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佛教要带头以精神战争来创建和谐
(博讯2006年4月14日)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老文评新闻(80) 
     (博讯 boxun.com)

    首届世界佛教论坛今天(四月十四日)在大陆的杭州市开幕了。之前,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戒忍大和尚,在接受记者的专访时表示,这个论坛不仅为世界佛教徒提供了一个平等、多元、开放的交流平台,也给佛教提出了为建构和谐社会应扮演的角色、和应尽的责任。就像采访记者给自己文章所加的标题那样--点亮和谐的新灯。
    
    笔者对此只能借花献佛地说一声:阿弥陀佛,善哉!
    
    不过,人类历史的事实已经、并不断在证明,即使用最彻底的“为宗教讳”手法,也只能认为,任何良好的和平、和谐的愿望,就从来没有跨出过自己“教门”一步。任何良好的愿望或真诚祈祷,最后都等同于中国民间为已经死去的人做的“法事”(如笔者说诳语,愿受菩萨、上帝或真主的惩戒)!
    
    记得笔者小时,有一个曾为浙江经济要员的亲戚,当时逢年过节经常可以沾光,享受到寺庙送来的素鸡、素火腿之类美味。当时就有一个疑问,既然要吃素、不杀生,为什么又要借一些动物的名字来过“干瘾”?
    
    但是长大以后,却反而受到和尚们的启发,提出了“精神战争”的概念。所以现在愿借此机会将这个来自于佛教的启示,反馈奉献给佛门,请与会的大德高僧们笑纳!
    
    
    请看2000年发表的老文:
    
    我们需要理性自觉的和平和爱憎分明的宽容—贺世界宗教千禧盛会
    
    
    欣闻八月底在纽约的联合国所在地,即将召开一个“宗教和精神领袖世界和平千年大会”,以世俗的最高层次,把全世界各国以及不同宗教的领袖邀集在一起,来讨论他们有能力、也最应该做的事—促进“世界和平”。这绝对是一个“史无前例”的创举、一种有意义尝试的开端。
    
    可以认为,宗教是人类自有社会开始,就逐步形成的最早的整体行为,因为它往往总是跟人对自己“出处”的猜测相联系。而这种“猜测”,到了20世纪末科学昌明的今天,不仅没有找到足以推翻它的理论或证据,反而因生物遗传基因理论的产生,令人觉得它起码不会比用“达尔文”之类的进化论“科学家”的解释更牵强附会,足以和那个说“宇宙起源于一粒豌豆大小物质爆炸形成”的现代“科学推论”媲美!这可能也是宗教没有因为科学的进步而逐渐衰微的根本原因,因为到今天为止,科学的正确、有效领域,从来没有超出“格物致知”的范围,在有关自身尤其是精神方面,其能力只不过像二、三流宗教一样,制造出一些“科学的”迷信而已,根本无力去挑战包括宗教、信仰在内的精神领域。所以尽管笔者预测“宗教和科学最终将在哲学层次上统一”,但至少在可预见的将来,宗教还能起到培养人性、慰藉心灵的作用,并获得一个提升自己进入人类精神更深刻更高级的层次的机会!
    
    但是不可否认,宗教在人类历史进程中,并不总是起着正面积极的作用,甚至反而成为仇恨、动乱、纷争、战争、压迫的理由。在东方,中国过去有的朝代,利用独尊某一宗教去打击压制其它信仰,以巩固统治。印度也多有发生宗教之间的暴力和仇杀;而在欧洲,更有以宗教理由去直接发动战争,甚至为了维护宗教统治利益去干涉科学、迫害科学家;即使到了今天,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双方,竟然还是由于宗教情结而在耶路撒冷的归属上产生严重分歧,以致不能签署“和平协议”;凡此种种,都可以证明在过去的一个阶段,宗教和社会的互动,有其消极而值得检讨的一面,值此世界宗教领袖汇聚一堂的机会,应该成为这次会议重点讨论的议题之一,否则让人有理由怀疑今後是否可能贯彻这次会议的宗旨,或真正担当起正确引导世道人心的责任?
    
    公元2000年是特殊(千年一遇)承先启后的一年,不仅在某些宗教或世俗社会里,多年来一直流传过相关的揣测,也符合人类适应大自然变化周期性规律的习惯。更重要的是,今天整个国际社会的现实,的确来到一个关键的“三叉路口”。因为人类所取得的自然科学成就,已经足以为世界走向光明幸福的未来,提供物质基础上的保证;但是人们却忽视同时提高自己精神境界,来正确驾驭那能力远超过自己的物质“奴隶”,反而纵容自己利用它们来“为所欲为”(比如想复制“人”)、甚至“自相残杀(竞争)”,不仅大大抵消了它给我们带来的快乐,更让我们对其可能产生的後果的推测,要用“末日”来形容并为此感到恐惧和不安,今天在许多国家社会中表现出来的纵欲、狂燥、暴戾、急功近利现象,就是这种“末日心态”的证明。
    
