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張英:劉如潮對《南方週末》與評郎咸平的“不同意見”
(博讯2006年4月08日)
     劉如潮:對《南方週末》與評郎咸平的“不同意見”
    
     【歐洲導報張英按】劉如潮,青年作家,本報駐北京記者、《中國商務》雜誌副總編、歐洲聯合學院北京分院院長。 (博讯 boxun.com)

    
     四月三日,劉如潮收到我發送的博訊新聞(boxun.com)等發表劉工昌評述《南方週末》奇跡般存活之道,即劉文《亦步亦趨,若即若離——從<南方週末>看中國媒體與現實政治關係》,朱嘉明《如何評價中國的經濟改革》,以及《張英發送朱嘉明專稿致曹思源》,如潮當天回函。他對《南方週末》與評郎咸平,“稍有一點不同意見”,現將來函經博訊等全文發表,以期大家重視討論。
    
     另,中國政府以郎咸平教授流暢的國語“沒有達到國家電視廣播普通話水準”為由,“終止”了已引起爭議的《財經郎閑評》電視節目,但我早已先從接“中國藍海”、“益策學習機構”來件,郎咸平將於4月28日東莞主講《企業戰略與公司治理》、4月29日佛山主講《中國企業藍海戰略》,有興趣的朋友不妨去旁聽提問。
    
     劉如潮來函照發
    
    張英兄:
    
     我現在老家處理一點事情。關於來文,仔細看過,張英兄的雄筆及認真的精神令人敬佩。然,關於《南方週末》,弟稍有一點不同意見:
    
     一直以來,中國社會輿論大多過於依賴於媒體,把媒體視為社會公正的良心,但是,在某種程度上卻忽略了其所應有的客觀、冷靜以及公正性,以及一份媒體所應表現出來的理性與建設性這一最主要的精神內涵。無可否認,大多數的中國媒體隨波逐流,但這一點,絕非僅由政策面的因素而引起。
    
     刊物的存在,首先不可忽視的是其商品屬性,然而,現在由於處於資訊高度交集重複、發達的時代,大多數資訊都具有重複效應,對於普通的受眾而言,他們所面臨的情況已經不再是信息量過少,而是過多,而且有耳目被堵塞之感。
    
     第二,關於中國受眾的素質問題,一直以來缺少研究。人們過多的把眼光放在一份媒體興衰其本身的內部成因上,而缺少對於中國傳媒市場空間與潛在的閱讀量、閱讀能力的分析。中國目前正處於斷層社會,人口素質割裂得很厲害,一方面,大學畢業已經被視為很平常,很多人存在有無就業問題;另一方面,在他們的上一輩,卻存在有嚴重的知識與社會閱歷教育缺陷,這絕非某一個政黨某一個國家短期內所能夠解決、形成的問題,實際上,與中國近代史上中國一直處於內憂外患、喪權辱國、生產力遭到極大的破壞是分不開的。所以說,這是一個中短期的歷史問題,而這個問題,僅靠一個政黨的奮起直追是遠遠不夠的。
    
     媒體的市場與媒體的發展本身就存在有互動效應,但中國媒體現在正處於部分改制部分摸索的狀態,從市場經濟而言,並沒有真正完全成熟的媒體。《南方週末》恰好相反,我以為它在某些時候其商業運作與品牌運作是比較成功的。從專業媒體人的角度而言,我以為,它抓住了民本做文章,這是它的一種運作策略,從長時段而言,它究竟對於中國社會的建設是否真正有益,尚值得商榷。
    
     關於媒體,我堅持認為,絕非只是簡單地做內容,就可迎來傳媒的發展。事實上,讀者與媒體的互動、經營者與廣告受眾的互動,始終是第一位的。發行量固然很重要,但發行量究竟是由誰決定的?是由讀者。但是不是有了好的內容就一定迎來好的多的讀者?答案是否定的。中國文學刊物現在普遍處於不景氣的狀態,能夠說是中國文學普遍不行嗎?答案也可否定。我們必須正視資訊社會來臨、信息量無限度地大量重複的現實,更兼有部分不負責任的媒體人,因為種種關係(比如期刊媒體本身的人力資源、財力資源以及物質資源等原因)內容缺少原創性、大量重複,或者只是將許多資訊簡單地照抄。看當今中國媒體,除北京、上海、廣州三地的媒體略有可看之處外,一般省報或省級以下媒體,則幾乎可以不看,內容大量重複,基本上來自於網路照搬。上到國際新聞,中到國內動態,再到本省新聞,也基本上缺少挖掘、原創。
    
