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伍凡:分析北京“西山会议”- 中共“气数将尽”
请看博讯热点:政治体制改革

(博讯2006年4月13日)
    伍凡更多文章请看伍凡专栏
    伍凡评论:分析北京“西山会议”---- 中共“气数将尽”
     (博讯 boxun.com)

    伍凡
    
    2006-04-11
    
    
    3月4日由数十名中共高级官员、资深经济学家和法律专家,在北京郊区杏林山庄,举行名为“中国宏观经济与改革走势座谈会”,由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迟福林主持。会议目的是寻找改革的方向,寻找解决中国改革遇到困难的方案,以供胡温政权作决策参考。
    
    会议的与会者们都是推动中国市场经济改革的主要支持者,对国家政策有深远影响力,但他们在会议上的发言明显的形成两大派,无法对中国政革的前景方向达成共识。可见中共高层及精英们在思想上是分裂的。近30年的中国改革,虽然带来经济发展,人民生活相应改善和提高,但带来了更多的社会严重矛盾。
    
    下一步该如何改革,改革的方向和动力是什么?会议并没有找出一个两派都能接受的方案。可见,中国的改革正处在一个十字路口,如何处理扩大的贫富差距,降低农村不安的爆发,处理地方贪污和减少污染,前景不明朗。
    
    “西山会议”虽然只有一天,但其意义深远。一年多前,郎咸平和顾雏军对“国退民进”之爭至今仍未结束,引发了中国改革该向何处去的大问号。而“郎顾之爭”演进到“西山会议”之爭,从在社会间,由学者和企业家中间的辩论,上升到中共党内决策官员和精英学者中间爭论。经济改革之爭必然会导致政治改革之爭,所有这些辩论都反映了社会深层矛盾和中共内部危机。
    
    在中共面前有3条路可走:1. 中共是继续维持对中国百姓殘酷剥削,官员贪污掠夺国家财富的改革现状;2. 是退回到计划经济的老路,中共高度压榨剝削全国百姓,维持中共极权统治;3. 经济上走真正的私有化和民营化道路、政治上走多党制、民主宪政道路。“西山会议”对上述改革方向和道路没有达成共识。
    
    与会的中共高层官员和精英们在“西山会议”中对中共统治做出如下尖鋭批判:
    ◆ “我们整个党没有注册登记……我在这个组织20多年,但是它没有注册登记,这是很麻烦的事情,那它行使的权利是什么权利?是法外权利。这是严重的违法。”
    
    ◆ “我明确的说希望共产党形成两派......因为(它)侵犯了自由,践踏了法律,(是)一个在法律上没有任何(依据)的机构...”“这样的体制是什么样的体制?严重违反了《宪法》说的,任何的活动都是在宪法的基础上活动。”
    
    ◆ “权力架构方面的严重的混乱,这不是法制的、宪政的模式。比如说党和议会之间的关系,党和司法之间的关系,党和政府之间的关系,这个问题到了必须要解决的时候了。刚才杨东平教授说教育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我认为在这。党和教育的问题,大学里面有没有必要成立党组织的问题。这是第一个问题,整个权力架构的反宪政。”
    
    ◆ “我们都有目标,这个目标现在说不得,但将来一定要走这个道路,比如多党制、新闻自由。比如真正的民主,真正的个人自由。”
    
    ◆ “分裂共产党、剥夺共产党的军权、实行多党制、大陆台湾化。”
    
    ◆ “希望军队国家化”
    
    ◆ “2005年,政府共收到了3,000万份要求纠正冤案的申请。这个数字以前也从未公开过。而在刚刚开始“拨乱反正”的1979-1982年之间,要求平反的申请总数也不过20,000份。”
    
    发言者全是共产党员。共产党精英己分成两派,共产党在思想上成为左右两派,发言者期望在组织上分裂成左右两党轮流执政。
    
    上述言论在毛泽东时代是要坐牢或杀头的,在邓小平时代是要开除出党流放国外的,但在胡温政权时代也只是在左派网站上被“批判”而己。可见,中共本身己发生了深刻的变化,高级官员和精英们的思想和共产党无产阶级专政的路线相左的,这是中国社会发大变化在共产党內的反映。
    
