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草根:我遇到的几个“无家可归者”
(博讯2006年4月10日)
    草根更多文章请看草根专栏
    1、
     (博讯 boxun.com)

    某男,三十岁,身高一米八,体健貌俊,英气逼人。这不是征婚广告,而是站在我面前的一个无家可归者,来应聘普工的工作。
    
    他原来是一个武警,中共预备党员。结婚后头胎生了个女儿,第二胎又是女儿。领导找他谈话,结果是决定放弃工作,毅然走上超生游击队的道路。此后,又生了三个女儿,直到第六胎才生了个儿子。
    
    我问他为什么要生这么多,他说:村里人迷信,恨警察,造谣说他是当警察坏事做绝才要断子绝孙。他自认这辈子堂堂正正,没干过亏心事,所以非要争口气,生个男孩出来。
    
    可是为什么不做个B超,把女孩打掉?
    
    那多伤天害理!那是杀人呢,我要那样做才真该断子绝孙。
    
    由于他出逃,生了一堆孩子,村里乡里的干部对他刻骨仇恨,因为乡干部的职位是计划生育一票否决——只要计划生育超过指标,其他的政绩再好也要下台。他离家出走后,父母被乡干部抓过去关了几天,家里的东西能砸的都被砸掉,屋顶的瓦片也被掀掉。怀孕第四个孩子的时候有人去告密说他老婆要回家看父母,于是乡干部连夜潜入村里埋伏,他去探路的时候发现了,没有上当。从此就多年不回家了,走到哪里混到哪里。有时候打工,有时候要饭,住在凉亭和水泥管,有时候住在看果园人住的草棚,水果没有成熟的时候,那棚子是空的。几个孩子倒也长得健康活泼。
    
    我问他:以后还回家吗?
    
    他说:得等到有钱交罚款才能回去。
    
    
    2、
    
    工厂后面1公里远的山坳,是个巨大的垃圾场。垃圾场上稀稀拉拉地搭起了十几个棚子,就是这些人的家。不大熟悉这种气味的人,离垃圾场50米远就恶心得呕吐,但是他们长期住这里,不觉得垃圾臭。
    
    他们的孩子从小就在这里长大,我见过几个吃奶到刚刚会走路的孩子,长得挺健康的,除了脏点,跟城里幼儿园的干干净净的孩子没什么区别。
    
    每当我们公司的卡车运垃圾过去的时候,他们都会迎上来,给我们陪笑脸,大献殷勤,帮我们把所有的垃圾桶倒干净。有时候为了抢垃圾,还会斗嘴吵架。
    
    我曾经问他们多就回家一次,有一个中年人的回答是:大概2年回一趟,舍不得花钱。
    
    那么一个月掏垃圾能有多少钱呢?
    
    千来块吧。前几年这里人少,挣得多,这几年人来的人多了,挣得少了。你们厂的人好,有些厂的司机,还跟我们要钱。
    
    我不知道他们算不算无家可归者,如果垃圾场可以算庭院,用垃圾堆里捡的编织袋围起来的帐篷也可以算房子,他们应该是安居乐业的,不异议,不绝食,不游行。
    
    司机很感激我这个公司领导常常以身作则,亲自陪他来倒垃圾,让他觉得特有面子。其实那是老板担心清洁工和司机捣鬼,把什么东西混到垃圾堆里卖掉。我的正式身份是特务。
    
    
    3、
    
    在上海火车站刚刚造好的时候,从南广场到北广场可以通过车站东边那条路绕过去,那高架桥下去的地方,住了不少无家可归者。我有一次冬天出门路过上海,排队三个小时买到站票,看看离开车还有几个小时,想找个地方歇歇,就在细雨蒙蒙的时候钻进了一个桥洞。
    
    一会儿来了个男人,对我愤怒地喊叫,旁边的人也在一旁看热闹笑着。我听不大懂他说什么,搞了半天原来说这个桥洞是他的,我怎么可以趁他不在占了这地方。
    
    我哭笑不得,跟他赔礼道歉,还拿出汽水跟他喝,这屋主倒有点不好意思,连连说不客气不客气,说我是个好人。
    
    他不是个乞丐,是给人打工的,白天在天目东路那边的一个地方等工作,就是一张纸写上“装修,泥水”,坐在路边,摆几件工具,等到东家 了,就能挣点钱,有时候几天也没有生意。
    
    他是河南潢川人,是个穷地方,说以前饿死了不少人。老婆孩子都在老家,每月给家里寄钱。我问他:没老婆在身边,找谁睡觉去?他嘿嘿一笑,不说。
    
    我问他是否每次都能拿到工资。他说上海人还是不错的,虽然每次干完活后都挑三拣四,说一大堆不满意的话,最后工钱还是给的,只是要扣掉一小点。
    
    他还留了个地址给我,说能交上我这样的大学生朋友很荣幸。后来我把地址弄丢了,把他的名字也忘了,毕竟是贵人多忘事。这位朋友似乎这辈子也不大可能上网看到我的文字,萍水相逢,大概就是这样。
    
    
    4、
    
    某女,天资出众,有神童之称。此女心善,出国后整天关心那些无家可归者。
    
    当她想回老家的时候,却发现被禁止回家了——她自己也是无家可归者。
    
    前几天在网上遇到,叫黄慈萍。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草根:向《爱琴海》网友致敬
  • 草根:一个外围混混的遭遇,——我的1989
  • 故事瞎编: 2007年春节联欢晚会——统一台湾现场直播/草根
  • 草根的坚持和抗争更显可贵——声援爱琴海网友维权团/南飞燕
  • 草根:论坛的民主
  • 草根:棍棒教育是传统文化中最值得发扬光大的
  • 草根:儒教是一条豢养的狗
  • 草根:《同一首歌》与巴甫洛夫的狗
  • 草根:从赠送台湾的大熊猫想到陈景润
  • 草根:怀念萨达姆
  • 草根:纪念许万平
  • 草根:尸体怎么处理?
  • 草根:狼妈妈偶尔咧了一下牙
  • 草根:领带的来历
  • 草根:传统文化与养蛊术
  • 草根:危房
  • 草根:我愿意夹尾巴,别逼我摇尾巴
  • 草根:祝贺巴金死亡
  • 草根:又想到太石村
  • 原国土资源部部长田凤山:从草根官员到阶下囚
  • 连战访北京,草根要民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