     另一個方面,多年來新聞媒體人所受到的教育也值得質疑,幾乎很少有真正融合了經濟、政治、哲學、歷史乃至考古學、文學、語言學等多學科門類的綜合型人才,幾乎是很單一的新聞及黨政理論培訓,當然,現在一批新崛起的經濟類媒體所儲備與正在使用的人才可能除外。所以,在某種程度上來說,有兩個問題限制了中國媒體的發展:第一是中國受眾素質普遍低下、參差不齊,中國媒體要進入理性的良性的迴圈發展期還需要一段等待的時期與市場培育及讀者興趣發掘期;第二,中國媒體人的素質也有待於提高,包括其專業水準、道德素質、心理潛能等。尤其是,必須要破除他們的懶漢思想。當然,這一點也的確可能與現在中國特殊的國情有關。總之一句話,媒體的發展,不能夠僅僅把問題的研究限定在媒體的本身,更不可把一個刊物的興衰完全歸結為其內容。
    
     在此方面,中國的《知音》雜誌表現出了極大的對於媒體發展與市場空間有多大的諷喻性,一本內容如此平泛一般的雜誌,就因為貼近家庭生活、各種戀情故事,居然發行量也可以上百萬,反之,當年尚有一定名氣的《遠東經濟評論》,好像已經停刊。所以,從這一點來說,我們就可以發現,媒體的發展,其實更大程度上與一個國家的閱讀潛能、人口素質有關,不僅僅在於內容。再比如《南方週末》,有人提到,《南方週末》之所以存在到今天,與其對於中國民生的高度關注有關,但是,有很多人過於強調了其政治功能,卻忽略了其本身的商業運作策略與能力。至今為止,《南方週末》是中國具有最為龐大的發行網路的週末報紙,而且,它的成功,絕非短期內比如兩三年內一蹴而就,而是經過了多年的孕育、培養,乘當年改革春風,一振而起,如果把其當年至現在之所以成功的原因僅僅歸結為其內容“擅長於批評其他媒體所不曾、不敢關注的問題,正視社會現實與政治立場”則太過於簡單,所以,由此,而評析現在《南方週末》在某些人眼中的“沒落”,則更有一點可尋:《南方週末》絕對不僅僅是受人事、政治等原因的影響而影響到其現在的發展,這包括整個中國媒體之發展態勢,愚以為,中國媒體現在進入一個理性與建設性必需的時期,即既不回避社會問題,也適當注重社會受眾的生活品味,包括無論是從其文化、精神內涵等各個方面提升,還是其政治與大歷史視角修養的培養,都提出了新的要求,絕非當年的一兩張報紙所主張的“關注民生”這一簡單的新聞命題與基本立場所能夠滿足。
    
     弟在離京前曾經買下一張《南方週末》看,說實話,閱讀時間不超過五分鐘,僅簡單地流覽了一下標題,即放棄,也正是因此,也引起了心中對於中國媒體的懷疑——絕非僅由其內容的關注點,更多的是來自於對其知識含金量、品味、深度的失望。中國已經沒有哪一家媒體能夠從一個角度或者一個側重點來反映當今中國,但是,真正能夠高瞻遠矚、切中時弊,既能夠發現問題又能夠解決問題的實在是少之又少。類《南方週末》當年一般只揭露與發現問題,而真正對於解決問題而又無可奈何的媒體,真的不是太少,而是太多,僅僅只是停留於撫摸型地揭露問題,不如不揭,如果無能改變現狀,不如改變民眾。所以,媒體應該充分地發揮其媒體作用與效應,著重點在於提升與培養民族素質,而絕非喊幾個空洞的口號,然後報出一兩個根本就沒有辦法或者根本就很無能在此領域解決的問題。在某種程度上,“聳人聽聞”、“爆炸性”已經不能再簡單地作為辦刊要求,事實上,還應該加上“理性”、“建設性”、“知性”、“品牌與品味”意識,同時,一種高品味的道德觀與建設觀是必不可少的。所以,由此又反過來看諸如《南方週末》等媒體,是否真的任何媒體的變動僅僅只是限於人事變動等因素,以及其所顯露的一般人士所認為的“不足為外人所道也”的政治原因本身,這是值得商榷的。……無論什麼時候,我們都不要忽略更為廣闊的社會原因、市場需求、國際動態與人口素質所帶來的閱讀量大小等更加現實與更為嚴峻的問題。
    
     另,關於中國改革,關於中國的建設與發展,我個人一直持謹慎的樂觀,所謂的“樂觀”也僅僅只是來自於對於現在人口素質提高、資訊發達的期望。這一代人,因為種種信息量的擴大他們已經不可能再有多麼的封閉,所以,開明的政治、興盛的可能,都來自於現在一些商業意識運作的成功、經濟的高度發展與資訊度的增加。
    
     真正的民主政治不是來自於一些空洞的概念,以及一些無法實現的口號,而是來自於一種意識的醒覺,生命對於本身政治權利的覺察,還要有能力實現。這是潛移默化的,也是隨著中國社會民眾政治智慧的提高、現實生活的改善而自然而然到來的,只能順其自然,不能揠苗助長。
    
     一些國內的對政治關切之士,大多把一切問題歸結於簡單的政治,而這種頭腦,有時候不但不能夠解決任何實際問題,只能夠進一步製造與激化社會矛盾、製造對立,這其實不一定可取。雖有對民眾關切之心,卻缺少理性與建設性的態度,更缺少在現實之中解決問題的能力,這種問題學者與問題媒體,究竟是否都好,值得存疑。
    
