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我所了解的农村与农民的生存境遇/贺伟华
(博讯2006年4月13日)
    贺伟华更多文章请看贺伟华专栏
    
     作者:贺伟华 (博讯 boxun.com)

    
       在我前几天拟稿准备从八个方面阐述中国农民的生存境遇及危机治理思路的文章之时,第二天,我意外的从中央三台的电视播出节目中看到了代表耒阳农民的所谓乡镇干部在《同唱一首歌》大型联欢歌舞会上大出风头的镜头,仿佛那两个吃得油光滑面、满脸横肉、大腹便便的国家干部的形象就代表着中国农民的形象;仿佛从他们嘴里发出来的声音就代表着农民的心声;仿佛他们信誓旦旦的:“走出耒阳,走向世界”是对我还没有成稿的文章《中国农民的生存境遇:希望与绝望》的最好回击与打压!一篇原本不见经传的还未成稿的文章被他们这一兴师动众倒成了我必须写出来的期待;一个不为世人所知的小城被他们这一炒作瞬息间变成了闻名国内外的城邦。这不由得让一个卑微而为世人所蔑视的被践踏者想起了这种始终一贯的作为难道就可以证明强权者对他的否认甚至是刻意轻视?难道这种行为就足以证明强权者从来就没有把他放在眼里?看到这个节目,从不看“同一首歌”的我破天荒第一次津津有味的看了下去,从其中,我仿佛看到了无尽的虚伪、看到了难以言状的恐慌与惧怕、看到了令人忍俊不禁的做作;看到了我今天所从事工作的价值与意义。
    
       就像当初当局为了贬低一个卑微者,让卑微者的家人都升官发财、住新房子、开新汽车,却让卑微者住陋屋、吃方便面一样;如果因为我的言论也能够让家乡的农民都吃得油光滑面、家家有良田、户户有余粮的话,那我就心想事成、心满意足了。这再次让我想到一个具有独立思想与意志的异议者的存在,对强权者意味着什么!对人民又意味着什么!舆论监督与异议让当政者感到了来自各方面的压力、感到了来自各方面的威胁、感到如果不真正为人民服务,就会为所谓的蛊惑人心者所趁,而失去人民的支持。同时,在刻意粉饰太平之下,也有了一种不情愿、不得已却必须为之“好心”与“好意”。在强权者居高临下、目空一切的情境当中,这种对人民的“好心好意”是多么的难能可贵,是否人们能真的“久旱逢甘雨”?是否农民能够从此伸直他那被重负压弯的脊梁而又了些许的喜气洋洋、扬眉吐气呢?
       此时的我不由得想起了许多年以前,我那当乡长的堂弟在当局的授意下,故意在我面前上演的一幕,让一个“卑微”的农民在他的面前、当着我的面,低三下四如狗一般的乞求的情形,只差点没有向他下跪了!而这一切好像就是为了自己承包的林场不被乡政府开发作其他之用。这种卖弄原本没有任何必要跑道我的面前,来到我的生活工作场所来上演。却曾被当局漏洞百出的在我永无止境的上演着,仿佛不这样就不足以体现他们的权威与无上的荣耀;仿佛只有这样,才可能挫伤我曾经有过的锐气。然而他们不曾想到,这种行为,无一不在加深我对权力的蔑视、对卑微者的同情;批判者的情绪与立场就是在这种情境之下油然而生,它为自己注入了日益加深的一往无前之内在动力与能量。
