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新司令叫《无胜利》?翻翻中国海军的麻烦旧账
(博讯2006年4月12日)
博讯来稿,未署名

    这两天城里一日三新闻,有关海军的消息铺天盖地,先是副司令王守业包养多名情妇,贪污1.2亿的事给揭开了盖子,然后就是原海军司令张定发因病休养,激流勇退,海军城头变幻大王旗,新掌门要变成吴胜利了。
     (博讯 boxun.com)

    看到将要走马上任的新司令居然叫吴胜利,这还真能给人点联想,一方面可以理解为无胜利,海军在他手里八成要江河日下,一方面又是吾胜利,将来真靠他解放了台湾也没准,是骡子是马就瞧以后的了。
    
    再说这位被拉出来示众的王守业副司令,名起的也挺不错,早听说守业更比创业难,守业还是恰如其分的。可比起海军的前辈来,这位除了包养二奶,还能贪出1。2亿的天价来,那真是青出于兰而胜于兰了,让他再守业下去海军家底八成得给掏空了,这位叫个守业还是有点太谦虚了,自己发了这么大的财哪里只是守业,海军司令叫张定发,那他该改个名叫王定发这副司令才做的名副其实。
    
    其实翻开海军军史以前还是出了几起大事的,远的不说,一九七八年四月上旬,南海舰队导弹驱逐舰106号在湛江爆炸沉没,海军政委苏振华受了批评因此一命呜呼,二零零三年海军361潜艇失事,海军司令石云生,政委杨怀庆被免官去职。这些事归跟结底和以前海军内部的争权夺势,官僚腐败分不开,现在的王守业也只不过把他发扬光大了。
    
    谁都知道当年海空军的老底子都是四野的,两个司令肖劲光,刘亚楼当年也都是挺能怜香惜玉的主。彭老总还因此痛骂过刘亚楼一顿。兵猛猛一个,将猛猛一窝,有这两位带头,底下的一干猛将上行下效倒也无可非议,只要本职工作做好这些风流韵事大约也就是给别人茶余饭后添点谈资罢了。那年月真要搞到腐败地步的倒并不多见。
    
    要说到海军最早的腐败典型还得把眼光集中到海军的首任参谋长,后来的副司令员周希汉中将身上。海军高层里原有两位生活作风特别突出的,一位是肖司令,一位是周副司令,但现在骂肖司令的人不多,也就是一句“人老糊涂,有点荒唐”当个笑话就过去了,倒是这周副司令死的时候还有人专门去放鞭炮,也有人恨的咬牙切齿的,可见是位个性鲜明值得大书特书的人物。
    
    现在热情歌颂周希汉将军的著作主要出自周希汉原秘书口录的《百战将星-周希汉》一书,由解放军出版社出版,其中介绍的的战功大多属实,缺点自然一条没有,这还罢了,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皮嘛。而有些文章象在《党史博览》2000年第9期中描述的徐向前从张国焘手下救周希汉之类的故事就有些人为拔高的痕迹,以当时周希汉一个伙头兵的地位大约还惊动不到要张国焘暴跳如雷,亲自下令枪毙的地步。当年徐向前连自己的老婆都保不住,张国焘真要想杀周希汉也不是徐向前救的了的,当然现在为了突出周希汉徐向前在政治上的伟大正确而大加宣扬也未可知。
    
    如上所述,周希汉真的的发迹不是在土地革命时期,而是在抗日战争时期,时为连级干部周希汉原在陈赓的129师386旅当作战股的股长,以后以其出众的识图过目不忘的本领而倍受陈器重,这之后陈赓部改为中野四纵,周希汉就顺利接任了四纵下的头号主力386(后10)旅的参谋长(后旅长)。是真金子总要发光,周西汉因在随后的晋南战役中初试莺啼接连歼灭胡宗南,阎锡山的部队而名声大噪。现在炒的火热的《亮剑》一书的原型人物386旅独立团长传奇人物李云龙(其实没有独立团)就是由王近山,周希汉,尤太忠,钟伟,韩先楚等人的事绩编出来的混和体。
    
    说来周希汉这人还是挺运气的,本来他和林彪八杆子打不着,可在抗日战争末期周夫人在延安生产时做了也在生产的林彪老婆叶群的邻居,还留下了一段交情。据周希汉儿子周太安从其父的转述中称,当年周太安出生时林彪很羡慕,林彪不喜欢陈赓却专喜欢周希汉的儿子周太安,一次周太安还在林彪头顶撒了泡尿,林彪不但毫不在意还连声说:“没关系,小孩尿,不脏不脏。”然后接着逗周太安玩。以后在文革时周希汉曾因腐败和生活作风问题被贴了大字报,被报到了负责整顿海军工作的李作鹏那里,周的亲属一再劝说周希汉去找林彪,虽然以后周希汉一再否认曾找过林彪,但实际上周希汉在文革中也就是靠边站了点,至少林彪肯定没想整他,不然就凭他在海军那么大的事绩也不是徐向前说句话就能保的住的。比起被自己政委刘浩天整的跳井的陶勇上将,还有那个自杀的张学思少将,周希汉那都是强的太多了。当然那年月周副司令想自保也没少高举紧跟,海军里竖的大理石毛泽东像就是周希汉的杰作。学会了名哲保身,周希汉这个副司令也就安安稳稳一路从60年做到了82年,中间经过这么多惊涛骇浪他最多也只被审查过两三个月而已。
    