    可以认为,自有人类社会开始到今天为止,我们从来没有获得过真正的“和平”。过去,人类要为了生存去相互争夺有限的财富和劳力而不断发动或应付战争,“和平”只不过意味著下一次战争之前“养精蓄锐”的准备阶段;到了今天,“和平”更建立在“害怕对方重创、摧毁自己”的“动态恐怖平衡”基础上,一旦失去(或有一方判断错误),战争随时可能发生。而高科技的飞速进步,不但使得武器的“恐怖”程度越来越高,它的日益趋于垄断,又使得“平衡”基础越来越不稳定。一旦发生这样的战争,後果当然不堪设想,“末日心态”正是这种并非毫无根据、却觉得无力阻挡的担忧的“潜意识”反应。所以,如何引导人类去追求理性、永久的“和平”,是宗教界当仁不让、却从来没有尽到的责任,理应利用这次机会加以弥补,为即将召开的世界政治领袖会议,提供良知和道义示范。
    
    现在,一个所谓“宽恕(或宽容)”的口号正在世界范围内蔓延,并将被带到这次大会上,当然也符合宗教的最高境界和人类的终极目标。但是,“物极必反”“欲速则不达”,在真正的宗教精神远没有得到普遍贯彻、落实,人类离理想的终极目标还遥遥无期的今天,无数形形色色、大大小小的罪恶还充斥在世界每一个角落(宗教也不例外),严重损害了善良民众的生活品质,甚至剥夺他们享受生命的权利。而之所以我们非但看不到改善的希望前景,反而有担心其日益恶化的理由,就是因为我们没有限制地、超前地滥用了“宽恕”。它既削弱法律对犯罪的威慑遏阻力量,又在客观上起到纵容、鼓励不当行为的作用,其影响遍及上至联合国对国际事物的裁决、下至百姓教众面对罪恶的态度。所
    以在现阶段提倡这种终极美德时,实在有必要加上不包括“宽恕罪恶”的但书,就象我们可以去吻神的脚,却不愿意和魔鬼拥抱是一个道理,相信您们是分得出这和提倡“仇恨”的根本区别的。这对大多数宗教更有其必要和合理性,因为在这些宗教的教义里,宇宙总是被分成“天堂、人间、地狱”三部分,由那个宗教的“上帝(这里是泛指各宗教侍奉的主神,没有特定的意思,下同)”把“人间”交给人自己管理,但是定下“好人上天堂,恶人下地狱”的奖惩规则。可见“上帝”的博爱宽容也是有原则限度的,所以除非现在拿得出“上帝”已经撤销“地狱”的根据,否则无原则地提倡“宽恕”,岂不等于要超越自己的“上帝”?这是极端危险的,因为一旦自己那至高无上的“上帝”被超越,那个宗教就失去其存在的合理性根据!
    
    我没有任何具体的宗教信仰,但却是绝对忠实、虔诚的“广义有神论”者,相信宇宙中一定存在一种至高无上、无所不在、无所不能,顺其者昌、逆其者亡、我们人类永远只能体会而不能企及的“力量”。无论承认与否,这都是一切宗教立论存在的最高原则依据。既然宇宙的整体是和谐的,那麽宗教间就没有相互排斥的理由,只有共同体认出对那种“力量”的“何为顺何为逆”—也就是辩明一致的善、恶,才能真正进入“替天行道”的境界,而不是沦为政治的工具或牺牲品。正是这种信念或信仰,赋予我写这篇文字的灵感和决心。您们可以无视它的存在,但是它所表达的理念,将来一定会和您们的作为,一起去面对历史的裁判!
    
    愿真主、耶稣、上帝、释迦牟尼等众教最高之神,分别赐于你们以智慧、启示和勇气!
    
    祝大会圆满成功!
    
    潘一丁 2000年8月20日于纽约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一丁:中国处在国际“红眼病”的包围中
  • 潘一丁:论文明
  • 潘一丁:秃子推销生发剂
  • 潘一丁声明
  • 潘一丁:媒体的角色-兼贺凤凰卫视十周年台庆
  • 潘一丁:丢掉幻想,准备行动
  • 潘一丁:揪出全球性“窝里斗”的罪魁祸首
  • 潘一丁:言论自由的表象和本质
  • 潘一丁:就在中国实行现有“民主制度”的质疑
  • 潘一丁:天才的夭折
  • 潘一丁:“国退民进”绝对是落后的动物思维
  • 潘一丁:以反思来纪念周恩来总理
  • 潘一丁:亮剑吧,中国人!
  • 潘一丁:以毛泽东为鉴,愿前有古人,后无来者
  • 潘一丁:民主的表象和本质
  • 潘一丁:诺贝尔“和平奖”奖励的是和平还是战争
  • 潘一丁:今天“榜样”的力量是可悲的-对刘宾雁先生的另类悼念
  • 潘一丁:联合国是“鬼”吗?
  • 潘一丁:给某网友的公开信
  •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