    与会者们这样大胆的发言,笔者认为,这不仅仅是表明他个人的意见,更主要的是表达了中共内部一派的主张和政纲。可以设想,与会者们的背后都有更高一层官员在支撑。所以,笔者特别看重这次会议流露出来的信息 ---- 中共高层己分裂,“西山会议”是两派在明年召开中共十七大前夕的前哨战,更大的摶斗即将来臨。鹿死谁手,指向何方,前景未明。
    
    令人注目的是在“西山会议”披露后数日,在胡锦涛访美前数日,江泽民突然在上海交通大学露面,告知世人,我江某人“三只表”身体还不错,一方面是给“上海帮”打气,另一方面明摆的告诉胡温曾,你们在做重大决策时不要忘了我老江还在共产党内。
    
    有一点值得注意,“西山会议”的主持人是江泽民提拔的人,他敢召开“西山会议”,邀请一批敢讲话的与会者,是不是事先就协商好让他们大胆放话?讲这些话,是对胡锦涛施加压力,还是胡锦涛对政敌施加压力,因目前资料不足,还难以分辨。至今笔者对这个“西山会议”的背后策划者和支持者究意是谁,现在还难以判断。
    
    3月6日,胡锦涛在人大会议期间放话:“要坚持继续改革”。但如何继续改革,朝哪个方向继续改革,他闭口不谈。
    
    3月14日,人大会议结束的当天,胡锦涛召开中共政治局扩大会议,他向党政军高级干部通报党內深层次危机。
    
    关于党内深层次危机,胡锦涛谈了五个问题:(1)相当部分党组织是懒、散、疲、软、堕,丧失了执政的主导权;(2)相当部分领导干部,对党的事业、理想,日益淡薄,甚至丧失或变质;(3)党组织在社会上的号召力已经削弱;(4)党组织和社会团体、党员干部,特别是党的高级干部和群众的关系紧张;(5)党员干部队伍的素质、组织性、纪律性和党性差。
    
    胡锦涛强调:地方必须自觉和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不准搞多中心论;地方必须自觉贯彻执行中央的方针、政策和决议,不准搞阳奉阴违;地方必须树立全局观念,不准搞山头主义、拉帮结私,这是党纪国法所不容忍的。
    
    看了胡锦涛的讲话后一目了然,中共在组织上也巳经分裂了,尤其是地方不服从中央。可见“政令不出中南海”的传言是真的,不是假的。更有意思的是胡锦涛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讲中共党內深层次危机和“西山会议”中与会者对中共的批评是相似的、相吻合的。现在笔者有兴趣的要追问,胡锦涛的讲话与“西山会议”与会者的讲话有什么内在的联系?如果確有实质联系,则其发展的结果是中共将发生巨变。
    
    且退一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如果“西山会议”的背后策划者和支持者是江泽民,则“西山会议”对胡锦涛是个政治压力,逼迫胡锦涛推动政治政革。但从现实状况来看,江泽民要“东山再起”谈何容易。
    
    看来,目前中共政权又处于类似89年“六四”前夕的状态,中共高层是分裂的,中央和地方是分裂的。
    
    六四时,中共高层分裂,邓小平用其权威强行军事镇压和变相军事政变,隨后在党政军内大肄清洗政敌异己,把当时中共高层分裂摆平了,终于度过了“六四”难关。但现在中共的状况与17年前大不相同了。中共党内没有强人,无论胡錦涛或江泽民都是技术官僚出身,没有战功政绩,不是民选官员,没有宪法授于的权柄,所以想再来一次调动军队镇压百姓不是件易事。
    
    另外,现在中共面臨的局面与“六四”时期大不同了,不仅仅是学生的学费高昂和毕业后的就业问题,而是面对几个强劲的对手,这是“六四”时期所没有的,根本不是靠军事镇压所能解决的对手。
    