     值得一述的是最近回故里,逢到一些單位改制,倒非常具有嘲諷效應地看到了將一切都私有化、“賣”掉的負面弊端。許多國有資產、集體資產被極少數人任意處理,大多數人因為素質的沒有達到而任人宰割,第一是對於政策面的東西太缺乏瞭解,第二是民眾實在是太可憐,如果人人都可以高喊“民主”,估計就沒有幾個人可以勞動了,而正是這些“沉默的牛群”們,到了企業被改制或者被“賣掉”或者以種種手法處理掉的時刻,只能夠帶著壓抑的心情,帶著被人忽略的淚水而任人宰割。這絕非虛言,乃我親眼所目睹,十幾年前對於中國人口素質的擔心與憂慮,現在不但沒有減輕,相反更使人相信必須要盡可能地使中國教育擴大,注重教育品質的提升,爭取讓很多無法受完最基本的教育的人得到可能的教育,如果不是由於知識的缺乏而帶來的政治智慧、常識的缺乏,那麼多的沉默的民眾,可以任人宰割嗎?所以,民主與開明政治的鼓吹者們,更應該將眼光趕緊提升到一個具體的問題上來——讓人怎麼懂得自己,然後怎麼理解他人,然後怎麼保護自己,怎麼維護權利,最後才是,讓他們如何懂得政治。……
    
     不說了,關於郎咸平,在下有一點不敢苟同將其簡單地歸類為改革的“倒退派”,恰好相反,其發現問題的平民視角,理性與注重資料分析的態度,倒恰好可以補一補中國改革的現實漏洞,治一治借國家改革導致大量國有資產流失、民眾利益受損的貪蟲或者蛀蟲。維護民眾利益,不管什麼時候,這個出發點總都不會是錯的。更何況,郎咸平的的確確是發現了一些問題。
    
     補充一句,回到南方,見到當年曾經發生過一些聯繫的地方,不管是集體企業,還是規模並不太大的國家負責的企業,都幾乎是簡單的處理——“賣”,感慨系之。當年有一段時間突然在這些小地方流行所謂的企業改股份制,無論什麼企業,都改成股份性質的公司,現在是流行“賣”,可憐那些工人,那些沉默的勞作者與羔羊們,利益就這麼被突然而然地瓜分或者借種種不透明的操作手法給弄走了,誰來關心他們?在中國GDP的增長之下,好在他們隨著時代的進步好像生活還有一點點小的改善,無非是這裏“賣”了,那裏去做一點小生意或者到別的什麼地方去“打工”,反正是賣苦力,賣命運,賣精神,也許會有一天隨著這個國家的強盛與發展,一碗水自然地流平,他們的命運會稍微好一點。
    
     再也不能夠把所有的中國問題簡單地歸結為政治問題了。很簡單地,從基本面入手,鼓吹人多讀書,多受教育,慢慢地,整個大海就都慢慢地知道什麼叫做維護自己的利益,盡到一個公民的正常責任,以及如何推動國家與社會的發展了吧……
    
     如潮草於即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罗兆强:关注凤凰卫视突然取消郎咸平的访谈节目
  • 郎咸平的道德勇气和老百姓的道德勇气/尽尘
  • 郎咸平吐惊人之语:中国高科技只是一场“幻象”
  • 郎咸平风暴:一个时代的批判与救赎
  • 郎咸平:中国的经济是全世界最浪费的经济
  • 反对抓贼,当然是人民公敌—支持郎咸平反对国有资产流失
  • 人吃人的中国亟待和谐化/郎咸平
  • 郎咸平:人吃人的中国亟待和谐化
  • 纪念“顾雏军郎咸平之争”一周年研讨会会实录
  • 郎咸平在上海复旦大学演讲纪录
  • 茅于轼:不喜欢郎咸平但应让他说话
  • 冼岩:郎咸平反证了“国退民进”的必要性
  • 郎咸平:我的意见不能成为主流 那是国家的悲哀
  • 阿蒙:郎咸平就象刘姝威 乐观其成斗争到底
  • 郎咸平:论中国股市最大的问题
  • 郎咸平:是谁在合谋“剥削”国有资产
  • 郎咸平:中国在纺织品贸易纠纷中暴露的政策误区
  • 人民币应贬2% - 郎咸平
  • 经济评论家郎咸平电视节目遭封杀(图)
  • 郎咸平电视节目遭封杀引发争议
  • 吴敬琏“声讨”郎咸平:改革讨论不能“捣糨糊”
  • 郎咸平“炮轰”清华紫光、方正科技
  • 郎咸平身陷“学术剽窃”
  • 郎咸平再放惊人之言:高速成长的企业最危险 (图)
  • 顾雏军郎咸平公案反思 经济学界为何集体失语?
  • 抨击引来律师函 学者郎咸平回应企业家顾雏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