松:力主和解
    
     这位出身卑微的美国总统,曾以反共起家,以冷战斗士自居,谁都料不到他会跟“红色中国”打交道。冷战后期,尼克松派国家安全事务特别助理基辛格秘访中国,跟毛泽东周恩来会面,安排了他后来对中国的划时代访问。尼克松跟中国领导人会谈期间,双方似乎都有“相见恨晚”的感觉。尽管双方立场始终都存在距离,毕竟达成了和解的共识。1972年中美两国政府共同签署的“上海公报”,宣告了两国关系新时期的到来。
    
     5、卡特:正式建交
    
     卡特来自美国南部的乔治亚洲,有比较强烈的宗教感情。他入主白宫的第一年就实现了中美关系正常化。这倒不是因为他特别有胆识,而只是做了一件“水到渠成”的事。因为当时不仅美苏之间的竞争仍在进行,而且中国的文化大革命已经结束,新的领导表现出务实的外交精神。面对苏联咄咄逼人的攻势,卡特首次明确提出了“人权外交”的理念。人权外交的提出,是为了美国在跟苏联的角逐中占领道德的制高点。然而他与台湾政府签署的《与台湾关系法》,却是实力政治的表现。一方面,他要平息国会里的反对派,特别是共和党人的愤怒;另一方面,他自己也想保留台湾这艘美国在西太平洋上的不会沉没的“航空母舰”。此举遭到中国政府的强烈抗议。
    
     6.里根:力挽倒退
    
     1980年美国总统大选中,来自加州的共和党人罗纳德•里根击败了卡特。里根在思想上趋向保守,又有西部牛仔的好斗精神。主张对苏联采取强硬态度。由于他的反共立场,中美关系出现严重的倒退。他增加对台湾的军事援助,又直接插手胡娜的政治避难事件,引起中国政府的严重抗议。里根后来认识到中国的重要性,在对华政策上进行了适当的调整,并访问了中国,表示要维护和发展跟中国的友好关系。里根政府基于实力方面的考虑,压倒了意识形态上的立场。
    
     7.布什:大起大落
    
     在迄今为止的所有美国总统里面,乔治•布什对中国的了解最透彻。在他的政治生涯中,先后担任过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和驻中国联络处主任及里根手下的副总统等要职。在外交方面他富有经验,以稳健著称。1988年他当选总统之后,出访的第一个国家就是中国。在他担任总统期间,两国关系发展比较顺利,双方开展了多层次、多渠道的合作和交流。1989年“6、4”之后,在中美关系面临倒退的历史关头,布什派遣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斯考克罗夫特秘密访问北京,并且力排众议,否决了国会关于有条件延长对华最惠国待遇的议案。可是,在1992年布什面临大选的不利局面时,却批准对台湾出售150架F—16战斗机,这样的举措再次导致了中美之间关系的倒退。
    
     8.克林顿:合作与制约
    
     现任美国总统克林顿,出身贫赛,是个遗腹子。可是他天资过人,少年有志。28岁当选为阿肯色州总检察官,30岁当选为州长,创造了美国政治史上的历史纪录。1992年大选中,他战胜布什,入主白宫,并在四年后连任,成为罗斯福以后唯一连任两届的民主党总统。克林顿的主要政治资本是这几年美国经济的空前繁荣。克林顿在第一任期间内以贸易作为诱饵,以人权作为条件。对中国采取了合作又制约的政策,中国政府的反应也是若即若离,加上李登辉访美、误炸中国大使馆和台湾大选等一系列事件,使中美两国关系出现严重摇摆。
    
    但是克林顿通过跟中国新一代领导人的多次接触和直接对中国的访问,对中国的看法逐渐改变,克林顿巧妙地调整了自己的外交策略,采取了全面接触的政策。1997年,他跟江泽民主席达成共识,提出中美建立“战略伙伴关系”设想。这一政策虽然反映了美国大多数人的愿望,符合中美两国的根本利益,却遭到共和党右翼势力的猛烈抨击。
    