     虽然许多年来,为强权者所孤立,为权力金钱所主宰与控制的统治性力量排斥于这个世界之外,然而,关注农村、关注农民的生存境遇则是我的一个生命主题,而从上世纪九三年起,由于科技成果转让的关系,就曾经与农民及农村乡政府有过广泛的接触,今天我的主题不是要说乡干部如何搜刮民财“当一年乡长,在城里建一栋新房”,而是通过两个具体的亲身经历,让大家看到国家的扶贫资金是如何进入到“乡干部、村干部的腰包”及省科委科技情报研究所是“如何吃了原告吃被告”,一个科研成果转让中介单位,是如何一方面骗取农民的钱财,另一方面又骗取技术创新者的成果的。
    一、省科委科技情报研究所对农民的欺诈
     先就从省科委的技术合作开展农副产品科研培训谈起吧,记得那是1994年前后,我的科研项目“精白红薯粉丝机械化生产工艺与技术”在耒阳已经办了两个厂,当时的耒阳报与衡阳报先后都有了报道,现在的省领导、当时的衡阳市市长贺洪新也在来到耒阳市三架乡召集了耒阳市各乡干部让我给他们讲解这项技术的特点与普及思路。之后,省科委科技情报研究所与我取得了联系,并在双方协商后达成了在全省开展红薯粉丝生产培训工作的协议。由我主持培训的授课工作,由科技情报研究所在长沙确定培训的地址、提供培训的机械设备、场馆等一切日常费用开销。我每培训一个学员收培训费两千元,而其余的三千元由科技情报研究所获得,确定每个学员的学费五千元。
     合同签订以后,不到一个星期,省科委科技情报研究所的人员主动找上了门。递上两千元培训费后,让我立刻带着资料、生产配方与添加剂与他去祁东白地市某个乡。由于是首次开始合作,对方的诚意也很直接,于是我打了收款收据后,没有任何的迟疑及任何的怀疑就马上上车和他一起赶往祁东。后来才发现汽车不是直接开往祁东,而是来到了衡阳市科委,一个叫“小毛”的人被介绍给我认识,并和我们一同赶往祁东。当时头脑简单的我根本就没有在意一个旁观者的到来,更没有想到这是当局特意安排来取代我主持省科技情报研究所红薯粉丝培训工作的一个替身。他的使命在前往祁东的路上被这位科技情报研究所的工作人员在我的面前暗示了几次,当时他是这么说的:“小贺搞科研创新是里手行家,小毛搞培训与讲课则是专家,我正准备把小毛调到省科委科技情报研究所去主持培训工作,小贺你就不要保守,该公开的就公开的与小毛交流。省科委是大单位,以后可能也给你这种机会!”当时的我听得莫名其妙,这不是明摆着让一个人来夺我的饭碗吗?你大单位就有这种权力单方面撕毁合同、强制交出技术不成?当时的我听在耳里,放在心上,外表却没有任何的表示,打算继续看他们还有什么好戏在后头,这种挑衅的背后肯定还有更大的文章!
     紧接着,这位省科委科技情报研究所的同志又开始谈起了科技转让的困难来,说什么几乎百分之六七十转让技术的单位与个人在技术到手后都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都说什么“原来这么简单的技术,却花了几千上万元的转让费,他们无法理解技术诀窍与专利的价值就在于想到了人们想不到的地方,也就是创新性。人们还不习惯花钱创新,认为这些看到后就可以理解的东西应该是无私奉献的。却没有想到我们省科技情报研究所也已经承包了,没有经济效益,我们都没有饭吃!”
