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公民为什么会挑战社会秩序——写在“四、五运动纪念日”
(博讯2006年4月10日)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社会秩序是一切社会得以组织、存在与发展的先决条件之一。 (博讯 boxun.com)

    秩序是这样一种状态,一种囊括一切事物存在与发展的运动规则和系统。社会秩序就是社会意义上一切组织和个人的活动规则和权利与义务系统构成的总和。人始终是社会秩序存在的中心。人们按一定的社会秩序来组织生产,进行交换、分配与消费;按照一定的秩序来联合与竞争。
    
    但在人们的长期社会实践中,秩序却不断破坏与建立。社会秩序给了我们这样一种体验,一种观察和一种认识;它是一种平衡,一种不断被打破的平衡状态。我们从以往的历史中可以看到:仿佛是富人们(棋盘的拥有者)在与穷人们下棋,或者就统治者们在与被统治者们下棋。当富人们或者统治者们输掉了棋子的时候,他们就想凭借拥有棋盘的优势掠夺棋子。当穷人们或被统治者争辩道:“请遵守规则!”富人们或统治者便扯起棋盘吼道:“去你的规则,棋盘是我的!”于是棋盘的拥有者便拿走棋盘,与另一些人下棋,并不断地从掠夺棋子中获得满足。直到所有的穷人或被统治者输的一无所有的时候,他们便夺过棋盘,撕的粉碎说:“去你的棋盘,你们可以否认规则,我们也可以毁掉棋盘。”于是秩序就破坏了。
    
    由此可见,社会本身可以按其力量对比关系,依据自身的需要去结束一种秩序或建立一种秩序。如果社会秩序本身体现着一部分人拥有棋盘,可以抢夺另一部分人的棋子并随意改变规则,那么它就得不到所有人的尊重。这种秩序的合法性和持久性就是值得怀疑的。以往的历史给我们提供的经验总是统治阶级单方面制定法律,却又单方面最先把它废掉。
    现代民主与法制社会里,秩序是围绕公民这个中心形成的。所以应当是所有公民共同利益的保障,而不仅仅是为一部分人的需要提供条件。从另一种角度上看,社会秩序同时又是一种对公民个体利益的限定状态。它意味着任何人都要接受它的制约,在相对稳定的秩序中按规则行使权利,享有利益,同时又对秩序负有遵守的义务。维护秩序就是维护自己,就是维护自己的自由与权利。因而,破坏秩序也就意味着损害自己的权利与自由。
    
    从哲学意义上分析,秩序是人的秩序,是你与我,个体与社会对立的统一。但在一切分裂对抗的专制社会中,秩序首先是指国家秩序。它所体现的是统治阶级单方面的权利与自由,致使社会关系的你与我、个体与社会产生尖锐的对立。这便破坏了秩序的和谐与统一。在这样的社会,不遵守秩序成为社会机体内部滋生出的一种普遍情绪。既然一部分人可以借用暴力随意掠夺棋子,否定规则,另一部分人也就更不会尊重这种秩序。在一切不平等的社会秩序中,广大群众只是一种被迫地接受强加在他们头上的义务和自发地产生抵触情绪的矛盾群体。
    
    总之,我们在以往专制社会中所看到的利益冲突,常常反映着一种秩序上的冲突。抵触秩序和秩序混乱,是一切专制条件下社会的必然产物。专制社会制度一天不结束,抵触秩序和秩序混乱的状态就一天不会消除。可以说,秩序混乱是一切专制社会脱不下的阴影。
    凡是公民试图用大规模的群众运动,采取激烈对抗的方式不推动制度变革,就反证了这种社会制度本身必然是暴力的、非法和专制的。维护这种制度的社会秩序也就是不平等的。在一个平等的、民主的、自由的国家制度或秩序中,人们完全可以用和平的谈判的方式,按规则改革制度。秩序所保障的正是公民对制度的自由选择权,勿需采用激烈对抗的方式来改变秩序。凡是人民能和平自愿地表达不同的政治见解,按规则变革国家秩序,这个社会必然是民主的,而反之则是专制的。我将这一原理称之为“PH试纸”。一切统治者无论如何乔装打扮、花言巧语,都会在这一“PH试纸”面前,暴露其“酸性”还是“碱性”。
    在当代高科技、大协作的社会发展面前,专制统治秩序所依赖存在的基础已经瓦解,国际民主大潮和公民悟性的提高,导致了阶级力量对比关系发生了巨大变化(其中也包括统治阶级内部的变化)。当被统治者觉悟的提高和力量的壮大到足以遏制统治者的力量的时候,全社会用和平的方式完成民主变革的契机就会到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牟传珩:寻找没有“刀剑的契约”——社会契约的原则
  • 牟传珩:山东省监狱里的硬骨头——记法轮功学员历广强
  • 牟传珩:新文明圆和宣言
  • 牟传珩:清明追思金又新先生
  • 牟传珩:回忆一身傲骨的父亲牟其瑞——写在清明节前的追思
  • 牟传珩:大墙里写给家人的生日贺书
  • 牟传珩:在大狱内等待自由的春天里
  • 牟传珩:大墙下写给儿子的思念
  • 牟传珩: 灿烂一笑(小说)
  • 牟传珩:初进山东省第一监狱
  • 牟传珩:新文明中国的政治出路——「内圆外和」兼容天下
  • 中共宣传部门的另一种角色——直接参与迫害异见人士/牟传珩
  • 牟传珩:我为什么主张放弃社会主义
  • 牟传珩:我与燕鹏被逮捕前的人权斗争
  • 牟传珩:不惧严寒的广场集会——往事如昨
  • 牟传珩: 迟到的终审判决——“奋笔依然守良知”
  • 牟传珩:我捍卫人的本性——回忆山东省高级法院提审
  • 牟传珩:中国左派新动向及其世界性渊源
  • 牟传珩:在风浪中逆水行舟——难狱回忆录
  • 牟传珩 :向山东省第一监狱走去
  •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 牟传珩: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哲学探秘
  • 牟传珩、燕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法庭辩论纪实
  • 山东民运人士牟传珩出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