    ◆ 维权运动和维权律师。维权运功和维权律师这个对手是中共由经济剥削和政治压迫政策所制造出来的。中共对待高智晟律师是分裂混乱的政策,每天用十几个到几十个便衣特务包围监视,但又无法或不愿竟沏底封锁高智晟对外通讯渠道,这是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中共内部有主张关杀高智晟律师,也有人同意或同情高智晟带领的维权运动,有不少主张保护他的人。据说,其中就有李瑞环极力主张保护高智晟的人身安危。
    
    ◆ 法轮功这个对手完全是中共和江泽民一手制造的。法轮功没有参于政治和夺取政权的意愿,中共毫无道理和人性,硬是把法轮功往死里打,现在苏家屯集中营曝光,中共从法轮功学员身上活取器官出售,火焚活体。结下这个怨恨如时能了?法轮功必定在全球范围内全力反攻,中共欠下这笔血债绝不比“六四”血债小,必有报应。
    
    ◆ “六四”时期农民、下岗工人和退伍军人参于活动的人数不多,但现在他们正有组织的反抗中共政权。高智晟律师访问陜西后写出的文章表明,他会见农民,親身感受中国农民是多么的仇恨中共。
    
    ◆ 近1,000万人退出中共党团,这实际上分裂瓦解中共。至今中共不敢公开否认这个事实。退出中共的是渴望加入推翻中共政权的组织。
    
    ◆ 中共元老们不服胡温,在处理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的问题上己明显表明。
    
    ◆ 中国军队元老不服胡锦涛。中国军队要求成为真正的国防军,不做中共党军。
    
    ◆中国加入WTO后的经济贸易新局面,世界上主要贸易大国不承认中国是自由经济体,还没有完全遵守WTO规则,中国必将受到外国的贸易制裁。
    
    “六四”后17年的今天,中共比“六四”时期更分裂,面臨更大的困境,没有强人能处理这些困境,因此“西山会议”应运而生,期望能找到引导中共走出困境的道路和方向,无奈没有共识,仍在困境中打转,正步向绝境。
    
    中共党内有些官员在做美夢,幻想中共的政权还可以维持30年,其理由有两个。一是再过30年,反右、文革六四这些历史遗留问题都将淡漠,那时候很多当事人的都成古人,很多血泪都已稀释,再处理不会引起多大的社会动荡。二是经济的发展、法制环境的改善,都会给实现民主提供切实的保障。社会矛盾也不会如现在这般尖锐。实现民主当然水到渠成。笔者认为,这些官员是在学做澳洲鸵鳥,把头埋在沙土内不愿正视社会现实,现在中共仍在不断镇压维权运动,不断的掠夺土地把农民逼上死路,毫无人性地大量屠杀法轮功学员,而相对应的是农民、工人和退伍军人正在有组织的在反对中共政权,法轮功在全球范围內反抗,可见离社会革命不远了。2005年社会群体抗议暴动事件达87,000起,比2004年74,000起增加了17%,是经济增长率GDP的2倍。旧恨未消,新仇倍增,一旦危机总爆发时,旧恨老帐新仇血债一起算,还有30年统治的美夢?
    
    有人说中共“气数未尽”,笔者认为中共“气数将尽”,“西山会议”就是个明证。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伍凡,草庵:评中共“两会”提案与经济政策
  • 奇文供欣赏:《人类通往高度文明的快车道》(附伍凡评论)
  • 伍凡:此地无银三百两-评中国卫生部禁止人体器官买卖
  • 伍凡:做“勇士”还是做“犬儒”?人各有志-- 坚挺高智晟律师
  • 伍凡:图穷匕手见,中共镇压法轮功扩大到美国
  • 伍凡:高智晟律师的人格气度压倒中共恶党邪灵
  • 伍凡:朱成虎是中共鹰派妄图扩大“生存空间”的传声筒
  • 伍凡:连宋登陆后的中台美三角关系
  • 伍凡:怀疑中国外交部是卖国部
  • 伍凡谈南非枪击案 希望所有人出来讲话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