     当时在我的经验理解来看,他后面说的应该是实话,技术中介一项转让提成百分之二十至四十都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中介单位承担了它应有的责任与开销,却没有想到了解真相后的自己却大跌眼镜。与白地市某乡的农民接触后我才发现科技情报研究所私下收取了农民技术转让费一万三千元,请注意这是一项新成果的完整转让费,而不是培训费。也就是说,我因此承担的义务不是按合同培训各方面的生产操作、设备安装及配方的使用方法,而是必须一次性的移交所有包括配方在内的技术,培训变成了一次性转让。这是对技术拥有人的欺诈,如果这项技术直接移交到农民手里,那我也没有任何怨言,可对方要的就是技术必须移交到中介方的“小毛”手里,农民以后并不能因此掌握所有技术,还要定期向科技情报研究所购买添加剂。
     农民不知道其中的内幕,我也不知道其中的计谋,直到亲眼看到被安排住在我一个房间的小毛在我睡觉时偷偷的把我的添加剂倒出来装到了他的保温杯里之后,我才开始怀疑了对方的动机,而第二天他们背着农民警告我不要单独与农民接触、也不能以个人的身份同农民交流、只能以科技情报研究所工程师的名义当众传授技术时。我才越发发现其中的欺诈。终于我摆脱他们直接与农民接触了解到上述的诸多内幕,这时我郑重的向合作方科技情报研究所提出了我的警告:不管你是什么大单位,如果不按合同办事的话,我有权中止这项合作。我提出了两项条件:第一,农民的培训费只能收五千元,其他费用一律退回;第二,“小毛”自己主动倒回昨天晚上偷窃的添加剂到我的容器中去,以后不能再有类似偷窃技术的事件发生。我们之间的合作只能是技术培训,不是什么成果转让;第三,基于对方的欺诈动机及没有提供培训场所,没有任何继续合作的诚意。我保留对方违约后和农民直接合作的权利。
     省科委科技情报研究所的人开始被我惊呆了。发现我并不是一个好骗的人,自己却聪明反被聪明误,又碍着面子,不好如何表态。这时想表现自己的衡阳科委“小毛”开始发话了:“我三个星期之内就把你的技术全部搞出来,其他的都已经看到了,你剩下的不就是一个配方吗?”
     既然这样,我也就是不再与他们继续谈下去,我把保温杯里的添加剂倒了回来之后,我直接告诉农民我的耒阳家庭住址,让他们到耒阳找我,农民到耒阳后,看了我在耒阳的村办企业,回去又再向省科委科技情报研究所要回了技术转让费。这个“吃了原告吃被告”的省科技情报研究所被我们给彻底摔掉了。后来科技情报研究所打来电话想要回这两千元培训费,我陈述了带农民到村办粉丝厂参观学习的具体情况,声明我已履行了自己的合同义务。没有必要再把钱送给一个诈骗单位。对方再也不好意思再主动找上门来。当时并不知道这一切是湖南省中共中央的刻意安排,目的就是要提醒我不信仰共产党,有技术也没有前途。然而,当局却没有想到,这次被我彻底的玩弄了一把,这就叫我的以恶制恶。虽然在后来由此招致了党中央的疯狂报复。但是“我命在天”,何惧只有! _(博讯记者:反抗者)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六四烛光,与自由勇士共勉!/贺伟华
  • “泰坦尼克”家庭颠覆案后续/贺伟华
  • 公民维权的政治思想基础与法律根据(连载之四)/贺伟华
  • 广义自私下的私权、公益、道德与法治正义/贺伟华
  • 民权运动与人权运动的内在渊源及关系界定/贺伟华
  • 人权与民权的关系/贺伟华
  • 官办媒体、主流话语之外的第二种声音----心灵之声/贺伟华
  • 贺伟华:与高智晟律师同步绝食声明
  • 精神病药物伤害、防范与对策1(连载)/贺伟华
  • 公正原则的基本善——尊严、尊重、自由/贺伟华
  • 与杨在新律师的几次通话,凸显出维权律师的艰难处境/贺伟华
  • “宪政改革”,一个多么富有欺诈而鼓舞人心的称谓!/贺伟华
  • 公民绝食抗暴维权运动的普及与策略之我见/贺伟华
  • 现代民主社会与国家对中国艰苦卓绝的民主运动的历史责任与义务!/贺伟华
  • 掌握破网技术后的感想/贺伟华
  •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贺伟华
  • 现代文明思想库:读《现代民主政治〉心得之一/贺伟华
  • 响应高智晟律师的号召,倡议“中国民权运动绝食日”/贺伟华
  • 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研究与批判对公民维权运动的意义/贺伟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