     9、小布什:对中国战略再设计
    
    自小布什上台后,中美关系一直磕磕碰碰,若近若离,到2002年2月21日至22日的小布什中国之行,被世界媒体广泛认为是“中美关系新纪元热身”、“中美关系三十而立,走出幼稚期进入成熟期”、“美中开始建立更稳固关系”的开始,在历史性元首会晤中,中美就“国际反恐合作”、“不扩散”、“经贸关系”、“台湾”等问题上进行了广泛的对话。时过3年,小布什在第二任期内以其成熟的政治远见走进中国,两国领导人面对面讨论的主要议题成为全世界关注的热点,而中美两国间由来已久的利益矛盾也成为媒体聚焦的话题。在小布什任内,中美在政治、经济、外交等诸领域出现不和谐音符。在台海问题、朝核问题上双方既有共同利益又存在不同看法;中国军力报告的发表,一度导致了美国媒体的“中国威胁论”;而人民币升值又成了双方纷争的重点所在。一些观察家指出,小布什政府在新保守主义理念的引领下,正在透过近距离接触政策,来改变对中国的战略设计。美高级研究人员葛来仪说:“布什总统可能强调的重点是提倡自由,在宪法受保障的自由:出版、宗教、集会和言论的自由,主要的讯息是中国需要更强大的公民社会。”其实华盛顿当前的最大战略目标,并非仅在于“发展建设性合作关系”,其终极目的是实现当前美国最大的战略利益,即将中国纳入以美国为主导而正在建设中的国际权力新架构。换句话说,是要按新美国保守主义的模式,将中国纳入“新美国世纪计划”的设计中,从而保持美国在世界上的领军地位。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将在今年四月对美国进行访问。这是在中国结束了与欧盟的蜜月期后,正在雄心勃勃地推行“合和发展,和平崛起”战略的关键时期;也是美国对华政策新定位露出端倪的关键时刻。特别是在台湾当局“终统”事件后的敏感时段,中美高层会晤将规导中美关系的重新定位。
    
    在中共一方看,郑必坚早先已为胡景涛访美撰文,做出了外交注释。该文呼吁美国正确看待中共未来的走向,并保证说:“是经济全球化成全了中国的和平崛起,因此,中国共产党无意于挑战现存国际秩序,更不主张用暴烈的手段去打破它、颠覆它。” 文章并指出:“现在中国共产党奉行的内政外交的核心理念就是:对外谋求和平,对内谋求和谐,对台海局势谋求和解。
    
    而从美方看,美国对华政策先后经历了遏制、接触、合作加遏制等不同的阶段,到小布什总统的第一任期,还是在接触与遏制之间摇摆。这种政策的摇摆,反映的是美国对中国战略定位的不确定,今天看作朋友,明天看作敌人,后天又看成非敌非友。布什总统曾非常无奈地谈到中美关系是非常复杂的,这实际上反映出美国一直没有在其国际战略中给正在崛起的中国找到一个恰当的定位。
    
     在此背景之下,四月份“胡布会”倍受国际舆论关注,可能涉及的重点话题如: 深化和调整中美新型战略关系; 台湾“终统”事件及美、中、台三方关系;中美贸易逆差与汇率;人权与反恐等。而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中国问题专家沈大伟认为,这次两国元首不是讨论具体问题,而是讨论整体局势以及国际、地区合作。他说:这是在战略层面会谈,而不是为了达成具体协议。
    
    应该说胡景涛是带着要美方理解中国“和平崛起”这个主要外交目的去的。
    
    原载《自由圣火》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牟传珩:不公的起跑线——“弱势补充原理”
  • 牟传珩:社会的私约与公约
  • 牟传珩: 社会的两种秩序公式
  • 牟传珩:省监狱里来了“克克勃”——写在“6、4”前
  • 牟传珩 :中国“人大”应率先进行实质功能的转变 ——“两会期间”刻意回避的敏感话题
  • 牟传珩:公民为什么会挑战社会秩序——写在“四、五运动纪念日”
  • 牟传珩:寻找没有“刀剑的契约”——社会契约的原则
  • 牟传珩:山东省监狱里的硬骨头——记法轮功学员历广强
  • 牟传珩:新文明圆和宣言
  • 牟传珩:清明追思金又新先生
  • 牟传珩:回忆一身傲骨的父亲牟其瑞——写在清明节前的追思
  • 牟传珩:大墙里写给家人的生日贺书
  • 牟传珩:在大狱内等待自由的春天里
  • 牟传珩:大墙下写给儿子的思念
  • 牟传珩: 灿烂一笑(小说)
  • 牟传珩:初进山东省第一监狱
  • 牟传珩:新文明中国的政治出路——「内圆外和」兼容天下
  • 中共宣传部门的另一种角色——直接参与迫害异见人士/牟传珩
  • 牟传珩:我为什么主张放弃社会主义
  • 牟传珩 :向山东省第一监狱走去
  •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 牟传珩: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哲学探秘
  • 牟传珩、燕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法庭辩论纪实
  • 山东民运人士牟传珩出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