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永苗:主流经济学家露出专制的尾巴
(博讯2006年4月10日)
     经济自由能带来政治自由么,这一近30年悬而未决的问题,终于有了答案。
     我的帖子《给改革一个死刑判决》被删了,被中国改革的网络大本营中国改革论坛(http://www.chinareform.org.cn/cirdbbs/index.asp)删除了。4月8日,我以id煤火在中国改革论坛理论前沿栏目发了,第二天早上起来一看就消失了。这个文章能够在传统纸媒上发表,也能在世纪学堂和猫眼看人等网络论坛存活下来。这个论坛是中国经济改革研究会下面的,是主流经济学家的网络大本营,我的文章贴在这些著名主流经济学家文章的下面,因为全力反对他们,就如羊入虎穴,一口就被吃掉了,尸骨无存。
     最近主流经济学家的权威,作为网民公敌,陷入了网民战争的海洋。于是其专制的尾巴的尾巴就露出来,凶相毕露,满脸横肉说“不能让网上言论左右国家政策”,“政策的决定不应该投票”,老奸巨滑的例如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会长高尚全,呼吁北京当局用邓小平的不争论,从道义制高点使用国家暴力来压制网络舆论。甚至当左派乌有之乡网站批评了张维迎遭到了关闭。 (博讯 boxun.com)

    加尔布雷斯在《经济学作为一种信仰体系》(载《经济学、和平和笑料》)中说,一个世纪以来的经济学不断受到并非空穴来风的指责,认为他已经不是科学,而成了一种信仰体系。它不是用来解释经济现象,而是用来排除对政治经济集团及其经济学不利的思路。马克思在《资本论》之中说,自英格兰被资产阶级政府后,政治经济学的问题,不再是某个原理是否正确,而是他对资本是有利还是有害,政治上有无害处那样。
    加尔布雷斯还说,过去被接受的经济模式,往往并不反映现实,而是用来转移一切迫切的社会问题,因为权势集团怕触动这些社会问题引起的政治后果。此时,经济模式以及经济学所起的作用乃是政治作用。
    我在写杨小凯林毅夫之争的《经济民族主义》时候,就看到了改革开放的主流经济学是马克思经济决定论的继子,所以主流经济学可以被当局收养,并且安排使用。既然父子,主流经济学为专制服务就毫不奇怪了,当网民要颠覆他的继子地位时,与当局一样,所有的《历史的先声》什么言论自由思想自由全部成了放屁,主流经济学就差没借用他老爹的枪杆了。
    是不是自由民主的信徒,并不是看他嘴巴上有没有挂着口号,而是当自由和民主对他的地位构成威胁时,放弃自我把自己献身于神圣价值,还是逆天而行,悍然取消专制。纳博尔在《政治的罪恶》中说:“只有当取得政权的人将他处在反对派地位时所表明的自由原则付诸实施时,才有可能相信他的自由主义的真诚。”
     新自由主义是一种新专制主义,我只能这么说。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永苗,你心中有什么?人民、当局还是鬼胎。
  • 陈永苗:给改革一个死刑判决
  • 陈永苗:写在宪政论衡第12次重开之际
  • 陈永苗:彻底打倒关闭“爱琴海”网站的官方依据
  • 陈永苗:他们的心中没有人民
  • 陈永苗:我诅咒河北邢台市委书记染上艾滋病
  • 陈永苗:宪政爱国主义与六四精神
  • 陈永苗:底层抗争中的合法与违法
  • 陈永苗先生的迷茫思维
  • 陈永苗:神州之行:李敖"刺秦"
  • 陈永苗:最高人民法院还是靠不住
  • 陈永苗:四种法治正义观——王斌余案评论之四
  • 陈永苗:极端情形下的自由主义
  • 陈永苗:农民工王斌余快死了,烟草大王褚时健还活着
  • 陈永苗:国家是一个自称“纯洁”的婊子
  • 陈永苗:南海区政府你黑社会化了吗?
  • 陈永苗:沉默的大多数(图)
  • 陈永苗:并非天方夜谭——到银河系上访去
  • 陈永苗:地方政府你现在就是黑社会
  • 陈永苗致台湾人权促进会前会长魏千峰律师的信
  • 陈永苗等接受冯秋盛的委托,太石村选举法律后援团成立
  • 台北中央广播电台:爱琴海事件-林辉&陈永苗
  • 爱琴海事件“违宪审查”申请代表团成立,陈永苗担纲首席代表
  • 陈永苗(北京)太石村事件:中央政府应该支持维权运动
  • 王怡和陈永苗谈恐怖主义和自由主义“基要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