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省监狱里来了“克克勃”——写在“6、4”前
(博讯2006年4月12日)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2004年春夏之交,我的三年刑期快要满了;儿子的三年高中学习也要毕业了,正准备考大学。这可谓他人生道路的关键一步。我的心一直为他悬着。为此,我争取了一次狱内打电话的机会,想在他临考之前,叮嘱他几句。谁知他为了高考,仍在郊州没回家,我只能与妻聊了一会儿,话题自然是儿子高考和我即将刑满出狱。 (博讯 boxun.com)

    也许这电话提醒了窃听者:我快自由了!“五、一”7天长假过去不久,记得那天全狱停电,都没出工。上午10时左右,值班人员突然到我监室里喊我,说张监区长找。我即随他走向谈话室。张监区长正站在门口,见我走来,迎上前悄悄对我说:你们青岛的公安人员来看你了。你有话要好好说,不能动态度。
    我一听青岛公安,知又是政保处那伙人,心里便吃了苍蝇似的恶心。我想掉头返回,又觉得会让队上不好交待,只好随他走进接待室。
    接待室里坐了三个人,一个是狱政科的陪同人员,另两个是青岛公安郑永清与他的搭挡。他们见我与监区长走进来,便起来叫我“老牟”,问我还好吗?我一见这些曾具体执行上级意图,迫害我的人,就压不住内心的怒火,也不顾狱政科和监区领导在场,毫不客气地对郑永清说:我被你们整的好惨,你说好吗?
    郑说:你这不挺好,你的家人、朋友都挺好啊,你儿子也正准备考大学。
    不提儿子还好,一提儿子我就记起搜我家那天,他们对孩子的伤害。我说:还好意思提我儿子,你们全是没有人性的工具。我不想再见到你们。
    郑说:我们受领导委托,来看看你。
    我冷冷一笑说:我还没出狱,就想布控了。
    郑没回答。他那个我不认识的搭档,和蔼地说:老牟,冷静点,消消气。
    我不由分说地指责他们违心执法,丧失人格;揭露他们平日以交朋友、帮助之名,搜集情报,从事特务勾当和向法庭提供伪证,并不敢出庭接受质证的事实。郑的脸青一阵、白一阵,似很委屈。据说他受我牵连,至今未能提职。其实,我内心还是有数的,郑在“克克勃”队伍中,还算是好的,只不过是职业的特殊,分裂了他的人格。他们是被那种根本不受公民监督的权力,扭曲成为不会看守做人良知的工具,体现着这种权力的两面性、虚伪性和残酷性。既然他们是代表政府来执行使命的,也就只能代替权力接受我的口舌鞭笞了。紧接着,我又指控他们无法无天,公然非法扣押我与本案无关的书籍、手稿、资料等,且至今不予退还。
    我与“克克勃”的此次会面,与其说是他们接受指令,前来打探我出狱动向的,倒不如说,他们是来接受我一个21世纪中国思想犯的审判的。
    郑起身要走时,还持意要为我买东西。我异常严肃地说,我从不吃嗟来之食,如果一定要留下东西,我会毫不客气地从楼窗上扔下去。郑见我态度如此绝决,只好作罢,但毅然向我伸出了手。在狱中,干警是不能与犯人握手的。我望着他伸来的手,犹豫了一下,只见他手上的血管突出,脉络清晰。我心想:行!还有血性,便与他握了握手。
    青岛公安政保处的人走后,一场炎热便袭击了狱中的每一个角落。济南的初夏,来的凶猛,令我这过惯了滨海生活的人,还未及做好迎署的准备,便被蒸烤的透不过气来。我每每额头滚着汗珠,从路旁的梨树走过,眼望着枝头上结出的小梨,从樱桃大小,长到核桃大小。记得去年我是这梨就要成熟的季节下队来的。这梨见证着我从它身旁走过的每一行脚印。
    不久,令人难忘的“六、四”国难日又到了,为纪念这一天,我写了如下的诗:
    
    枫叶
    
    什么时候
    心灵创出了伤口
    一个季节绽裂了
    鲜血的光芒
    刺伤了夜的眼睛
    
    什么时候
    影子沉重成了梦
    长安街上
    背不走的思绪
    跌成了一丘坟茔
    
    风霜涂染着的枫叶
    是一片血的舞蹈
    在时代的塑雕上
    满天亮着脚印
    子弹是一枚“勋章”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牟传珩 :中国“人大”应率先进行实质功能的转变 ——“两会期间”刻意回避的敏感话题
  • 牟传珩:公民为什么会挑战社会秩序——写在“四、五运动纪念日”
  • 牟传珩:寻找没有“刀剑的契约”——社会契约的原则
  • 牟传珩:山东省监狱里的硬骨头——记法轮功学员历广强
  • 牟传珩:新文明圆和宣言
  • 牟传珩:清明追思金又新先生
  • 牟传珩:回忆一身傲骨的父亲牟其瑞——写在清明节前的追思
  • 牟传珩:大墙里写给家人的生日贺书
  • 牟传珩:在大狱内等待自由的春天里
  • 牟传珩:大墙下写给儿子的思念
  • 牟传珩: 灿烂一笑(小说)
  • 牟传珩:初进山东省第一监狱
  • 牟传珩:新文明中国的政治出路——「内圆外和」兼容天下
  • 中共宣传部门的另一种角色——直接参与迫害异见人士/牟传珩
  • 牟传珩:我为什么主张放弃社会主义
  • 牟传珩:我与燕鹏被逮捕前的人权斗争
  • 牟传珩:不惧严寒的广场集会——往事如昨
  • 牟传珩: 迟到的终审判决——“奋笔依然守良知”
  • 牟传珩:我捍卫人的本性——回忆山东省高级法院提审
  • 牟传珩 :向山东省第一监狱走去
  •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 牟传珩: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哲学探秘
  • 牟传珩、燕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法庭辩论纪实
  • 山东民运人士牟传珩出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