    周希汉真正大出风头的时候是在解放战争时期,陈赓手下的四猛,周希汉算头一猛,二野十大虎将里论起打仗之顽强,战术之灵活,周希汉也是数一数二的人物。周希汉的十三军在全歼黄维的战斗中表现上佳,其部和王近山一起并称二野的头等主力。就连当年的刘邓首长对周希汉的参谋组织水平也是十分称道的。可惜周希汉这个人不能自敛锋芒,基本上是对谁都瞧不起,就是对刘伯承,邓小平这样的老首长也是毫不客气,不高兴起来连邓矮子也敢叫。其实这事还得怪周希汉的老上司陈赓,陈赓把个386旅搞的象个地方王国一方独大,针插不进,水泼不进,刘邓调动陈赓的部队一直都很困难。所以周希汉也就对刘邓这样的大首长不怎么尊重。这可能就是所谓的山头主义吧。
    
    邓小平担任西南局第一书记时,周希汉的13军改为滇南军区,也一直不大顺从小平同志的命令,以后小平同志借着裁军将昆明军区并入成都军区,13军番号变更怕也是拜托了周希汉当年桀傲不逊的功劳了。而周希汉在苏振华去世后也未能再上一层楼,倒是让不过是舰队司令的少将刘华清接掌了海军,同是老部下小平同志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这赏罚之意是很明显的了。
    
    但就是这样,谁也不能不承认周希汉有才,当时海军,空军都想抢周希汉,就是看中了周希汉出色的组织才能。周希汉最后是选了海军,本来肖劲光是不懂海军甩手当家,但上面有个苏振华,周希汉又是谁都不服只能当一把手的性格,所以混的也并不是十分开心。
    
    说到周希汉在海军的主要问题,人际关系是一方面,其它还是生活腐败的问题。早在1943年,邓小平就曾专门派人调查过386旅王近山,周希汉生活腐化的问题,为此周希汉对邓小平很不服气。但战争年月唯才是举,尽管干部反映很大,这事最后还是不了了之了。周希汉的夫人本来也是个美人,儿子女儿也有了,可解放后周希汉到了海军还是没事就往海军医院乱串,见了漂亮的女护士就不放过,也不管人家是结婚没结婚的,许下点好处就要硬来,等到别人告到肖劲光处,肖装聋做哑,反映到苏振华那儿,苏也不管,可能都是看中周希汉能干点实事了。周希汉当时管海军的后勤,周自己不但多吃多占,假公济私,因为新建军种经费多,周希汉经营下的海军当时浪费现象也十分惊人,有海军军官50年代在《解放军新闻》上发表文章说:“每餐都有咖啡,每天都喝牛奶,不吃鱼头和肉皮。即使大量食用鸡、鱼、肉、蛋、大米和面粉,钱还是花不完”。
    
    要是以现在的观点来看,周希汉多吃多占包个二奶可能也算不了甚么,必竟没贪国家军费。捞回扣据为己有,而如今的副司令王守业能贪到上亿(我个人有点怀疑这个数字的真实性),那可真是有点算的上无法无天了。从新闻上看,这事还是王副司令的二奶给揭发的,这位也是在海军内部告了一圈没人理才跑到军委去了,看来海军里的“唯才是举,不以生活作风论英雄”的良好风气倒是一直流传了下来。
    
    怎么说呢,这个王守业副司令啊,也是忘了,现在可不比当年啦,如今是个带长的头上就挂个搏士硕士的,刚解放周希汉那阵搞点小腐化是小节,那时缺人才啊,眯只眼装看不见就过去了。现在一招呼,底下呼拉就能冲上一堆一人多高的主,吵着嚷着要顶这个副司令的缺哪。话说回来,这王守业就光能贪真本事比起周希汉的来那是天差地远了。也是活该倒霉。
    
    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真想玩腐败,先拿出周希汉当年的功劳簿比一比吧。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无胜利」的中国海军/凌锋
  • 日本右翼叫嚣两小时消灭中国海军(图)
  • 假如印尼海军向各国渔民开火.....
  • 问中国海军:谁来保护我们的商船?
  • 私生子作证据,向军委告发:情妇告倒海军副司令王守业(图)
  • 吴胜利接任中国海军司令
  • 中国海军司令员失踪副司令员免职
  • 中国海军副司令员王守业包养情妇被免职
  • 中国海军司令张定发缺席「两会」惹疑团
  • 中共海军司令张定发久未露面 传身体欠佳
  • 中国大陆外交部再就渔船遭印尼海军炮击提出严正交涉 (图)
  • 为应对中日东海争端 中国海军挥师南海?(图)
  • 中国海军反潜力量:舰载直升机(图)
  • 中国海军高层人事变动,意在台海局势
  • 中国海军高层调动因应台海局势
  • 卫星确认潜舰返抵中国海军基地
  • 美国海军舰艇访问青岛(图)
  • 中国海军大发展 从相对制海权到绝对制海权
  • 越南海军船只今天早上接载游客赴“中国”南沙群岛旅游
  • 江泽民海军经商忙 出租营房保护色情业(下)
  • 江泽民海军部队经商忙 出租营房保护色情业(上)
  • 中国海军潜艇093沉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